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閃婚蜜愛:薄少的心尖寵兒
閃婚蜜愛:薄少的心尖寵兒 連載中

閃婚蜜愛:薄少的心尖寵兒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江慎行 穿越重生 顧寧煙

婚禮上,丈夫嫌棄她是殘廢,扔掉戒指逃婚她轉身笑問誰願意娶她,嚇得人人噤聲,直到他站起來,「我願意」薄御宸,神秘的商業帝王,權利、金錢是他的掌中玩物蘇初夏,坐輪椅殘疾的慕家私生女,名聲狼藉「薄先生,為什麼娶我?」「想要你」「可我不能走路」「那我寵你」「如果我很壞,不值得你寵怎麼辦?」「嗯?沒關係,我鬼迷心竅愛你......」――婚後片段來一個――某日,蘇初夏回家不高興:「薄先生,有人說我抱你大腿上位,你怎麼想?」薄御宸:「薄太太,以後生對雙胞胎,沒人敢再說你一句」展開

《閃婚蜜愛:薄少的心尖寵兒》章節試讀:

第1章啊!」
寧煙是被人從衣櫃里硬拽出來的,手上還捧着蛋糕,打算給男神過生日。
巨大的蠻力,令她整個人身形不穩,狠狠摔在地上。
我的蛋糕!」
寧煙顧不上叫疼,抬頭一看。
手中的精美的蛋糕,居然變成了一疊宮廷糕點?
這是怎麼回事?
還沒等寧煙反應過來,右耳便被人擰着從地上拽起來:顧寧煙!
我說過幾次?
不准你去廚房偷東西吃,你聽不懂是不是?」
劇痛讓寧煙逼出了淚水,她剛想大叫不是我,大媽你認錯人了。
便聽到一個似朝露晨曦般好聽的聲音道:娘,煙兒喜歡吃,就讓她吃,你別這麼凶。」
男人一邊說,一邊快步過來搶救下被擰住耳朵的顧寧煙。
見她耳朵都被掐紅了,有些心疼:快給相公說說,耳朵疼不疼?」
相公?
你是誰相......」顧寧煙心中的怒氣和怨氣齊齊迸發,一抬頭,口中的髒話被生生憋了回去:男神?
!」
瞠目結舌看着古裝扮相的男神,劍眉星目,柔順的長髮又黑又亮,用一頂精緻的白玉冠束了起來,更增添了幾分儒雅的氣質。
此刻,一貫高冷的他,居然滿面溫柔擔心着自己!
寧煙倒追男神多年,當場就花痴了:沒、沒事,我不疼!」
話音剛落,她渾身一個激靈,腦子平白多出一段兒記憶,衝擊得她頓時頭暈腦脹。
你就慣着她吧!
早晚有點得闖出禍來!
吾兒啊,你那麼精明一個人,為什麼偏偏就看上個傻子?」
霍氏頭疼無比,江家跟顧家的確有婚約,但江家都快家破人亡了,他們家悔婚又有什麼不對?
江慎行柔柔一笑,替顧寧煙擦掉她嘴角偷吃糕點留下的碎屑:娘,寧煙不是傻子,她只是有些遲鈍。」
江慎行知道,顧寧煙不喜歡別人說她傻,這幅維護她的模樣,看得霍氏心中來氣。
畢竟是自己肚皮頭掉出來的一塊肉,不聽自己的話,還一直胳膊肘往外拐,霍氏看顧寧煙更不順眼了。
打定主意,等慎行去學堂了,要好好教訓一下顧寧煙。
送走了霍氏,寧煙還一臉獃滯站在原地。
江慎行以為她被娘嚇到了,連忙將她牽到桌邊,關切問道:有沒有傷到哪裡?」
此時,寧煙,哦不!
應該是家道中落的顧家大小姐顧寧煙,已經消化了腦海中多出來的記憶。
她以一種詭異的視線,盯着江慎行那張臉。
在現代,寧煙倒追江慎行七年,沒想到穿越回古代居然一躍成為男神剛過門的傻媳婦兒!
媽呀,這可比中**難多了!
自覺被餡兒餅砸中頭的寧煙簡直想仰天長笑,嘴巴都咧道了耳根。
連忙伸出手,讓江慎行看自己手上的傷口:相公,疼,要相公吹吹!」
這要被寧煙那幫狐朋狗友看到,非嚇掉下巴。
她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女漢子,當初公寓停電,一個人扛着冰箱上了十六樓,嚇得她為數不多的幾個追求者當即退縮了。
誰能想到,一向流血不流淚的寧煙,居然能這麼肉麻的撒嬌?
江慎行低頭一看,寧煙肉乎乎的白嫩爪子上,蹭破了一塊皮。
不禁輕皺眉頭,喚小廝拿來藥箱,親自給她處理傷口。
整個過程,寧煙臉都快笑抽了!
能這麼近距離跟自己喜歡的人接觸,真是太爽了!
江慎行瞧着她樂呵呵的臉,忍不住唇角也勾起一抹微笑,輕輕颳了刮她的鼻子:都受傷了,還笑?」
寧煙摸了摸被刮癢的鼻子,笑嘻嘻道:相公好看,看着相公我高興。」
江慎行聽了心裏舒服,面兒上故作嚴肅:你以為誇我兩句,我就不生你氣了?
跟你說過,我不在的時候要乖乖的,為什麼又惹娘生氣?」
不提這個還好,提起這個寧煙就後悔剛剛沒懟那老妖婆幾句。
原主傻,受了委屈只知道哭鬧,寧煙可不傻。
告狀的時候,嘴皮子可利索了,嘟起嘴脆生生道:娘欺負我,不讓我吃飯。
我肚子餓了,才去廚房偷東西吃!」
霍氏陽奉陰違對顧寧煙,江慎行不是不知道。
一個是自己媳婦兒,一個是自己娘。
他不能在媳婦兒面前幫着說娘壞話,不過他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
每個月江慎行都要去青雲書院讀書,只能回來住八天,根本護不住寧煙。
但如果他把寧煙帶在身邊,娘就不能欺負她了。
摸了摸顧寧煙的頭,江慎行溫柔問道:寧煙,你想不想跟我去上學?」
江慎行一說,顧寧煙秒懂:想,我不想跟相公分開!
可是娘會答應嗎?」
男神哪裡是想讓她去上學?
這是要保護她啊!
只要煙兒想去,剩下的交給相公解決。」
江慎行很滿意顧寧煙的回答,至於霍氏,她肯定不會同意。
但江慎行的決定,沒有人能改變。
就像當初他當初決定娶顧寧煙,全家人沒有一個人站在他這邊,顧寧煙卻依然進了江家的門。
這次亦是一樣,霍氏鬧了兩天絕食,還是沒阻止江慎行帶顧寧煙去上學。
大夏王朝是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近年來雖然推出了女子可摻科舉制度,但每個學院對女學子的招收名額有限。
青雲書院今年的名額已經招滿,顧寧煙想去上學,只有女扮男裝。
娘,就送到這兒吧。」
兒子一個月才回來一次,霍氏不舍極了。
但這次送行,除了不舍外,她還十分不滿。
瞪了一眼男子裝扮的顧寧煙,霍氏只恨她在家時,沒多收拾她兩頓,陰陽怪氣叮囑道:顧寧煙,去了那邊別給我家慎行添麻煩,聽到沒?」
娘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相公的!」
終於不用看這老妖婆臉色了,顧寧煙嘴角快咧上天了。
霍氏就是看不慣她這幅輕狂樣,偏偏自家兒子又護着她:你能照顧好自己就行了,我兒有寶來照顧!」
寶來是江慎行的小廝。
顧寧煙假裝沒聽到,跟在江慎行屁股後頭上了馬車。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閃婚蜜愛:薄少的心尖寵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