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連載中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

來源:外網 作者:向陽花死於黑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向陽花死於黑夜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章節試讀:

獲取第1次 說實話,喬以笙現在對他的警告非但不怵,反倒很想試一試,她零點前不過去的話,等着她的後果會是什麼? 現在距離零點其實還早,陸闖下的這最後通牒,不免失去幾分威懾力。等戴非與和歐鷗泡完溫泉上來,在歐鷗的倡議下,四人又一起打牌。 歐鷗之前從喬以笙這邊順手拿走的桃花手鏈,歐鷗一直戴着。 巧的是,擁有同款手鏈的戴非與也戴着。 方才吃飯時歐鷗看見過,還調侃了一番像情侶手鏈。 泡溫泉期間兩人均摘掉,見泡完溫泉戴非與很快重新戴上,歐鷗又調笑:「你這麼想招桃花的嗎?」 戴非與轉頭問喬以笙:「你告訴她這手鏈只能招桃花的?」 喬以笙自然是幫着歐鷗:「舅媽當時讓我們去,不就為了求姻緣?」 戴非與只能自己跟歐鷗解釋:「我這款顏色和你的那款不同,我在我媽眼皮底下偷梁換柱,給我自己買的是轉運珠。」 歐鷗丟出一張牌:「嗯,沒事,不管是招桃花和轉運珠,別人不知道,看上去都像情侶款。」 戴非與吃掉歐鷗的牌:「我的轉運珠還是很有用的,手氣立刻變好。」m. 喬以笙和周固都無牌可出,過了。 歐鷗勾着唇繼續丟出牌,反吃掉戴非與的牌:「道明寺,你今晚看見我,就該知道,你的轉運珠起作用了。」 戴非與:「……」 喬以笙:「……」 於是整場牌局,歐鷗都這樣,比先前吃飯時更直白地開撩戴非與。 打了一個小時左右,由於戴非與不斷地給喬以笙使眼色,喬以笙做主讓牌局到此為止,戴非與和周固回了他們倆的房間,落在喬以笙眼中,戴非與委實像被嚇得不輕落荒而逃。 喬以笙和歐鷗也回他們倆的房間,歐鷗搭着喬以笙的肩膀樂得直不起腰:「你表哥怎麼這麼純啊。」 「你故意的吧?」喬以笙其實瞧出歐鷗的行為有惡作劇的成分在裡頭。 歐鷗斂了神色,很認真地問:「那如果我真的對你表哥有興趣,想追他呢?」 喬以笙鋪着榻榻米的被褥:「什麼時候你想追一個男人,還徵詢我的同意了?」 「畢竟是你的表哥嘛。」歐鷗過來一起鋪,「不過我這不是徵詢你的同意噢乖乖,我只是跟你打聲招呼。」 喬以笙聳聳肩:「那我也得跟你打聲招呼,你追你的,我不會插手。」 意思就是不幫她、不提供情報。 相應的,如果戴非與有些什麼,喬以笙也不會從中幫忙。 歐鷗眨了個電眼:「那是當然的。」 但戴非與到底是自己的表哥,喬以笙還是強調了一句:「你追的話就好好追,不想追了的話也直接點,別拿他當你魚池裡的魚。」 歐鷗在喬以笙身旁的被褥里躺下,動作很大幅度的點頭:「明白明白,我保證我不會玩弄你表哥的。」 「除非你表哥先玩弄我。」歐鷗補充一句。 「……」喬以笙噎了噎,笑,「這種可能性太小了。」 最後喬以笙還是多好奇一嘴:「你的實習生小鮮肉呢?」 屋裡的燈熄了,歐鷗在玩手機,手機屏幕的光亮映照出她臉上的遺憾:「小男生體力好是好,就是太黏我了。佔有慾還超級強,都把情緒帶到日常工作中了。」 「這可不行。老娘我雖然想要享受高質量的x生活,但也是要拼事業的。果然和同事發展感情是得謹慎的。」 而提及和同事發展感情,歐鷗也記起來問喬以笙:「你今晚和周固兩人的氛圍感好像不錯?」 喬以笙假裝已經困頓了,聲音放得昏昏欲睡:「沒什麼……就是普通朋友聊聊……」 歐鷗沒有再追問,只是狐疑:「十二點都沒到,你這就要睡了,是不是太浪費難得的周末了?」 「……嗯。有點累。」喬以笙心虛得很,默默對歐鷗說抱歉。 「行。那你好好休息。」歐鷗還是替她感到遺憾,「可惜了,這裡的溫泉果然是整個霖舟市泡得最舒坦的一個。你明天早上起床你看看有沒有興緻補泡。反正我退房前肯定要再泡一次。」 喬以笙低聲應:「……好。」 既然喬以笙要休息,歐鷗便不說話了,再玩了會兒手機,也睡覺。 喬以笙等到聽到歐鷗的呼吸均勻綿長,似乎睡熟了,才躲進被子里點亮手機屏幕查看時間。 離零點差半個小時。 陸闖訂的房間就在他們的隔壁,喬以笙故意不提前過去,又等了會兒,剩最後五分鐘時,才悄摸摸起來,躡手躡腳溜出去。 陸闖給她留了門,喬以笙準備敲門的發現可以推開門,她便直接進去了。 這裡的布局一樣是日式的裏面房間、外面庭院。 喬以笙在裏面的房間沒見到陸闖的蹤影,便尋到外面的庭院。 果不其然,陸闖在庭院的露天溫泉里泡着。 盈盈的水面搖曳着池畔燈盞的溫柔影子,煙霧蒸騰繚繞之後,陸闖兩條手臂敞開着搭在池邊,後背倚靠池壁,腦袋往後仰着,臉上蓋着毛巾,巋然不動又悄無聲息的。 這姿勢,令她記起那次陸闖在她公寓的書架前臉上蓋着書睡覺。 所以喬以笙懷疑他是不是自己泡着泡着泡睡過去。 但陸闖出聲證明了他還醒着:「呵,我就知道你會恰零點。」 隨着他腦袋豎直回來,蓋在他臉上的毛巾隨之掉落。 陸闖像接住書一樣,也敏捷地趕在毛巾掉進水裡之前接在手裡,然後將毛巾掛到他的脖子上。 同時他漆黑的眸子筆直而精準地籠罩住喬以笙,表情又冷又臭。 喬以笙正好藉此機會問他:「陸闖,以前上學的時候,你每次替鄭洋幫我到圖書館佔座,其實都不是為了兄弟義氣,是為了我吧?」 雖然已經在他面前多次比拼厚臉皮,但她的臉皮確實還沒鍛煉得太厚,再次拿這種有自作多情嫌疑的問題來羞辱他,她的耳根仍舊不可避免地悄悄發燙。 而且她的心底無法抑制地升騰起雀躍。 當初她確實認為曾被陸闖這樣的爛人短暫地感興趣過,自己是感到噁心的。 可或許現如今她得承認,最近一想到自己這幾年一直被陸闖喜歡着,她內心是歡喜的。

《喬以笙陸闖的小說免費閱讀txt》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