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盛世風華:至尊廢材大小姐
盛世風華:至尊廢材大小姐 連載中

盛世風華:至尊廢材大小姐

來源:google 作者:秦未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未央 紅玉

她是秦家的大小姐——沒錯,廢物大小姐!未婚夫逼她屈居為妾,她卻像扔垃圾一樣扔掉了聘禮「回去告訴那個賤人,是我退了他的婚,從此之後,我秦家與你們北冥世家再無瓜葛!」他冷酷狂妄霸道腹黑,對她追逐不休,上演一場獵人與獵物的好戲當霸道遇上囂張,當輕狂撞上不可一世,註定了一段熱血傳奇就此開始!廢材強勢崛起,盛世風華驚艷眾生!邪帝霸道追妻,至尊無雙誰與爭鋒!粉絲群:437111366【有粉絲...展開

《盛世風華:至尊廢材大小姐》章節試讀:

  一進入秦家的議事廳中,秦未央就看見父親高大的身軀背對着她站立着,寬闊的肩膀,有力的身軀,彷彿可抗天地!

  這就是她的父親,秦家家主——秦昊!

  「誰讓你們進來的,出去!」秦家主憤怒的轉過身來,是誰闖入他的議事廳打擾他辦公?

  可是當他看見那個嬌小的人兒,女孩那清亮的目光,卻是身體一僵,面上湧現出不可置信之色。

  「未央……?」

  「父親!」

  她眼眶忽然紅了,一時百感交集,哽咽道:「女兒不孝,是女兒任性,讓父親擔心了這麼多年。」

  「未央,你這是說什麼呢!」秦昊驚見小女兒恢復了正常,頓時狂喜,激動地過來抱住了小女兒。

  「未央,你清醒了就好,清醒了就好!」

  「父親!」秦未央眼中盈滿激動的淚水。

  這幾年,她人雖然看起來獃滯無神,意識卻是清醒的,近來已經恢復到可以說話了,她明明可以告訴父親她的真實情況,可是她卻因為怨恨父親那天沒能出現救她和母親……

  所以這些年,她一直都是一聲不吭,不發一言,搞的整個秦家都以為她是傻子,父親也是顏面無光。

  可是如今以清醒的樣子面對父親,秦未央卻忽然恍然,那件事不能怪父親啊,父親也是很疼愛她的,她不能再因此而怨恨父親啊!

  從今往後,她就是父親的乖女兒,一個有父親有族人的全新的秦未央!

  她捏緊小拳頭,熱血上沖,發誓道:「父親,你放心,未央一定會成為最令你驕傲的女兒的!就請爹爹拭目以待吧!」

  秦昊慈愛的輕揉着她柔順的髮絲,笑道:「父親不奢求那麼多,只要你健健康康就好。」

  秦未央抬起頭,本來是想說自己這五年也沒有荒廢修鍊,現在已經是肉身境七重,但張了張口,又沒說出來。

  她想,與其現在說出來,還不如三個月後的族考,再給爹爹一個驚喜,到時候爹爹一定會很開心吧。

  秦昊招招手把秦非離也叫過來,發了些珍貴的糖果給這兩個孩子吃,看着兩個孩子面帶微笑的離開,秦昊心裏也泛起一種真正為人父的驕傲感覺。

  他緊了緊拳頭,面容剛毅,眼中卻是泛起了回憶之色,靈兒,你的女兒,註定是不會平凡啊……

  ……………

  入夜,滿天繁星,星光璀璨。

  星光之下的少女,全身籠罩着一層暖玉般的光芒,比水還要輕柔溫潤,而在氣流流動間,女孩臉上毛孔張開,冒出細如牛毛的黑點,黑點越聚越大,聚集成黑色水珠,順着臉頰滴落下來,頓時一張小臉整個都成了黑色,看不出本來面目。

  不僅僅是少女的臉,就連她全身的毛孔都張開,排出了一個個黑色水珠,將她的衣服都浸染成黑色,到後來,冒出的黑色液體中帶着點血色,再然後只有血,沒有黑色了。

  而這個時候,空氣中除了刺鼻的惡臭味,還飄散着甜腥的血腥味。

  一直到太陽高照,身體才停止了冒出血珠,而少女臉上都是有着一個個血痂,她一抹臉,血痂很輕易地就掉落了,露出少女嬌嫩的肌膚,雖然還有點淡淡的紅點,但是也不算什麼了。

  轟隆!

  她陡然朝着空氣中揮出一拳,兇悍的拳風將空氣都打得啪啪作響,甚至她的拳頭上都有着一個小小氣團,她的身體暴沖而出,包裹着氣團的拳頭狠狠地轟中三米開外一顆巨樹。

  「轟!」頓時,樹身被炸出了一個拳頭大的凹槽,木屑四濺,大樹搖擺,枝葉亂晃。

  「拳力斷木,肉身八重!」秦未央知道,她達到了肉身八重的階段!

  修鍊的起點就是肉身境,肉身境一共有九重。跨過了肉身境就是黃階境。

  「好,繼續努力,爭取在族考前達到肉身九重,為父親爭光!」秦未央左一拳,右一拳轟出,目光如炬,拳風似雷電呼嘯,整個人就像是剛出鞘的絕世寶劍,掩飾不住那絕代無雙的鋒芒!

  「那些看不起我,嘲笑我的的人,等着吧,擦亮你們的眼睛,看看我是怎麼一步步變強的!」

  秦未央少女眼中迸射出近乎於實質性的冷芒,難以想像這竟然是個年僅十歲的女孩!

  「實力——就是證明自己最好的辦法!」

  秦未央想了很多。

  自己達到了肉身八重,在族考小輩中肯定算出類拔萃,不過這還不夠,她要的是第一!

  所以,她就必須要加強自己的實戰能力,使得跨級戰鬥,不在話下!

  幼小時經歷的那一場劇變,使得秦未央的心性早早的成熟了起來。

  少女一拳又一拳彷彿不知疲憊般的對粗壯的大樹轟打過去,哪怕小手劇痛,都紅腫了起來,也死死地忍着。

  用盡一切辦法,高強度的幾乎變態的訓練,只為了讓自己更加強大!

  不知不覺的,年僅十歲的秦未央,開始了蛻變,不僅僅是身體的蛻變,更深層,還是心靈的蛻變成熟。

  ……

  天朗氣清,苦修了兩個月的秦未央推開大門,伸了一個懶腰,呼吸一口新鮮空氣,舒服!

  總是苦修也不好,一張一弛才是王道,早晨出去逛一圈,也算是勞逸結合。

  可她沒有想到,她才踏出幾步,就看到幽靜的林蔭道里,小樹林後面,一男一女正在欺負一個瘦小的小男孩。

  「求求你,將雪參葉還給我吧,我娘還要靠它治病!」

  小男孩哭哭啼啼的說道,蹲在地上,緊緊地抱住那個男的的大腿,聲淚俱下的懇求着。

  「你撞到了本少爺,還指望本少爺將東西還給你?做夢去吧!」衣飾華麗的少年一腳將小男孩踹倒在地上,手裡還拿着一根葉形的植物。

  小男孩被他毫不留情地踹倒後,又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可憐兮兮的抱住少年的大腿,抬起髒兮兮的小臉,一雙水汪汪小鹿般的眼睛緊緊盯着男的手中抓着的植物,小嘴裏不斷地哀求道:「秦風少爺,求你了,將它還給我的,我娘不能沒有它啊!」

  「去你的!你撞倒了本少爺,本少爺沒有讓你來命來換,只是拿一顆破草算不錯的了,你居然還敢跟本少爺啰啰嗦嗦,滾吧!」

  小男孩的手才剛剛觸碰到秦風衣角,又被秦風一腳踹開,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那個女孩一副幸災樂禍樣子,雙手環胸,嘴上還在煽風點火,「秦風少爺,這個秦可怎麼說也是我們族弟,下手還是別那麼狠。」

  秦風冷冷一笑,「呸,一個賤人生的賤種,有什麼資格當我的族弟,他要是有點自知自明就該躲得遠遠地,永遠不要出現在本少爺面前!

  秦風一手揪起了小男孩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另一手抓着葉形植物,惡狠狠地說道:」你要這靈藥去救你那賤人娘親是吧,好,我偏要毀了它!「

  只見他一翻,一簇漂亮的紫火在手心綻放,瞬間就把靈草燒成一堆灰,手一抖,草灰在風中消散。

  小男孩年紀應該是跟秦風差不多大,但是秦風習武之人,身材高挑,而小男孩則是發育的不健康,明明有十二歲,看起來卻像七八歲的身板,在見到他千辛萬苦找來的靈藥被秦風燒沒了後,當即小鹿眼裡就流出了晶瑩的淚水,將那張本就髒兮兮的臉渲染的更臟、更狼狽。

  「秦可,賤人生的賤種,我看你也沒臉活在這世上了,反正你娘沒靈藥也快死了,作為孝子的你,也也應該隨之而去敬敬孝道是吧。」

  秦風漂亮的臉上儘是狠辣,他揪住小男孩領頭的手改為掐住他的脖子,別看他年紀小小的,發起狠來手勁可不是一般的大,小男孩喘不過氣來,臉兒都憋紅了。

  隨着秦風的手勁越來越大,小男孩的掙扎也是越來越無力,兩腿瞪了兩下,臉兒鼓得通紅,瞳孔漸漸渙散。

  再這麼下去他會死的!

  隱藏在樹後的秦未央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

  秦未央模糊記得,那個小男孩名叫秦可,是秦家旁系子弟,據說他是他母親和秦家一位少爺私通生下來的,其實這也沒什麼,因為這放在哪個家族都屢見不鮮、不足為奇。

  但是問題就出秦可的母親勾搭上的剛好是秦風的父親,而秦風父親死的早,生母也是恨極了秦可母親,所以母子同氣連枝的秦風也是逮到機會就要欺負秦可一番,秦可每次不小心遇到他,肯定都是遍體鱗傷的回去。

  秦未央也並非什麼善類,這男孩的確可憐,可這天下可憐人多了去了,她總不可能個個都去救吧!

  只是她跟秦風向來不和,秦風更是要很毒取她性命,她自然不可能放過秦風!

  「放開他——!」她見秦風快要掐死那個小男孩了,箭步上前直衝過去,身子擠入秦風和秦可之間。

  秦風被想到秦未央會忽然出現,着實被驚了一下,手一松,秦可掉落到地上,捂着被掐得青紫的脖子重重地喘息着,他想跑,但是又腿軟的移動不了分毫。

  而一邊的女孩在看到秦未央出現後,臉上有着一分幸災樂禍。

  「哎呀,我以為是誰敢這麼冒犯我們秦風少爺呢?原來是秦未央你這個傻子!傻子,你終於開口說話啦,還以為你不會說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