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通靈巨星
通靈巨星 連載中

通靈巨星

來源:google 作者:凌霄楚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傅言 獅吼功 都市小說

我本來只是雜誌社的一個小娛記但是有一天突然遇見一個幽靈,從此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要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還要調查他的死因各種妖魔鬼怪也同時出現啊嘞,我的生活不要太豐富哦一時之間還真有些承受不來展開

《通靈巨星》章節試讀:

傅言和我講起了他剛剛入行時的經歷。

那時的他剛剛簽約了演藝公司,接拍的第一步電影竟然是鬼片。

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公司已經替他決定了。不拍的話,就要賠償高昂的違約金。

不過還好,這部片子的導演倒是很出名。他拍恐怖片的質量都是很高的。

當然,這都是針對國內的片子相對而言。大陸的恐怖片從來沒有鬼。大家都懂的。這個導演也就是擅長營造恐怖氣氛罷了。

傅言飾演的是一個花花公子,帶着一群嫩模去位於鄉下的祖屋去玩。就是為了尋刺激。結果卻發生了一系列恐怖的事情。

傅言很不喜歡這個拍攝地。

感覺陰森森的。雖然身旁站了好幾位胸大腿長的美女。但是他的心情並不好。

尤其當導演點燃了四根香的時候,傅言感覺背後升起一股惡寒。

都說是「佛三鬼四」,敬佛的時候要有三炷香,但是,如果請鬼神庇佑的話,就要敬四炷香了。

很快的,第四炷香就燃盡了。

大家都看到這詭異的場面。

那些演嫩模的女孩子更是嚇得臉色蒼白。

但是,劇組的其他人員好像習以為常似的,開始對着關二爺叩拜。

傅言覺得這種無聲的拜祭簡直詭異極了。

沒有人說話,周圍靜得甚至連自己的呼吸聲都可以聽見。

要不是頭頂上有個大太陽。傅言非得出冷汗不可。

第一天的拍攝還算順利。畢竟傅言是專業的。雖然是新人,但是演技一直在線。

其他的演員也配合得很好。

一直拍到了晚上八點鐘。劇組開始放飯了。

傅言坐在祠堂的台階上吃飯。

一個副導演突然走了過來,提醒他不要坐在這裡,會阻礙了鬼神的路。以後會霉運纏身的。

傅言見副導演說的煞有介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於是換了個地方。

那個副導演卻跟了過來,坐在傅言的旁邊吃飯,而且還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傅言講起話來。

原來,這個副導演叫徐飛揚。家裡就是賣紙錢的。對於鬼神這方面的東西很懂。

他和傅言講了許多禁忌和關於鬼的傳說。

傅言當然沒有在意,畢竟從小學的唯物論不是白學的。

只是不好意思打斷他而已。

那時候,傅言還沒有出名。這個徐飛揚覺得傅言肯聽他講這些事情,就把他當作了兄弟。沒事的時候就喜歡和傅言侃大山。

事情就是出在電影開拍一個多月以後。

當時,戲裏是農曆的七月十五,傳統的鬼節。傅言扮演的花花公子要和住在祖屋的外婆一起出去給外公燒紙錢。

這是這一天的最後一場戲了。

因為已經是半夜一點鐘了。劇組的人都很疲憊。大家都希望一條過,好回去休息。

正式開拍了。傅言和戲裏的外婆開始燒紙錢。

一開始還沒什麼。但是燒着燒着,突然一陣怪風刮來,突然將燃燒到一半的紙錢吹到了不遠處的徐飛揚腳上。

徐飛揚一下子好像沾上了不幹凈的東西似的,猛地抖腿,將腳上的紙錢抖掉了。

但是,即使這樣,他的臉色也十分不好看。

傅言拍完戲之後,去徐飛揚的房間找他。

卻見他精神萎靡地躺在床上。身體還不停地發抖。

傅言當時還以為他感冒了。從自己的房間里拿來感冒藥。

由於累了一天了。傅言也沒有多停留。回去睡覺了。

但是,第二天就傳出徐飛揚的死訊。

當時,傅言還不敢相信。直接奔到徐飛揚的屋子。

只見他眼睛凸出,嘴唇發紫,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許多人都說是昨天紙錢飛到徐飛揚的腳上,沒有燒盡。於是鬼神就找上徐飛揚,怪怨他將鬼神要花的錢私吞了。這才將徐飛揚帶走了。

徐飛揚最後的屍檢結果是突發心臟病。

劇組裏面的人卻都傳徐飛揚是被鬼給嚇死的。

由於劇組裡死了人。這部電影的拍攝也就中斷了。

許多媒體都將這則新聞報道得全國盡知了。反而掀起了大家對於這部電影的好奇。

這下子可高興壞了投資人。

於是重新組織起劇組,將整部電影都拍完了。

結果反響非常之好。傅言也正式通過這部電影在影視圈邁出了第一步。

「魔鬼的契約這件事情,就是徐飛揚告訴我的。我以前不信鬼神。直到自己變成了幽靈。才知道人們常說的頭上三尺有神明是真的。」

傅言從回憶里回到了現實,對我說道。

我早就嚇得三魂七魄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以前我和父母也給爺爺奶奶燒過紙錢。媽媽就叮囑我燒紙錢一定要燒燼。不然會有霉運纏身。沒想到這件事情是真的。

想想就後怕。

我覺得屋子裡都是眼睛在盯着我。我覺得冷汗不停地冒。

現在我已經和魔鬼訂立了契約。還不知道要怎麼死呢。

傅言嚇唬完我之後,就回項鏈里去了。

我嚇得一夜無眠。趴在床上給父母寫遺書。

越寫,我就覺得越委屈。

憑什麼傅言要找到我呀。真是命苦。

看來,人還是不能貪小便宜。我只是為了租一間不太貴的房子而已嘛。怎麼就惹到幽靈了呢。嚇都要被他嚇死了。

第二天,我帶着兩個大黑眼圈去上班。

我來這家雜誌社已經兩個月零七天了。很快就會轉正了。

我們出版的都是娛樂新聞。

爸爸說這樣的工作比較適合我做。因為他知道我是個天生愛八卦的人。所以動用了自己的關係,才把我弄進了這家雜誌社。

不過,我也沒有讓我爸失望,我做的還是很不錯的。我在做娛記這方面有天賦。

坐進自己的格子間,旁邊的莫佳軒將轉椅轉到我這邊。

「喲,你怎麼成這樣啦?瞧這眼睛又紅又腫的,還有眼袋。你出什麼事情了?我的小甜心?」莫佳軒是個標準的娘娘腔,但是他卻是我在雜誌社裡遇到的好閨蜜。我們在很多地方都很相似。所以迅速地抱團了。

「哎,別提了。我見鬼了。」

我哀怨地說道。

莫佳軒卻好像沒有聽見我說的話似的,對我道:「哎,你這項鏈不錯啊,做得跟真的似的。」

我更加鬱悶了。

是傅言威脅我必須戴着這串項鏈來上班的。他很悶,想出來透透氣。

《通靈巨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