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全球進化:我在末世翻身
全球進化:我在末世翻身 連載中

全球進化:我在末世翻身

來源:google 作者:靜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一凡 靜土

M國秘密進行的「超級士兵」計劃遭到泄露,一天之內X病毒序列便擴散到世界各地第三次生物大進化的序幕開始緩緩打開,一個平凡的在校大學生吸收了一段奇異的序列,從此走上不斷進化之路末世前他毫不起眼,大學畢業後的人生放佛都可以預見末世後,他的路充滿了冒險與挑戰,廝殺與征戰獲得了力量之後,林一凡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慾望他想要得到永生展開

《全球進化:我在末世翻身》章節試讀:

「嗨,下周三我生日,我請你們吃飯咋樣!」向朋躺在在床上對着他的三個室友說道。

「早就等你這句話了,你的生日我記得可是很牢,10月13日吧!這次不把你吃窮,就別叫我吃貨濤了。」宋濤濤一聽這話,興奮起來。

「小套套,你這個吃貨!都胖成什麼樣了?」蔣昌盛如往常毒舌般吐槽。

「去你的!你比我好到哪去!」宋濤濤回擊道。

「兄弟們,你們喜歡吃什麼呀!明年我可請不到你們了。燒烤,自助,烤魚你們挑!」向朋也是知道明年六月份畢業了,畢業後大家各自飛,再見面也難了。向朋雖然貪玩,但是對兄弟也是很講義氣的,也是希望好好珍惜大學裏不多的相聚時光。

「哇!以前你可是很小氣的,現在居然這麼大方,真是想不到啊!」宋濤濤驚訝望着向朋,可見他印象里向朋並不是個大方的人。

宋濤濤家境比向朋好一點點,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所以哪位請客他就會討好哪位。

「那就去一次七里香吧,包一個小間。」蔣昌盛顯然對吃比較懂得多,「那裡吃的東西有很多,鱸魚,牛肉,羊肉,海鮮都行。」

「你們到時候別把我吃窮了。」向朋苦笑道。

「七里香不算貴,到時候你錢不夠我資助你。」蔣昌盛拍了拍胸脯,隱隱有了老闆做派。

「七里香,大佬大佬,果然是我們寢室最會吃的人。」宋濤濤對着蔣昌盛豎起大拇指。

「一凡,你想要吃什麼啊?七里香可以嗎?」向朋也問了一下林一凡。

林一凡剛才沒有參加討論,腦子裡還在回想着專業課里關於微生物的形態特徵和分類。突然向朋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略帶歉意地說道:「隨便吧!我都可以。」

「好,那就這麼定了,下周三,七里香不見不散哦!」向朋大聲說道,完全不顧及會花多少錢。

「宋濤濤,從現在開始你應該知道怎麼對我了吧!幫我打一壺水。」向朋得意地威脅道。

「走開,自己去打去。」

「那下周三不帶你去,哈哈!」

宋濤濤可憐地從那張溫暖舒適的床上爬起,同時說道:「我去打水還不行嗎?」

打水的時候宋濤濤心裏咒罵了一句:等你過完了生日看我怎麼對付你。

……

到了深夜,寢室308座談會。

「你們以前吃過最噁心的東西是啥?我以前吃過豬腦。」向朋對着宋濤濤說道

「豬腦,我以前吃過活蛋呢!」蔣昌盛不服氣地說道。

「活蛋是什麼,以前沒聽說過啊?雞蛋?」宋濤濤不解地問道。

「活蛋就是快要孵化成小雞的蛋。」蔣昌盛得意地說道。

「這,你們居然吃過這麼變態的玩意兒,我可不敢吃。」宋濤濤害怕地說道。

蔣昌盛和向朋似乎很滿意宋濤濤害怕的樣子,繼而又討論起更加作嘔的東西來。

「你們別說了,飯店裡別點這些東西,好嗎?我可不敢吃這些東西。」宋濤濤把頭蒙在被子里,假裝聽不見他們講的話。

林一凡並沒有插嘴,腦海里回蕩着今天學的知識,他知道拼聰明拼不過別人,只能靠後天的努力,他不相信自己這麼努力了還考不上。

不過他也並不喜歡吃重口味的東西,不知道他的三個室友怎麼能咽地下去那些東西。

十一點半,寢室熄了燈。四個人都趴在床上,蔣昌盛和向朋是夜貓子,在床上還要玩兩三個小時手機才睡。他們每天晚上手機發出的光像雙子星一般,燈光交相輝映。

林一凡躺下一會兒便睡著了,因為白天消耗了太多的腦細胞,晚上也容易入睡。

進入林一凡身體里的遺傳物質此刻卻活躍了起來,它是一段奇怪的序列,這段序列居然能和林一凡體內骨髓造血幹細胞膜上的糖蛋白相互識別,向機體發出信號,我對你沒有壞處。然後幹細胞經過檢查確實沒有壞處,序列便從載體蛋白孔道進入細胞內,最後從核孔進入細胞核內。

接着它將自身的序列整合進幹細胞的Y染色體上。這段序列非常聰明,影響控制着細胞核內染色體快速複製、分裂。原先舊的細胞被全新的細胞、序列所替代,稱為X細胞。

X細胞越來越多,舊的細胞被分解,沒過多久,身體內原先的細胞已經被替換了將近90%。

人體細胞更新周期為一兩百天,而在短短几分鐘內更新了大部分的細胞,在科學史上也是一個奇蹟。

X細胞和林一凡體內的原細胞是一個競爭關係,X細胞顯然更加強勢。X細胞內的X序列就像是一個精確地工人一般,把林一凡體內的部分序列進行改造、重組,解開其中的保守序列。

人的染色體上有90%以上的序列是保守的、不翻譯的,像是被鎖鏈所困在體內,又像是被某種神秘力量所制約,所以人的大腦也僅僅開發了不到2%。如果這些序列被解鎖了,那麼會對人類產生極其重大的影響。

林一凡自然不知道身體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熟睡中的他卻猛然驚醒,流了一身的汗。他的身體開始似火燒,熱得如火烤般。如果現在量一**溫,林一凡體內的溫度可能會達到驚人的40度以上。

因為他的身體在不停地新陳代謝。

他咬牙在床上翻來覆去,他的身體溫度不僅高的驚人,而且心裏像有無數的螞蟻噬心。

即使現在的林一凡痛苦難當,可他硬是沒有叫出聲來。別看他平時不說話,還有些懦弱,其實他的內心還是足夠的堅強,能夠忍受一些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軍訓時別人叫苦叫累,他沒有說一個字,即便他的體能算是班級里最差的一批。

之後幾分鐘可能是他之前從未遇到過的,他痛的面目猙獰,他想到再不去醫院自己可能不行了,林一凡準備叫醒室友,馬上帶他去醫院。可到後面他竟然無法動彈,話也說不出來,如同一個植物人一般。不同的是他的思想還在,只是肉體自己不能夠控制。

其實這時候,X序列正對他的身體進行改造並且想控制這副身體的主導權。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林一凡內心極其掙扎,眼淚一滴一滴從眼角滑落。他非常後悔自己一開始的硬撐,沒有叫醒室友,現在有些晚了。

人到生命的結束就會回憶往事,他的腦海里翻湧着一幕幕往事,他開始擔心自己活不活得過今晚。

不過林一凡想到即使他現在活着和死了又有什麼不同呢?等於一個植物人。

他還沒有找女朋友體驗愛情,還沒有孝敬父母,還沒有出人頭地,就這樣沒了生命,該是多麼凄涼啊!世上無人記得自己,死後也不過是一抔黃土,命如螻蟻是自己的宿命吧!

林一凡很少考慮自己。他已經很久沒哭過了,但只要想起自己的父母含辛茹苦把他養大卻來不及享福,就要承受喪子的痛苦,他內心的傷悲比身體的疼痛還要大千倍萬倍。

他感覺身體里有兩股力量在爭鬥,想要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疼痛感,壓力感讓林一凡處於普通人能夠忍受的邊界上,一旦他沒有忍過去,這條X序列佔據了主動,那麼他也就可能不是原先的自己了。

不過林一凡不會也永遠不會放棄,他有一種韌勁,即使現在生不如死,但是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撐住。

我還是我,我不會被打敗!

越是黑暗,越是光明,我要在最黑暗的地方掙扎出一條光明的道路。

規律是公平的,公平之處在於它既不完全幫助人類又不對人類施加重手。

痛苦與機遇也是並存的。

X序列終究沒能獲得這副肉體的主導權,而是被林一凡身體內的核心序列所控制。X序列也並未消失不見,它一直在改造林一凡的身體,強化林一凡的大腦和機體。

持續了十來分鐘後,林一凡暈了過去,像是夜夢中熟睡的嬰兒,他的呼吸急促卻非常均勻,一秒一呼,一秒一吸。

他的身體正經歷着改造後的收尾過程。

如果有遺傳學科學家在此的話,取出林一凡的血液做電鏡觀察,一定會發現一個驚人的現象。

林一凡體內的DNA和普通人所擁有的DNA已經完全不同,他的46條染色體中有一對染色體比其他人的都要長。X序列已經完美的融入了林一凡的序列中,兩者共生在一起。機體並未完全排斥或者分解掉這段序列,因為機體發現這段序列對自身也有益處。

第二天,與往常不一樣的是林一凡居然睡到了中午,他以往都很準時在七點起床,然後去圖書館學習。

宋濤濤早上九點看了看對面的床鋪,心裏畫了幾個問號:「林一凡怎麼還沒起來,難道生病了,不應該啊?昨天他還好好的。」

等到了將近十一點,那兩個夜貓子也起床了。

向朋和周昌盛眼珠瞪得老大,看着宋濤濤指着林一凡的床,幾乎同時叫道:「林一凡怎麼還睡在床上,難道昨天他和我們一樣玩手機玩到那麼晚?」

「誰像你們一樣啊!林一凡或許是生病了。」宋濤濤自以為判斷非常正確,得意地說道。

向朋則不管了,準備叫醒林一凡,大聲說道:「一凡,已經中午了,該起來了。你還要考研學習,起的居然比我們還晚!」

林一凡像是做了一個夢一般,迷迷糊糊在黑夜裡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然後睜開了眼。

《全球進化:我在末世翻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