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千行道
千行道 連載中

千行道

來源:google 作者:中年老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長寧 陸千行

世界初成,混沌無序,天道降下七塊大造化碑,賦人間七大本源學霸陸千行本想靠着滿腹詩詞在異世界裝個杯,順便叱詫個風雲,抱得美人歸卻不想早已有人先他一步,當了無恥的詩詞搬運工機緣巧合下…他覺醒無上本源,一笛吹出世間凄涼,一心洞察世間滄桑,一斧砍破世間不平展開

《千行道》章節試讀:

南城陸宅,白色馬車緩緩停下,陸千行哼着小曲走了下來。

「陸公子慢走。」還是那兩名接他的金羽衛,不同的是兩人此刻都變得無比客氣。

「回去吧,有空找你們玩。」陸千行擺了擺手。

聽到陸千行人畜無害的話,兩人頓時一陣抽抽。

「卑職告退。」兩名金羽衛飛快坐上馬車,疾馳而去。

「奶奶個腿的,看你們兩個渣渣以後還敢不敢在小爺面前得瑟。」

陸千行只感覺此刻渾身無比舒暢。

在返回的路上,他一言不合就拿出腰牌欣賞。

而一拿出,兩名金羽衛就得跪。

如此拿出來收回去、拿出來收回去,把兩名金羽衛折騰夠嗆。

最後兩人只能跪求放過,並把陸八條塞入懷中的一疊銀票如數奉還。

陸千行這才心滿意足的把腰牌收好。

「老陸、老秦,我回來了。」陸宅內響起陸千行囂張的喊聲。

在院里忙碌的丫鬟婆子護院聽到陸千行的聲音傳來,立刻停下手裡的工作,全部齊刷刷站在院內道路兩側。

「歡迎少爺回家。」聲音無比整齊且響亮。

陸千行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走了進來,陸八條和秦姨也從內院沖了出來。

「小千千!有沒有受傷啊。」秦姨在陸千行身上認真檢查起來。

「沒事。」陸千行原地轉了個圈,隨後從懷中拿出黑色玉牌,直接扔給一旁抱着手臂的陸八條。

「還給你!沒用上。」

陸八條連忙伸手接住,隨後小心擦了擦黑色玉牌收了起來。

「快說說…長公主找你幹啥?」陸八條連忙問道。

「就知道問,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辰,小千千還餓着呢。」秦姨白了一眼陸八條,拉着陸千行走入內院。

「小香、小玉,快把飯菜熱一下。」內院響起秦姨嘹亮的喊聲。

……

半個時辰後,陸宅正廳。

陸千行打了個飽嗝,放下碗筷。

「老陸,說說你和長公主的關係了吧?」陸千行率先發問。

陸八條似乎早有準備,直接將那塊黑色玉牌拿到手中:「此令名為黑羽,是多年前一位大人賜給老爹的信物。」

「那位大人賜下黑羽令時曾叮囑老爹,如果遇到無法解決的生死危機,可以將黑羽令交給長公主,到時長公主自會出手相助。」

「當然…也是有條件的,交還黑羽令意味着要將全部家產一併交還。」

「老爹…你腦子是不是瓦特了,這種霸王條款你也能同意?」

陸千行頓時急了,得虧今天他沒把黑羽令拿出來,不然以後真成「少爺」了。

陸八條摸了摸肥肥的腦門,大臉盤子有些尷尬的說道:「其實…咱老陸家現在的這些產業都是哪位大人的,你老爹我…就是負責幫着打理一下。」

「噗!」陸千行剛喝到嘴裏的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

咳、咳、咳!陸千行一頓猛咳。

秦姨趕忙上前在拍打着陸千行後心,「沒事小千千,那傢伙失蹤好多年了可能真的死了。」

「所以…小祖宗啊,你看看以後你能不能稍微克制一下少惹點禍。」陸八條諂笑着說道。

「對、對!只要黑羽令不交出去,小千行你還是個富二代。」秦姨接着話茬說道。

「真的?我還是富二代?」陸千行頗為認真的問道。

陸八條、秦姨同時用力點了點頭。

「好!」陸千行拍了拍桌子。

見着陸千行終於要改邪歸正,陸八條和秦姨頓時喜上眉梢。

但很快陸千行就露出一抹壞笑:「老陸…你能不能把黑羽令給砸了,絕了我惹禍的後路。」

陸八條大腦袋像撥浪鼓一般搖晃幾下。

「放心吧老陸!我有這個。」陸千行直接把長公主給的腰牌拍在桌上。

陸八條和秦姨兩顆腦袋刷的湊了過來。

「哎喲喂…小祖宗啊,你怎麼連長公主的腰牌也敢偷。」陸八條和秦姨直接傻了眼。

「請兩位注意措辭,什麼叫偷…這是長寧姐姐送給我的。」陸千行得意洋洋的說道。

「啥?送你的?」陸八條眼睛瞪了起來。

「你說長寧…姐姐?你叫長公主姐姐?」秦姨一巴掌拍到桌上:「她的年紀都能當你娘了,居然讓小千千你叫她姐姐?」

「豈有此理!」此時此刻,秦姨全然忘記長公主的身份,完全把長公主當成和她一樣的中年婦女。

「老秦…注意你的態度哦。」陸千行嘿嘿一笑。

秦姨這才反應過來,但依舊咬牙切齒。

「對了老陸,你見多識廣知道的多,這長公主的面子到底有多大?」

陸八條微微沉吟:「這麼跟你說,整個大夏只有皇帝陛下能偶爾訓斥長公主幾句。」

「卧槽…這是真大腿啊。」陸千行心裏一陣嘿嘿嘿。

「畢竟長公主可是…」陸八條自顧說著。

然而話沒說完,他便看到陸千行古怪的表情,頓時一個沮凜:「你…你可別亂來。」

「對對…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秦姨正色凜然道:「我看她就是沖老陸家的家產來的。」

陸千行頓時無語。

「好了,你們先忙,我出去消消食。」陸千行起身向著廳外走去。

「克制一下,記得別惹大禍。」秦姨看着離開的陸千行無奈的喊道。

待的陸千行背影徹底消失,秦姨和陸八條的臉色逐漸變得深沉起來。

「怎麼辦?這長公主恐怕來者不善。」秦姨道。

「罷了,我們不可能保護他一輩子,隨他去吧。」陸八條嘆了一口氣說道。

「不管是誰,敢傷害小千千,老娘一定撓死他。」秦姨兇巴巴的說道。

……

京都的大道上,陸千行騎着小黑馬悠哉悠哉的欣賞沿途風景。

忽然一道人影自街邊小巷衝出,直接倒在了小黑馬的蹄子前。

「哎喲,來人啊…有人縱馬行兇。」下面傳來一陣猥瑣的慘叫聲。

「卧槽…眾目睽睽下碰瓷。」陸千行了勒了勒韁繩從小黑馬的背上跳了下來。

「大家都看到了,是他自己撞上來的。」陸千行對着圍上來的十多名路人說道。

「明明是你撞倒倒了人…我們都看到了。」

「路上行人密集,你縱馬狂奔。」

「有兩個臭錢了不起啊,還有沒有王法了。」

……

圍觀的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對着陸千行指指點點。

「我縱馬?還狂奔?」陸千行直接懵了。

他還從來沒過如此之多厚顏無恥睜着眼睛說瞎話的人。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但人云亦云都在數落陸千行的不是。

這下陸千行明白了。

這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團伙碰瓷啊。

「會是誰呢?姓王的?還是其他兩家的安排?」

「小雜碎,為了訛你…老子的腿骨都被老六踢斷了,得罪了明哲少爺你就等死吧。」

陸千行正想着,忽然一道聲音傳入他的心神。

神情頓時一怔。

這聲音…是他的金手指又激活了啊。

「倒霉蛋…就拿你試試腰牌的威力吧。」

陸千行看向正在小黑馬蹄下不斷**的碰瓷男,壞壞一笑:「你怎麼不讓老六把另一條腿骨也踢斷。」

碰瓷男頓時一驚:「什麼老六…你這個縱馬行兇的惡徒。」

「哦…明哲那小雜毛呢,他怎麼不自己來?」陸千行戲謔道。

「你…你竟然辱罵司徒明哲少爺。」碰瓷男厲喝道。

「原來是司徒家的小雜毛。」陸千行淡淡笑道。

「你…你!」碰瓷男和他的同夥們直接懵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精心設計,周密而完美的碰瓷計劃,還沒開始便被陸千行識破。

便在這時,人群的一陣騷動,五六名官差快步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為首的官差厲喝道。

「大人…此人眾馬行兇。」碰瓷男的一名同夥開口說道。

「什麼…簡直無法無天,帶走。」為首的官差話音落下,剩下的人直接上前將陸千行按住。

陸千行沒有反抗。

此時此刻他只想笑,這些人的演技也太拙劣了。

尤其是為首的官差,表情僵硬,肢體和語言一點都不協調。

真想送一本《演員的自我修養》給他看看。

《千行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