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深淵迷途
深淵迷途 連載中

深淵迷途

來源:google 作者:我叫彌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謝楚靈 都市小說 陳淮安

少年意外入局,竟引出千古秘辛!人類是可以修法的,是誰斷了人族的法?又是誰想切斷人族的後路?這個昏暗的時代,滿滿透露着「吃人」二字,神也吃人,人也吃人!這世界就如同一個巨大的深淵,越想逃脫就越陷越深展開

《深淵迷途》章節試讀:

冷徹因為使用血盾帶着俞斯甜逃走,身體頓感虛弱,他只得靠在樹旁喘着粗氣,「咳咳!不愧是山海經中記載着的凶獸啊!咳咳,我是完全不敵!」

看着冷徹一身傷痕,嘴角還滲着血跡,一時之間心疼不已,她拿出水瓶給冷徹餵了幾口水,問道:「剛剛那怪物是什麼東西?」

「畢方鳥!咳咳!」此時的冷徹還在不斷咳嗽!

「什麼,畢方鳥?山海經上面記載的那個畢方鳥?」俞斯甜對於這種神話中的生物出現在現實中是無比驚訝,她感覺這一切都不現實,可是眼前的景象又讓她感覺無比真實!

冷徹這時的呼吸已經平緩了許多,「是的,就是那東西,這輩子居然能遇到畢方,不知道是我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

俞斯甜盯着冷徹立在一旁的銀槍,心中好奇,想碰又不敢碰!

冷徹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說道:「怎麼,你想看看?想看就去摸一摸。」

雖然冷徹說是這樣說,可她還是不敢,抬着手臂猶猶豫豫的樣子讓冷徹覺得甚是好笑,不過這樣子也挺可愛的。

俞斯甜猶猶豫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摸了一下,可槍身發出的寒氣卻傷了她的手指,「嗯哼!好痛!」

俞斯甜將手指含在嘴裏,這樣似乎能夠舒服一些,「讓你碰,你還真碰!那寒氣不是你一個凡人可以抵擋的!把手給我!」

「哦!」俞斯甜乖乖的將手臂伸向冷徹,冷徹的大手直接握住她的手臂,然後低下頭對着俞斯甜的手指吹了一口氣!

「可能會有點痛!忍着點!」冷徹平淡的說道。

俞斯甜因為冷徹這樣親昵的動作,小臉一陣粉紅,聽到冷徹這樣說,她的臉更紅了,「猶似冬風拂過面,寒梅映雪臉頰紅」。隨着冷徹一口氣吹過,她的手指剛剛還有點刺痛的,現在卻是不痛了,手指上那因為摸槍身時附着着的冰霜也消失了。

冷徹放開俞斯甜的手後說道:「我拼了老命去救你,你連一句謝謝沒有?」

「我,那個,謝,謝謝你!」

「呵!還真是夠敷衍的啊!」冷徹隨即對俞斯甜嘲諷道。

俞斯甜聽他這樣的語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伸手指着冷徹,「你,你,你!」連續說了三個你字,她撫平胸口的氣息後,鼓着臉站在一旁。

冷徹仔細的端詳着她的容貌,覺得她紅着小臉的樣子極為好看,面若桃花,眼波動人,唇若塗砂不點而朱!冷徹想着:也算是個極美的女人了!然後又覺着她生起氣來的樣子挺好玩的,於是接着逗她,「你想不想知道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俞斯甜聽後翻了翻白眼,心道,你也不一定會說,於是便對冷徹說道:「想知道又能怎樣?你也不一定會告訴我?」

冷徹被她這麼反問一下感覺有些尷尬,於是說道:「原先是不打算告訴你的,可現在這樣的情形,我不說你遲早也會知道,那我還不如提前告訴你。」

「那你說啊,磨磨唧唧的,講了一堆廢話!」

冷徹算是被她給噎到了,這丫頭嘴挺毒啊!「你聽說過修士嗎?」

「你是有病還是小說看多了?」

「算了,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冷徹接著說道:「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凡人,一種是修士!」

「哦?」俞斯甜很不悅的回了一聲,「你說的是我和你?我是凡人,你是仙人,你身份高貴,下凡可真是苦了你了!」

冷徹聽到她這樣說也是哭笑不得,「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那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哼!」

「好了,別鬧了,說正經的!」

「那你說啊!」

這讓冷徹倍感頭疼,「這麼說吧,自上古時期起人們是可以修鍊的而且那時候的人類比現在的人類壽命普遍要長許多,三皇五帝知道吧?」

「嗯,知道,人類始祖嘛,我又不是傻子!」俞斯甜又對冷徹翻了翻白眼。

冷徹對她翻白眼一事甚是無奈,只得繼續道:「上古時期到遠古時期人們是可以修法的,只不過突然這個法斷了!」

「斷了?怎麼斷了?」俞斯甜疑惑道。

「具體怎麼斷的,我也不知道,這是聽我父親說的。」

俞斯甜聽到父親兩個字又好奇的問道:「你父親?你父親是不是和你一樣?應該說是比你厲害!」

「他肯定比我厲害,我父親和吳良還有姓莫的都是人皇殿的七大將之中的一人。」

「人皇殿?吳良?都是什麼東西?」俞斯甜問道。

「人皇殿是地球上人類修士的聚集之地,據說是由三皇五帝這些人所共同建立,吳良嘛,就是莫長風身邊那個!」

俞斯甜一聽覺得挺震驚的:「你說那個吳老四?看着就像個土匪,怪不得叫吳良,不過就他那樣的也能去你們那當將軍?」

冷徹表示他也很無奈,當初七大將的人選又不是他定的!「那,那個姓莫的厲害還是你父親厲害一些?」

尼瑪!冷徹都有點想撕了她了,問什麼不好,問這個問題,「呃…這個嘛…」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爸打不過他是吧!」俞斯甜看他支支吾吾的,估計是想維護他父親的面子,心想,你父親打不過人家也沒啥好丟人的,那個吳老四不也叫人家老大嘛!

冷徹嘆了口氣,想着沒什麼可丟人的,便道:「莫長風比其他六將都要強大,哪怕是其他六將聯手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俞斯甜聽得目瞪口呆,難怪當老大呢,原來是最厲害的那個!「他那麼厲害,那我弟弟在他們手上會不會有危險啊!」

冷徹搖了搖頭,表示他也不確定,心想:如果是其他七將的話,一定不會,至於莫長風嘛,不好說啊,他對俞斯甜說道:「莫長風這個人有點不一樣!」

「不一樣?哪兒不一樣啊?」俞斯甜頓時被這句話吸引了更大的興趣

冷徹解釋道:「七大將其他人是選拔來的,而他是突然出現的!」

「什麼意思啊?」俞斯甜給他說的雲里霧裡的,歪着頭看着冷徹,冷徹也盯着她的眼睛,兩人就這麼對視着,不一會兒,俞斯甜的臉又紅了起來。

她覺得臉上火辣辣的,躲開冷徹的目光,「能不能,別,別這麼盯着我!」

突然,冷徹一下把臉湊到了俞斯甜眼前,對着她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噓,有東西!」

「啊?」還未等俞斯甜反應,冷徹便直接一手摟着俞斯甜的小蠻腰,腳上一點,一下子躍到了樹頂,「我,我恐高!」

俞斯甜害怕得死死摟住了冷徹,冷徹為了防止她掉下去只得用更大的力氣摟住俞斯甜的腰肢。

只聽樹下方的銀槍發出響動,鏗鏘一聲,隨後傳來一聲豬叫,又過了一會,無聲之後,冷徹便回到了地面上。

「可以下來了嗎?」

俞斯甜將頭從冷徹胸口處抬起來,看了看周圍,於是便鬆開了冷徹,「抱,抱歉!」

此時她的臉依舊是通紅無比,她看到倒在銀槍旁邊的野豬問道:「這是一頭野豬?」

「這是赤饒,一種吃人的獸,它和野豬是有區別的」

俞斯甜又看了看那赤饒,發現它眼呈赤色,毛髮烏黑如刺,獠牙外翻,背上還有倒刺!的確有點像野豬。

「這是幼體,形狀像野豬,長到成體區別就會大很多了,看來這裡不能待了!」

說完便拉着俞斯甜的手往前跑,俞斯甜還未搞清楚狀況,只得獃獃的被人拉着。

不過在奔跑的途中她好似聽到了背後的動靜,於是回頭看了一眼,便覺得驚悚,後背約莫幾十隻赤饒組成的黑色浪潮正向她們襲來!

「啊!啊!啊!」她被這黑色大軍嚇得連叫三聲,「怎麼會有這麼多啊!」

冷徹拉着她一下停在了原地,拿出銀槍對準前方的野獸,「看來是跑不掉了!赤饒雖然很好對付,但一下子來這麼多,我可吃不消啊!」

只見二人前方一隻赤饒正兇狠的盯着他們,這隻赤饒的獠牙和形體比一般赤饒的要大出許多,看樣子該是後方獸群的王了!赤饒後方站着一個男人。

這人給他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溫潤如玉!「英姿颯爽思奮揚,面如玉盤身玉樹。」渾身一股詩書氣,典雅大方!一枝玉簫傍手,讓人感覺眼前人猶如天上人!

冷徹此刻是死死的盯着眼前人,如臨大敵!他不由將手中的銀槍握的更緊了,而俞斯甜則是感覺到緊張極了,望着眼前對視的二人,手心也不斷出汗!

「你們…」似乎是為了打破這緊張又尷尬的氣氛,俞斯甜才吐出兩個字,那如玉般的公子已經吹響了手中的玉簫,冷徹也是將銀槍往前一刺,扎中赤饒之後便往後方一挑。

而那玉公子呢?則是輕輕飄向冷徹,那動作看似緩慢,但卻是極為快速了,俞斯甜還未看清人影,只那一瞬之間,公子的玉簫便直抵冷徹的脖子,隨後他一掌轟出,冷徹向後倒飛出去,他要一把拉扯住冷徹的腳,躍至高空,提着冷徹的身體往地上摔,只聽轟隆一聲,鮮血從冷徹口中噴出,地面也被砸出了一個小坑,冷徹躺在坑中已是動彈不得了!

那公子露出一副輕佻的笑容,落回到了剛剛所在地位置,俞斯甜見冷徹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且此時又是倒地不起,心急如焚,便是急忙跑至他身旁。

俞斯甜原本是想幫忙的,雖說她的能力對冷徹來說可能是忽略不計的,但她還是想幫一下冷徹,可是剛剛那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就在那一剎那間,就在她才剛反應過來之時,冷徹已經躺在地面上了。

「你不要有事啊!」俞斯甜小心翼翼的要扶冷徹起來,「還能動嗎?」

「別動我,咳咳,腰要斷了!」俞斯甜一聽,眼眶頓時濕潤了起來!

「你千萬不能有事啊!千萬不能死啊!」俞斯甜已經是含淚待放了,「我,我,我跟他拼了!」

「年輕人,別動不動就去尋死!」俞斯甜剛剛起身擋在冷徹身前,一把大刀便從她腰間飛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