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思念是一種病
思念是一種病 連載中

思念是一種病

來源:google 作者:水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軒 尹小暖

你說,你愛我是天經地義於是我念你成疾,唯有你的歸期可醫展開

《思念是一種病》章節試讀:

  等到被冷天鋒抱着下車,走進一家獨門獨戶的小樓,尹小暖實在是有些憋不住了。

  「你能不能先放我下來?!」

  冷天鋒不說話,目光朝她腳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能走?」

  尹小暖看了一眼自己露在外面的腳。

  白嫩嫩的腳,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沒有這樣露在空氣里了。她有些羞惱地蜷起了腳尖,瞪了一眼冷天鋒。

  她都忘記了,剛才自己是一路被他抱着來的。

  小女人羞惱的模樣落入眼中,冷天鋒終於笑出了聲音。低低的笑聲和胸腔的震動讓尹小暖的臉迅速地紅了起來。

  「家裡沒人,你放心。」冷天鋒頓了一下,看着她俏臉上微微的紅色,低聲解釋,「你不用擔心。」

  尹小暖心裏鬱悶不已,卻也無計可施,還在糾結,就被冷天鋒抱着進了房間。

  和外觀不同,小樓內部簡直就是奢華的現實版。尹小暖家裡雖然不缺錢,但到底不是大富大貴的人家。此刻一進房間,看到只能用「富貴」兩個字來形容。

  這對於自己從來沒接觸過的一切的驚訝,讓她暫時顧不上難過自己和周軒的事情。

  等到被抱進了冷天鋒的房間,臉上憂鬱的神色依然沒有褪去,愣怔怔地坐在有些硬的床上。

  「我房間里的床是硬木床。」冷天鋒開口,「當兵久了,睡不慣軟床。」

  尹小暖看着他站在床前,低頭對自己說話的樣子,腦子裡一陣混亂,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早上那個吻。乾燥的嘴唇,略微帶着一些乾燥的刺痛感,只是摩挲着,並沒有深入……

  她臉上微微有些發熱,一時之間也不敢繼續想下去。

  「你到底是誰?」尹小暖又一次問道,「為什麼?」

  冷天鋒眼中又閃過了一絲無奈。

  這一次,尹小暖並沒有錯過他眼中的無奈。

  事實上,她也已經發現了,每次問到他身份的時候,他都會露出這樣的神色。就好像自己不認識他,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一樣。

  「你還記不記得……」冷天鋒踟躕了一下終於開口,聲音還有些沙啞,聽起來像是在艱難地措辭,「八年前,你救過一個人?」

  尹小暖滿臉茫然。

  八年前?那是太遙遠的事情了。

  八年前她不過十六歲,還是個安穩地在父母羽翼下度日的高中生而已。

  看着她那一臉茫然,冷天鋒就知道她記不住了。一股難言的挫敗感,從心裏滋生出一絲來。讓他簡直想立刻就跳起來,讓眼前這個小女人知道點厲害。然而看着她那張茫然的小臉,他又強行壓下了這個想法,甚至放緩了聲音。

  「八年前,那天,在河邊。」男人的聲音像大提琴的聲音一般,儘管缺少一些連貫,只是一個個詞,依然讓尹小暖止不住地有些入迷。

  「你救過一個受傷的男人。那個人當時傷得很重。是你把他送去了醫院……」

  尹小暖看着他那張原本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忽然流露出的懷緬神色,幾乎是不由自主地被帶入了情景,想起了那時候的事情。

  那個傍晚,她因為月考考試失利,被同學嘲笑說考不上好學校,以後連嫁人都沒人要。傷心的她獨自在家附近的河邊落淚。

  就在那時候,一個人從河上漂了過來。起初她以為那是一具屍體,嚇得失聲尖叫,可是那人漂到她附近的時候,她發現他還活着。

  醒悟到這一點,尹小暖費盡了全身力氣,將那個人給撈到了岸上,叫了救護車。

  那個男人當時眼神都是渙散的,醫護人員也用了好長時間,才讓他的意識恢復過來。

  去醫院的路上,一直攥着她的手不放。醒過來看見她的時候,第一句話就問她,需要什麼報答?

  她那時候只當是玩笑話,想起同學的嘲諷,順口回了一句:「報恩?以身相許吧。」

  原來,就是眼前這個人?

  尹小暖驀地看進了冷天鋒的眼裡。那雙眼睛望着她,深沉得像是一片海洋,波濤洶湧之中,滿滿的都是深情。

  「那個時候你說過,要我以身相許的。」冷天鋒放輕了聲音,聽起來卻更顯得篤定,「所以我就來了。既然那個人給不了你幸福,那就讓我來給!」

  尹小暖愣愣地看着他,像是在思考他說的話究竟值不值得相信一樣。

  微醺的夕陽光芒,從冷天鋒身後的窗戶外面照映進來。將他逆光的身影烙印在她眼中,恍如從天而降的神袛,散發著無窮無盡的光芒。

  那男人冷厲的五官,此時也在這樣的柔光之中,閃爍着幾分溫柔的光芒。他伸出手來,那雙眼睛像是灑滿了星光。

  尹小暖鬼使神差一般伸出手,任由他拉着自己倒在了床上……

  芙蓉帳暖,魚水之歡,尹小暖只覺得自己像是要融化在男人堅實的懷抱里,不由自主地**出聲……她意識到這一點,又匆忙咬住嘴唇,不讓自己那羞人的聲音溢出來。在他的動作之下,卻偏偏又整個人都軟了下去,只能任由他的手撫上她被咬得嫣紅的唇……

  星月悄無聲息地攀爬上了夜空,照映着她倦極而眠的姣好面容。而冷天鋒那雙比星月更明亮的眼眸,也定定地盯着她的睡容。半晌,將她攏在自己懷裡,安然閉上了眼睛……

  尹小暖再醒過來,是覺得喘不過氣來。她睜開眼睛,半晌才反應過來,讓自己憋氣憋醒的,是橫在腰上的一條胳膊。再順着胳膊往上看,是一個肌肉流暢的,健美的肩膀,再往上……

  尹小暖猛地轉回頭,又猶豫了片刻,才低頭看了看自己。

  ……果然和那半個被子外面的肩膀一樣,是光着的。

  尹小暖猛一下捂上了被子,緊緊摟住了自己。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這是真的,醒悟過來的尹小暖實在不能接受這猝不及防的所有。

  被自己愛了八年的男人出軌,再把自己保守了二十四年的處子之身給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她真的不知道改怎麼去面對接下去的生活。

  就當她穿好衣服正準備偷偷走掉的時候,身後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或許是剛剛睡醒,還帶着一點慵懶和鼻音。

  「早。」

  他的吐息就在她耳邊,攪得她身體一陣顫抖,耳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

  她身後的男人低低的笑聲傳了過來。

  「你真敏感。」男人從她的身後將她抱住,並輕輕的在她耳邊說著。

  這下,不光是耳朵發紅,尹小暖覺得自己已經要冒煙了。偏偏就在這時候,她身後的人動了一下,頓時,尹小暖就不敢動了。

  有什麼東西在身後頂着她,位置大概就在……

  「放開我!」尹小暖咬牙切齒,她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去掙脫開男人的懷抱,盡量讓自己離那個男人遠一些,直到脫離了對方的掌控範圍才轉過身,看着那張劍眉星目,俊朗過人的臉,又羞又惱。

  「你憑什麼——你怎麼能——」尹小暖磕磕巴巴地指控對方,漂亮的杏眼裡漸漸氤氳起了淚水:「嗚嗚嗚……」

  看着滿臉通紅,結結巴巴卻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最後索性抽泣哭起來的小女人,冷天鋒雕刻一樣的臉上也閃過了幾分慌亂。

  儘管已經領了證,可是他一樣不會哄人啊……

  尤其是哭泣的女人……

  昨天,她已經哭的夠多的了。

  看着這副模樣的尹小暖,心疼不已的冷天鋒,有些笨手笨腳地湊了過去,試圖將人攏到自己懷裡來。

  「我們已經結婚了。」他低聲勸慰,「我睡你,也是天經地……」

  話還沒說完,一巴掌已經向他的方向打了過來,冷天鋒條件反射一般伸手握住了尹小暖的手,等反應過來攻擊自己的是誰後,他才放鬆了力道。

  「小心,別打疼了自己的手!」握着手,冷天鋒壞笑着親了下去。

《思念是一種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