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球喪屍:覺醒
全球喪屍:覺醒 連載中

全球喪屍: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蕭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夫長 奇幻玄幻 蕭恪

末日來臨,喪屍橫行,秩序崩壞,道德淪喪在死亡邊緣掙扎的難民蕭恪,飢餓寒冷之際,扒下一套屍體上的戰服穿起,從而被誤會是一名帝國戰士從此,帝國少了一個卑賤的難民,多了一名從最底層戰士崛起的戰神展開

《全球喪屍:覺醒》章節試讀:

秦冰跟蕭恪一行在酒館吃晚飯之後,然後由老胡帶路,前往老胡給他們安排的臨時營地,銀杏鎮第二富有人家周家的大宅院。

自從黑鯊軍團在前線戰敗,喪屍狂潮即將席捲整個南部行省,銀杏鎮也首當其衝的時候,銀杏鎮上有點錢的人家,都托兒帶口逃離了,自然也包括銀杏鎮最有錢的幾戶人家。

但為什麼安排秦冰他們一行到帝國第二富有人家周家遺棄的宅院去住,而不安排去銀杏鎮首富葉家遺棄的宅院住?

原因也很簡單,狼群僱傭兵們,已經先一步住進了銀杏鎮首富葉家遺棄的宅院。

老胡本來有點擔心秦冰會對此安排不滿,甚至要求他去逼迫狼群僱傭兵們,把葉家宅院騰出來給她這支帝國部隊來住。

但是讓老胡沒有想到的是,秦冰似乎沒有在意這些,沒有說什麼,就帶着手下戰士,跟着他前往周家宅院。

不過,路上又發生了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路邊一塊門板上,躺着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孩屍體,屍體上各種傷痕,明顯是被人糟蹋**至死。旁邊跪着個老婦,正哭得昏天暗地。

秦冰跟蕭恪開始的時候還沒有注意看,畢竟末日時代,在這種貧民區,死人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但是秦冰跟蕭恪看了兩眼屍體跟嚎哭的老婦,正要離開的時候,蕭恪身邊的段蒼龍忽然驚呼: ”是她,隊長,竟然是在酒館中你給了一塊鹵牛肉的那小女乞丐! ”

什麼?!

不但秦冰皺眉了,蕭恪更是滿臉震驚,眼神中布滿了不敢置信,他立即詢問那嚎哭的老婦: ”這怎麼回事,在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前,她還是活得好好的! ”

那嚎哭的老婦好不容易止住哭聲,抬頭見到蕭恪他們這隊制服鮮明的帝國戰士,瞬間就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立即就朝着蕭恪他們一行跪下: ”嗚,帝國戰士大老爺們們,你們可要給我女兒做主啊,她死得好慘啊…… ”

在這老婦一邊嚎哭一邊控訴聲中,秦冰跟蕭恪一行終於知道了怎麼回事。

原來,就在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前,這個小女乞丐,被野狼幾個僱傭兵強行擄走,折騰了大半個小時,這小女乞丐已經變成了一具被糟蹋至死的屍體。

蕭恪聽得滿腔怒火,他回想起來了,當時他鹵牛肉給小女乞丐的時候,野狼那傢伙看在眼底。野狼一群僱傭兵不服從秦冰的徵召,還對秦冰出言不遜的時候,蕭恪當時就怒砸桌面。蕭恪現在還記得,野狼臨走的時候,看他的那惡毒眼神。

野狼因為怨恨自己,所以拿小女乞丐發泄出氣?

咔嚓!

蕭恪已經反手拔出軍刀,臉色鐵青: ”我要去殺了野狼這群雜碎! ”

段蒼龍等人連忙攔住蕭恪: ”隊長,不要衝動,狼群僱傭兵的人數雖然沒有我們人多,但他們也有二十多號人。他們雖然是私人武裝,但是他們保護藥販,藥販這行業很賺錢,所以能夠開出很高的傭金請僱傭兵。狼群這支僱傭兵,他們的裝備很精良,甚至比我們現在的裝備還要好。如果現在去跟他們廝殺,就算我們打贏了,也是慘勝。到時候,我們兄弟死剩無幾,那我們還怎麼執行抵抗喪屍,守衛銀杏鎮的任務? ”

蕭恪怒道: ”不殺他們,難平我心頭憤怒,都給我滾開,不要攔着我。 ”

段蒼龍一幫手下,還沒有讓開,身為這裡最高指揮官的千夫長秦冰,就已經冷喝道: ”放肆,忘記了你是一名帝國戰士了嗎?忘記了帝國戰士的天責是聽從命令了嗎?我沒有讓你們行動,誰敢擅自行動? ”

蕭恪錯愕的望向秦冰,看來秦冰的看法也跟段蒼龍他們一樣,要以大局為重,不可以跟狼群僱傭兵們發出戰鬥。

蕭恪感覺滿腔怒火找不到地方發泄,低着頭,握緊拳頭。

秦冰看了蕭恪一眼,冷冷的吩咐: ”繼續前往周家宅院紮營落腳,任何人不得私自行動,否則軍法處置。 ”

說完,她轉身就對胡本南說: ”老胡,帶路。 ”

胡本南這段時間跟狼群僱傭兵們關係還挺不錯的,雖然狼群僱傭兵們行徑野蠻,無法無天,還禍害這裡的居民。但是胡本南覺得,這裡的居民本來就是賤民,死幾個有什麼了不起的。反倒是這裡防禦力薄弱,有狼群這群僱傭兵在,關鍵時刻,還可以抵擋一下外敵或者喪屍侵入。

另外,胡本南還跟野狼喝過幾次酒,所以他是擔心秦冰這支帝國戰士隊伍,跟野狼這支僱傭兵隊伍,互相打起來的。

現在看到秦冰似乎以大局為重,似乎不願意跟狼群僱傭兵戰鬥,他就鬆了口氣,連忙跟兩個手下在前面帶路,沒多久就已經帶着秦冰一行來到周家遺棄宅院。

這宅院很大,房間就有幾十間,足夠秦冰他們這支隊伍再次駐紮了。

胡本南安排秦冰他們駐紮下來之後,又派人送來了一批糧食,然後才告退離開。

此時,已經是夜幕降臨時分。

秦冰見到蕭恪自從見到那個小女乞丐死了之後,臉色一直就非常陰沉,而且也一直都再沒有說過話。

她這會兒不動聲色的對蕭恪說: ”十夫長蕭恪,你跟我來一趟。 ”

正在跟段蒼龍他們打掃衛生,收拾這個臨時營地的蕭恪,抬頭看了一眼秦冰,他意識到秦冰應該是找他去做思想工作,放下手中的打掃工具,抬手敬了個軍禮: ”是,長官。 ”

說完,蕭恪就跟着秦冰一瘸一拐的離開。

不得不說的是,秦冰給他使用的那支 ”天使之吻 ”軍用治療恢復藥劑,效果確實很神奇,僅僅一天時間,蕭恪發現自己斷骨的左腳,竟然在癒合了,雖然還沒有徹底癒合,但這種神乎其神的癒合速度,讓蕭恪極為震驚。

怪不得戰士們常說,使用天使之吻恢復藥劑,傷口就給被天使親吻過一樣,立即就癒合。

可惜的是這種軍用恢復藥劑造價昂貴,不然的話,普及開來,那戰士戰死的情況,將要大幅下降。

蕭恪跟着秦冰來到秦冰住的單獨院落,這小院落只有兩間房,現在都是秦冰的,一間是秦冰的卧室,另外一間被秦冰改為她的臨時辦公室。

來到單獨小院落,秦冰就在小院子中停下,然後她詢問蕭恪: ”你很想殺了野狼那些僱傭兵? ”

蕭恪悶聲悶氣的說: ”但是長官你不允許。 ”

秦冰挑了挑眉頭說: ”不是我不允許,而是你做不到,如果是在戰場廝殺,你連段蒼龍都打不過,又憑什麼打得過戰鬥經驗豐富的僱傭兵們? ”

蕭恪聞言語塞,不過他也有點不服氣,沒有試過的事情,他從不會輕易承認自己做不到。

秦冰話鋒一轉: ”記得我昨晚跟你說過的話嗎,我要親自把你訓練成一名戰士,一名真正的戰士,只有你成為了真正的戰士,那麼再遇到今天這樣的問題,你才有能力處理。我今天組織你去找野狼,不是因為什麼大局為重,而是因為你實力還不濟。在這個末日時代,弱,就是原罪! ”

秦冰說到這裡,頓了頓,然後繼續說道: ”從現在開始,我就正式教你軍中格鬥術、軍刀攻殺術。你左腳的傷還沒有徹底痊癒,你確定從現在就開始接受我的訓練嗎? ”

蕭恪感覺自己變強的渴望從沒有像現在這麼強烈,他感覺自己一刻都不能夠等了,毫不猶豫的站直腰桿,昂着頭大聲的說: ”報告長官,我確定,我要從現在就立即開始接受訓練,我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