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
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 連載中

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吃泡麵沒調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吃泡麵沒調料 李清清 現代言情

一朝穿越,醒來成為了下鄉知青吃不飽穿不暖,沒關係,她有空間,說她是村裡第一個萬元戶?李清清嘿嘿一笑,可不止呢展開

《七零知青有空間:我看上村裡糙漢》章節試讀:

講真的,空間里的空氣可比外面清新不少,要擱前世,有網有手機有吃的,她能在裏面呆一輩子。

話說回來,她真的有點懷念那會兒有手機有網絡的日子了,前世手機就沒離過手,一天天的過得也快,而來到這裡才兩天,卻感覺過了好久。

回過神來,李清清望着這幾根菜苗,提起種地這回事,別說,她還真會一點。

先不說她以前也是農村長大的,再則她平時也愛養些花花草草的,比方說……咳,蘆薈,仙人掌。

種菜不就那回事嘛,挖坑,插苗,再把根給埋上,李清清握着鋤頭美滋滋的,瞧,這有何難。

事實上幾根菜苗蔫耷耷的立在土裡,好不凄涼。

待把鋤頭放回茅草屋,李清清打了桶水上來擦洗身子,她對這空間最滿意的一點就是裏面溫度宜人,水也不涼。

現在那外面可冷了,風也大,尤其是晚上,一冒頭風直刮臉。

李清清用完的水順手就往地里潑,這不又節約用水,菜也澆了。

她懷疑自己眼花了,澆了水後,幾根苗子彷彿精神了不少。

懶得多想,李清清穿好衣服就出空間了。她昨天夜裡過於興奮,不知道啥時候才睡着,今天又去縣裡跑了老半天,早就累得不行。

今夜屋外月光如水,屋內人兒一夜無夢。

天光不算太亮,四周霧蒙蒙的,李清清蹲在茅房裡,面無表情。

要說目前她最抗拒的事情是什麼,如廁絕對排得上號。

這裡都是旱廁,又臭又臟,要是不小心往裏面瞅了幾眼,恨不得自戳雙目。

這還不是最緊要的,上了廁所總得擦吧,剛來的時候她還不懂,把自己那幾張衛生紙用了,哪曾想這也要憑票購買。

這個年代的衛生紙是紅色的,不怎麼柔軟,還有點掉屑,然而再怎麼不好也比沒有好。

現在還能怎麼辦,入鄉隨俗唄。怎麼說呢,她還是有選擇的餘地滴,竹片,玉米芯,土塊啥的,任君挑選。

面無表情解決完,李清清又想到一個問題,衛生巾好像還沒普及,只有大城市百貨商場賣進口貨那塊有,還不便宜。

現在大家用的都是月事帶,其實就是兩塊布中間塞點棉花,等洗乾淨了晾乾又用。

她不大想用原主那根,琢磨着什麼時候去整兩根新的,還是要賺錢啊,沒錢寸步難行。

還沒等李清清想出個章程來,遠遠就聽到外面有人在敲鑼打鼓喊些啥。

這個春天,大安村生產隊迎來一件大喜事,村裡要通電了!

立電線杆那天,全村老少都圍着看,激動不已,高空電線像蛛網連進家家戶戶。

有了電,隊里也安上了廣播,電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張書記每天也樂呵呵的,時不時就要在廣播里喊上幾句。

李清清也高興,有電好啊,有電誰還用煤油燈,味道又大,還怕風。

這天晚上,大家都沉浸在通電的喜悅里,調皮的小孩子不停扒拉開關,煩得大人要拿竹條了才罷手。

大家都要睡下了突然傳來一聲大叫,整得各自心裏直打鼓,眾人急急忙忙出門去看,

「啥事兒?出啥事兒了」

「才剛睡下呢,誰啊大晚上的?」

「完了,今天安電時,那安全員說啥你們還記得沒?」

記得,哪能不記得啊,安全員說了,要什麼防誤觸,啥觸電,嚴重還會要命。這可馬虎不得。

心裏一緊,循着叫聲推門進去,只見那劉阿公顫顫巍巍的站在桌子上對着燈泡呼哧呼哧的吹,罵罵咧咧的。

大家不由得哈哈大笑,這劉阿公有點耳背,多半沒聽清這電該咋個用,沒出事兒就最好,茶餘飯後又多了一個好笑的談資。

躺床上後,空間給了李清清一個大驚喜。她有想過這空間里的水啊土會讓植物長得快些,誰知道會這麼快。

昨天才小拇指那麼長的小菠菜苗子,今天就水靈靈的一米多高了!

真叫人驚掉下巴,她前世是聽說過北方有句笑談,說「你還沒我家蔥高」,這可不是侮辱人,那大蔥還真有兩米高。

李清清屬實沒想到菠菜也能長這麼高,還這麼快。不然怎麼叫金手指呢,離暴富又近了一小步哈哈。

如果空間對植物的生長有奇效,那她去上山挖點人蔘……好吧,這玩意兒可遇不可求,山上還有野獸,不是那麼好挖的。

再一個人蔘年份要長才有價值,她現在不想等那麼久,只想積累一筆快財。

看着空間這幾窩根肥葉大的大菠菜,李清清有些發愁,這麼大要怎麼帶出去賣啊,藏都藏不住。

一切還得從長計議。現在田裡沒啥活,但是還是得上工,日子就在每天上上工,一日三餐中過去了。

轉眼就來到了四月中旬,再過幾天就要開始備春耕,那屬於農忙時節,隊上加班加點把新的知青點建好了。

大隊長的意思是趕在春耕之前讓知青們搬進去,適應適應。修房子的社員還覺得可惜,要不是大隊長催得急,他們還能再磨幾天。

干會兒歇會兒一天就有八個工分,這到了年底結算出來,一家人還能過個好年。

對於李清清要搬出去這件事,許嬸兒一家十分不舍。

尤其是鐵蛋兒,清清姐姐長得又好看,和他玩,還給她糖吃,他一點也不想和姐姐分開。

這一家人都很實在,對李清清是打心眼兒里好,她也不想搬出去。

可別的知青都要去搬去知青點,她沒理由搞特殊,這個年代言語有時能殺人,那些麻煩能避開就避開吧。

李清清來到這裡大半個月了,沒添置什麼東西,收拾收拾還是來時那身行李。

再三跟鐵蛋兒保證會經常去看他,李清清才進了知青點的大門。

粗略一算,加上之前的老知青,現在該有五個女知青了。

老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五個女人……只能默默祈禱那幾個都是好相處的。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才剛搬進去,這火就燒到了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