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秦卿謝晏深
秦卿謝晏深 連載中

秦卿謝晏深

來源:外網 作者:荒野玫瑰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荒野玫瑰

秦卿極盡所能的想要睡服謝晏深,她野心很大,妄圖讓他臣服於自己,而後叫他心甘情願的奉上他的一切。謝晏深是誰?南城最陰狠的人,還是個出了名的病秧子,有傳聞他不近女色是因為那方面不行。只有秦卿每天都在擔憂,謝晏深會不會死在她溫柔鄉里。展開

《秦卿謝晏深》章節試讀:

等柏潤行至車邊,秦卿便快步上前,站在他的身邊。

柏潤一驚,側目看她的神色深了幾分。

他竟然沒有察覺到她跟着。

秦卿說: ”既然姐夫來了,我理當是要跟他打聲招呼。 ”

車窗開着一條縫隙,影影綽綽能看到裏面坐着個人。

柏潤剛想找個借口,把她打發,謝晏深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 ”讓她上車。 ”

”是。 ”

秦卿拉開車門上去,白天的事兒,顯然對他沒有造成任何影響,晚上照舊帶着秦茗一塊去了御都會。

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怎麼可能對抗得了資本家。

這麼大的陣仗,一點新聞都沒有。

她端正坐好,兩人之間隔着距離, ”你看到了? ”

謝晏深手上把玩着一個神色的盒子,發出輕微的碰撞聲,幾秒後, ”看到了。 ”

”看到就好,那我今天立了大功勞,你是不是應該獎勵我?一輛車,怎麼樣? ”

謝晏深笑,眼底生了幾分寒色。

兩人說的並非同一件事,她是有意的,耍他。

她又搖搖頭, ”人家只是簡簡單單帶着我姐姐上門接你下班,都能得到一輛車,我為了救你,不惜破相,應該要個更大的才行。 ”

她探身過去,目光灼灼的盯着他,說: ”要你,行不行? ”

他將糖盒捏緊不動,惱人的聲音消失,他餘光斜過去,她的眼睛裏沒有笑,烏黑的瞳仁,沒有半分情緒,顯得格外清冷。

”我聽說,你曾經被丟棄過。 ”

秦卿抿住了唇,沒有開口。

”你跟秦茗一母同胞,人生軌跡卻是天差地別,所以你妒恨,想要搶走她的一切。 ”

她哂笑,看樣子,是把她的老底都查了。

他再次開始搖晃糖盒,輕輕咳嗽了兩聲,說: ”你猜,你現在人間蒸發,秦家會不會派人找你?或者,他們會當做這世上從未有你存在,不聞也不問。 ”

清冷的路燈光落在他的臉上,散出幾分危險的氣息。

鏡片下的那雙眼睛,蘊藏着陰狠。

忍不了的咳嗽,讓他眉心微微蹙起,胸口微微起伏。

餘光看過來,輕蔑的,陰鷙的。

令人不寒而慄。

他打開盒子,從裏面拿了一顆喉糖,放進嘴裏。

蒼白纖細的手,骨節分明,朝着她輕輕一揮,示意她下車。

明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可身上那股子氣勢,像極了武俠劇裡頭,坐在輪椅上的絕世高手,半死不活卻擁有深厚的內力。

只需動動手指,就能輕易的擰斷她的脖子。

可惜他不是。

她輕輕一笑,轉開了視線,看了眼空着的駕駛室,車鑰匙就放在那兒,她又看了眼,背對着車身而站的柏潤。突然起身,利落的爬到駕駛室,迅速發動車子,控制好速度,在不傷人的前提下,將柏潤撞開,而後飛快的逃走。

這叫明目張胆的偷人。

車子開的很快,穿梭於車流之中,目的地未知。

背後,有兩輛車跟着,秦卿的手機響了好幾次,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柏潤。

她看了眼緊跟在後面,並企圖超車攔截她的車子,說: ”你知道我當時有多害怕么? ”

她說的是制伏狂徒的事兒。

”沒看出來。 ”他的語氣極冷,車子開出來之後,他就沒說過一句話,靜默的坐在後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可能在想,用什麼方式讓她人間蒸發。

秦卿笑了笑, ”你看了我多久? ”

沒有得到回應。

右側的那輛車與之齊平,副座車窗降下,露出柏潤肅穆的臉。

秦卿只看了一眼,加踩了油門,車速更快,這條路車流不少,幾次都是擦着人家的車超車,刺激人的腎上腺素不斷攀升。

後側響起咳嗽聲,他傷風未愈。

她想了下,溫聲說: ”我今天心情不好,原本是不需要你陪我,但我為你受了傷,所以你有義務陪着我。讓柏潤停下,否則我怕太刺激,你受不了。 ”

現在人在她車上,柏潤他們其實不敢亂來。

秦卿的車速基本控制在一百左右,他們快,她就快。

車子開的又猛又不要命。

謝晏深將車窗降至三分之一處,伸出一隻手,打了個手勢。

兩輛車開始減速,最後消失於車流之中。

謝晏深: ”你想好後果。 ”

”不想,你打得過我,再想。 ”

他拿話威脅她,那她就用行動告訴他,她有多吊。

車子停在一處偏僻的高速路口,她停好車子,又爬回后座,湊到他跟前,把受傷的耳朵湊過去, ”你看。很疼,醫生說要留疤。 ”

不等他什麼反應,她便靠過去,雙手環住他的腰,耳朵貼在他的胸口, ”抱一會,就當補償吧。 ”

然而,她還沒能夠挺清楚他的心跳聲,警笛聲打破了一切。

三輛警、車,出現在外面,將他們的車子圍住。

謝晏深的聲音悶悶的在頭頂響起, ”你是想我們兩個一起下去,還是你自己下去? ”

聽着差不多,但結果差很多。

《秦卿謝晏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