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連載中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來源:google 作者:長安莫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南梔 霍祁年

父母在活着的時候虞南梔是被嬌生慣養的千金,可是五天前的那場車禍,讓她變成了人人踐展開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章節試讀:

霍祁年低醇的嗓音里染着似笑非笑,過於壓迫的氣場讓貴賓房內的人不敢出聲。
他們得罪不起陸城,更不敢招惹霍祁年。
陸城的臉色越來越慘白,手骨錯位傳來的痛感十分清晰。
他見霍祁年抬步朝自己走了過來,嘶啞怒吼着,「你再敢動我一下,我保證明日你在港城消失!」
「為女人打架鬥毆這樣**份的事情,也只有陸公子幹得出。」
男人居高臨下地看着陸城,溫淡的俊臉透出淺淺的不屑。
虞南梔站在他的身後,聽着他的話,腦海中閃過幾個他護在自己身前打鬥的身影,一時間有些恍惚。
很久很久以前,這個男人可是沒少為了她打架。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不再跟人動手的?
虞南梔忽然想不起來了。
哐當一聲,手機扔在了陸城的腳跟前。
「陸副局的電話,陸公子你不接一下么?」
陸城臉色大變,顫顫巍巍的在霍祁年的面前蹲下,撿起了那部正在震動的手機。
也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陸城面色難堪的應了幾聲後,抬頭看向霍祁年,咬牙道,「對不起,霍總。」
霍祁年眉目不動,淡漠地問,「你得罪的是我嗎?」
是得罪的他么!
剛才受欺負的可是虞南梔。
可真深究起來,其實虞大小姐只不過是受了點驚嚇,半點虧都沒吃。
倒是陸城,又是被她兩番潑酒,又是被她甩了一巴掌的。
究竟誰才是被欺負的那一個!
被紅酒淋濕的衣服隱隱散發著酒氣,陸城的側臉也還疼着。
想起這些事,他更覺得不甘心了。
可老頭子在電話那頭說了,「不讓霍總消氣的話,今晚就送你去無人島!」
那地方可不是人能待得!
「對不起虞小姐,剛才我喝多了酒,有些神志不清。」
陸城沉了沉臉色,向虞南梔道歉。
可他一抬眼,就瞧見躲在霍祁年身後的那小姑娘正得意的對着他挑眉。
見霍祁年低頭側目去看她,虞南梔那囂張的神情一下子就變得可憐巴巴,眼眶還紅了一圈。
只見她抬起自己的手腕,伸到了男人的眼前,聲音無比哽咽。
「我這裡被他捏紅了一圈,好疼……」 得罪虞南梔的人,怎麼可能簡簡單單一句道歉就這麼放過了他。
小姑娘不是個記仇的人,她一般有仇當場就報了。
陸城敢怒不敢言,在霍祁年陰沉沉的視線再次看向自己的時候,不得不低頭,再次道歉補救。
「只要虞大小姐解氣,我做什麼都可以。」
虞南梔卻是雙手抱緊了霍祁年的手臂,膽怯怯地覷了他一眼,又道,「陸家勢力那麼大,陸公子又是個記仇的,我這個落魄千金怎麼敢拿他怎麼樣。」
她輕輕晃了晃霍祁年的西裝袖口後,臉蛋貼在了他的手臂上。
「再說了,你又不是我什麼人,總不可能處處都護着我。」
「……」 霍祁年聽沒聽出這小姑娘的意思不知道,但是陸城聽出來了。
虞家出事後,霍祁年對這位虞小姐的態度決定了她會不會成為第二個沈安暖。
虞南梔今晚就是借他來告訴大家,她依舊不是誰都能惹得起的。
難怪!
剛才這虞大小姐一個勁的激怒自己。
踏馬的!
他被虞南梔當做棋子使了!
陸城想明白了,看向虞南梔的眼神瞬間又兇狠了起來。
小姑娘順勢又往霍祁年身後躲了去,聲音嗚咽。
「你看,他當著你的面還敢瞪我,你不在我身邊的話,他一定會找我麻煩的,我好害怕……」 霍祁年輕拍着她的後背,出聲安撫。
「放心,他不可能再待在港城了。」
陸副局的那通電話一直沒有掛斷,這裡的動靜電話那頭聽得一清二楚。
虞南梔聽着這句話,垂眸斂住驚訝。
她知道這些年霍祁年在商界是如何的翻雲覆雨,但沒有想到就連陸副局也會忌憚他。
霍祁年護着她出了包廂的門,搭在她腰間的手隨即撤開,也帶走了溫度。
虞南梔心底溢出冷嘲。
這個人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卻又處處克制疏離,冷眼旁觀看着她難過,但不為所動…… 走回廳內的時候,虞南梔放緩腳步,在賓客里找着沈安暖。
霍祁年走在前頭,被幾個舉着酒杯的老總圍起來恭維了幾句,也不見小姑娘跟上來,抬眸朝她望了過去。
見她左顧右盼的在找着什麼人,眉心一沉,大步走了過去,把她拉到身邊。
「都自顧不暇了,還想着救別人?」
小姑娘後頸纖細,足夠被他一手拿捏住。
霍祁年算不上是個容易動怒的人,尤其是對着虞南梔的時候,他的耐心都超乎想像的好,但今晚不知怎麼了,已經是第二次衝著她沒有好臉色了。
「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沈安暖騙了你,沒有來找我救場,你要怎麼辦?」
現在外面的人是怎麼傳這位虞家大小姐的?
傲慢又狡詐。
呵 在他看來,她依舊和以前那樣單純好騙。
別人隨隨便便說一句話,她都能信。
虞南梔眨了眨眼睛,她沒有想到霍祁年居然會因為這個生氣。
怕不是擔心她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沒辦法向她哥哥交代吧。
這個念頭竄入腦中,她心頭一堵。
假好心!
「你放心,我遠比你想像中更會保護自己。」
就算沈安暖出賣了她,也會有人去通知霍祁年的。
她一入場,就塞了錢給服務生。
就算服務生也沒有幫她,時間一到,徐管家沒有收到她代表安全的短訊,也會打電話通知霍祁年。
怎麼可能會沒有人通知他呢!
虞南梔甩開他捏着自己後頸的手,正要去找沈安暖,就見一道黑色禮服在轉角處閃過,緊跟着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緊跟其後。
她還沒跟上,手就被霍祁年抓住。
男人淡漠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比你聰明,知道找可靠的靠山。」
「……」 虞南梔心裏頭有些不服。
霍祁年分明就是在暗諷她不聽話。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