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知畫郁之霆小說
宋知畫郁之霆小說 連載中

宋知畫郁之霆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宋知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蕾 宋知畫 現代言情

又怕抱養回來的孩子年齡太大,有了記憶養不熟,所以夫婦倆就選了當時出生僅十來天的宋知畫說來也巧,就在把宋知畫抱回去後的半個月後,周蕾就檢查出懷孕九個半月後,周蕾和宋大龍的親生骨肉出生...展開

《宋知畫郁之霆小說》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宋知畫郁之霆的書名叫《宋知畫郁之霆小說》,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老人嘆了口氣,很顯然是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畫畫雖然和你們兩口子沒有血緣關係,但從你們把她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那一刻起,你們就是她的親生父母!」
「這些年畫畫在老家吃了很多苦!
你媽臨終前特地交代我轉告你們以後要好好對畫畫,寶儀有的東西,她也可以有。」
...江城。
富麗堂皇的客廳。
水晶燈光與大理石地板折射出來的光線讓人眼花繚亂。
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拘謹地坐在沙發上,衣着樸素的她跟眼前的一切顯得格格不入,聲音也有點低,「你媽走了,畫畫現在又一病不起,不管怎麼說畫畫也是你們的女兒。




。」
坐在老人面前的是一位穿着華麗的貴婦。
限量版香奈兒小外套,黑色的半身裙勾勒出完美身形,腳下踏着一雙限量版香奈兒小皮鞋。
全身上下無一處不透露着高貴典雅,絲毫看不出來,她已經是一位18歲孩子的母親。
老人在心裏斟酌着用詞,繼續道:「周蕾,你媽臨終前希望你們兩口子能把畫畫接回來,她現在病入膏肓,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在鄉下等死。




。」
聞言,周蕾臉上的神色依舊溫柔,可說出來的話就跟刀子似的,「把她接回來,那寶儀怎麼辦?
三嬸,您可別忘了,只有寶儀才是我的親女兒,我媽的親孫女!」
貴婦特地咬重了那個『親』字。
想讓她養一個野種?
異想天開!
老人嘆了口氣,很顯然是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畫畫雖然和你們兩口子沒有血緣關係,但從你們把她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那一刻起,你們就是她的親生父母!」
「這些年畫畫在老家吃了很多苦!
你媽臨終前特地交代我轉告你們以後要好好對畫畫,寶儀有的東西,她也可以有。」
「她有什麼資格跟寶儀擁有同樣的東西?」
周蕾不敢置信地站起來,近乎尖叫着出聲,她當了很多年的貴婦,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失態的時候,盡量壓低自己的聲音,「當年我都說了再把她送回孤兒院去,是我媽她非要裝大好人!」
「她想當大好人我不攔着!」
周蕾憤怒的道:「現在想往我們家扔垃圾,她以為我們家是垃圾桶?」
聞言,老人氣得直接站了起來,「如果不是畫畫命好,你們會有寶儀嗎?
如果不是畫畫割肝救了寶儀的話,寶儀早死了!
你現在是忘恩負義!」
割肝這件事要追溯到十八年前。
十八年前,周蕾和丈夫宋大龍婚後一直沒有懷孕,去醫院檢查診斷結果卻是一切正常。
明明身體健康,卻久久不孕,於是兩口子在熟人的介紹下,認識了個很有名氣的算命大師,在大師的建議下,兩人去孤兒院抱了個孩子回來。
按照大師的說法,宋大龍和周蕾命中注定無子無女,想要改命的話,必須抱養一個命中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回來更改命格。
又怕抱養回來的孩子年齡太大,有了記憶養不熟,所以夫婦倆就選了當時出生僅十來天的宋知畫。
說來也巧,就在把宋知畫抱回去後的半個月後,周蕾就檢查出懷孕。
九個半月後,周蕾和宋大龍的親生骨肉出生。
夫妻倆非常高興,給孩子取名宋寶儀。
愛如珍寶,有鳳來儀。
在他們的眼裡,宋寶儀是捧在手心裏的寶貝,九天翱翔的鳳凰。
可就在宋寶儀長到七歲時,突然被檢查出患有肝衰竭,生命只剩下幾個月。
這個打擊,如同晴天霹靂!
宋知畫的人生轉折也在這個時候開始。
自此之後,周蕾只要看到健康活潑的宋知畫就非常不順眼,憑什麼她的親生女兒小小年紀就飽受病魔的折磨,而這個從孤兒院抱回來的小野種卻過上了豐衣足食的千金大小姐生活!
周蕾把這一切怪到了宋知畫頭上,認為是宋知畫搶走了原本屬於宋寶儀的東西。
這個病本應該是宋知畫得的!
宋知畫雖然年紀小,卻也感覺出父母對她的態度轉變,小小年紀的她,收起了童真,收起了笑容。
可就算是這樣,周蕾還是看她不順眼。
宋知畫不笑的時候,她就說宋知畫板着一張死人臉,是個掃把星。
宋知畫揚起笑臉討好她的時候,周蕾又說宋知畫在幸災樂禍,親妹妹都要死了,她還能笑得出來,半點良心都沒有!
在那段難熬的歲月里,宋知畫連呼吸都是錯的。
七歲的孩子哪裡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她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試圖讓父母更喜歡自己,可惜,她迎來的不是父母的疼愛,而是白眼和謾罵、毒打。





也是這時,宋知畫被檢查出跟宋寶儀的肝臟配對,且移植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
一個月後,宋知畫和宋寶儀被同時推進手術室。
宋知畫本以為割肝以後,一家人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誰知,還未等宋知畫痊癒,宋大龍和周蕾就以宋知畫是掃把星為由,要把宋知畫送回孤兒院去。
但又怕送到孤兒院被人議論,於是宋大龍便故意讓老家的繼母魏翠華知道這件事,魏翠華信佛多年,肯定會制止他們。
果不其然,信佛多年的魏翠華聽說這件事後就過來把宋知畫接了回去。
宋知畫因為割肝,這些年來身體並不好,大小病不斷,身體很是孱弱,魏翠華用了很多辦法,都沒能讓宋知畫的情況好轉。
聽到三嬸說自己忘恩負義,周蕾怒從心來,「忘恩負義?
吳大師都說了,就因為那個掃把星我們家寶儀才會在那麼小的年紀得病!
這些年來,寶儀的身體一直不好!
都是那個掃把星害的的!
我們怪過她嗎?
我媽哪次帶着她過來我不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她現在竟然還妄想跟寶儀享受同等待遇!
她憑什麼?
再說,如果當年不是我們把她從孤兒院抱回來的話,她說不定早死了!
忘恩負義的人是她!」
魏翠華有親孫女不喜歡,到死了還想着一個外姓人,怪不得短命!
報應!
三嬸被這一番黑白顛倒的話氣得心口疼,「畫畫她不是掃把星!
她是你們家的福星!
是她帶來了寶儀,也是她救了寶儀!」
因為宋知畫命里有弟妹,所以宋大龍跟周蕾有了宋寶儀。
也因為宋知畫的肝剛好能跟宋寶儀配對成功,所以宋寶儀才能轉危為安。
可現在,周蕾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還把一切都怪在了宋知畫頭上。
說到最後,三嬸的聲音里已經帶了哭腔,「你知不知道,畫畫她要死了!
我求求你救救她,這是你媽唯一的心愿。




。」
周蕾不為所動,「這種掃把星早死早超生,省得活在世上禍害人。」
三嬸就這麼抬頭看着周蕾,這些年來,已經逝世的魏翠華經常帶宋知畫回家小住,就是想讓宋知畫多親近親近周蕾,雖然每次周蕾都無視宋知畫,但她覺得,兩人還是有母女緣的,卻不曾想周蕾這般冷血無情。






三嬸走後。
宋寶儀從旋轉樓上走下來,瞥了眼門口,「媽,剛剛誰來了?」
「還能有誰?」
周蕾的眼底含着輕蔑。
「鄉下來人了?」
宋寶儀試探性地問道。
周蕾點點頭。
果不其然。
宋寶儀眯了眯眼睛,「她們來幹什麼?」
周蕾心裏還有氣,「老太婆也是老糊塗了,臨死之前還想讓我們把那個掃把星接回來!
真是晦氣!」
宋寶儀眯了眯眼睛,「媽,那您同意她回來了沒?」
周蕾道:「當然沒有!」
宋寶儀挽住周蕾的胳膊,柔聲開口,「其實您應該同意的。」

《宋知畫郁之霆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