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農門醫女有點田
農門醫女有點田 連載中

農門醫女有點田

來源:google 作者:暁筱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張婆 杭悠奕 穿越重生

一屆女特工,被一記火光噴下高樓,再一睜眼,居然就到了古代還是個鳥不拉屎的小山溝里的一個四面漏風的茅草房身邊還有一隻性情詭譎的小包子小包子還沒有爹她穿越了穿成了一個寡婦還有比這更慘的嗎?有,追來了個只會吃軟飯的跟屁蟲後來她才知道,這個跟屁蟲很厲害,而且他就是——她天天念在嘴裏的死鬼老公!展開

《農門醫女有點田》章節試讀:

杭悠奕從布坊的試衣處出來,那男子眼底滿是不甘,又不能光天化日之下明搶孩子,只能躲到了一個角落裡,悄悄窺視着杭悠奕母子的動靜。
簡竹松看着穿新衣服的杭悠奕,眼裡好像被映襯出了一點光彩。
杭悠奕穿着青色的襖裙,布料和設計都是一般,不過這也是簡竹松印象里,杭悠奕唯一一次穿新的衣服。
賣衣服的自然是各種誇讚,不過說杭悠奕漂亮的話倒也真不假。
這個身體原主可謂是嬌小玲瓏,臉蛋更是精緻,雙眸似水,柔情動人,看上去怯怯懦懦的樣子,更難免不讓人心生愛意和保護欲。
也難怪當寡婦那麼多年,流言蜚語多到離譜了。
杭悠奕倒也爽快,給了錢就帶着簡竹松離開,繼續逛集市。
剛剛的男子見了,也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
杭悠奕剛到這裡,忍不住四處張望。
這集市給杭悠奕從未有過的新鮮感,和杭悠奕所在時代的超市不同,每個老闆都是真心實意地熱情,叫賣聲不絕於耳。
各種糖果面人,玩具面具,油鹽醬醋,也可謂應有盡有。
杭悠奕一邊看着集市上的物品,一邊注意着簡竹松的神情。
無意間見他朝着賣糖人的攤子上看了一眼,便開口問道:「想要糖果嗎?」
簡竹松面無表情:「不想。」
杭悠奕又怎麼可能不懂這小傢伙的心思,再怎麼冷漠的小孩,都無法抵抗糖果的誘-惑。
於是轉身朝糖人鋪子走去,簡竹松愣了一下,自然也跟了上去。
誰知這時候,一個人影飛速趕來,先是撞了簡竹松一下,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走了他懷裡的大白菜。
小傢伙一愣,本能地就追了上去。
杭悠奕一轉身的功夫,不想簡竹松就沒了蹤影,登時就慌了神。
人常說小孩子要不錯眼睛的看着,真是誠不欺我!
「簡竹松?」
杭悠奕再也顧不得糖人,四下張望,呼喊着簡竹松的名字,可是周圍哪還有簡竹松的影子?
……
簡竹松此時卻是追着那個影子到了一個沒人的小巷裡。
接着一眨眼的瞬間,人影便沒有了,只有大白菜被扔在了地上。
簡竹松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抱起大白菜,一種不太好的預感,莫名地湧上心頭。
簡竹松本能地後退一步,想要轉身離開小巷,卻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轉身一看,身後的這個男人,正是剛剛跟他搭話的男子!
男子目露凶光,嘴角牽起得逞的笑容,上下打量着簡竹松,可謂是心滿意足。
眼前這個好看的孩子,簡直就是行走的銀票啊!
簡竹松自知大事不好,立刻就想逃。
可是男子哪會讓到嘴的鴨子跑掉,一把把他拉了回來,順便還捂住了他的嘴。
杭悠奕一邊喊着簡竹松的名字,一邊注意觀察着四周的情況。
她已經打聽了幾個路人,簡竹松並沒有被人強行擄走,那定是有人用了什麼辦法,讓簡竹松自己走了。
但是簡竹松又絕不是那種會隨便和人走的孩子,所以一定是出現了什麼意想不到的狀況!
杭悠奕密切地尋找着各種線索,果真就發現了地上的一些零碎的白菜葉子。
不消說,這就是簡竹松離開的原因!
有人搶了他的白菜!
杭悠奕隨着白菜和地上勉強能看出的孩童腳印,朝小巷裡飛奔而去。
「干!
你個兔崽子,竟然敢咬老子的手!」
男人哀嚎着呼痛,鮮血從指縫中流出。
疼痛讓他的面容愈發猙獰,下一秒鐘他揚起手,狠狠地甩了簡竹松一記耳光。
簡竹松直接被他扇飛了出去,連人帶白菜倒在不遠處的地上,半邊臉都是腫的,嘴角也滲出了血跡。
男人卻沒有放過他,再次衝上來拎起他的衣領,左右開弓,又是幾個重重的耳光,打在簡竹松的臉上。
簡竹松眼冒金星,卻依然沒哭沒鬧,只是緊緊抱着大白菜,一雙黝黑的眼珠緊緊地盯着男人。
不知怎地,那雙眸滲透出的冰冷的寒意,居然讓男人略微慫了一瞬。
為了掩飾心底的不安,男人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小雜種,要不是看你長得好看,能賣個高價錢,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接着又狠狠地推搡了簡竹松一下,就想把他強行拽走。
誰知他剛扭過頭,簡竹松就朝着他裸露的胳膊上,再次狠狠咬了下去。
「啊!」
男人一鬆手,接着便是暴跳如雷。
他從未見過如此難纏的孩子,此刻怒髮衝冠,只想狠狠的打他,大不了不打臉,大不了打個手腳骨折低賣點價錢!
「你這個不識抬舉的小崽子,老子非打到你服不可!」
男人高高地揚起拳頭,可是還沒等砸到可愛的身體上,便覺得手臂被巨大的力量罩住,下一秒下巴挨了一擊重拳,清醒過來時,人已經飛出去了兩米遠。
嘴裏滿是腥甜的血味,男人嘴中吐出一個東西,原來是自己的牙。
等他看清打飛他的人時,本就劇痛的頭更加暈眩了。
打他的……居然是個女人?
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而且這女人身姿嬌弱,根本不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婆啊!
這般瘦小的身體,怎麼會有如此強的爆發力……
此刻的杭悠奕,就像是天神一般,出現在簡竹松的身前。
簡竹松的眼底明顯有東西在閃動,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杭悠奕卻沒有細看,只關注他的傷勢。
還好,只是被打腫了臉而已。
並無大礙。
幸好找到了,不然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原主!
見簡竹松只是皮外傷,杭悠奕收回視線,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你……你……娘……」
話音未落,一個「的」字還沒有說完,杭悠奕便又是一個大耳光招呼到他的臉上,男子又是一顆牙吐了出來,整個臉跟血葫蘆似的,看上去慘不忍睹。
「別浪費力氣叫娘了,今天就是叫爸爸,本小姐也不會放過你!」
杭悠奕在現代的時候,因為身手好,功夫高強,又是冰山美人,人送綽號大小姐,經過多年沉澱,已成為眾多狠角色聞風喪膽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