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神王婿
神王婿 連載中

神王婿

來源:外網 作者:絕代天驕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絕代天驕

「秦天,你消失五年,我也不知道你死沒死!現在,我要帶着你媳婦跳樓了。你要是還沒死,就快給我回來,他們......實在不是人,把我們母女逼得太狠了!」 結束最後一場惡戰,秦天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這部被封存的手機,岳母發來的短訊,讓他如遭雷擊! 眼前一黑,差點栽倒。 叮叮叮叮...... 岳母的短訊,一條一條的湧進來。但是,他已經顧不得去看了。 他急忙撥打岳母的電話。 提示,關機。 他又撥打妻子蘇酥的電話,提示,竟然是空號。 「聶青龍,通知你在龍江展開

《神王婿》章節試讀:

沉默之中,一個看上去保養良好,珠光寶氣的女人冷笑道:「大嫂,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你的公司和別墅被我們霸佔?」

「明明是你自己經營不善,把公司和別墅抵押給了放貸公司。我兒子文成,靠自己的本事賺了回來。」

「從這方面來說,我兒子也算是替你保住了基業。你不感謝我們就算了,怎麼還能惡人先告狀。」

「爸,你說大嫂是不是太過分了啊?」

她叫做王梅,是蘇文成的母親,蘇玉坤的老婆。

蘇北山沉聲道:「你弟媳婦說的沒錯。」

「玉蘭,這件事情,只怕你是誤會了。再說了,公司也不是你一個人的,是我兒子蘇玉堂的。」

「玉堂死了,我們原本就應該把公司收回來。」

「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也有句話,要跟你說清楚。」

「酥玉膏的價值非常大,放在你手裡只能是浪費。如果識好歹的話,我勸你還是交出來,讓文成去開發。」

「說不定以後賺了錢,還可以給你和蘇酥承擔一下生活費。」

聽了王梅和蘇北山的話,楊玉蘭氣得渾身顫抖。

「你們――」

「真是太不要臉了!」

「公司明明就是我的心血!」

蘇文成笑嘻嘻的道:「大娘,蘇酥姐腦子摔壞了,難道你的腦子也壞了嗎?」

「什麼你的公司,誰見你的公司了?拜託,我現在的公司,叫做文成商貿好不好!」

「看在我死去的大伯的份上,大娘,要不你來我公司做保潔。我每個月多給你五百塊錢啊。」

說著,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周圍族人,也全都大笑。

族親中幾個年輕人,為了附和蘇文成,更是大聲叫囂起來。

「楊玉蘭,還不快謝謝文成哥賞飯!」

「知道你帶着一個傻子,每天生活很不容易。吃不起飯了吧?」

「別客氣,這是賞你們的!」

他們把盤子里的饅頭和青菜抓起來,仍在楊玉蘭和蘇酥的臉上。

楊玉蘭身上被擲了饅頭和青菜,又氣又怒,羞憤欲絕。

「秦天,我們走!」

「快走!」

她發覺,自己還是太高估蘇家人的素質了。

原本以為,好言好語的說清楚,就能撇清關係,以後安穩過日子。

誰知道,卻是自取其辱!

現在,真的後悔不應該來這裡。

從始至終,秦天都在冷眼旁觀,沒有說話。

他要看清楚蘇家人的嘴臉,同時,讓岳母不再抱有幻想。

「媽,不急。」

「現在,讓我來告訴他們,該怎麼辦。」

他目光冷冷朝蘇北山看去。

蘇北山顫了一下,不知為何,秦天的眼神,讓他感覺像被死神凝視。

反應過來,他惱羞成怒,大聲叫囂道:「混賬,你要跟我說什麼?」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

「如果是想求蘇家收留你,我勸你早點死了心吧!」

其餘的人,也全都以為,秦天這個上門女婿,是想佔蘇家的便宜,全都大聲怒罵起來。

蘇文成獰笑一聲,更是直接放開狗繩,趨勢那條獵犬,兇猛的朝秦天撲去。

「小心!」

楊玉蘭嚇得尖叫。

輪椅上的蘇酥,雖然神志不清,無法行動。但是一雙眼睛裏面,也露齣劇烈的恐懼之意。

「找死!」

秦天冷哼一聲,一腳踢出去,正中狗頭。

嗷嗚一聲,那條獵犬翻滾着被踢飛出去。嘭的一下,撞在牆上。

它趴在牆角,嗚嗚低鳴,再次看向秦天,一雙狗眼之中,充滿了驚恐。

彷彿是,看到了可怕的天敵。

這一下,現場的人都驚呆了。

所有人都知道,這條獵犬,乃是蘇文成這個太子爺的摯愛。平時吃的比人都好。

有一次,他出去遛狗,一個拾荒老人僅僅是驚擾了狗子,就被他指示人打斷了腿。

這個秦天,竟然敢傷蘇文成的愛犬?

這不是作死嘛!

蘇文成瞬間就紅了眼睛。

秦天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傲視蘇北山,冷聲道:「老東西,你給我聽好了!」

「限你們十日之內,做到以下兩點。第一,乖乖把傷害蘇酥的兇手告訴我。」

「蘇酥是你的親孫女,你卻把她獻給豺狼,出事之後,不但不為她討回公道,還袒護兇手。」

「你們蘇家怕他,我秦天不怕。」

「告訴我他是誰,我要親手宰了他!」

「第二,我岳母的公司以及房產,乖乖的退回來。」

「以上兩點,有一點做不到,你們就等着家破人亡吧!」

說著,突然出手。嘭的一聲,擊在旁邊的鐵門上。

「媽,咱們走。」他推着蘇酥,轉身,慢慢走了出去。

秦天凜然的話語,以及擊打鐵門的重大聲響,一時間,把蘇家人鎮主了。

直到秦天的身影看不見了,蘇家人才反應過來。他們面面相覷,感覺像做了一場噩夢。

「什麼狗東西,敢來蘇家囂張!」

「我弄死他!」

蘇文成怪叫一聲,沖了出去。然而,已經沒有了秦天的蹤影,他只能破口大罵來出氣。

「行了文成,大過節的,不要跟一個廢物一般見識。」

「過來,咱們繼續喝酒。」蘇北山含笑說道。

蘇文成答應一聲,正欲走回來,忽然,看到那扇被秦天擊中的鐵門,凹陷之處,彷彿有幾個字跡。

他忍不住走過去,喃喃道:「閻……王……令……」

「這是什麼東西?」

「是秦天那個狗東西留下的嗎?」

什麼是閻王令?現場很多人都不知道。

而蘇北山,聽到這三個字,卻忍不住臉色劇變。

「怎麼回事?」他驚恐的站起來,踉蹌的衝過來,看到鐵門上的字跡,腿一軟,差點跌倒。

「閻王令!」

「是閻王令!」

蘇玉坤反應過來,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樣,尖叫起來。

「據說,只要這幾個字出現的地方,必有血光之災。到現在沒有人能倖免!」

「糟了,秦天竟然就是那個閻王!」

這一刻,很多人終於想起了最近幾年的一些傳聞。

「傳聞,閻王令的主人,乃是一位殺手組織的頭目……閻王令就是他的招牌。」

「十天!」

「閻王想要懲罰某一個人,會給出十天的時間。」

「秦天說,給我們十天時間……他是閻王!」

「他就是那個殺手組織的頭目!」

一時間,現場大亂。

《神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