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權路謀局
權路謀局 連載中

權路謀局

來源:google 作者:陸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媛 黃少華

在基層混跡多年毫無晉陞希望的梁健,得到區委女書記的欣賞,從鄉鎮幹部到省級幹部的跋涉攀升從中你能看到現代官場的風尚畫面!展開

《權路謀局》章節試讀:

梁健的心總算徹底死了一次,才相信朱懷遇說的是對的,在官場大家都見機行事、看人辦事。

梁健如今的靠山真倒下了,沒有人會再幫他了。

這天,項瑾的腿和手臂要上石膏,於是梁健只能回到了鏡州市第一醫院。

下午的石膏上得很順利。

完了,項瑾晃動剛上石膏的手。,對梁健道:「這會我真成了傷病員了。」

邊上的劉阿姨趕緊道:「喂喂,別亂動了。誰上了石膏像你這樣的,快放下來。」

劉阿姨說話直來直去。項瑾倒是喜歡她這樣,私下裡跟劉阿姨說過,出了院到時候還請她來幫忙。

劉阿姨也答應了項瑾。現在的問題是,兩天後出院了,項瑾去哪裡休養?

對於這個無法逃避的問題,項瑾伺機而動。

倒了傍晚十分,時機終於來了。

梁健的朋友厲峰走進了病房,一看項瑾上了石膏,道:「嘿,石膏已經上了啊?不錯不錯。」

項瑾見機會來了,對厲峰道:「我那輛路虎車馬上要修好了吧?」

厲峰道:「昨天電話給我了,說明天一早就可以提車了。」

項瑾道:「那好,車子你去提吧,這段日子你開吧,車子放着不開也不好。」

厲峰欣喜若狂:「這話說的對,車子不開就等着生鏽,我來幫你活動車子。」

項瑾道:「就這麼辦吧。只是另外一件事情,我想問一下你。」

「我這兩天就出院,出了院,我去哪裡休養比較好呢?」

項瑾口中問厲峰,目光朝着梁健那邊撇。

厲峰馬上會意了,脫口而出道:「當然是住梁健家了啊。」

梁健嚇了一大跳,忙道:「等等,厲峰,你在說什麼?」

厲峰這時有路虎車墊底,說話就硬氣了:「項瑾是你救過來的,她現在要出院休養,理應到你家裡啊,再說現在你家裡也沒人啊。」

梁健無語,知道厲峰已經被項瑾的路虎車收買,於是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劉阿姨。

劉阿姨瞄了眼項瑾,見項瑾在微微搖頭,就道:「梁健,項瑾現在剛出院,暫時還無家可歸,我覺得你好事做到底,不如讓她在你家住一段時間。」

梁健沒想到劉阿姨也被項瑾迅速收買,身邊的人都倒向了項瑾這一邊。

項瑾見勝券在握,趁勝追擊:「3比1,就這麼定了。後天我就搬到梁健家。」

除了梁健憋屈着,項瑾、厲峰和劉阿姨都露出會心的笑容。

看完項瑾後,梁健上了18樓,推開黃少華的病房時,意外地發現戴娟在默默地抽泣。

一見梁健進去,戴娟趕緊拭乾了眼淚,擠出笑容來道:「梁健,你來啦。」

「戴姐,你眼睛紅紅的,這是怎麼了?」梁健關切地問。

自從梁健經常來照顧黃少華,戴娟對梁健的感情更加親切。

「下午主治醫生來過了,說如果這兩天少華還是醒不來,說不定以後有變成植物人的危險。」

聽到這個消息,梁健也緊張了。

他這麼想着,聽到病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梁健看去,一個婷婷玉立的女孩從外面走進來。她身材高挑眼睛透亮,頭髮上有一絲潮濕,彷彿是匆匆趕來,連頭髮都不及吹乾。

戴娟介紹道:「這是我女兒依婷,今天考完試,剛從上海趕回來。」

梁健以前見過黃依婷一面,當時她大概是19歲,如今的黃依婷,脫了些幼稚,多了些成熟。

儘管覺得黃依婷很漂亮,但梁健並沒有多看,而是客氣地道:「依婷回來就好了。」

依婷卻突然道:「你能出來一下嗎?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梁健非常驚訝,黃依婷一進來就要單獨出去和他說話,他不由朝戴娟望去。戴娟朝梁健點了點頭。

梁健只好跟着黃依婷來到了病房外面。

黃依婷對他說:「你跟我來。」

梁健滿是狐疑地跟着黃依婷穿過了走廊,然後沿着樓梯往上走。

推開了一扇沉重的鐵門,他們來到了住院部的樓頂平台上。

平台四周是及胸的護牆,向外望去,城市的燈光盡收眼底。

黃依婷靠着護牆,朝着遠處望去。

梁健不敢去瞧依婷曼妙的身材,盡量冷靜地問道:「依婷,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黃依婷彷彿沒有聽到,繼續看着遠處的燈火。

梁健也沒有催她。

過了好一會,黃依婷才猛然轉過身來,眼睛汪汪地盯着梁健:「如果我說嫁給你,你會要我嗎?」

聽到黃依婷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梁健毫無心理準備:「依婷,你在說什麼啊!」

黃依婷仍眼神濕潤地瞧着梁健:「梁健,我是認真的。」

梁健看着神情有些激動的黃依婷,盡量讓自己保持鎮靜:「依婷,我們上一次見面都是兩年前了,而且我們也不夠了解……」

黃依婷打斷道:「我知道。儘管你不了解我,可我其實了解你。我聽媽媽說了,這些天很多人都因為我爸病了而疏遠我們,只有你一直陪伴左右,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

梁健這算弄明白一些了,依婷今天如此衝動的表態,肯定跟戴姐在她面前說了些什麼有關係。

她是想要以此來表達對他的感謝。

明白了這一點,梁健就道:「依婷,不管發生什麼,我會一直對你們家好的。至於你剛才說的話,我就當作沒有聽到。」

黃依婷看到梁健婉拒了,也並沒有失望。

她對自己的美貌從來沒有失去過信心,今天也許自己是太過直白,讓梁健誤會了自己是來感恩的。

其實,她從心底里對梁健也有好感,只是她不知如何表達,因為從來都是人家向她表白。

「你想在樓頂多呆一會,還是跟我一起下去?」看到黃依婷似乎已經冷靜了下來,梁健問道。

黃依婷看了看四周的夜景,道:「你先下去吧,我再靜靜。」

梁健只能一個人往下走,剛到走廊里,就看到轉角有一個窈窕的女人走了進來。

梁健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這不是自己的師妹余悅嗎?

余悅是梁健大學時的師妹,又考上了同一個區的公務員,但大多交往也不過是聊聊QQ,實質性的私下裡交往不多。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現在是區委書記胡小英的秘書,難不成胡小英來看望黃少華了?

果然,緊接着,區委書記胡小英就走了過來。身後還跟着區組織部長朱庸良和副部長王兆同。

梁健客氣地招呼:「胡書記好,各位領導好。」

余悅在這裡看到梁健,頗為意外,問道:「你今天是來看望黃局長的?」

梁健道:「我一直都在,每天來的。」

胡小英問余悅:「這位是?」

余悅道:「這位是梁健,原來是十面鎮黨委秘書,以前跟着黃少華書記的。」

胡小英點點頭,問他:「梁秘書,你能帶我們去看看黃局長夫人和女兒嗎?」

梁健說:「可以。」

余悅無意中瞥見梁健看着自己,莫名的有些羞意。

梁健領着他們走進病房,他們來到了戴娟病床前,做了介紹。

戴娟知道是新區委書記把黃少華調了到區體育局,因而對胡小英很冷淡。

胡小英也不在意,說了些體恤的話。

但梁健心裏卻總覺得有些不寧,一個邊緣部門的局長生病,值得這些區委領導這麼大動干戈,結隊前來嗎?

終於,朱庸良開口了:「黃夫人,我們還有一件事情想跟你通報一下。你知道,當前區里的工作任務也很重,一個局裡也不能缺一個局長,一個單位也不可以長期沒有主要領導。目前黃局長這個樣子,這一時半會恐怕還很難恢復……為此,區委想……」

梁健眼皮猛地一跳,他突然知道這行人來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