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探丸借客
探丸借客 連載中

探丸借客

來源:google 作者:探丸借客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倩兒 其他小說 齊天

在他人的復仇中尋找生存之道,在無數的角力之下迎來不平凡他的仇恨在心裏蔓延,是復仇帶來重生,還是復仇中迎接毀滅這是他的人生轉折點,是他永遠不能避免的命運舞曲,是復仇毀滅一切,還是守護心中最後的那片樂土,這一切都是他要面對的抉擇展開

《探丸借客》章節試讀:

  整個艾米利亞城都是土黃色調,城牆的八方各有一扇大門,各有一條開闊的道路通往位於城中的一座山。山上全是房屋,密密麻麻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而在這樣壓抑的幻境之下,一條小街道中,一個男子倚在窗邊,雙目看着冷巷中的一個女子。

  不知道何時,這個男子身邊來了一個帶着單眼罩的男子,只見他順着前者的目光看去,道:「喜歡人家就上去吧,只是在這裡干看着可沒有多少的意思。女人還是應該放在床上才有意思,不然單單看着會乏味的,八刀!」

  文八刀看了一眼來者,手指輕輕地在敲擊窗戶,一長一短,時快時慢,不斷地交替着。嘴角揚起一個笑容,雙眼不時看向冷巷的女子,直到女子被一個陌生男人帶進冷巷,他才收回自己的眼神,眼上儘是落寞的神色。

  聞着那敲擊聲,男子將手放到文八刀的肩頭,道:「我說你是不是就這樣,連跟我說一句話都要用波斯密碼,你說這樣有意思嗎?對着別人就開口說話,對着我連口都不願動,還美其言說是為了自己顯得更加酷,我看你就一逗逼。」

  離開窗戶以後,文八刀可沒有理會還站在窗前的男子,他一邊喝着桌上的茶,一邊敲擊着桌面,又是在打着波斯密碼。站在窗口的男子,聽着那敲擊聲,一直看着冷巷,道:「出來了,這個男人可真有點快,三十秒不到就出來。但今天你的心上人可真將優勢全拿出來了,抹胸包臀的小短裙,作為繼柳下惠之後的男人,我齊天還真有點心動,要不我去問問,看能不能…..」

  話還沒有說完,一把東洋刀就架在齊天的脖子上,身後並沒有一絲的聲音。被刀架在脖子上的齊天,絲毫沒有感覺到恐懼,他手上早就多了兩把槍,一把指着身後,一把用來抵擋東洋刀,一臉笑意,道:「不要這麼緊張,我只是說說,朋友妻不可欺,但你一直讓她這樣漂泊在街頭上也不是事兒,要不我們去與兄弟會的人談一下,如何!」

  身後並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脖子上的刀也沒有收回的意思,齊天只能搖着頭,雙手舉起,道:「我投降行了吧,以後我也不說你們兩個,但這樣我總覺得有點那個。我建議你還是早點將她收入囊中,免得她以後不會想嫁入平民家中呢!」

  脖子上的刀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齊天這一刻可真犯愁了,他很清楚自己夥伴的脾氣,不喜歡別人討論他心愛之物,而且很是固執,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此刻的齊天只想立刻來一個救星,不然自己與夥伴定然要打上一場才能罷休。

  就在一個不肯退讓,一個正犯愁之際,門鈴響了起來,一聲響起,發覺沒有人答應。又一聲鈴響起時,齊天嘴角高揚,鬆了一口氣,道:「有客人到來了,你可別將這生意弄砸了,不然我們下個月可沒有生活費,活活餓死可不好受。」

  文八刀看向大門,手中的刀緩緩收起,亦不作聲,退回去桌子前,繼續自顧自的喝茶。脖子上的刀退去,齊天知道文八刀終於放下那一份執念,聳了聳自己繃緊的肩膀,看向冷巷的女子。正好女子的目光也抬頭看向齊天,二人四目相投,齊天笑着向她點了點頭後,大聲回應門鈴,道。

  「來啦!門鈴都要被你按壞了。」來到門前將房門打開,看見一個帶着眼鏡的青年人,他滿身都是泥土,頭髮蓬鬆帶點生意失敗的味道。齊天很清楚來自己這店裡的,都是什麼樣的客人,顯然眼前這青年人還算是能接受的範圍。

  一臉笑意地領着青年人來到會客室,道:「我看你好像是剛剛從危險中逃命出來,你是要我幫你殺星怪,還是要我幫向人報仇?我是借客,什麼都敢接,只要你對任何事物有仇,我都能幫你擺平,即便是山也能夷為平地,是海也能將它蒸干,說出你的煩惱吧!」

  接過齊天遞來的茶水,青年人猛然將其灌下後,道:「我父親被一隻星怪殺了,我想讓你們為我報這仇,但最後一擊要我來動手,你們覺得能辦得到嗎?」

  齊天先是看向坐在一旁的文八刀,後者顯然根本不在乎這些事情,拿着一本書在認真閱讀。見此,齊天只好向青年人問道:「我們借客就靠你們的仇恨而存活,我們不是殺手,亦沒有殺手那麼神秘。你的生意我能接下,但要看你付得多少錢,還有星怪的等級是多少,地點在哪裡,這些你都要告訴我們。」

  「銅級,在艾米利亞城以東的石林之中,我沒有多少錢財,只能給你們一百金幣。我是商賈的兒子,與父親運送一些物資來艾米利亞城販賣…..」青年人不斷說著自己的身世,說著自己有一個不錯的家庭,可被星怪殺掉自己的老爹,家中的僕人也戰死得七七八八,此刻的他想為父報仇這類的話。

  見青年人好像要說個沒完,齊天立刻打斷他的話,道:「好了,你說得夠多了。我們借客不會想知道客人的身世,只要知道仇從何而起,我們該殺何人就行,而且你殺的不是人,是星怪這種怪物,我們不用理會你們是好人是壞人,錢放下,明天我們就出發。」

  這一次的生意算是接下了,只見青年人放下一個錢袋,再次猛灌一杯茶後就離開房間。齊天將錢袋放到抽屜之中,對文八刀說道:「我彈藥有點不足,要出去補充一下,你就留在房子里看着吧!」

  響起快慢長短的敲擊聲,文八刀沒有看正準備出門的齊天,雙眼還在文字間遊走。後者拉開房門,道:「知道了,你要吃腌魚是吧,我補充了彈藥之後就給你買回來,我說你就不能說句話嗎?我這樣給你當翻譯很累呢,讀者看了也會很不滿,作者寫着也難寫,你能顧及我們的感受嗎?」

  敲擊聲再次響起,這次很短小,聲音很快就結束。齊天搖着頭將房門關上,道:「我喜歡,這句話又不見你與女人說,對我說有什麼用。我都不知道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竟然惹到這樣一個瘟神。一句我喜歡就可以為所欲為,下次有機會,一槍崩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