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寶供應商(書號:5086)
萬寶供應商(書號:5086) 連載中

萬寶供應商(書號:5086)

來源:google 作者:陳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明岩 陳陽

簡介:一次意外,讓明岩成為了百寶閣的少爺原本還想着可以家財萬貫,卻沒想到被前主敗個精光沒關係,咱帶着系統穿越!只要掃一掃,不管你是不朽帝皇,還是無敵戰神,或者是副職業領悟的巔峰大師,都能將你的缺點一一掃出來!「萬寶道尊,你昨晚是不是去了醉仙樓快活沒給錢?」「造化仙帝,你的老婆跟別人偷情,你還默默地選擇原諒她,佩服佩服」「洛瀟仙子,你也太沒品位了吧?穿這個色兒的……」展開

《萬寶供應商(書號:5086)》章節試讀:

「開張?你腦子沒有壞掉吧?就你那個店鋪還會有人來?你快清醒清醒吧」李瀾嗤之以鼻。

陳盛也道:「他那破店要是能賣出去東西,我把這地上的石頭一塊一塊吃乾淨!」

王珂則是嘆息了一聲,拍了拍明岩的肩膀:「明岩,我知道你接受不了現狀,不過嘛,我看你這那店也開不下去了,你也就別硬挺着了。咱們兄弟一場,我看你現在這麼困難,那兩千金幣我就不要了,你把你那店給我吧,我再給你一千金幣,咱們一筆勾銷,你也可以去鄉下找個賢惠的女子娶了,做個小地主,輕鬆自在。」

話罷,王珂就掏出來了欠條,語氣變得冷厲起來:「當然,你要是執意跑路,不還錢,我立馬就上告商會,帝國的法律你也是知道的,至於後果自己考慮吧。」

「就知道你打的這個主意!」明岩心中冷哼。

他把肩膀上那隻手拿開:「呵呵,區區兩千金幣,你以為我還不起?」

幾人一愣,隨後哈哈大笑。

陳盛笑的合不攏嘴:「小寶啊,要是在幾個月之前,你父親活着的時候,你說這話我絕對不反對,但是現在么」

李瀾:「現在?哈哈,你看他那模樣,估計幾天都沒有吃飯了,他現在有多窮咱們又不是不知道,還在這裡說大話,真是笑死人了!」

另一人說道:「難不成剛才去你店鋪的那人被你坑了兩千金幣?」

陳盛:「就他還坑人?不被人坑都算他有長進了!」

王珂笑的肚子上的贅肉都在抖動:「明岩,你要是真有兩千金幣,老子這賬就不要了,這欠條我也給你!」

「如果你拿不出兩千金幣,說了半天是在這裡拖延我們,浪費時間.念在朋友一場,店鋪交出來,咱們之間的債和怨一筆勾銷!」

「真的?」明岩眼睛一亮。

王珂:「當然!」

他早就看中明岩的店鋪了,地理位置好,面積大,讓王珂十分眼紅,只是這明岩天天躲着,讓他很不耐煩。

而且他等這一天也已經夠久了,今天正好,就逼他就範,奪了他的店鋪!

而在一旁看戲的陳盛冷笑道:「這小子到了這會兒還嘴硬,他要是真有錢,不就早還了?還用躲着?」

李瀾:「我看這小子是瘋了,剛才王珂說了,把他的店交出來,還能給他補貼一千金幣,這下好了,錢也沒了,店也沒了!」

刷刷!

「這是兩千金票,你看看吧。」

就在幾人嘲諷明岩的時候,明岩直接掏出來了兩千金票,明晃晃地讓幾人一時間感覺眼睛都睜不開了。

陳盛瞪大了眼睛:「還真的是兩千金票,不多不少!」

李瀾:「我看這金票就是假的!」

一語驚起千層浪,其他幾人頓時眼睛明亮。

王珂一把將明岩手中的金票奪過來,五個人圍起來看來看去,各種檢查,到了最後,五人動作都有點僵硬了起來。

陳盛:「這特么居然是真的,這小子哪裡來這麼多的錢?」

隨後看向王珂:「怎麼辦?咱之前說的如果這小子拿出來兩千金票,欠的債一筆購銷,現在怎麼辦?」

王珂一臉怒氣:「媽的,真特么見鬼了。」

明岩笑眯眯地看着他們五個人:「欠條拿出來撕了吧?這可是你剛剛說的,只要我有兩千金票,恩怨一筆勾銷。」

「嘿嘿,想要我這店,你們想多了吧?」

隨後明岩眼睛一轉,發現這裡的動靜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們都慢慢地靠攏過來看熱鬧。

見五人還在左右為難,明岩冷哼了一聲:「怎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想賴賬?」

「不對!」突然,李瀾露出了懷疑的目光:「我懷疑你這錢來路不正,你這幾天都躲在家裡沒有出來,哪裡來的錢?飛來橫財,非奸即盜,肯定是偷來的,搶來的!」

一聽李瀾這樣一說,其他四人頓時眼睛一亮。

陳盛緊接著說道:「現在誰不知道你明岩窮的只剩下了一個店鋪,店鋪裏面還全都是些破爛玩意。我說句實在的話,就你現在掏出兩百金票,我都覺得不可能,結果你一掏就是兩千金票,你讓我們怎麼相信?當我們是白痴呢?這錢絕對是你偷來的!」

旁邊的王珂目光兇狠:「明岩你要知道搶劫是重罪,要是我們將這件事情上報給官府,別說你的店開不下去了,人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哦?不死心是吧?」

看到五人一口咬住這錢是他偷的,明岩根本不慌。

他直接把這幾單的收據拿了出來:「你們仔細看看,我這錢是偷的還是搶的?」

五人急急忙忙湊了過來。

當他們看過收據上面的信息後,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我曹,這怎麼可能?」王珂忍不住就大罵了起來:「陳陽那個傻逼又買了三個煉丹爐?那煉丹爐是咱們帶這小子買的殘次品,品質有多差不說了,居然賣五百金幣?這陳陽是不是傻?」

陳盛也在尖叫:「還有,你看看這第二條,這綠螢草也能賣五百金幣?就這種垃圾貨色?滿大街扔的綠螢草能賣五百金幣?你是不是在逗我啊!」

「而且,這署名居然是張作買的,就那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怎麼可能傻到這種程度?是不是吃錯藥了啊還是出門的時候腦袋被門夾了?」

這時候,更為刺耳的尖叫聲傳出來:「你們快看看這第三條,一個垃圾藥方兩千金票?就我上次給他倒賣出去,五十金幣的藥方?當時我還覺得賺大發了,結果他反手就是二千金票賣出去了?」

「這世界上的人怎麼一個個的這麼傻?」

另一個同伴:「而且這還不是作假的,上面還有煉丹師的印章,這種事作假那可是重罪啊,而且這印章上面的印泥還沒有干,肯定是真的!」

王珂啐了一口唾液:「真特么活見鬼了,假丹爐,綠螢草,垃圾藥方,這麼貴就買?罵的就這種垃圾東西,倒找錢都沒人要吧!」

五人一邊罵罵咧咧,但是看到周圍人的眼光,頓時感覺臉皮臉皮火辣辣的疼,一時間下不了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