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童童
童童 連載中

童童

來源:外網 作者:唐汐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唐汐顏 都市言情

四年前,她走錯房間,改變了人生。四年後,她帶着寶寶歸來,卻被他一起簽收。展開四年前,她走錯房間,改變了人生。四年後,她帶着寶寶歸來,卻被他一起簽收。展開

《童童》章節試讀:

第3章
洛詩涵站在路邊打車時,戰寒爵和那個妖嬈的年輕女人並肩走了過來。
「讓開。」
男人低沉的嗓音宛若大提琴般醇厚,讓人聽了耳朵能懷孕。
只是,帶着幾分久居高位者的威嚴。
洛詩涵這才發現,她和孩子們站在一輛勞斯萊斯銀天使的車頭面前,擋住了他們的路。
洛詩涵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孩子,本來看到戰寒爵就顯得手慌腳亂,撤退的動作稍微遲鈍了一些——
那妖嬈的女人便諷刺道,「有的人啊,不知道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非要將自己裝進套子里。作為媽媽自己戴墨鏡也就算了,這麼小的孩子戴墨鏡走路,不怕走路絆着嗎?」
洛詩涵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老娘如果不是為了躲避這個瘟神,至於裝扮成這樣嗎?
然而聽到這話,一旁的童童不樂意了,在她眼裡,媽咪永遠都是對的。
誰要是敢說媽咪的壞話,童童立馬從天使寶寶馬上化身惡魔。
此刻,童童便猛地朝那個女人撞去。
她的墨鏡,不小心就落到地上。
女人敏捷的閃避後退,童童小小的身體便撞到戰寒爵的懷裡。
童童揮着粉拳就捶打戰寒爵,奶凶奶凶的說道:「我媽媽是怕我們被你這種人販子給拐走了,才讓我們戴墨鏡保護好自己的。不許你們這些壞蛋說我媽咪的壞話,我媽咪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咪。」
戰寒爵抬眸冷冷的看着洛詩涵,「是你告訴她我是人販子的?」
面對戰寒爵的質問,洛詩涵大腦瞬間缺氧。
她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她覺得他比人販子還恐怖。
如果戰寒爵知道童童是他的女兒,他會光明正大的討要孩子的撫養權。
洛詩涵不敢說話,怕戰寒爵聽到自己的聲音認出了自己。
不說話,便是默認了。
戰寒爵臉色一沉,這個女人竟然誹謗他是人販子?
「有你這樣亂教孩子的嗎?」
洛詩縮成鵪鶉似得,不過她懶的理戰寒爵,此刻她的腦袋瓜子快速運轉着。
童童長得像她,所以戰寒爵可能沒有認出她。
可是寒寒卻是戰寒爵的縮小版,絕不能讓寒寒暴露自己。
洛詩涵將寒寒護在懷裡,雙手緊緊的抓着寒寒的雙臂,就怕寒寒也像童童那樣失控。
戰寒爵將童童推開,嫌惡的拍了拍被童童碰過的地方。然後為那個女人紳士的打開後排座車門,兩個人上了車,揚長而去。
被洛詩涵摟在懷裡的寒寒望着勞斯萊斯的車牌號,牢牢的記在心裏。
這個叔叔,竟然長得跟他一模一樣耶。
「媽咪——你剛才為什麼不說話?」童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以前若是她被別人欺負了,媽咪一定會衝上去教訓那些欺負她的人。
「媽咪你今天就像一個慫蛋。」兒子寒寶摘了墨鏡,白了一眼一言不發的洛詩涵。
洛詩涵無語望天,她竟然被兩個孩子給嫌棄了?
戰寒爵果真是她的剋星,他一出現,就讓孩子對她的崇拜值直線下降。
這個瘟神果然碰不得。
洛詩涵打了一輛的士,向城北三環母親居住的錦繡城小區奔去。
……
奢華大氣的勞斯萊斯車內。
戰鳳仙抱着雙手,目光卻落到窗外那幾個戴着墨鏡的「奇葩」身上,直到他們打車離去。
剛才事發突然,戰鳳仙沒有往心裏去。
再次見到那個小女孩時,她腦海里閃過一張熟悉的臉龐。
「大哥,剛才那個小女孩,你有沒有覺得她看起來有些眼熟?她的眉眼看起來就像——大嫂一樣!」
戰寒爵的手握着方向盤,漫不經心的應道,「大嫂,你哪裡來的大嫂?」
「大哥,你可別忘了你是有婚史的男人啊!」戰鳳仙提醒他。
戰寒爵的腦袋裡閃過洛詩涵的臉龐,那張臉與剛才那位小女孩重疊起來。
刺啦一聲,勞斯萊斯戛然而止。
洛詩涵?那個讓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
戰鳳仙因為慣性向前面撞去,額頭撞在背靠上發出哀嚎一聲。
「大哥,我可是你的親妹,你把我撞出什麼問題了你得養我一輩子!」
勞斯萊斯停在路旁,戰寒爵衝出車門,目光如炬的往剛才的地方瞥去。
戰鳳仙搖下車窗,有氣無力的對戰寒爵道,「別看了,我剛才看到他們打車走了。我們往南,她們往北,你掉轉頭也追不上她了。」
戰寒爵坐回駕駛座上,關上車門。
戰鳳仙很是激動道,「大哥,所以剛才那個女人,真的是大嫂?」
戰寒爵將後視鏡搬到自己的正前方,戰鳳仙透過後視鏡,看到戰寒爵冷沉的冰山臉。
戰鳳仙忍不住失笑,「也只有大嫂,才有本事讓你氣得抓狂。哦,對了,她剛才還誹謗你是人販子哦。」
戰寒爵思忖着,這確實是洛詩涵那種女人能做得出來的事情。
只不過,男人的理性思維和女人的感性思維終歸是不同的,戰寒爵蹙眉,思索着洛詩涵出現的概率問題。
「不可能是她,她已經死了五年了。」話雖然這麼說,可是不知為什麼心裏隱隱的帶着一抹焦躁。
「大哥,你不覺得大嫂死得很蹊蹺嗎?我們誰也沒有見過她的遺容,單憑一張遺照不能證明她已經死了,你想,現在的ps技術多麼硬核啊。」戰鳳仙道。
「當年我四處派人找她,她若是沒死,我們的人沒道理找不到!」戰寒爵踩了油門,發動引擎,呼嘯而去。
戰鳳仙揪起眉頭想了許久,「雖然戰家的追蹤系統很厲害,可是說不定大嫂就是那條漏網之魚呢?」
戰寒爵冰寒道,「你太抬舉那個鄉下來的私生女了。」
戰鳳仙道,「雖然大嫂是農村來的,可是我總覺她既然當年能成功算計你,說明還是很厲害的。」
聞言,戰寒爵握着方向盤的手因為用力而顯得蒼白。

《童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