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生於湮滅
生於湮滅 連載中

生於湮滅

來源:google 作者:野十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索拉 阿丑

我,阿丑,一個異世界的留守少年,被父母拋棄,被賣身為奴,嘗遍世間艱辛既然神設計的這個世界,如此不公,如此黑暗,如此齷齪,如此苟且,那我就殺向宇宙,毀滅諸神,重建這世界的秩序!展開

《生於湮滅》章節試讀:

每當阿丑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他都會在內心默念夢境里的那段話:

「我有不可征服的靈魂……我滿頭鮮血,我決不低頭……我是我命運的主宰,我是我靈魂的統帥……我還沒有體驗過真正的自由,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這段來自那個未知的廢土世界的話,總會給阿丑一種力量,讓他一往無前。

不知過了多久,阿丑終於在一個冰窟里,找到了那堆火。

那堆火眼看就要熄滅了,但火堆周圍卻空空蕩蕩,沒有一絲聲音,也看不見一個人影。

阿丑掙扎着站起來,縮着臂膀,跌跌撞撞地走進了冰窟里。

冰窟裏面,頭頂是密密麻麻倒掛的冰錐,晶瑩剔透,宛如水晶之矛。

阿丑小心繞過那些冰錐,緩緩蹲在火堆邊,伸出手烤火,直到時間過去了許久,他的身上才終於恢復了一絲暖意。

這時候,冰窟洞口突然出現了一個高大的黑影。

那黑影跌跌撞撞走進來,懷裡還抱着一堆亂糟糟的黑色布條。

他徑直走到火堆邊,然後將懷中抱着的布條全部都扔進了火堆里。

一股刺鼻的氣味,從火堆中瞬間升起,那堆快要要熄滅的火焰,又重新燃燒了起來。

阿丑一眼就認出了他!

這個跌跌撞撞走進來的黑影,不是別人,正是金達家族的奴隸,阿丑最要好的朋友,奴隸崑崙。

冰窟里的這堆火,正是崑崙點起的,而他點火所燃燒的東西,都是他從那些死去的奴隸身上,一塊一塊撕扯下來的衣服。

說是衣服,其實也算不上,只是一堆破爛不堪的黑色布條罷了。

阿丑沒想到,這個平時看起來十分憨傻的兄弟,竟然可以想到這麼好的方法取暖!

「阿……阿丑,烤……烤火。」崑崙結結巴巴地說道。

崑崙哆嗦着在火堆邊蹲下的時候,阿丑發現,他的一隻耳朵,竟然已經被凍掉了!

火光搖搖欲墜。

他們就這樣面對面蹲在火堆前,誰也說不出一句話,似乎在等待命運最後的審判。

整個世界沉入一片死寂,寒冷無孔不入,就連口中呼出的氣息彷彿都要冰凍凝結。

只有他們映在冰壁上的影子,在火光閃爍中,忽高忽矮,飄搖不定。

然而沒多久,火堆里那些黑乎乎的布條,很快就燒光,一點也不剩了。

這時候,崑崙竟突然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扔進了那個火堆用來燃燒取暖!

崑崙的動作太突然了,阿丑根本來不及阻攔他。

他臉色鐵青,喉嚨鼓動,身後高高隆起的駝背在禁臠,在不停地顫抖着。

他的內心,湧起一陣難以言說的感動。

這個名叫崑崙,看起來有些憨傻,說話總是結結巴巴的高大奴隸,已經不是第一次豁出性命守護阿丑了!

那是一種像兄長一樣的守護,又是像朋友一樣的奮不顧身。

那是在三十個紀年前。

阿丑有一次不小心打翻了渡莫的一碗松子酒,他被他的那個屠夫主人打的半死,丟到了門外,讓他自生自滅。

那時他飢腸轆轆,連續三天三夜沒有吃到一口東西,差點活活餓死。

被渡莫趕出家門的時候,偌大的荒北,有三十六區七百八十個鎮,但他卻無處可去。

那時候他只能在部落各處,一邊流浪一邊乞討,每天吃別人的剩飯,喝河裡的冷水,晚上要麼睡在冰冷的草堆了,要麼睡在荒廢的橋洞里,要麼睡在城鎮的牆角里。

一天夜裡,冰寒刺骨,阿丑瑟縮在一個牆角,正準備在那裡湊合著撐過一夜。

但沒想到,他剛剛在戰戰兢兢的恐懼中睡着,就有兩個喝得醉醺醺的兵士,遠遠地朝他走了過來。

兵士們看到了瑟縮在牆角的阿丑,他們立馬變得無比興奮,就好像發現了一個可以任意羞辱的玩物。

「哈哈,哈哈,哈哈……這裡有一個怪物!」

兩個兵士放聲狂笑着,他們走到阿丑跟前,先是用腳踩住他的頭,就像隨意踩踏地上的一塊破石頭,毫無憐憫可言。

然後,他們解開腰帶,掏出胯下的寶貝物件,朝着這個帶着腳鐐、瑟瑟發抖的奴隸身上,興奮地澆了兩泡熱乎乎的液體。

一股騷臭味襲來,當阿丑從沉睡中驚醒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無處可逃了,他只能用手臂護着頭,驚恐地躲避着。

可是他一抱頭,那兩個兵士又看到了他身後高高隆起的駝背。

看到阿丑高聳的脊背,兩個兵士像是發現了意外的驚喜,變得更加興奮了!

其中一個兵士,竟然拔出了綁在小腿上鋒利的獸骨匕。

兵士帶着滿身的酒氣,揮舞着手裡的獸骨匕,無比興奮地說道:

「哈哈,真是一個小怪物么?老子的匕首已經很久沒見血了,老子今天,今天一定要割開這個笑怪物的駝背,瞅瞅這裏面到底是不是藏了什麼寶貝?」

阿丑強忍着屈辱,一言不發。

一瞬時間,巨大的恐懼包圍了他,他胡亂揮舞着雙手,拚命掙扎着,卻並沒有開口求饒。

但其實哪怕他說盡了所有求饒的好話,那兩個平日里作威作福習慣了的兵士,又哪裡會聽得進去一個奴隸的哀求呢?

他們想要折磨這個奴隸從中找點樂子,就像宰殺一頭牲畜一樣簡單,這在荒北已經太習以為常了。

刺啦一下!

獸骨匕已經劃破了阿丑的衣服,在阿丑的背上划出了一道鮮艷的血痕。

眼看刀尖就要扎進他裸露的駝背里,毀了他的身體。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個高高瘦瘦的黑影,從後面出現,那黑影舉起一塊尖利的石頭,砸向了那兩個兵士醉醺醺的腦袋。

啪!啪!

尖石猛地落下,鮮紅的血液頓時飛濺而出。

兩個兵士頓時暈頭轉向,在黑夜裡發出凄厲的尖叫聲,然後就像一灘爛泥一樣癱倒在了地上。

那個砸暈了兵士,在最危難的時候救了阿丑的黑影,不是別人,正是荒北憨傻又結巴的奴隸——崑崙!

在荒北之地,按照律法,如果有人殺死了奴隸,最多給主人賠點錢就可以了結。

而如果是奴隸傷了別人,就算是只擦破一點點上等人的皮肉,那都必須拿命來,作為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