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啟明1158
啟明1158 連載中

啟明1158

來源:外網 作者:御炎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御炎

1158年,即南宋紹興二十八年。展開

《啟明1158》章節試讀:


任得敬眨了眨眼睛,一時半會兒說不出話來。
他好像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直到蘇詠霖提起了,他才開始思考。
這一思考,還真覺得有點道理。
對啊,為什麼我們三方面都不能做到統一對方呢?
明明處在一個分裂的狀況下,為什麼都如此的安於現狀呢?
「為什麼呢?」
任得敬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看向蘇詠霖。
蘇詠霖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一個國家啊,不能停下來,一旦停下來,就要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沒有外敵的情況下停下來倒也無可厚非,眼界如此,有外敵的情況下還停下來,那就是你們自己的問題了。」
任得敬還是想不通,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只能無奈的放棄,繼續追問自己最想知道的秘密。
「你還是沒有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天上人?天上,是什麼樣的?人,可以長生不死,羽化而登仙嗎?」
看着任得敬滿臉好奇甚至一副有點瘋狂的樣子,蘇詠霖便知道,這傢伙已經有點魔怔了,甚至可以說精神有點錯亂了,不願意承認失敗,居然把原因歸咎於天上人這個問題上。
無聊。
「你們覺得我是天上人?非也,我不是什麼天上人,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生在海邊的富貴人家的孩子,很小的時候,我也沒什麼宏圖大志,我只是想着過富貴日子以終老。
是什麼時候我開始改變的呢?應該有一段日子了,具體我是怎麼改變的,我想你也聽不懂,你也不想知道,我就不說了,但是我是如何成功的,我想你一定很感興趣。」
「沒錯,我很感興趣,你說。」
任得敬連連點頭,眼中滿是求知慾,似乎還是覺得蘇詠霖是天上人,他現在所講的正是天上的秘密。
他覺得就算馬上要死了,這個秘密也要知道,也要記住,記在魂魄里,這樣的話說不定自己也有羽化而登仙的可能啊!
他如此奢求着。
可惜蘇詠霖並沒有說他想要知道的「秘密」。
蘇詠霖說的是自己真正的道路。
「造反之前,我在宋國和金國做了一番考察,對宋國和金國的整個社會作了一番考察,最後我認定,在金國造反,比在宋國造反容易,因為金國有兩個主要矛盾,而宋國只有一個。」
「矛盾?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金國的主要矛盾是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但是宋國只有一個階級矛盾,所以金國比宋國更加不穩定,起事成功的可能更大一些,於是我就選擇了在金國造反。」
「民族矛盾?階級矛盾?這都是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任得敬很不高興:「你別說些我聽不懂的東西,我都快死了,你就不能讓我做個明白鬼嗎?說說天上,天上!」
「我都說了沒有天上,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沒有天上?」
「沒有。」
「你沒騙我?」
「你聽不聽?不聽我走了。」
「別別別,我聽!我聽!」
任得敬生怕蘇詠霖真的走了,趕快阻攔,讓他說自己想說的。
「這還差不多……算了,我說簡單點,簡單來說,宋國,官民之間的矛盾是最大的,而在金國,除了官民矛盾,還有女真人和其餘各族人之間的矛盾,小族臨大國,各種對本族人的優待和對外族人的苛待是很嚴重的。」
任得敬也是有着充分行政經驗和學識的優秀官僚,蘇詠霖這樣一說,他就懂了。
「原來如此,你看中了女真人對漢人的欺壓,以此煽動漢人造反。」
「這只是一部分原因,而且不是主要的,我打着光復漢家領土的旗號,吸引很多人加入我的團隊,但是我最根本的一群部下,他們並不這樣想的,他們所想的更加深刻一點。」
「是什麼?」
「你不懂。」
「哎呀!你這人!」
任得敬急了,開口道:「我都快死了,你就告訴我!告訴我!」
「你真的不明白嗎?」
蘇詠霖收起了方才些許的輕佻,變得莊重而又嚴肅。
「你或許是不明白,但是更多的可能是你根本不想明白,說白了,我做的事情是造反,之所以能造反,是有人願意追隨我,那些活不下去的人追隨我,但凡他們能好好地活下去,為什麼要追隨我造反呢?
一個有吃有穿有房子住的人,為什麼要拋棄他平靜的生活跟隨我造反呢?還不是因為有人讓他活不下去,他心中有怒,而我,則是應運而生,把他們心中的怒勾了出來,匯聚而成憤怒的火焰,點燃這片大地!」
蘇詠霖站了起來,走到牢籠前,正視着任得敬。
「我為什麼能成功?因為我是他們,他們就是我,我的目標就是他們的目標,他們的目標就是我的目標!所以他們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就是他們的力量,數千萬人的力量匯聚在一起,難道不能改天換地嗎?」
任得敬看着忽走到他面前直視他的蘇詠霖,滿臉都是詫異。
「他們……是誰?」
「那還用說,天底下所有的平民百姓啊。」
蘇詠霖笑了笑:「種地的農民,擺攤的小商販,碼頭搬運貨物的工人,千千萬萬為了吃一口飽飯而竭盡全力奔跑的人,就是他們,是他們的力量集中在了一起,成就了我,成就了大明。
你只是為了自己,為了你自己的家人,最多算上投靠你攀附你的那群無恥之徒,僅此而已的那麼一小撮人,你的力量何其微小?人一死,什麼都沒了。
而我不是,我是天下人的代表,我代表着他們,為了他們而戰,當天下人的意志匯聚在一起的時候,這股力量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我還是不懂……」
任得敬滿目迷茫,搞不懂蘇詠霖的意思。
「你不懂就不懂吧,你懂了又能如何?你心中從來只有自己的權勢,希望所有人都為了你而拚命,但是你卻吝嗇的什麼也不想給他們,你當然會失敗。」
任得敬愣了一下,隨即大怒。
「我……那你呢?你難道就不想所有人為了你而拚命?你不想駕馭他們操控他們,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勢?那你現在掌握的是什麼?」
「我從沒有這樣想過,他們拼搏奮鬥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他們自己。」
蘇詠霖搖了搖頭:「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們了,他們不是為我而拚命的。」
任得敬一愣。
「什麼?」
「他們不是為我拚命的,他們是為了家人得到的土地不再失去,為了讓家人可以不用承擔苛捐雜稅,為了讓家人不用受到官吏和地主豪強的欺凌,為了讓他們臉上的笑容不再失去。
他們從來不是為了我這個明國皇帝而拚命,我告訴過他們,不需要他們為我拚命,我就是他們,他們就是我,他們只需要為自己和家人拚命就夠了。
當千千萬萬個他們為了千千萬萬個家庭而拚命,千千萬萬個家庭向著同一個目標拼搏的時候,大明何愁不能昌盛?區區夏國,何愁不能覆滅?」
任得敬終於完全不能理解蘇詠霖的意思了。
他搞不明白蘇詠霖說的到底是什麼。
這不是瘋子的瘋言瘋語嗎?
如果不能用恐懼和威嚴樹立威望,不能用嚴懲和賞賜作為駕馭下屬的手段,不能讓所有人為他而拼搏,這個秩序怎麼建立起來?
沒有一個明確的上下尊卑制度,沒有一套邏輯嚴密的上下尊卑的思想體系,這個秩序怎麼能建立起來?統治怎麼維持下去?
他到底是怎麼做這個皇帝的?
這個大明國到底是個怎樣的國家?
和天上界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嗎?
蘇詠霖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嗎?
任得敬不明白,他的腦袋裡一團亂麻,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
當然,這並不重要。
他很快就和一群被捕捉的任氏子弟們一起被處斬了,以造反和弒君的名義遭到處決。
臨死之前,任得敬還是沒有想明白為什麼蘇詠霖會說那樣的話,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帶着永恆的疑惑和若有若無的不可置信,任得敬的頭顱沉沉墜地。

《啟明1158》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