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時光代理人:哥,這口鍋有點沉!
時光代理人:哥,這口鍋有點沉! 連載中

時光代理人:哥,這口鍋有點沉!

來源:google 作者:茶小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茶小沐 都市小說 顧七

【都市+懸疑+推理+異能+無女主+雙強+超爽+穿越】叛逃家族身負秘密的三叔···蹬着紅色高跟鞋的千面女人···神秘莫測的陸氏少主···兇巴巴軟萌粘人小惡魔···一點就炸壞脾氣少爺···揭秘那些隱藏在黑暗裡的故事···【偏執禁慾瘋批哥哥x嘴硬心軟雙重人格白切黑弟弟】動漫『時光代理人』的同人小說,是有關異能界的新故事,非續寫···續寫可移至另一本小說···展開

《時光代理人:哥,這口鍋有點沉!》章節試讀:

顧七在醫院住了幾天,醫生見沒什麼大礙,開了些葯,就讓顧七回家了。

目前看來,馮叔最有可能是顧十三口中的『他們』。但也不排除馮叔只是兇殺者的可能。

為今之計,要先想辦法弄清楚馮叔和誰通的話,通話內容又是什麼,才能決定下一步做什麼!

顧七躺在床上,一時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對面的屋子倏然傳來了關門聲。

這麼晚了,周小山又餓了嗎?

罷了,反正我也睡不着,算那小子走運!

他打開門,放輕了步子,緊跟在周小山的身後下了樓。

經過書房的時候,周小山卻倏然停了下來。

以往這個時候,大家早就睡了。可今晚卻很特別,書房裡竟然有人!

書房半掩着,昏黃的燈光透過門縫打在地上,在地上投出一道長長的光影。

周小山放緩了腳步,踮着腳,悄摸摸地貼在牆上,還特意將耳朵湊近了過去。

顧七覺得有些好笑,索性轉身藏到了樓梯另一側。

書房內,紅姨的臉色有些焦急。

「老爺,這可怎麼辦啊!」

周大山蹙了眉。

「你都知道了?這事你別管。你放心,我自己可以搞定。」

「你要怎麼搞定?」

紅姨陡然拔高了聲音。

「這些年來,我兒子沉迷賭博,馮叔母親癱瘓在床,我們所需要的錢,都是您給的!」

紅姨說到這裡,忍不住抽泣出聲。

「周家這些年生意不好,我是知道的。可我哪知道您竟欠下這麼大一筆錢。就算將這整棟別墅都抵押出去都不夠還!」

周大山一臉頹廢地癱坐在辦公椅上,雙手抓着頭髮。

「我也沒想到利滾利,會滾出這麼多啊!」

書房裡靜默了片刻,周大山忽然拉開抽屜,伸手從裏面取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

「這裏面有50萬,你先拿去。雖然不多,但是足夠你應應急。你拿着這筆錢,儘快帶小嚴離開這裡。去一個陌生的小城市,租個門面,做點小生意吧!」

「以後,我怕是幫不了你了!至於馮叔母親那裡···」

周大山長嘆一聲。

「病來如山倒。如今我自身都難保,也沒有錢供他『燒』嘍!」

紅姨看着桌上的銀行卡,動了一下嘴唇,又無意識地抿緊起來。

兒子小嚴好賭。每次賭博,沒個百來十萬的,根本不夠用!這點錢充其量也就能應急一次,若是賭的大了,怕是只能等死了!

「那你和小山怎麼辦?」

「小山這孩子從小就憨厚老實,不抽煙不喝酒也不賭博,十分省心。」

周大山頓了頓,聲音有些哽咽,「我準備將他託付給我的一個朋友照料。」

「老爺,你不會是想···」

太意外了!

「怎麼會!」

周大山伸手拿起桌上的銀行卡,起身來到紅姨的跟前,將卡塞進了紅姨的手裡。

「我只是想將他們繩之以法,以免更多的人和我一樣受害!」

「為什麼不報警?」

「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即便報警,最多不過被拘留幾天,還是會被放出來的。」

周大山的臉色有些蒼白。

「那你也不能···」紅姨欲言又止。

「走吧!」周大山有些疲憊。

紅姨轉身去抓門把手。

屋外兩人皆是一驚。周小山一個轉身,進了樓道。

兩人堪堪撞上,四目相對,俱是一愣。

「哥···」

顧七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他繼續將臉貼在牆上,聆聽書房裡的動靜。

周小山抬頭望了眼顧七凝重的側臉,知道事關重大,也噤了聲。

「老爺!」

紅姨收回放在門把上的手,轉了身子。

「你為什麼不向遠川開口借錢呢?我聽說,遠川他父母去世之後,保險公司賠付了好大一筆錢。」

「若是你開口向遠川借錢的話,他未必不會···」

周大山眉頭一蹙,開口打斷了她。

「你以為我沒考慮過這些嗎?只是···遠川他不會答應的!」

「為什麼?自從他父母去世,就一直是老爺您在照顧他。您供他吃供他住,如今您遇到事了,他不過出點錢就能幫你擺平。」

「遠川是個好孩子,又是個懂得感恩的。您只要跟他說了,他斷然沒有不幫您的理!」

周大山搖了搖頭。

「你覺得我為什麼堅持要把他接到家裡來?」

紅姨一怔。

「他父母剛剛過世,現下又舉目無親,您身為他的大伯,理所當然是要照顧他的啊,難道還有別的什麼隱情嗎?」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周大山有些懊惱,「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內疚。若不是那天,我打電話堅持讓他父母回來,他父母也不會發生車禍,雙雙而亡。」

「你是說···」紅姨靜了一瞬,「遠川他知道嗎?」

周大山遲疑片刻,「應該是知道的。」

紅姨站在原地杵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所以他是不會借錢給你的,是嗎?」

周大山搖了搖頭。

「那如果遠川死了呢?他的錢是不是就全部歸您了呢?」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周大山手指一緊。

「如果遠川死了,他的錢都歸你,那麼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就都解決了!」

你的公司可以繼續開下去,小山的私立學校可以繼續上下去,馮叔的母親可以繼續活下去,我的兒子也可以···

繼續賭下去···

「紅姨,殺人是犯法的!」

沒錯,殺人是犯法的,所以他不能殺人···而不是···殺人是不對的,因此他不能去做不對的事!

無數次他被債主逼的走投無路的時候,無數次在他的腦海里湧出過這個念頭。反反覆復他又無數次將這個念頭給壓了下去。

如今這個念頭,第一次從自己以外的人口中被提及,周大山有些百感交集。

「倘若不犯法呢?」

「紅姨!」

周大山怒喝出聲,想要阻止紅姨繼續將這個話題說下去。

「遠川他有心臟病,若我們將其他葯收起來,然後將他的葯替換掉,讓他的心臟病提前發作。不就可以做到』神鬼不知『嗎?」

「你不說,我不說。大家只會當做是一場意外,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的!」

沒錯!若是殺人可以偽裝成意外,那麼他就可以逃避刑罰了!

可是!那是他的親侄子啊!他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地對他!

但是遠川他有心臟病,本就隨時有病發身亡的風險。早一刻晚一刻,又有什麼區別呢?

況且他的死,還能拯救這麼多人的命!也是善事一樁啊!

周大山有些猶豫不定。

***

樓梯一側,周小山腿部一軟,猛然栽了下去。

「砰!」

「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