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
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 連載中

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喬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伊 現代言情 紀墉凡

勝者為王,敗者暖床結婚前夜,她就睡了一個不該睡的人,偏偏他還住隔壁抬頭不見低頭見,一次又一次的邂逅,像極了一場預謀已久的電影喬伊冷冷的看着面前妖孽一般的男人:顧先生,請自重!展開

《情深不負:偏執總裁寵上癮》章節試讀:

夜幕中,霓虹閃爍。海城白**所,底樓的pub里人們跟隨着節拍舞動自己的身體。

衛生間,經不起胃裡翻湧的喬伊趴在洗臉盆處狂吐。

她低頭洗臉,抬頭時卻透過鏡子看到身後,兩個魁梧男子,獰笑着步步逼近了她。

「你們是誰?」喬伊轉身說著,眼神中滿是防備。

「哈哈哈,小妞,別怕,我們是能給你帶來快樂的人。」對方尖厲笑着,讓喬伊耳膜生痛。

「我不認識你們。」喬伊想乘機逃跑,卻被他們拉回按壓在牆壁上。

其中一名大漢死死捂住她的嘴巴,她想反抗,手腳卻使不上勁,只能通過拚命搖晃身體和頭來抵抗,心裏頓時充滿了絕望,眼裡淚水不斷湧出。

男人撕掉她單薄的外套,伸手探向她的胸口,嘴角露出泛黃的牙齒,在看到喬伊胸前顯露的風光時,猛吸了好幾口口水,「小妞,身材不錯么,今晚讓大爺好好陪你玩玩。」

另外一個男人,邊欣賞眼前「風光」,邊找好角度拍攝視頻,因為那個女人點明了要「勁爆」視頻才付他們尾款。

「啪嗒、啪嗒……」在喬伊快絕望的時候,男女衛生間隔道處傳來一聲聲金屬打火機開合的聲音,緊接着,一道慵懶的男聲傳來,「兄弟,在這裡辦事,是不是不太妥啊。」

這聲音嚇得兩男人頓住了手,喬伊只覺得這個聲音好熟悉,卻沒有時間多想。

藉著時機,她快速掙脫鉗制,在兩男人未反應過來之前,用最快的速度衝出了衛生間,連站在門口處的男人是誰都來不及看一眼。

喬伊風一般的閃進馬上要關門的電梯,嚇了靠在電梯內的紀墉凡一跳。

「小姐,你好,去哪一層啊?」

喬伊還沒從驚嚇中回過神,她極度害怕被那兩男人追上,見眼前男子按了18樓,想着跟着他後面應該會安全一些,「我也去……去18樓。」

聽聞女孩也去18樓,紀墉凡不免驚訝,因為18樓是白**所頂級VIP客戶才有的套房,總共才幾間,今天已經被他們幾個好兄弟早就全部預定下的。

難道這姑娘是他跟會所總經理金姐預定的人選?

「小姐,你是金姐派來的?」紀墉凡心裏盤算着該如何開口詢問。今晚,本來是他們幾個好哥們為顧南城辦派對慶生的。

奈何顧南城剛剛被前女友慕詩雨「拋棄」,心情不快,搞得他們幾個都沒法好好喝酒。

於是,幾人瞞着顧南城跟金姐預約了一個姑娘,算是給他當作「生日禮物」。

但是,紀墉凡打量着眼前的這位,身材是不錯,皮膚也很可以,只是,他們跟金姐預約可是性感艷麗型美女啊,眼前這姑娘充其量只能算是清純靚麗。

難道,是金姐覺得顧南城更好這口?紀墉凡再次打量,好吧,好吧,既然都來了,那就她了,只要乾淨就行。

喬伊根本沒聽清楚紀墉凡說了什麼,覺得只有躲在房間里她才算是安全。

稍微鎮定下來,她越發覺得體內有股熱流不斷上涌,摸摸自己滾燙的臉頰,看看門上完好無損的密碼鎖,她決定——

去洗個澡。

顧南城是被紀墉凡半扶半拖着回房間的,等把顧南城推進房間,紀墉凡眯着桃花眼,笑得猥瑣,「南城,晚上好好享受下我們送你的禮物哈,我撤了哦。」

聽到外面有動靜,喬伊忍着身體的難受,趕緊拉起浴袍包裹住自己,警惕地貓在浴室門口,探出身體看向外間。

只是,當她看到床上的顧南城時,她驚呆了,「南城,怎麼是你?」

顧南城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喬伊輕輕走過去,打開床頭燈調到最微弱狀態,而顧南城還是沒有反應。

看他泛紅的臉色,想來是醉了。

燈光下,喬伊側坐在床沿,靜靜地看着顧南城的睡顏,此時的他,閉着眼睛,少了鋒芒和銳利,顯得格外溫柔。

喬伊很少見過這樣的顧南城,哪怕她將他深藏在心裏這麼多年。

他那長長的睫毛,若蝴蝶的翅膀,偶爾撲閃幾下,卻像深深印記在了她的心上。

他,才是她心裏的那個「他」啊。

明天,她即將成為他的弟媳,他們之間,將有一道永遠也跨不過去的鴻溝。

喬伊忍不住去碰觸他的額頭、鼻樑,然後嘴巴,像是要把它們深深烙在腦海里。

臉上傳來的陣陣**感,顧南城直覺伸手去打掉,卻意外地抓握到了一隻柔軟無骨般細膩的小手,這樣的觸感令他十分舒服。

一個用力,顧南城將那隻手拉進懷裡,卻連帶着將喬伊也拉進了懷裡,重重撞在他的胸口上。

「南城!」喬伊驚呼,撲通掙扎了幾下才平衡住身體,手心卻按壓到了顧南城那滾燙、充滿力量的胸肌和線條,那是足以讓所有女人沉迷和瘋狂的觸感,喬伊頓時臉色羞紅,感覺身體更是燥熱地厲害了。

男人清冽的氣息撲撒在喬伊臉上,但如此的親密,對於即將成為哥哥和弟妹的兩人,顯然是太不應該了。

「南城……你醒一醒……」

喬伊側了側臉,舔舔發乾的嘴唇,試圖爬起,大床半側卻忽然塌陷下去,原來是顧南城騰空翻轉身體,將喬伊按壓在他挺拔強壯的身體之下,兩個人的身體驀然契合,像一股溫潤**的電流淌過,讓兩人不自覺地發出舒服的感嘆。

此時的顧南城,沉醉在自己的感官思緒中,半俯起身體,不等喬伊回神,一手緊扣住喬伊下巴,俯首深深含住了她的下唇,輾轉吮吸起來。

感受到身下的身體忽然變得僵硬,顧西城火熱的手掌游移安慰起喬伊的身體,所到之處,點燃簇簇火花。

喬伊又驚又怕,嬌喘出聲,哪知這聲音聽在顧西城耳中,像是得到了巨大的鼓舞。他大手一揮,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也扯掉她身上最後的「防衛」,修長的手指,準確地找到她的靶心。

「唔……」喬伊倒吸一口氣,身體像是被一股強烈的電流擊中,動彈不得,直到顧西城拉起她的手,放到他最火熱的雙唇上,啞着聲音對她說,「小雨……乖,我想……」

喬伊瞬間感覺像被人澆了一桶冷水,從頭涼到尾,回過神的她用力推搡他,試圖喚起他的理智,「南城,你清醒一點……我不是慕詩雨!」

聽着他輕喚着別的女人的名字,她如同被人用刀劃開了心口,那種生生的撕裂感,好痛!

她的反抗和掙扎,惹惱了顧南城,他一把抓過她的雙手,強行按壓在頭頂。

喬伊又羞又惱,從來沒人這樣對待過她,他今天是打算強行要了她么?

可她不是慕詩雨啊,不是他愛的人啊!

委屈累積,喬伊難受地哭出聲來,「嗚……嗚嗚……」

「對不起,乖,我會輕一點的!」他雙手按着她的肩膀,力道開始放鬆,但絕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待她氣息穩定,他再次吻住她。

漸漸地,吻和愛撫變得密集,再一路往下……

喬伊細碎掙扎的聲音,漸漸融化在他綿柔密集的吻里,最終化為一聲聲嬌柔地低吟。

如果,今晚是他與她這輩子唯一的也是最後的糾纏,那麼,就這樣吧。

第二天凌晨,天蒙蒙亮,喬伊抵不住身體的酸楚和疼痛,從昏睡中悠悠醒來。

半晌,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身處酒店房間里,昨晚的點滴也逐漸湧上心頭。

側過身子,發現顧南城安然地睡在她的旁邊,耳畔是他沉穩均勻的呼吸聲。

她知道,他和她的美夢也結束了。新的一天了,他們又將恢復到兩條平行線的關係。

如果他醒來發現,昨晚睡在他身邊的不是慕詩雨,而是她的話,他該會多麼的氣憤和難受……

而她,最不舍他傷心。所以,她要趕緊離開,把這個秘密獨自珍藏好。

喬伊輕手輕腳地翻身起來,以最快速度穿好昨天的舊衣服,準備離開。

回首,再看一眼顧西城後,她推門離去,不帶一絲留戀。

「再見了,顧南城。再見了,我的暗戀。」

……

上午9點整,古堡莊園草坪上,顧家二公子顧西風與喬氏小姐的婚禮如期舉行。

顧南城到的有點晚,母親電話過來催促時,他幾乎從床上驚跳起來,衝進衛生間洗了把臉才稍微清醒。

回到床邊撿起昨天衣服準備套上時,白色床單上猩紅的血跡,讓他整個人頓住了。

昨晚,他以為是一場美夢而已,沒想到,是真的。

該死!昨晚哪個女人跑進了他房間,和他發生了**?昨晚全程他是醉得厲害,甚至有點自欺般把她當作了慕詩雨,可現在理智回歸,想也知道慕詩雨早已不在這個城市,更不可能再出現在他身邊。

而且,昨晚整晚充斥在他身邊的那股淡淡茉莉花味道,完全不同於慕詩雨平時身上濃烈的香水味。那種幽雅清香,卻比任何濃郁香水都要引人深陷沉淪。

昨晚的糾纏不止一次,顧南城卻沒時間再作細想,彎腰準備套上鞋子時,被鞋邊燈光下發出閃耀光芒的一顆東西吸引,撿起才發現是一個項鏈吊墜,看起來像Y字母般圖案。

他把他小心地收進西裝袋內側,靠近心房的地方,雖然不知道這個姑娘是誰,但他們卻很合拍,他該感謝她的,感謝她陪他度過了最脆弱的夜晚……

等他趕到婚禮現場時,和親友打了聲招呼,就見弟弟挽着新娘,踏着音樂出場了。

草坪上,花海中,新娘一席白紗,手捧象徵美好的粉色芍藥花束,聖潔如天使。

眼前新娘的美好,讓顧南城有着那麼一剎那的失神,但也只作略微的停頓,便將視線放在弟弟身上。這個他從小看着長大的弟弟,有着最善良的性子,因為天生心臟不好,家裡人對他也格外照顧,得知他喜歡喬家女兒,便想着法子,哪怕是通過項目合作也要幫他娶到心儀的姑娘。

……

「喬伊女士,請問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男子,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身體健康或不適,你都願意和她永遠在一起嗎?」

主婚人莊重而嚴肅的問語,喬伊卻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台下觀禮者眾,但她眼裡似乎只看到到顧南城。今天的他,比較低調,白色的襯衫,搭配一身藏青色的西服,只是在西裝口袋處別上了代表婚宴「嘉賓」的禮花。

新娘愣愣出神狀,立即引起了觀眾席的躁動,連顧南城都開始顯得有點不耐煩。

神父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失態的新娘,不得不出聲再次提醒,「喬伊女士,你是否願意嫁給你身邊這位男子,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

「神父,不用問了,她沒資格!」突然,一道尖厲的女聲打斷了神父的問話。

人群頓時安靜下來,大家循着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站在舞台右側下方的伴娘陳莉莉邊扯着胸口的禮花,邊大步邁上台階。

「莉莉,你這是幹麼?」喬伊的哥哥喬鑫自然認得妹妹的這個閨蜜,原本他就離舞台近,但等他夠上前去卻也只來得及抓住陳莉莉的手腕。

「我今天就是要讓大家認清一些事,看清一些人而已。」陳莉莉甩開喬鑫抓住她的手,徑直來到舞台**新人的面前站定。

喬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但感受到氣氛的驟變,立即掀開了頭紗,卻見陳莉莉站在他們面前。

「咳咳!」新郎清了清嗓子,眯着眼睛半是警告半是勸導,「陳小姐,有什麼事情請等我和喬伊的婚禮儀式結束後再說,顧喬兩家的婚禮不是誰都可以來搗亂的。」

「我不是來搗亂的。」陳莉莉指着喬伊,又雙眼定定地凝望着顧西風,「讓我來給大家看看吧,你們顧家要娶進門的女人,她有多麼的不堪和放蕩。」

閨蜜忽然來砸場,已讓喬伊吃驚不已,而她嘴裏冒出的「放蕩」二字,更是讓她不由地想起昨晚,捏着頭紗的手心頓時冷汗涔涔。

「怎麼,心虛了?放心,接下來還有更讓你心虛的呢!」見喬伊顯露出擔心神色,陳莉莉頓時覺得心裏無比舒坦,這麼多年來,雖然兩人是閨蜜,但什麼都被喬伊略勝一籌般的壓制着,她早已看她很不順眼。

「大家看看,這才是喬伊的真面目。」陳莉莉打開手中的遙控器,輕按了下「播放」鍵,舞台兩側原本準備用來播放新郎新娘婚紗照片的大屏幕,頓時播放出「活色生香」的畫面。

喬伊定睛一看,原來是昨晚她被兩個無恥之徒欺負的畫面,但是拍攝的鏡頭選取的巧妙,看起來真的像是她和男人在……

「不是這樣的,大家請聽我說,我是被強……」喬伊想開口解釋,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而隨着鏡頭畫面的愈發香艷,低下人群的議論聲也愈加劇,根本沒人會聽她的解釋。

場面已然失控。

喬伊抱着渴望理解的眼神,望向遠處的顧南城,可他卻是發狠地盯着她的方向,渾身散發著一股要撕了她的氣息。他一定恨死了她丟了他們顧家的臉面。

「噗通!」就在喬伊想衝過去告訴顧南城,那是她被陷害的剎那,身邊傳來一聲人栽倒在地的聲音,回頭一看,是顧西風暈倒了。

顧西風有天生心臟病,不能受刺激,一想到這裡,喬伊趕緊蹲下身子去扶。

「拿開你的手,不許你這個骯髒的女人碰我弟弟。」顧南城眼見弟弟狀況不對,第一時間飛奔過來,撥開邊上的喬伊,抱起顧西風就向外衝去,邊喊,「快叫救護車!」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顧家人都慌了神。顧母氣得發抖,跟着追上去幾步,又頓住,回頭看了幾眼失神的喬伊,衝上去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啪——」的一聲,讓喬家父母心尖一顫,也讓在場的眾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氣。

顧母還不解氣,打算再甩一個巴掌,被心疼妹妹的喬鑫攔住,「親家母,有話好好說。」

「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你妹妹今天要是害得我們西風有個什麼,你們喬家等着瞧。」

顧母是真心心疼小兒子,哪怕明知喬家女兒不是兒子的良配,只要他喜歡,只要他開心,顧家哪怕是拿出幾個億的項目讓喬家分一杯羹而答應婚事,他們也認了,卻沒想到丟了臉面不說,還惹得西風再次發病。

顧母給出了警告,見救護車到達,便追着出去了。

男方親戚見顧家人都去了醫院,也跟着走了,剩下一堆抱着看好戲心態的人,瞅着舞台上落魄的「新娘子」。

「我們也先回去吧。」喬鑫不舍妹妹如此委屈,將她攬入懷中,擦了擦眼裡的淚水,順勢打橫抱起她,往莊園停車場走去。

這幾天,海城街頭巷尾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都是顧喬兩家鬧劇般的那場婚禮,以及喬家女兒如何放蕩不堪的新聞。

那之後,顧喬兩家徹底鬧僵,顧家一下子中斷了所有合作項目,並順勢抽走了幾個億的資金,喬家瞬間顯得孤立又被動,加上醜聞影響,喬氏股票大跌。

喬氏危機加劇,父母忙得團團轉,喬伊深知是自己惹的禍,卻又幫不上忙,只能每天待在家裡等候消息。

這天,通過了幾位朋友,喬伊才打聽到顧西風的消息。自顧西風在婚禮上被氣得心臟病複發住院後,顧家便封鎖了所有的消息,最近病情稍微得以控制,顧家才肯對外透露。想着之前的婚約,以及自己的原因才導致他住院,喬伊想着該去趟醫院看下他。

顧氏旗下有自己的醫院,不用打聽,也可猜出顧西風住在哪裡,倒是樓層和房間號費了她一番心思才探到。

……

喬伊瞞着家人到了醫院。她帶着墨鏡,一手拎着水果,一手抱着香水百合,避開人群,尋找着顧西風所在的樓層。

好不容易找到位於醫院最深處最幽靜的那幢小樓,在入口處卻被忽然從暗處竄出來的兩個黑衣保鏢攔住,「你好,小姐,這幢樓不接受訪客探訪,請離開。」

「我是來看顧西風的,我是……他的朋友。」喬伊是誠心來看望顧西風,如果他有什麼不測,她真的無法原諒自己,雖然視頻里是被人陷害,但她在結婚前夜確實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兩位保鏢大哥,讓我進去一下吧,我看一眼就走。」

保鏢並不認識喬伊,看她只像是探病而已,便稍微放鬆了警惕,「那我給老闆打個電話問下吧。」

自婚禮後,顧家兩老也是氣得不輕,等顧西風病情穩定,他們便住到了顧家城郊別墅療養,現在顧家大小事務全權交由顧南城來主持。

果然,接通後,電話那端便傳來顧南城略顯疲憊卻沉穩的聲音,「什麼事?」

「大少,有訪客來想見二少,我們問下您。」保鏢恭敬卻簡短地說明。

「誰?」顧南城知道訪客絕非顧家族系內的人,不然保鏢早已作出判斷。

不等保鏢詢問,喬伊上前接過保鏢的電話,略顯遲疑道,「南城,我是……喬伊。」

「呦,喬大小姐,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家弟弟。」顧南城譏誚道,他們都還沒找她算賬,今天她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我弟弟病情剛剛好轉,怎麼,你又想來折騰他?」

「不是的,我是誠心來道歉的……」

「喬小姐,我們不需要道歉,你欠顧家的,我們自有其他方式來算賬。」不給她任何機會,顧南城打斷了她的訴求,並出聲警告,「離他遠點,喬小姐,這是我最後的警告。」

「等一下!」搶在顧南城掛斷電話前,喬伊驚呼,「那個,我還想還給西風……一些東西。」

電話那端忽然安靜了一下,但是喬伊知道,顧南城還在聽電話,婚戒,我必須要還給他。」

過了好久,對方才回道,「那你送到顧氏集團大樓對面的咖啡館吧,我去拿。」

……

冰山咖啡館。

喬伊匆匆趕到,發現顧南城還沒到時,鬆了一口氣,按顧南城的性子,要是讓他等太久,他肯定沒耐心。

喬伊點了一杯熱拿鐵,捧在手心裏取暖。要是他們之間沒有之前那麼多的事情,她純粹作為他的友人,坐在這裡等他,多好。

但是桌面上那個紅色錦盒裡的鑽戒,深深提醒着她之前發生的那麼多故事。他和她再無可能,喬顧兩家也再無可能友好。

「喬小姐,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出現在顧家人面前。」顧南城終於來了,剛剛在她面前坐定,他那冷酷的聲音再次傳來,「尤其是西風,後果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

顧南城冰冷甚至厭惡的眼神刺痛了喬伊,她睫毛微顫着垂下眼帘,低聲道,「對不起。」

「對不起?」顧南城滿臉嘲弄,譏誚道,「喬小姐,我們顧家要不起你這种放盪成性,作風不堪的女人」

放蕩.成性!作風,不堪!

他字字如刀,在喬伊心頭划上道道傷痕。喬伊貝齒將下唇咬出了血色,此刻她冰涼的心,已經絕望到頂端。

「顧總,誰都可以指責我,但你,沒那個資格。」喬伊抬起頭來,深吸一口氣將淚意憋回去,把桌面上的紅色錦盒推向顧南城,聲音有些顫抖,「這個是顧家的,理應還給顧家。」

他沒資格?顧南城頓時火冒三丈,站起身來,手迅速地扣住她的下頜,用力一扯,「你以為你對顧家、對西風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後,現在這樣做就能劃清界限嗎?」

如果不是她的背叛,西風怎麼會進重症監護室?如果不是她,顧家兩老怎麼會被氣得生病?她還這麼自以為是地說他沒資格。

「南城,好疼。」喬伊仰着頭,晶亮的眸子里還有淚珠將落未落,此刻正委委屈屈的軟聲道。

兩人距離近地可以看見彼此臉上細微的變化,顧南城看着她白皙的皮膚,嬌艷的紅唇,她身上若有似無的氣息,飄散過來,讓他產生一種熟悉的感覺。

嘁,他覺得自己真是瘋了,她像撒嬌一樣的聲音,她身上的氣息,讓他產生了喬伊與那晚的女人有點相似的錯覺。

但她喬伊,不配。

顧南城冷下臉,加重了手裡的力道,「喬伊,你真的很犯賤,居然能隨時隨地勾.引人。」

他無端加以的罪名,喬伊卻沒法辯解,只能輕聲道,「顧總已經警告過了,請放開我。」

說罷,她努力擺脫開他的掐制。既然戒指已歸還,而她的道歉,顧南城明顯不想接受,那他們已無需再談,拿起包包,她起身離開,「再見。」

「喬小姐,記住我剛剛的警告,別再試圖接近西風。」當喬伊起身從卡座離開,經過顧南城的時候,他的聲音才幽幽響起,不是告別,卻是再次的警告。

原來,她在他眼裡是這樣的有預謀。喬伊心痛,想早點離開,只是起身的動作過大,頭一陣暈眩,腳下一個踉蹌,她竟直直地倒向旁邊的顧南城。

顧南城沒有提防,原本端坐着他,被喬伊俯衝過來的力道帶動,一時間,兩人重重摔向卡座深處。

她柔軟的身體,更是撞得顧南城悶哼了一聲。而顧南城灼熱的呼吸,讓她不由得想起了他們的那一晚,頓時臉羞紅。

顧南城俯首,看着她羞中帶嬌的神態,那撲閃着的長睫毛,閃躲的眼神,驚慌失措宛若一隻受了驚嚇的小鹿。難怪弟弟多年這麼迷戀她,光看外表,她確實有這個本錢。

但顧南城心中又不免嗤笑,她喬伊哪有那麼單純,「看來,喬小姐今天的目標不止是道歉和換戒指啊。怎麼?現在想從我這裡下手,重新拿回顧氏和喬氏的合作項目?」

「我沒有。」他又要開始嘲諷她了,喬伊刷白了臉,藉著抵住他胸口的力道,她稍微穩住身體,慢慢起身。「我只是有點頭暈。」

顧南城卻是猛得發力,將她側面壓制在卡座邊緣,「這不是你管用的伎倆,博取男人同情?」

顧南城的大幅度動作,讓喬伊從心底泛上一股想暈吐的感覺,她眨了眨眼,想壓制住那股暈眩感,腦海卻是一陣天旋地轉,頓時歪倒在卡座上。

「喂,喬伊,你裝什麼?」顧南城見她閉着眼睛沒反映,又拍了拍她的臉,仍是沒有反映,皺眉道,「喬伊,喬伊,你醒醒!」

這時,眼瞅着端着咖啡的服務員經過,顧南城趕緊招呼,「服務員,快,撥打下120。」

這都能暈倒,她還真是個麻煩。顧南城心裏抱怨,還是馬上把她放平,然後再迅速抱起她,向門口衝去。

顧南城走後,卡座後側屏風旁邊,露出一張帶着猥瑣笑容的男子的臉,他正拿着相機回看剛剛偷拍到的內容,不免心中嘚瑟:最近海城最帶新聞看點的喬家大小姐的猛料啊,而且還是和顧家大少的親密照片。

這下,他要賺大發了。

……

醫院。

不知道過了多久,喬伊才悠悠醒來,看着潔白的牆壁,聞着濃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才知道自己是在醫院裏。

「小姐,你懷孕了。」護士見她轉醒,馬上把醫生叫了過來,卻也給她帶來了一個巨大的驚嚇。

「什麼?!醫生,您確定是我么?」

「是的,孩子已經快四周了。」醫生再次說明,並且遞給她一張化驗報告單,上面白紙黑字寫明了「早孕」這一結果。

忽然想起剛剛自己是和顧南城在一起,喬伊忽然擔心顧南城是否知道,「醫生,請問下,剛剛是有人送我來醫院的嗎?」

「你是救護車上的陪護人員送你來的。」醫生回答,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嘆氣提醒,「如果你不想要的話,那早點安排時間做掉,越到後面越傷神。」

「不,我要,我要的!」喬伊驚嚇般回神,雙手護住小腹,是他的孩子,她怎麼可能不要。

哪怕,今天他連醫院都親自懶得送她來,直接把她丟給了陪護人員。

「要的話,那你就好好養身體。」醫生瞅了她一眼,在藥單子上開了一些藥物,「你孕酮低,配點藥片回家吃……」

拎着一小袋子的藥品,喬伊落寞地離開醫院。

街上,高樓林立,車水馬龍。

這個她熟悉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此刻,卻覺得格外的陌生。現在,外界對她的評價已經如此不堪,要是知道她未婚先孕,先說父母家人不允許,外界的唾沫星子估計都能把她掩蓋掉。自己受苦倒是無所謂,可是,孩子是無辜的。

怎麼辦?喬伊輕輕地撫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忽然就下定了決心:寶貝,沒有關係,哪怕你以後沒有爸爸陪伴在側,也沒有來自長輩的的疼愛和呵護,但是媽咪會把全部的愛都給你,我們一起!

那晚,乘着喬家長輩外出,喬伊簡單地收拾了下自己的物品,然後悄悄地離開了海城。

五年後,海城機場入關處,人頭攢動。

忽然,一抹穿着靚麗套裝,踩着米色高跟鞋的窈窕身影,攫取了大家的目光,更讓大家羨慕不已的是,她身後還有一對牽着她衣角的可愛寶寶。

那是一對漂亮得如同洋娃娃般的龍鳳胎,皮膚白皙、眼睛圓亮,看到大家在關注他們,還能萌萌地回以大家一抹微笑!

眾人的心,頓時萌化了,一時都忘記了自己是在辦理嚴肅的入關手續。

「小傢伙們,別賣萌了,我們到了媽媽的故鄉海城哦。」喬伊順利辦好手續,推着行李箱,帶着娃往裏面走。

「伊伊,這是你的家鄉啊?」這幾年,兩個小傢伙也跟着母親去過了不少地方,但海城還是第一次來,小女生右右偷瞄了母親一眼,再低聲嘀咕,「伊伊,你是要帶我們去找爸爸了嗎?」

喬伊腳步一頓,立刻蹲下來與兩位寶寶視線平視,「寶貝,你們……很想見爸爸嗎?」

左左是個小男生,不同於右右的單純,他比較會看母親的臉色,剛剛見喬伊的神色有點不自然,頓時拉着右右上前圍着母親,「伊伊,沒事的,我們誰也不見,我們和伊伊在一起就好。」

寶寶如此窩心懂事,喬伊頓時覺得很是安慰,她攬兩個寶寶入懷,「寶貝們真乖,我們先去酒店,改天帶你們去找外公外婆和舅舅。」

「噢耶!」聽有親人可以見,他們頓時歡快地忘卻了剛剛對父親的好奇,跟着母親一起到了酒店。

……

在酒店,喬伊安頓好兩個孩子,自己收拾了一下後,就準備出發去M公司位於中國的總部報到。

在國外的幾年,喬伊有幸認識了一位長者,對方剛好是M公司北美地區的負責人,兩人很是投緣,長者向她介紹了M公司,而她也很努力,憑藉自己的實力順利考取入職。後來,長者退休,而她也慢慢成長為M公司北美地區重要項目的負責人。

這次,就是因為中國分公司需要開發新項目,而她在這一領域擁有豐富經驗,所以被調來總部接手這個項目。

雖然這是個讓人成長的機會,但要是在幾年前,喬伊肯定是拒絕的,尤其是工作地點在海城,她怕兩個小可愛暴露。這幾年,隨着孩子的長大,自己也希望藉著提拔的機會賺取更多,給孩子們創作最佳的生活條件。

所以,她回來了。

M公司總部大樓就坐落在海城最繁華的淮海路上,這一帶喬伊曾經很熟悉。

交接工作很順利,但項目的正式啟動還得等明天總裁從英國回來後,做最後商議和定奪。所以,跟相關部門打了招呼後,喬伊便準備回酒店帶孩子們去吃飯。

經過茶水間,正好聽到幾位姑娘在竊竊私語,討論着明天終於能看到總裁真面目的場景。其實,M公司八年前是在英國創立的,發展穩定後才開拓國際市場。三年前,公司將總部搬回中國。而對於這位赫赫有名的M公司,外界只知其名,甚少有人見過他,也包括M公司老員工的喬伊。

聽着小姑娘們對明天見總裁憧憬不已,她不忍心打擊她們,據外界傳聞,M公司總裁是一位60多歲的老頭子。

喬伊笑笑,輕聲離開。

……

喬伊匆忙趕回酒店,時間還是過了飯點,幸好酒店有下午茶餐廳。

這幾年,喬伊拚命工作,孩子們也很是貼心,遇到喬伊忙碌,他們便不吵不鬧,乖巧地等她忙完。

等吃飽了肚子,兩個小傢伙都有點想午睡了,喬伊帶着他們準備回房間。

當她一左一右正牽着孩子走到茶餐廳門口時,忽然被人從後面拉住了手。原來,來的人是喬伊的媽媽羅雅妮,她今天本來是約了小姐妹喝下午茶,剛剛看到前面有個身影和自己的女兒很像,趕緊過來看一下,「喬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喬伊被突然拽着自己的女人嚇了一跳,仔細一看遠來是自己的母親,「媽!」

母女相見,兩人頓時哽咽,喬伊撲進母親懷裡喜極而泣。

「你這個不孝女!不告而別這麼多年……還回來做什麼!」羅雅妮拉開喬伊,仔細打量着她,「瘦了,在外面這麼多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不苦不苦,媽,對不起。」喬伊笑着落淚,她之前還想着該怎麼回家去見父母,沒想到第一天就遇上了母親,「媽,您還是那麼漂亮,一點都沒變。」

「別以為嘴甜說幾句好話,我們就不罵你了。一會兒,跟媽回家,看家裡怎麼收拾你。」羅雅妮一邊掉着眼淚,一邊訓着女兒,準備拉女兒回家,卻見她身旁兩個精緻如瓷娃娃般的孩子,「喬伊,這兩個孩子是?」

喬伊哭得入神,差點忘記了兩個孩子還在身邊,拉過孩子到跟前,「來,孩子們,這就是你們常說的『媽媽的媽媽』,快叫外婆。」

「外婆。」兩孩子立刻跟着媽媽,甜甜地喚了一聲。

甜膩柔軟的聲音,瞬間萌化了羅雅妮的心,一個一邊,攬兩個入懷,「乖寶貝,你們太可愛了,不知道誰家有這麼大的福氣。」

「媽……」喬伊望踟躇半晌,才開口說,「媽,他們是我的孩子。」

「你的?」羅雅妮不解,難道是收養的?

知道母親心裏在想什麼,喬伊立刻阻止她的想法,「媽,他們是我生的孩子。」

羅雅妮驚詫,望望喬伊,再看看孩子,果然,眉宇之間的相像不能造假,孩子可能、真的,就是喬伊生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母親的提問,又瞬間觸及到了喬伊心底最深處的秘密。想起五年前的事情,喬伊頓時心裏一緊……

「媽,你怎麼站在門口啊?」一道清亮的女聲從喬伊背後傳來,打斷了喬伊的思緒。

「詩雨?」喬伊回過頭,看清正向這邊走來的身影時,頓時愣住。

還真是慕詩雨,她還是之前那般的漂亮奪目,淺笑微微,芳華無盡。

「什麼詩雨哎,你現在應該叫她『嫂子』。」羅雅妮輕拍了下喬伊的肩膀,作為提醒。

嫂子?她和哥哥結婚了?

那麼,顧南城呢?畢竟他們當時是那麼情深似海的一對。他,那麼愛她……

慕詩雨來到跟前,才發現羅雅妮身邊的身影是喬伊,「喬伊,真是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回來,就遇到媽了。」喬伊笑着附和。

「我們是聽媽說要來喝下午茶,剛好我和你哥在邊上,就準備過來接她回……」慕詩雨還沒說話,就見停好車比她晚一步的喬鑫也進來了,「嘍,你哥也來了。」

喬伊還沒回過神,喬鑫就到了跟前,見是多年未歸的妹妹,上下打量了她一圈,又一下子緊緊擁她入懷,語氣哽咽,「喬伊,你終於捨得回來了!」

「嗚嗚嗚……」這麼多年,終於有最親的家人可以依靠,喬伊也趴着哥哥肩膀上,遏制不住情緒大哭起來。

「這樣多難看,我們先回家。」羅雅妮眼裡含着淚水,見茶餐廳人來人往,都盯着他們一家子瞧,出聲制止,提醒大家回家再說。

是啊,回家,多美的字眼,喬伊心裏感嘆。

……

喬家別墅。

孩子們到家後,因為好奇這是喬伊長大的地方,在傭人的帶領下玩了一圈,終於體力不支,沉沉睡著了。

喬伊為他們蓋好毯子,看着他們的睡顏,不由得想到了和他們神態相似的另外一張臉,顧南城,你還好嗎?

「伊伊,他們睡著了?」喬鑫推開半掩着的門,進入房間看了孩子們一眼,這也是當年喬伊的閨房。

喬伊見是哥哥進來,跟他比划了一個出去說的動作,兩人便輕手輕腳往樓下客廳走去。

客廳里,母親正坐那,慕詩雨有事出門去辦理,喬伊知道,大家對她的這幾年和忽然出現的兩個孩子,有着太多疑惑需要她來解答。

果然,羅雅妮馬上開口提問,「伊伊,兩個孩子的父親呢?沒有跟着回來嗎?」

「媽,孩子們是我自己生,也是我自己一手帶大的。」

「孩子的父親,和五年前讓你結不成婚的人是同一個嗎?」喬鑫問的問題,向來一針見血。

「哥,那都過去了。」提到五年前的事情,像是又在喬伊的心口划出了一道傷害,心口泛酸不已,「媽,哥,我們不說那些了,家裡這幾年都還好嗎?」

「我們倒是還好,倒是顧家……還有海城其他幾家老牌大企業,都不太好。」母親幽幽開口,雖然沒有細說,但是喬伊知道不太好代表的意義。

果然,細細的打聽下,才知道顧家在幾年前就遭受了巨大打擊。原來,她離開後,卻有人在媒體上報道出她和顧南城的大量「親密」照片,給顧、喬兩家的股票和市場又帶來了重創。喬家父子全力挽救,稍微控制了局勢,而顧家,顧西風的身體再次打擊,被顧家送往國外醫治,還是搶救無效,顧家也因此一蹶不振。

「至於顧南城,我們都以為他能抵住壓力,重振顧氏,卻沒想到,顧氏還是倒下了。」哥哥很是感嘆,商海沉浮,這幾年他是越來越有感觸,「這也不能怪顧南城,畢竟那幾年輿論對顧、喬兩家都很不利,顧家內憂外患,不能像我們家一樣可以放手去一搏。」

喬伊知道哥哥說的是什麼,可內心還是愧疚,畢竟當年給家裡帶來危機的罪魁禍首是她,「對不起,哥,我給大家惹麻煩了。」

「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在喬鑫看來,妹妹當年的事情,跟商場鬥爭使暗招脫不了干係。

喬伊沒有忽略掉哥哥眼中的那抹狠勁,她知道哥哥會幫她查找當年視頻醜聞的幕後黑手,不過那些顯然對她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倒是哥哥慕詩雨的事情,她更關心。

「哥,你怎麼和慕詩雨結婚了,你明知道她……」喬伊踟躇了半天,見母親進了廚房去盛甜湯,才開口詢問起哥哥的婚事。

喬鑫顯然明白妹妹想說什麼,不禁苦澀一笑,「傻妹妹,誰規定婚姻一定要建立在相愛的基礎上。」

是啊,商宦人家,在婚姻問題上又有多少人能擁有自由決定權。她當年,不是也為了項目合作,差點嫁給顧家二少么。

明知現實無奈,但心裏仍然有點悲涼,喬伊抬眼望向哥哥,忍不住又問,「哥,你娶了慕詩雨,那顧南城……他怎麼辦?」

沒料到妹妹會忽然提這個人,喬鑫心裏不免驚詫,但仍回道,「不知道,那次事件後,顧氏沒落,顧家二老出國,不久顧南城也失去了消息。」

「為什麼?是你們結婚打擊到他了嗎?」

見妹妹執意要問明白,喬鑫苦笑,「你太小看顧南城了,那還構不成他遠走天涯的理由。據說是因為顧家上下都有遺傳的心臟疾病……顧南城不得已要去國外醫治。」

「來來來,吃點甜品!」廚房那端,羅雅妮邊端着甜品出來,邊吆喝,看來心情很不錯。

兄妹倆見母親出來,邊停止了剛剛的對話,順勢撿起個輕鬆話題開始討論。

「伊伊,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喬氏幫忙?」喬鑫問。

喬伊搖搖頭,指了指樓上的方向,「哥,孩子們都還小,我一回歸,媒體到時候指不定抓着什麼來報道,以後再說罷。」

這一點喬鑫倒是沒想到,深深覺得這次妹妹考慮得周到,便也附聲道,「那好,我們以後再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