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盛寵天下:暴虐皇叔的逆天狂妃
盛寵天下:暴虐皇叔的逆天狂妃 連載中

盛寵天下:暴虐皇叔的逆天狂妃

來源:google 作者:葛優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淺歌 葛優躺

她,幽冥殿第一特工,鬼面修羅,穿越成為了相府嫡出卻被打壓成庶出的原嫡小姐他,蒼蘭國啟靈殿殿尊,威懾天下,清冷又孤僻,唯獨對她動了心,夜夜相纏誓不罷休為了逃離男人的魔爪,她進入常人難以進去的武學至尊啟靈殿卻不想,正入他手「我的男人,必須腳踏七彩祥雲,騎着寶馬香車,站在世界最高頂點迎接我」於是,他從無欲無求的掛名皇叔,成為了統一天下的王血色殆盡,他踩着萬千血海來到她身邊,雙手捧起她白嫩的雙腳「我來娶你了……」展開

《盛寵天下:暴虐皇叔的逆天狂妃》章節試讀:

天啟大陸,蒼瀾相府。

剛下過雨,小院子里還瀰漫著潮氣,悶熱的天就像一隻蓄勢待發的猛獸,等着一個契機,吞噬院中的人。

葉淺歌一動不動的躺在木板床上,陣陣疼痛從身上傳來,臉上的痛苦也讓她本能的想伸出手去看看受傷的程度。

手指動了動,卻因為沒有力氣,抬不起來,還扯動了手臂上的傷口,葉淺歌不禁的「嘶」了一聲。

身為幽冥殿排行第一的特工鬼面修羅,媽的,要是被她知道是誰陰了自己,一定要讓那個人吃不了兜着走,那些人加諸在她身上的一定要百倍償還,她可不是好惹的主。

逐漸的從睡夢中清醒,剛剛的感覺太真實了,活生生的把她痛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陌生地方,葉淺歌剛想坐起來,看看自己在哪兒,卻不能動彈。

敢情剛剛的痛感都是真的?她明明完成了任務之後就回家睡覺了,怎麼會在這裡?

剛想強撐着審視一下周圍的環境,外面就有動靜傳來,葉淺歌屏息聆聽,是兩個人的腳步聲。

隨後,有小女孩哭哭啼啼的聲音傳來:「衛嬤嬤,我求求你,幫我家小姐找一個大夫吧,她臉上的傷要是再不醫治,以後的一輩子可就毀了。」

說完,就跪在衛嬤嬤的面前,一下一下的磕着頭,嘴裏還在說著求情的話。

「左右不過是一個廢物,毀了就毀了,反正隨便怎麼樣靖王也是看不上的,就她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能留她一條命已經是靖王開恩了!」

接着就是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響起,衛嬤嬤還一腳踹在了小丫頭的胸口上。

沒有防備,小丫頭就被踹飛了出去。

忍着胸口的痛楚,她繼續說道:「衛嬤嬤你別亂說,小姐她才不是廢物,你是小姐的奶娘,沒有生恩也有養恩,怎麼能這樣侮辱小姐,況且靖王和小姐是有婚約的,這是太后賜婚,她才是名正言順的靖王妃。」

為了救小姐,必須要拿出身份來,但是衛嬤嬤可不聽她的這番說辭,直接回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誰不知道靖王要娶的是大小姐,而不是你的這個廢物小姐,她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靖王,我們大小姐才貌雙全,只等及竿之日就能入住靖王府,成為靖王妃。」

「衛嬤嬤你…」小丫頭話還沒說完便吐出一口鮮血。

「哈哈哈哈,你瞧瞧你們主僕這樣子,當初她還是嫡女的時候,靖王爺也沒有多看她一眼,現在都淪為庶女了,怎麼敢說自己是靖王妃的,恐怕去給靖王爺提鞋子,他也怕髒了自己的鞋子吧。」

衛嬤嬤的一字一句都扎在了小丫頭的心上,當初要不是大小姐她們的設計,小姐怎麼可能會淪為庶女。

「衛嬤嬤,你明明知道小姐是如何失去嫡女之位的,為何還要助紂為虐。」小丫頭用力的說著每一個字,都落在了葉淺歌的耳朵里。

「你說,怎麼會有人這麼蠢,心甘情願的讓出自己的嫡女位置去做庶女呢!就你們這樣,還想找大夫,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就是因為做了這賤人的奶娘,我過了十年的苦日子,現在好不容易跟着大小姐了,可不是你這無權無勢的將死之人可以比的!」

說完,衛嬤嬤離開,離開之前,還踩了小丫頭一腳,「你這野丫頭也趁早換主子吧,跟着我說不定能讓你喝上肉湯!」

「你胡說,我怎麼會像你一樣忘恩負義,小姐雖然貧苦,但哪一次有一點好東西就和我們分享。」小丫頭哭着說道,她現在知道這個衛嬤嬤鐵了心不救小姐,巴不得小姐不存在的。

衛嬤嬤剛離開,葉淺歌的腦袋就開始痛起來,一股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開始在腦海中呈現,還好她精神力足夠強,梳理好記憶,葉淺歌冷呵了一聲。

自己怎麼這麼非酋,睡了一覺就穿越了,還是穿到了一個因為無腦花痴膽小怯懦被毀容的相府庶出小姐身上。

想她可是幽冥殿排行第一的特工鬼面修羅,現在這半死不活的身體全是原主自己做出來的,葉淺歌就氣的想吐血,至少得給她穿一個條件好點的吧!

回想起之前種種,讓她想把原主給塞回娘胎重造,怎麼會有這麼缺心眼兒的人,還好好的活了十多年?

整理思緒的時候,她也把這個世界的情況大致了解清楚了,天啟大陸有五個國家,分別是蒼瀾國,凌星國,辰鐸國,御錦國,北月國。

五個國家以並列相連,形成一個五星的形狀,大陸**有一座山,名為啟靈山,是所有武者都嚮往的地方。

啟靈山因為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凝聚了天啟大陸最精純的靈氣,山脈一座連着一座形成圓圈,使靈氣不易消散,是武者修鍊的絕佳聖地。

山裡還有大陸上最著名的武學至尊啟靈殿,是習武之人都嚮往進入的地方,然而,能夠進去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現在葉淺歌所處的地方就是蒼瀾國,是蒼瀾國相府的庶出小姐,父親是當朝宰相葉華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母親是被老太爺收養回來的孤女凌氏,身份不明,後來被許配給了自己的兒子,也就是葉淺歌的父親。

母親沒有背景,成婚後又一直無所出,讓本來就不喜歡她的老太太欺壓,以這個名義把自己的侄女納進葉家,也就是葉淺歌的後媽秦氏。

然而秦氏進門雖是懷了身孕,卻生了一個女兒,凌氏恰巧在這個時候也懷孕了,卻被秦氏記恨,生怕她生下兒子,把她給折磨的早產了。

母親生下她之後,因為也是個女兒,得不到照顧,身體每況愈下,害怕自己走後葉淺歌也會沒命,拿出當年老太爺給自己的信物在太后那裡給她謀了個婚事,這才護住她。

得知這件事的葉華宇母子,在暴怒之下毒打還未出月子的凌氏,最後,母親用她的命換了女兒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