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才神醫
天才神醫 連載中

天才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玄遠一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堅 陳妙手

陳堅,字回春,十六年煉獄般的磨練,註定讓他成為站在巔峰的男人!什麼?你們竟然想悔婚,還想讓我給她治病?要治病可以,先圓房!這...這是我的初吻!你賠我!再拖下去,這十八個學生就沒命了,滾開,我給他們治療,出了任何問題我負責!你這是潔癖,心理毛病,而且,我看你還有點恐懼男人,俗稱恐男症!哥就是無所不能的全能神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展開

《天才神醫》章節試讀:

第8章 中毒的原因

彷彿是為了驗證柳凝的話一般,一個又一個的學生被抬進了校醫處,全都是一個癥狀,昏迷不醒。

陳堅翻了翻一個昏迷學生的眼皮,又捏開他的嘴,看了看舌苔,最後給這個學生號了號脈。

「這位同學,你同學昏迷前有什麼癥狀嗎?」陳堅拉住了一個送昏迷學生過來的男生問道。

這個男生想了想,說道:「也沒發現什麼癥狀,我跟他是同位,就只看他臉色潮紅,呼吸有點困難,接着就昏迷了,前後也就五六分鐘的事。」

陳堅點了點頭,心裏卻是有些納悶了,食物中毒是沒錯,可這麼兇猛的來勢有點不對勁啊?

「快,趕緊送醫院。」柳凝對王翰說道。

不用柳凝說,王翰也已經給醫院打過電話,安排學校的車送這些學生去醫院,讓醫院那邊做好接收準備。

醫院方面也不敢耽擱,立刻把這件事情上報,警局派出警車開道,為這些學生開通綠色生命通道。

王翰,柳凝以及陳堅以及一些學生也隨車去了醫院。

王翰剛才數了數,一共十八個學生中毒昏迷不醒,這事可鬧大了!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王翰在車上不住的嘀咕着。

人數如此多的集體中毒事件,根本瞞都瞞不住,電視台已經得知了消息,採訪車已經在來醫院的路上了。

醫院接手之後,立刻火速安排給這些學生洗胃,王翰,柳凝,陳堅都等在手術室外。

「通知家長吧。」陳堅建議道:「這種事瞞不住的,而且,越瞞事越大。」

王翰點了點頭,詢問過那些陪同來的學生,確定中毒學生的身份之後,安排通知他們的家長了。

「同志,你不能進。」一個攝影師,以及一個女記者被**攔在了醫院大門外。

這種學生群體中毒事件,在情況沒有確定之前,控制媒體報道是常有的事情,現在的媒體大多無良,誰知道他們會把報道寫成什麼樣。

採訪車開出醫院,女記者扔下話筒,戴好隨身的設備就準備下車。

「東方,等等我,我陪你去。」攝影師說道。

「不要,人多了容易引起注意,我自己就行,你開車去學校那裡拍點素材,看看學校里什麼情形,有可能的話,最好能進學校拍一下。」被叫做東方的女記者下車之後走向了醫院。

攝影師跟司機說了一聲,司機掉轉車頭,採訪車朝着康乃馨中學急速駛去。

此時,學生家長陸續趕到,彼此之間有些都是認識的,一邊交談,一邊急匆匆的朝醫院裏走去,東方記者快步追上,混在人群里進了醫院。

家長們很快就到了手術室外,七嘴八舌的詢問校長王翰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翰只能解釋是突發事件,學生們正在洗胃,請家長們耐心等待。

「柳醫生,你見過這樣的食物中毒嗎?」陳堅和柳凝站在了角落位置,低聲問道:「我看沒這麼簡單啊,他們的癥狀很厲害,而且,發作的也太快了,僅僅五六分鐘就昏迷了。」

柳凝本就沒什麼表情的臉更冷了,不帶一絲感情的回答:「等他們出手術室吧,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陳堅和柳凝卻是沒有注意到,東方記者的偷錄設備,已經把他們兩個的對話給錄了下來。

手術結束的指示燈亮起,手術室的門打開,一群醫生從手術室走了出來,全都行色匆匆。

「醫生,醫生,學生們怎麼樣?」王翰拉住了其中的一個醫生問道。

醫生看了看眼前的這些人,說道:「洗胃沒起作用,學生們還是昏迷不醒,要成立專家組研究一下新的救治方案。還有,學生家長們來了吧?鑒於這種情況,家長們要做好心理準備,醫院方面馬上就下病危通知單!」

醫生這番話無疑是重磅炸彈炸響,頓時,手術室外的家長各種表現都有,有的雙腿無力癱軟在地,有幾個女家長開始哭天抹地,手術室外算是炸了鍋了,更有幾個男家長虎視眈眈的看向了校長王翰,圍了過去。

陳堅看到這一幕,立刻走了過去,說道:「不要衝動,現在你們就是打死他也沒用,一切以救孩子為主,大家不要添亂,如果真出了什麼事,跑不了校長。」

王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猶如小雞啄米般點頭,說道:「對,對,對,陳醫生說的很對,我就在這裡,哪裡都不去,直到孩子們被治好!」

被陳堅這麼一說,這幾個男家長才算是壓下了怒火。

「校長,我回學校一趟。」陳堅低聲對王翰說道。

王翰拉住陳堅的袖子,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回學校幹什麼?」

「我去查查學生中毒的原因。」陳堅說道:「一會記得把學生的胃液化驗單給我要一份,我回來要看。」

「好,好。」聽到陳堅是回學校調查學生中毒的原因,王翰忙不迭的答應出聲:「我聽秦韻說你在火車上救了她的命,醫術很高超,你一定要查出學生中毒的原因,好對症治病。」

「我跟你去。」柳凝走上前來說道。

陳堅點了點頭,和柳凝急匆匆的朝學校趕。

東方記者聽到兩人的對話,偷偷走到一邊,一個電話打給了已經去了學校的攝影師。

既然是食物中毒,學校食堂就是調查的重點。

陳堅和柳凝回到學校的時候,學校食堂已經別**包圍了,有關方面的行動還是很迅速的,不僅僅是包圍了食堂,還控制了和食堂有關的所有人,包括承包人和食堂的工作人員。

食堂老闆一個勁的在跟**解釋:「**同志,我們的食物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不信你們看,全都是新鮮的食材。」

任憑食堂老闆怎麼說,一干**全都是面無表情。

與此同時,一些專家正在採集食堂的食材等一干應用之物的樣本,準備帶回去化驗。

「站住,幹什麼的?」一個**把陳堅和柳凝攔在了警戒線外。

「我是學校的校醫柳凝,來調查學生食物中毒的原因。」柳凝面無表情的說完這句話就朝里走。

攔住他們的**想了一下,還是讓兩人進去了。

陳堅的目光嚴密的在食堂查看了一圈,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並沒有什麼會導致中毒的東西不說,所有食材還都很新鮮。

「不對。」陳堅低聲說道:「學生既然是食物中毒,不可能跟食堂一點關係都沒有,可食堂里食材很新鮮,沒有任何會導致中毒的東西,這說不過去。」

「一切要講證據。」柳凝皺眉說道:「沒有證據之前不要亂說。」

陳堅不滿的冷哼一聲,說道:「柳醫生,咱們都是醫生,只是根據事實做推斷而已,有什麼不能說的?」

柳凝深深看了陳堅一眼,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嗨,嗨,你什麼意思?」陳堅不禁有些無語,這丫的真是難以理喻。

食堂內部找不到任何線索,陳堅也只能是跟着柳凝出了食堂。

柳凝一直一言不發的朝前走,陳堅不由得問道:「你現在去哪?」

「跟我來。」柳凝說出這幾個字,帶着陳堅直奔學校的垃圾回收處。

「如果食堂真有什麼鬼,是來不及做別的處理的,只可能是在這。」柳晴指着垃圾回收處說道。

「那還等什麼?趕緊的吧!」陳堅說著話,直接動手開始翻動垃圾。

柳凝皺了皺眉,想上前卻又猶豫不決。

陳堅回頭看了看柳凝,轉頭繼續忙自己的了,這丫的身上一塵不染的,不光是冷冰冰的,還可能有潔癖。

算了,就不為難她了。

「我自己來吧。」陳堅說著話,不住的翻動那些校園垃圾。

「找到了。」陳堅翻開好幾層垃圾之後,指着一些食堂垃圾,說道:「他們真的把垃圾倒在這了。」

找到了食堂垃圾,陳堅拿了根樹枝開始撥動翻找這些油膩膩的垃圾。

一股不一樣的腥臭味在陳堅撥開這堆垃圾之後傳進了他的鼻孔,陳堅迅速找到了腥臭味的來源,幾條已經壞掉,內臟腐爛的魚。

這幾條魚泡在白色液體里,陳堅不管不顧,伸手沾了一點白色液體送進嘴裏品了一下,看的柳凝直想吐。

「牛奶。」陳堅吐了幾口,說道:「過期了。」

就在這個時候,學校的圍牆上掉下一塊石塊,發出「啪」的一聲響。

陳堅和柳凝循着聲音看去,只見一個攝影師扛着攝像機趴在牆頭上在拍攝。

攝影師被兩人發現,本能的就想溜,哪知道陳堅卻對他招了招手,說道:「過來,拍一下這裡。」

攝影師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陳堅又說了一遍,才跳下牆頭,扛着攝影機拍着陳堅指的牛奶和內臟腐爛的魚。

「你找到學生中毒的原因了?」看到這一幕,柳凝想到了這個可能。

陳堅點了點頭,說道:「找到了,就是這些過期的牛奶和內臟腐爛的魚引起的。」

看到柳凝皺眉,陳堅知道她還沒理解,說道:「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我們去醫院再說。」

「我呢?」攝影師問道。

「你拍的是證據,跟着我們一起去醫院!」陳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