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秋沐橙葉凡
秋沐橙葉凡 連載中

秋沐橙葉凡

來源:外網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發飆的天空 都市言情

展開

《秋沐橙葉凡》章節試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怨恨再深,也該淡了。」
「更何況,當年之事,老爺子已經知錯。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
「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也是老爺子默許的。」
「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
「你身為楚家長孫,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執掌家族,延續傳承,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
雲州市,護城河邊,一位穿戴尊貴、談吐不凡的老者,苦口婆心的勸着。
而他面前的男人,聽到這些之後,卻是笑了,滿臉自嘲。
「呵呵,長孫?天字輩?」
「真是笑話!」
「十年前,我與母親像狗一般被你們掃地出門之時,你們可曾顧忌我是楚家長孫,是先祖欽定的天字輩後人?」
「如今楚家無人了,才想起我來了?」
「我問你,當年我與母親流落街頭之時,楚家人何在?」
「我入贅秋家,三年間受盡屈辱之時,楚家人何在?」
「回去告訴家族,當年我被族譜除名時,我葉凡今生,便不再姓楚。」
「還有,當年楚家對我與母親之辱,他日,我自會登門討回!」
話語落下,葉凡當即轉身,拂袖而去。
呼~
寒風凜冽,捲起三千落葉。
此處天地,便只剩下無聲的訝異。
幾分鐘後,剛才那道瘦削身影,卻是已經出現在了秋家老宅之外。
秋家,雲州市一個三流家族。因為三年前的一場婚禮,而聞名全市。
當年,因為秋沐橙一家鑄成大錯,秋家老爺子大怒之下,便將身為秋家第一美女的秋沐橙,下嫁給了一個落魄如狗的廢物,還收其為上門女婿。
這件事,在當時可謂轟動全城,自此秋沐橙淪為笑柄。而入贅為婿的葉凡,也背了三年廢物的罵名。
不過,葉凡不在乎。只要能陪在她的身邊,莫說三年受辱,就算十年飲冰,葉凡也心甘情願。
只因為,當年在自己與母親最落魄之時,只有她,施以援手。
雪中送炭之恩,葉凡願以,一生去還!
「你個廢物,磨磨蹭蹭。」
「買個東西也這麼慢?」
「還不如去死好了?」
此時,老宅門口,頓時傳來一道尖銳的罵聲。
說話的是一個婦人,她便是葉凡的丈母娘,韓麗。
自己女兒一朵鮮花插在這等牛糞上,這三年,韓麗對葉凡無疑是厭惡至極。
幾乎時時刻刻都想着自己女兒能跟這等廢物離婚。
葉凡沒有理她,而是走到旁邊一位傾城絕色的女子面前。
此人身材窈窕,黑色的修身長裙更是將曼妙身軀勾勒的極為醉人。
紅唇如火,眉眼如墨,仿若世間最美的絕色。
是的,此人便是葉凡名義上的妻子,秋沐橙。
「沐橙,抱歉,路上有事兒耽誤了。這是你讓我買的煙跟酒。」葉凡歉意說著。
秋沐橙沒有回答,而是看着面前這個男人。
一件滿是褶皺的襯衫,洗的發白的牛仔褲,腳上一雙幾乎開膠的運動鞋。
渾身上下一副窮酸相。
嫁給這樣一個人,恐怕任何女人,帶出來,都會覺得丟人吧。
秋沐橙幾乎已經看到,一會兒進入廳堂之後,眾親戚嗤笑與不屑的樣子。
她嘆了口氣,接過東西,便一個人走進了秋家老宅,並沒有跟葉凡說一句話。
對葉凡,她算是厭惡嗎?
其實,也不算。
更多的,只是恨鐵不成鋼的失望而已。
畢竟,三年夫妻,就算是一條狗,都會有感情吧,更何況這三年,葉凡對她的付出,秋沐橙也都看在眼裡。
若是對葉凡沒有一點感情,那無疑也是不可能的。
很快,葉凡也跟着走了進去。
過幾天,秋沐橙的堂妹就要訂婚了。
今天提前在家了擺了一場家宴,秋家近親都會過來,一是道賀,二則是隨份子錢了,三則是看看今日南方家裡會送什麼聘禮。
「什麼?」
「一家四口人,就隨這點錢?」
「秋沐橙,你也好意思?」
「我看你就是來蹭吃蹭喝的吧。」
「還帶這個窩囊廢過來?」
「這不是存心來給我丟人的嗎?」
見到秋沐橙一家到來,尤其是在看到葉凡那廢物之後,秋沐盈心中便止不住的一陣厭惡。
今天雖然不是她秋沐盈正式的訂婚宴,但是親近的親朋好友都會到場。秋沐橙卻帶葉凡這個窩囊廢過來,分明就是來噁心她的。
秋沐盈自然生氣。
「就是。」
「今天咱秋家大喜的日子,帶這種窩囊廢過來,這不是掃興嗎?」
「也不知道秋沐橙怎麼想的,那葉凡一個鄉巴佬,還是個廢物贅婿,這種窩囊廢帶在身邊,她自己就不嫌丟人嗎?」
此時,周圍秋家人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
看向秋沐橙的目光之中,無疑也帶着譏諷與嘲笑。
而秋沐橙卻是眉頭皺起,她看向秋沐盈,不悅回道:「秋沐盈,葉凡再不濟,他也是你姐夫。」
「你就這般說你姐夫?」
秋沐盈一聽,頓時笑了:「呵,三姐,你還真是好大的威風啊。一個廢物而已,我不趕他出去,就已經是給你面子了。」
「怎麼,還想讓我恭恭敬敬的喊他聲姐夫不成?」
「等他先把欠秋家的聘禮與彩禮補上再說吧。」
「一個鄉下土鱉,無能廢物。我記得,他當年娶你,連聘禮都沒錢給吧。這種窩囊廢,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臉,也好意思讓我喊他姐夫?」
「真是天大的笑話。」秋沐盈不屑笑着。
「盈盈,理他們幹什麼?一家子窩囊廢而已。他們蹭吃蹭喝就讓他們蹭就是,正好,也讓老三一家開開眼,看看咱家的女婿,是如何的年輕有為?」
「也讓他們看看我家盈盈,今日是如何的榮耀?」這時候,秋沐盈的母親王巧玉拉了拉秋沐盈,也是滿含譏諷的說了幾句。
「來了來了。」
「盈盈姐,你未婚夫送聘禮來了。」
外面,突然嘈雜起來。
緊接着,一位西裝革履的俊朗青年,便領着一眾手下,傲然登門。
在見到王巧玉夫婦之後,這青年頓時敬拜。
「小婿楚文飛,特於今日,給秋家送上聘禮。」
「送禮金十八萬,黃金項梁一副,翡翠耳墜一對,銀質手鐲一副。」
「還請岳父岳母收下。」
說話之間,楚文飛當即召喚下人,將一眾貴重禮物,以及數箱煙酒,盡皆給搬到廳堂之中。
「我去!」
「光禮金就送了十八萬?」
「再加上黃金,翡翠耳墜,今天這聘禮,怕是得值個小二十萬了吧?」
「「這還只是訂婚前的聘禮,據說結婚前還送一份彩禮呢?」
「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少爺,這出手就是闊氣。」
「想當初,我結婚時,男方聘禮就只送了幾箱煙酒而已。看人家?」
一時間,秋家眾人一陣艷羨。
而秋沐盈、王巧玉母女兩人,此時卻是意氣風發,風光的很。
「三姐,怎麼樣?」
「我找的老公,還不錯吧。」
「禮金十八萬,金銀首飾也有一堆。」
「哪像你那個廢物老公,入贅三年,無能無為不說。當年結婚一毛錢卻是都拿不出。」
「我若是嫁給這等老公,怕是得挖個地縫鑽進去了,根本沒臉見人。」
「不過這個窩囊廢臉皮也是真厚,真不知道他怎麼還有臉活着?」
「我若是他,早就無地自容,一頭撞南牆死掉算了。省的在這丟人現眼!」秋沐盈肆意的笑着,那嗤笑之聲,只若一把把尖刀,刺進秋沐橙心裏。
秋沐橙低着頭,一言不發,沒有人知道,此時她的心中,是何等的酸楚。
葉凡見狀,心中一陣不忍與虧欠。
這些年,葉凡深知,因為自己,秋沐橙受了多少委屈與羞辱。
終於,他攥緊手掌,走了出來。抬起頭,眉眼中帶着莫名的冷意:「就這點東西,你就如此驕傲?」
「我去!」
「你一個鄉下土鱉,無能贅婿,好大的口氣!」
「怎麼,還瞧不起我老公給的這些聘禮了?」
「當年一毛錢都沒拿出來,現在好意思嘲笑起我們來了?」
「真是笑話!」
「你若真有能耐,就也拿十八萬禮金給你老婆啊?」
「你一個窮逼,你特么拿得出來嗎你?」秋沐盈嗤笑罵著,看向葉凡的目光,只若看待一個白痴一般。
然而,就在秋沐盈話音剛落。
秋家老宅的門,竟被人直接推開。
緊接着,齊刷刷十幾個大漢,只若潮水一般,從外面席捲而入。
一個個西裝革履,氣勢非凡!
「敢問,秋家三小姐可在?」
「華夏楚家,前來送上聘禮!!」
轟~
喝聲響起。
霎時間,全場寂然。
眾人盡皆懵逼,秋沐橙更是當場楞在原地。
「我…我的?」

《秋沐橙葉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