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阮清顏
阮清顏 連載中

阮清顏

來源:外網 作者:這一世換我寵你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這一世換我寵你

《阮清顏傅景梟》阮清顏傅景梟小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由本站為大家帶來,這是作者「一剪月」原創的一部精彩小說,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傅景梟以進攻的姿態,將女孩逼至浴缸的一角,「顏顏,你真的很不乖……不乖到我想砍斷你的手腳將你鎖在身邊,藏起來,就再也不會被別人給傷害了……」展開

《阮清顏》章節試讀:

[] 阮清顏仰起臉蛋,便看到那張俊美無儔的臉,正心心念念着的男人出現在自己面前,眉眼間儘是慌亂與焦急地神情。 傅景梟旋即雙手捧起她的臉蛋,緊張地上下打量着,「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怎麼會進手術室?哪裡受傷了?」 阮清顏:「……」 她的紅唇微微張了一下。 還以為,男人見到她安然無恙就會放心,結果沒想到這傢伙遇到這種事竟然這麼憨…… 「我沒……做手術,不是,我做了,是我給別人做的。」阮清顏連忙跟他解釋。 而聽到真相的傅景梟,驀地愣住。 他似乎還有些不太相信似的,仍舊反覆打量着眼前的女孩,仔仔細細地檢查了遍。 若非場合不太合適,他恨不得把她的衣服給扒光,再深入地檢查一些細節! 「給……別人?」傅景梟神情複雜。 他仔細回想着那個護士跟他說的話,她說她在做手術,事發突然,還沒來得及跟他說。 除了他首先理解到的意思外…… 確實,還有阮清顏所說的這種理解。 女孩沒忍住輕笑出聲,「如果躺在手術台上的我,現在怎麼可能好好地站在這裡?」 阮清顏撥弄了了下身上的白大褂,「吶,你看嘛,我是醫生不是病人。」 傅景梟僵住的神情沒有絲毫緩和。 而造成罪魁禍首的護士,尷尬地站在旁邊支吾道,「啊,抱歉梟爺……我實在沒想到您竟然會理解成了這個意思。」 怪不得看他那麼著急,風似的趕過來。 「沒事。」阮清顏輕輕地彎了下唇,對於這樣的傅景梟他已經習慣了。 她雙手揣進白大褂的兜里,「這事怪我,我該上手術台之前先跟你打聲招呼的,害你在研究院門口白等我那麼久。」 接不到她,又打不通電話,自然擔心。 「不怪你。」傅景梟再次將她摟進懷裡。 他手臂緩緩地收緊,大掌輕輕扣在她的後腦,下巴抵着她的發頂摩挲兩下,嗓音是心有餘悸的低啞,「你沒事就好。」 趕來的路上他想了無數種可能性…… 一邊不受控制地想,一邊卻又想逼迫自己將所有不好的結果全部拋諸腦後! 他真的生怕躺在手術台上的是她。 而就在兩人緊緊相擁時,幾道倉促的腳步聲旋即響了起來,「顏顏!小妹!」 焦急的喊聲伴着腳步從不遠處傳來。 阮清顏立刻從傅景梟的懷裡鑽了出來,抬眸便見蘇家和傅家的人,幾乎前後腳全部都趕了過來,每個人都是滿臉焦急。 阮清顏:「……」 她抬眸看着傅景梟,眨了眨眼。 男人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神情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自在,「我……以為你出事,就通知了阿墨,沒想到……」 他竟然驚動了整個蘇家和傅家。 蘇北墨箭步流星地趕了過來,做了跟傅景梟幾乎一樣的事,握着她的手腕給她轉了幾個圈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檢查。 且是如出一轍的提問,「傷哪兒了?」 阮清顏:「……」 她再次露出無奈地表情,「不是我,我好得很,是這邊有個嬰兒需要醫生做開顱手術,我趕得比較急沒來得及通知,沒想到陰差陽錯被各位給誤會了。」 「嚶嚶嚶……」黎落旋即抹着眼淚衝過來。 她路上已經哭紅了眼,雙眼看起來像只小白兔一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蘇紹謙升上來的血壓也逐漸降了下去。 其他人看到阮清顏沒事,也放下心來。 溫歆連忙道,「那怎麼能沒事呢!做手術多累啊!快安排一張床休息一下!」 阮清顏:「……」 她抬手輕輕揉摁着自己的太陽穴。 旁邊的小護士立馬就要去準備,還是她連忙伸手拉住她,「不用,我沒事,才兩個小時而已,我又不是什麼泥娃娃。」 她現在已經算不上是瓷娃娃了。 瓷娃娃至少,還要受外力碰撞才會容易碎掉,而她現在在大家眼裡簡直就是泥娃娃,不小心碰到一點水都會沒的那種! 「真的?」傅成修不確信地看着她。 阮清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哎呀真的真的,我好餓,你們還要站在這裡聊天嗎?去吃飯吧好不好我還沒吃東西……」 「好好好吃飯!」黎落連忙擦乾眼淚。 她嬌嗔地捶了身邊的丈夫一拳,蘇天麟無緣無故就被猛捶一拳胸口。 「咳……」他氣差點沒順上來咳了聲。 黎落立馬意識到自己的力道有點重,她揪了揪自己的衣角,「那個……找飯店!」 但她僅僅只慫了兩秒,然後便瞪大眼睛盯着蘇天麟,河東獅吼,「快點找!」 蘇天麟:「……」 他看向妻子的神情里滿眼都是無奈。 只能一邊揉着被捶的胸口,一邊拿出手機找附近的餐廳,「顏顏想吃什麼?」 「都行都行。」阮清顏連忙敷衍道。 她其實剛做完手術也不是很想吃東西,只是單純為了轉移話題,免得他們又拉着自己問東問西,擔心這個擔心那個。 於是蘇天麟便按照老婆女兒平時的口味,自己做主在附近挑了一家賓館。 臨走前,阮清顏還去了趟腦外科主任辦公室,將那個嬰兒的術後注意事項強調了一遍。 「沒想到站出來做手術的竟然是蘇小姐,不,應該稱你為蘇醫生。」主任看向阮清顏的神情里除了崇拜還是崇拜。 他之前只對星月神院考核一事有所耳聞,知道她模擬實操不錯,卻沒料到面對真實的手術,竟也有如此技術和臨床經驗。 「應該的。」阮清顏點了下頭,「這是我的電話,剛做完手術今晚比較難熬,寶寶如果今晚有狀況的話隨時聯繫,我會保證24小時開機,沒有特殊情況我過兩天再來。」 她說著便將寫下電話的紙條推給主任。 主任接過後連連點頭,「好,那這場手術酬勞的事情……」 他其實有點擔心這方面的問題,這場手術費用極高,況且這位又是蘇氏家族千金,對金錢的概念更要比他們高很多。 可那個嬰兒的情況還有些特殊…… 「再說。」阮清顏輕挑了下唇角,然後便脫掉白大褂瀟洒地轉身離開。 …… 烏龍過後,蘇家和傅家也是難得坐下來一起吃飯,恰也是臨近婚禮的時候。 阮清顏最近沒什麼事,黎落強調婚禮當天很累,尤其是新娘一定要充分休息,以保證皮膚狀態美美地去參加婚禮! 因此她被摁着在床上睡了幾天。 大概是實在睡得太多,這天阮清顏起得格外早,倒是把身旁的傅景梟擾醒了。 「嗯?」男人的嗓音還有剛醒的低啞。 他伸出手臂攬住女孩的腰,將她摟進自己懷裡,「怎麼醒這麼早?再睡會兒。」 傅景梟的生物鐘向來都比較准。 即便阮清顏懷孕後總睡懶覺,也沒有把他帶壞,他還沒睡醒的狀態必然是早的。 「睡不着了。」阮清顏輕撅了下唇瓣。 她窩在傅景梟的懷裡,「最近睡太多了,我想今天去醫院看看做手術的那個寶寶。」 聞言,傅景梟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他旋即睜開眼睛,那雙墨色的瞳看不出絲毫剛醒的睏倦,「今天?去醫院?」 「嗯啊。」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仔細思索着自己的安排,「今天有什麼特殊行程嗎?我記得沒有啊。」 傅景梟唇瓣緊抿,沉吟片刻後才道,「那你還記得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婚禮啊。」阮清顏輕眨着眼眸。 那雙精緻的眼睛清澈且無辜,「婚禮前一天還有什麼事嗎?不能去醫院嗎?」 傅景梟:「……」 哪有新娘婚禮前一天還要去工作的。 他只覺得自己額角突突地跳,突然從睡眠中醒來的頭痛,和被她氣得頭痛的感覺,一起襲來,他抬手摁了摁自己的額角。 「你……明天結婚。」傅景梟提醒道。 他眸色深沉地看着眼前的女孩,「你,作為新娘,明天,跟我結婚。」 阮清顏:「……」她知道啊。 傅景梟感覺自己恐怕無法跟她說通,於是只能輕嘆一口氣,自我安慰,「算了。」 他就不能指望這個小東西有良心。 況且,也確實不奢望她能拋棄病人,明天婚禮時別接到急診電話就很不錯了…… 他以他男人的尊嚴擔保! 若是婚禮上讓她接到緊急手術的電話,她會當場拎起婚紗就往醫院跑。 婚禮可以改天辦,手術絕對不可能。 「我陪你去。」傅景梟只能無奈妥協道。 阮清顏隨即摟住他的脖頸,湊近啄了下他的唇瓣,「就知道梟梟寶貝最疼我!」 她也不是故意要挑婚禮前一天去的。 只是早晨醒了無聊玩手機,收到腦外科主任發來的消息,說是那個寶寶凌晨醒了。 畢竟是從她手裡救下來的孩子…… 而且,還只是個五月大的嬰兒。 阮清顏實在不忍心把他丟在醫院不管,即便鳳都醫院醫療水平發達,有醫生和護士看護着他,她也想親自去確認一下。 於是兩人起床後便前往鳳都醫院。 蘇家人同樣詫異,沒想到這對新人婚禮前一天往外跑,而且還是為了工作…… 腦外科主任更沒想到阮清顏會來! 「蘇醫生?」他詫異地看向女孩,又打量了眼站在她身邊西裝革履的男人,「你們不是明天辦婚禮嗎?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她。」阮清顏看向病房的方向。 腦外科主任神情明顯有些恍惚,這倆人大婚的日子全網皆知,沸沸揚揚,本只是給她報嬰兒平安,卻沒想到把她招來了…… 他愣着點了點頭,「那、那行吧,小傢伙還在icu,只不過……」 「怎麼?」阮清顏眉梢輕蹙了下。 腦外科主任搖了下頭,「唉,您先去看看吧,看了就知道了。」 阮清顏下意識以為是嬰兒情況不好。 於是直接把傅景梟丟下,腳步生風一般向icu病房走去,完全忘了他這號人。 傅景梟:「……」 他又抬手摁了摁自己生疼的額角,然後抬步跟了上去,「你慢點走。」 阮清顏快步趕到病房門口,卻沒想到走廊上有個小男孩坐在地上抱着腿在哭。 抬頭看了眼病房號,是她救的那個小傢伙的病房,而眼前的這個五歲大的小男孩,跟小嬰兒的眉眼還有幾分相似…… 阮清顏停住腳步,低眸望着他。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正在哭泣的小男孩抬起頭,一雙水汪汪的眼睛裏含着淚花,委屈巴巴地看着阮清顏。 「姐姐很、很漂亮。」他吸着鼻子,「醫生叔叔跟我說,救我妹妹的那個醫生,就是個漂亮的女醫生……天使姐姐,是你嗎?」 阮清顏立刻便理清了兩人的關係。 她隨後便蹲下身來,攬過小男孩的腰將他摟入懷裡,「是我,那你能不能跟姐姐說,為什麼要坐在這裡哭啊?」 聞言,那小男孩瞬間又委屈了起來。 晶瑩剔透的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然後直接悶頭埋進阮清顏懷裡,「哇――」 傅景梟剛來就看到別的異性對自己明天即將要娶的老婆投!懷!送!抱! 「嗚哇――妹妹、妹妹她……」 小男孩哭得好傷心,「我、我不是一個好哥哥,我救不了妹妹嗚哇哇。」 阮清顏一邊哄,一邊手足無措。 她還不怎麼有哄小孩的經驗,於是抬頭看向傅景梟,男人冷哼一聲扭頭,一副不打算管的模樣,兀自生起了悶氣。 阮清顏無奈只能自己哄,「乖,不哭啊。」 給小傢伙擦眼淚時動作還別彆扭扭,實在是這麼軟糯的、小丁點的人在自己懷裡,她確實不知道該怎麼應付才好。 「聽姐姐說,你妹妹沒事的,姐姐已經把她救回來了,她會好起來的。」 「可是……我沒有錢……嗚嗚我交不了那個、那個醫……什麼費。」男孩抽噎。 阮清顏蹙眉,她隨即意識到事情跟她想的不太一樣,「你們爸爸媽媽呢。」 小男孩低着頭,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他哭紅了鼻子沒說話,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淚,委屈得想哭又不想在醫生面前丟人。 阮清顏大概明白了這是什麼狀況。 那個嬰兒確實情況比較複雜,而且還有先天性疾病,醫治起來要花費不少的錢。 小男孩的衣着很普通,小臉髒兮兮的,人很瘦小,看起來家庭情況應該一般,那個女嬰估計是被家裡給遺棄了…… 「別擔心。」阮清顏揉了揉他的腦袋。 她捧起小男孩的臉,「姐姐給你想辦法,我們一定救妹妹,好不好?」 傅景梟斜眸朝她這裡睨了一眼。 目光落在她的手上,還捧別人的小臉蛋,他隨即發出了點動靜昭示存在感,「哼!」 還故意朝阮清顏那邊哼得很大聲。 阮清顏:「……」 她轉眸瞥了瞥傅景梟,「你哼個屁,去樓下買點吃的,買小孩子愛吃的那種。」 傅景梟:「……」 面對這個女人,生氣果然是無用的。 他立刻收起不悅地情緒,還是選擇了縱容和妥協,「這就去。」

《阮清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