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特種戰神/開天戰神
特種戰神/開天戰神 連載中

特種戰神/開天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美味電風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毅 都市小說 高梅

一次神秘的狙殺一個剛剛入伍的菜鳥兵蛋牽發一場席捲天地的大風暴!展開

《特種戰神/開天戰神》章節試讀:

「嘶……」

一聲布帛被撕裂的聲音,在空寂的叢林中響起。

女軍人用軍刀,將自己大腿處受傷部位的褲子,割裂開來,用力撕扯,露出了受傷處的肌膚。

猛地扭頭,她的目光,與正看過來的劉毅目光撞在了一處。

劉毅呼吸一滯,全身滿是冰冷。

剛剛那一瞬,女軍人的目光,好像被一把鋒利的刀子刺入了他的腦仁兒當中。

身體下意識的抖了一下,立刻扭轉頭去,不敢再看女軍人的方向。

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應該是女軍人在包紮傷口。

劉毅心裏,五味雜陳。

剛剛,入目的那抹白皙,讓他有了一時的失神,那種感覺……

他正想的出神,突然女軍人的聲音,在耳畔冰冷響起:「不怕死,是不是?」

聽不到窸窸窣窣的聲音,劉毅回過頭,見她已經包紮好了傷口:「怕,非常怕。」

「那為什麼要回來?」女軍人盯着劉毅的眼睛問。

聽到女軍人問他,劉毅的神色暗淡下去。

可隨即,他的手就握緊了朴刀的手柄:「大男人,讓女人斷後,很沒面子。再說……他們很可能是我的仇人,我們一個班,九條人命……我要報仇。」

這個瞬間,劉毅身上一股子悍然赴死,鐵血復仇的殺意彌散開來。

「哦?」女軍人對劉毅的回答,有些詫異。

她有些玩味的再次打量了下劉毅,隨後搖了搖頭。

那意思很明顯,劉毅的勇氣與志氣不錯。只可惜實力差的太多。

檢查武器彈藥,然後女軍人靠在大樹上,閉目養神。

空氣,再次安靜了下來。

這種安靜,是殺機來臨之前的寂寞。

劉毅深刻的明白,一個老獵人與軍人是有着同樣的敏感嗅覺的。

獵物靠近時,它們身上,會散發出來一種氣息。

靜寂是等待獵物最佳的方案。

「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劉毅開口詢問對方姓名。

他知道這時候不應該出聲,但四周太靜了,靜的讓人莫名的發虛。

「啪~」

劉毅話音未落時,一聲槍響瞬時入耳。

劉毅心裏一跳,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女軍人猛然轉身,原地匍匐的同時——擊發,開槍還擊。

敵人應該是在那個方向,只是這一次,似乎沒有命中目標。

「美女,你的子彈要沒有了吧?」

很突然的,對面的敵人,竟然開口說話了。

那是一個外國人,用半生不熟的國語喊出來的話語。

從第一個音開始,幾乎每個字發出時,方位上都會有一些變化。

顯然他在不斷的移動當中,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女軍人沒有回話,絲毫不去理睬對方的挑釁,她閉上眼睛,恢復着透支極多的身體。

透過女軍人臉上的迷彩,劉毅近距離的觀察,能夠看出,她臉色一定很蒼白。

心裏明白,高強度奔襲和大量失血,讓她此時幾乎已經是強弩之末。

「把手槍給我。」劉毅伸出手去,對女軍人說:「我去引開他們,你如果可以,開槍狙擊他們。」

對女人有了保護欲的劉毅,已不願這樣坐以待斃的等下去了。

女軍人沉默着,依舊閉目養神。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這種程度的戰鬥,根本不是我這種新兵蛋子能夠攙和的。呵~」劉毅說話間擰起了眉毛。

打鼻子輕呵了一聲:「不過…有什麼了不起的!打不過,大不了是個死!

男人大丈夫,報不了仇,活着還特么有什麼意思!」

「你真的確定?」女軍人長長的睫毛顫動了一下。

睜開了眼睛,肅聲叮囑:「記住,那面的樹木呈套三角排列,中間直線距離最短,那是你安全通道!

找到那條線,拚命的跑,或許你還有活下去的可能。」

女軍人說的意思,劉毅聽明白了。

前面的幾棵樹,可以看成疊在一起的兩個三角形。只要進入任意的一個角,橫面上疊在一排的樹榦,就可以擋住敵人的射擊視界。

「謝謝!」劉毅開始調整呼吸,抽空問了一句:「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如果你能活着,我就告訴你。」女軍人不含任何感情的回答。

劉毅笑了笑,並不着惱。

再次深吸以口氣,把手裡的朴刀用力的扎進土裡。

狠狠一咬牙,低吼道:「兄弟們,咱們走~」

伴隨着低吼聲中一往直前的氣勢,劉毅猛地沖了出去!

此時的他心中毫無雜念,眼中只有女軍人所說的那條「安全通道」。

十多米的距離,劉毅僅僅用了不到兩個呼吸就衝到了。

一頭扎到一顆樹榦後面,呼哧呼哧的喘着氣,顫抖的兩條腿,已經脫力到綿軟。

刺激,一種從來沒感受過的強烈刺激。

單手扶着膝蓋彎下腰,;劉毅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猛地一甩手,向著敵人的方向就扔出去。

隨後,身子猛的衝出,再次向著另一個「角」玩命的衝去。

「一二三……」劉毅口中吼着數字,在「三」字出口的同時,他已經又貼在了一棵樹榦上大口喘氣。

剛剛喘了兩口氣,敵人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個無比囂張戲謔的聲音:「美女,你是派了個蠢貨來送死嗎?沒什麼趣味,慢得像烏龜爬。要不……我們來比劃比劃。」

被敵人說成是烏龜爬,劉毅頭上的青筋爆起,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

雙眼中噴出怒火。

平生第一次被人這樣侮辱,而且出言侮辱的,還是自己的仇人。

可是……

對方的聲音只在一個大概的方向上飄忽不定,從來沒有固定下來。

要怎樣,才能給女軍人創造開槍射殺的機會呢?

緊緊的咬着牙關,劉毅做出了一個,他自己都沒想到的決定。

「說老子慢?」

劉毅大喊的同時,赤手空拳的從樹後轉了出來,就那麼明晃晃的把自己暴露在敵人的視野里。

衝著對方最後發出聲音的方向,怒吼着:「王八蛋有種的出來,是爺們的跟老子單挑。」

他是在賭,賭對方不屑射殺自己!

只要他輕視自己,並被激怒,就有很大的可能露頭。

以女軍人的槍法,眨眼的功夫就能幹翻個狗日的。

握緊了雙拳,炸着膀子站了足足有五秒鐘,劉毅沒有被射殺。

他知道,自己賭對了!

繼而開始盡情的挑釁着敵人。

「不出來?就是沒種!無膽匪類!出來啊,來呀!來殺老子呀!」

劉毅此時已經徹底把恐懼拋在了腦後,硬要逼着對方站出來與自己單挑。

一邊大喊,一邊邁步往前……

嘴裏噴吐着一切能想到的罵詞,硬是走了十多米的距離。

就在他罵的沒詞嘴裏斷檔的時候,眼前光線猛地發暗,頭頂有東西,破風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