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福星:作精貴妃她寵冠六宮
清穿福星:作精貴妃她寵冠六宮 連載中

清穿福星:作精貴妃她寵冠六宮

來源:google 作者:桃哩個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巴林·清婉 弘曆

【清穿宮斗甜寵】都說愛新覺羅家出情種,歷史都承認的甜甜的戀愛終於輪到她了她的身後是蒙古四十九部,娘家給力,在後宮裡她自然腰板硬硬的於是她敢在狗皇帝的面前作天作地,反正天塌下來有娘家替她頂着更何況她還有個大藥房金手指,那可真是誰也害不了她但是前有皇后,後有其他寵妃,波詭雲譎的大清後宮,哪怕她想安穩度日,也難逃他人的暗箭畢竟想讓她過不好日子,不止下毒這一條路,還有陷害,栽贓及高位打壓「清婉,朕會毫無保留的愛你,尊重你,信任你」「皇上,臣妾相信你,不過能不能把皇上的那個爪子從臣妾肚子上拿下去,臣妾不過就吃胖了兩口,您至於天天捏我肚子嗎?」「清婉!清婉!你別生氣!朕錯了,誒呦誒呦!」被擰着耳朵的乾隆皇帝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這個蒙古來的小丫頭吃的死死的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滷水點豆腐(注意!!本文有一點點小小的架空,與歷史中撫養孩子方面有部分出入,但不會做太大改動)展開

《清穿福星:作精貴妃她寵冠六宮》章節試讀:

「什麼?演武場出事了?是哥哥嗎?」清婉一把掀開蓋在腿上的被子,下床就要穿鞋。「烏雲,快,把我的外袍替我穿好!我得去看看。」

烏雲趕緊安撫清婉,「格格您先別著急,不是貝勒爺,受傷的是巴圖。」

「是這樣,剛剛貝勒爺在演武場和巴特爾比武來着,巴特爾輸得太慘,他氣不過,反過來對貝勒爺使陰招,想用匕首刺傷貝勒爺,結果被巴圖擋了下來。」

清婉聽到牧仁沒事,這才鬆了一口氣。

還好,不是哥哥,如果是牧仁受傷的話,無論是她還是原主都該心疼死了。

清婉接過外袍,一邊往身上穿一邊問道,「那巴圖現在怎麼樣?他也算救了哥哥一命,是該好好嘉獎的。」

「回格格的話,據說巴圖傷及心脈,凶多吉少了。」烏雲幫清婉扣上最後一顆扣子,眼圈有些紅。

這個巴圖她也曾見過幾次,幾年前被貝勒爺從戰場上帶了回來,便一直跟在貝勒爺身邊,幫他打理一些私人上的事務。

有時候也跟着貝勒爺學騎射武功,小小的人稚氣未脫倒是滿臉的穩重,是個很乖巧的孩子。

可惜。

清婉站起身來,本想出門,想到自己一個女孩子家也幫不上什麼忙,又退回來,在屋裡來回踱着步。

只要一想到巴特爾拿着匕首向牧仁背後刺過去的樣子心裏就是一緊,今天要不是巴圖在,現在凶多吉少的就是哥哥了。

原本清婉還計划著有朝一日能利用巴特爾的情意擺寶音一道,現在看根本就沒這個必要。

因為這點小事就敢用匕首殺牧仁,下次要是還因為什麼事情不服氣,是不是要直接起兵造反了?

是不是還想自己當巴林王啊!

清婉越想越擔心,看來巴特爾不能留,絕對不能留!

烏雲看着清婉一圈一圈的轉,趕緊攔住她,「哎喲我的格格,您別轉了,仔細頭暈。」

「我這不是擔心哥哥那邊嘛,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清完找了個理由,胡亂搪塞着烏雲。

烏雲也跟着皺起眉頭,「就是啊,畢竟扎在心口呢,就算救回來也得好生休養一陣子,估計今後上戰場難了。」

清婉眼珠子一轉,打開自己的妝奩盒子,裝模作樣的翻找一下,拿出一物喚來烏雲,「烏雲,你過來,等下你把這個東西送給哥哥,然後你就這樣說……」

牧仁帳子內,巴林部的大夫都緊張的看着為首的大夫將一碗黑漆漆的中藥湯汁灌進巴圖的嘴裏,久經沙場的牧仁身上的殺伐之氣震懾的這些人的神經緊張,誰也不敢高聲喧嘩。

「李太醫,您看巴圖的傷怎麼樣了?」牧仁看着已經昏過去的巴圖毫無血色的臉,向巴林部最德高望重的御醫施了一禮。

巴林王如今上了年紀,時常病痛,為此乾隆皇帝特意賜巴林部三名御醫,保證巴林王爺的健康,這位李大人就是幾人中最厲害的一位。

平時御醫只伺候巴林王,這次牧仁能請動李太醫也是巴林王發話,無論如何盡量保住巴圖的性命。

「回貝勒爺的話,這位小兄弟中刀雖然不深,但看情況應該是刃尖刺破了血管,導致血流不止。老臣已經給這位小兄弟服下止血的湯藥,待藥效發揮出來便可拔刀。不過,這種情況下就算拔出刀了,這位小兄弟能不能挺過去,老臣也不敢保證。」李太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抱拳拱手,還了一禮。

牧仁嘆了口氣,心裏有數。

巴圖年紀還這麼小,再加上幾年前剛受了割刑,身體本來就虛,這次再中了一刀,身體素質必然不佳。

可是這刀不拔,巴圖必死,所以就算是有風險也得拔。

過了一會,藥性上來,巴圖的血漸漸止住,李太醫回身對牧仁說,「貝勒爺,老臣現在要拔刀了,還請貝勒爺帶幾個人按住這位小兄弟,免得他掙紮起來,傷口再次破裂。」

牧仁點點頭,指揮着手下幾名得力的幹將來控制住巴圖,之後便讓開了地方,「李太醫,麻煩您了。」

李太醫洗乾淨了手,一隻手按住傷口周圍的皮膚,另一隻手握緊了匕首,說時遲那時快,迅速拔出匕首,然後拿過藥粉,蓋住傷口止血。

「李太醫,他怎麼出了這麼多的血啊?」牧仁在戰場上也見過了很多的傷員,斷胳膊斷腿的也大有人在,但這胸口流血更是觸目驚心。

「這位小兄弟體內的血管破裂太過嚴重,老臣現在再開一個藥方,麻煩貝勒爺速速煎來,然後再施以針灸,或許可以止住。」李太醫手上不停,從隨身帶着的針灸包里抽出一根針,快准狠的扎在穴位上。

牧仁揮散眾人,順手拿起李太醫擱在托盤上的匕首細細查看,這一看便發現了玄機。

這匕首十分精巧,刀身上開了兩個血槽,兩邊的刃上還有小小的倒鉤,刺進身體里是一次傷害,**會再一次割傷皮肉。

巴特爾如此陰狠,真是其心可誅!

牧仁回頭看看還在流血的巴圖,從托盤裡拿起匕首,大步走出了營帳。

此時巴特爾的帷帳內,被綁住的巴特爾正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幾個人,「打呀,有本事你們幾個就打死我,打死了我看你們怎麼和貝勒爺交差!」

「巴特爾,就算是我們今天把你給打死了,貝勒爺也不會過多的責罰我們!我們都是跟着貝勒爺走南闖北征戰的老部下了,而你是對貝勒爺行刺的賊人!就算你軍功赫赫,今天也不會輕饒了你!」為首的佐鷹掐住巴特爾的下巴,用手中的馬鞭輕輕拍了拍巴特爾的臉。

明明都是草原上的好男兒,怎麼就出了這樣小家子氣的男人,因為比武輸了就下這樣的黑手,真是讓人看不起!

不好好練武也就算了,反而天天圍着寶音格格轉,想用寶音這個格格的身份當墊腳石,繼續往上爬,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配得上配不上。

再加上現在草原上有喜事,幾個部族都彙集在一起,萬一此事傳揚出去,巴特爾豈不是把巴林部的臉都丟光了!

眾人越想越氣,恨不得一人再往巴特爾臉上扇幾個大耳刮子以此泄憤。

「哼,我犯了錯,自有巴林王和貝勒爺處置,你們幾個還不配!」巴特爾把臉從佐鷹的手裡掙脫出來,輕蔑的笑着。

「你!」佐鷹高高揚起手中的馬鞭,就想往巴特爾身上招呼。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着傳來一個威儀渾厚的聲音。

「佐鷹,退下!」

《清穿福星:作精貴妃她寵冠六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