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南木相思
南木相思 連載中

南木相思

來源:google 作者:小貓不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辰 現代言情 藍若雨

初戀,一直都是最美好的愛情,愛情,從來都是雙向奔赴的故事藍若雨是司辰的,司辰是藍若雨的,他們始終都是彼此心裏的唯一展開

《南木相思》章節試讀:

冬日的早晨格外的冷,今年南方的冬季幾乎沒有雪,卻是寒風呼呼,出個門,彷彿耳朵都會被吹掉。對於藍若雨這樣一個懶人,更是不得了,不睡到10點是肯定不會起床的,畢竟還是暖暖的被子更有安全感。

藍若雨很是感激自己的婆婆,雖然婚後小夫妻和婆婆住在一起,但是婆婆從來不干涉他們夫妻倆的生活。市郊區的兩層自建房,婆婆老了腿腳不方便,住在一樓,他們夫妻倆住在二樓。

「嗯……好香啊!」藍若雨始終捨不得睜開眼,右手在自己扁平的肚子上輕輕地打圈:「是我太餓了么?怎麼在睡夢中都可以聞到餃子的味道,還有濃烈的辣椒香味。」

「懶豬,起床了。」司辰溫柔地親吻着慵懶的藍若雨。

「你怎麼沒去上班?」藍若雨瞪大雙眼,滿臉疑惑地看着司辰。

「請假咯。」

「請假?」藍若雨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畢竟剛上任銷售總監的司辰這段時間幾乎都不着家,恨不得把家都搬到公司。

「起床吃早餐了,還睡呢,是不是作什麼春夢了,笑得那麼猥瑣?」司辰坐在床邊輕輕地把藍若雨抱在懷裡。

「對啊,作春夢了,好一個帥哥。」藍若雨看着司辰燦爛的笑容,始終還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又把眼睛閉上,努力的睜大,還使勁的揉揉,果然是真的沒錯,絕對不是錯覺:「你……你今天真的不用上班嗎?」藍若雨用雙手纏繞在司辰的脖頸,慵懶的賞給他一個香吻。

司辰毫不客氣地把一個蘸了辣椒的餃子塞在藍若雨嘴裏:「我的大小姐,你忘記今天什麼日子了嗎?如果我真去上班,回來你不得把我殺了呀。」

「嗯?」藍若雨疑惑地看向司辰,嘴裏依然碎碎地嚼着還沒咽下的餃子,「今天嗎?等我看看。」藍若雨的手在床頭慵懶地摸索着扒出手機,清晰地看到屏幕上顯示:1月17日。

「老公,對不起——」藍若雨躲在司辰懷裡撒嬌,她是真的忘記了今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傻瓜,所有的紀念日都是在提醒我要更加的愛你呀。」司辰溫柔地用大拇指摸摸藍若雨的額頭,又寵溺地親吻她的頭髮。

藍若雨立馬來了精神,雙腿盤坐,面對着司辰,帶着些許猥瑣的笑容伸出雙手攤在司辰面前:「我的禮物呢?」說完還不忘歪頭嘟嘴裝可愛,當然免不了充滿期望又無辜的小眼神,藍若雨知道司辰最受不了這樣傻帽的她,哪怕多年的時光里,頻頻使用,卻依然如一把利刃,直插司辰的內心。

「你個小財迷,要禮物的時候就徹底醒了。」藍若雨完全忽視司辰的話,依然保持之前的姿勢,不過身體稍微向前傾,頭抬高,一雙眼睛偷偷瞄着司辰右手剛剛伸進的左衣兜,巴不得這個神秘禮物可以自己長腳走出來。

掏禮物的過程明明不過幾秒,等待的過程卻是很漫長,見司辰的右手始終在兜里轉悠,就是不見出來,藍若雨的眼神也由期望變成了不耐煩。

「鐺鐺鐺鐺」只見司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出右手,握着拳頭放在藍若雨的手心,還假模假樣地用左手蓋着,眼睛看着藍若雨,嘴角微微往上翹,下巴微抬幾次,提示藍若雨看手裡的禮物。

作為財迷的藍若雨,當然是很期待的,眼睛緊緊盯着他們雙手交集的地方,看着司辰慢慢地鬆開右手,直至整個拳頭呈手掌模樣,她的手掌依然是空空如也。

「你可要握緊了,要不會飛走的。」司辰迅速移開他的雙手。藍若雨一臉疑惑地看着自己空蕩蕩的手心。

「這你就不懂了吧,我把我最重要的東西都給你了。」司辰一臉的鄭重,「這是我的心,你沒看到我是從左胸口掏出來的嗎?現在我的胸口還在滴血呢,我把心都給你了,你是不是該有所表示呢?」說話歸說話,還不忘用左手假意地捂住胸口,彷彿真真受傷了。

「請問親愛的司辰先生,你想讓我怎麼表示啊?」雖心有不甘,看在他努力演戲的份上,還是配合吧。

司辰伸出左手,輕輕點點自己的左邊臉頰「這。」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

藍若雨撅着嘴慢慢靠近他,看他臉上寫滿了享受二字,在他閉眼一刻「噗噗噗」噴他滿臉的氣,也許還帶着點滴口水。司辰錯愕地睜開雙眼,「你……你……」

他說他的,藍若雨端着床頭的餃子,自顧自的吃起來,為了不讓司辰看出她的奸詐,也為了做出故意生氣的樣子,不得不背對着他,要不司辰肯定能從藍若雨的面部表情看出她的內心獨白,「哎……還是只有美食不可辜負啊,還是自己填飽肚子最重要哦,指望誰都不如指望自己,誒……」一邊說,一邊不不住地提高音量,就是故意說給司辰聽的,就是為了讓他知道自己的錯誤。其實藍若雨也不知道司辰錯在哪裡,只是女人嘛,就喜歡矯情,尤其是在寵愛自己的男人跟前,更是肆無忌憚。

這輩子,藍若雨也只能在司辰這裡找到一點屬於女人的存在感。

假裝生氣就要假裝得像一些,這個餃子是一個接一個的送進藍若雨的嘴裏,眼看就要光盤了。其實心裏的潛台詞是:快抱我,抱抱我就不生氣了,我都快裝不下去了。可是呀,這個傻傻的司辰就是不配合,硬是堅持的沒有抱她。

「哎呀,老婆,不要生氣嘛,老公知道錯了。」司辰一直在身後晃動藍若雨小小的身軀,都快把她嘴裏的餃子給晃動吐了。

「輕點兒,我都要吐了,你是要謀殺親妻的節奏呀,想重新找一個貌美如花的,也不該如此對待你的糟糠之妻啊。」藍若雨又努力地往前坐,故意離司辰更遠一些。

「哎……不要就算了,看來啊,這條項鏈和一對耳釘是送不出去咯,既然如此,我看我還是拿去退了吧,哎……」從床的起伏能感覺到司辰已經起身離開床。

這時,又不得不發揮藍若雨的另一強項了——抱大腿。

說時遲那時快,立馬轉身抱着司辰生那細細長長的大腿,哀求道:「老公,我要,你都買來了,就不要麻煩去退了嘛,來,幫我戴上吧。」藍若雨真心擔心禮物就這樣被退回,畢竟已經買來了不是嗎,不要白不要,常常覺得自己不要臉,尤其是在司辰面前,面子神馬的都是浮雲。

司辰從背後幫藍若雨把項鏈戴上,又仔細地在她的耳朵摸索,好不容易找到耳洞安全地把耳釘戴上。「我說,親愛的司辰先生,這樣的招搖過市,真的好嗎?你就不怕你家美麗大方的夫人被打劫?」收到禮物的藍若雨當然是得意的往司辰的懷裡靠,還忍不住的用手玩弄着這些新玩意兒。

「美麗大方的司夫人,餃子都吃完了,是不是該起床洗漱了?」

「你抱我,抱我我就起。」在電視里總是可以看到經典的公主抱,於是藍若雨也擺好了接受公主抱的姿勢,雙手緊緊纏繞着司辰的脖頸,就等他抱起她的小粗腿了。

藍若雨坐在洗漱台上靜靜地欣賞着司辰的一舉一動,他幫她擠牙膏的樣子真是帥極了,從側面,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長長的睫毛在輕微顫動,嘴角微微上揚,一頭短髮根根分明,很是好看。藍若雨是一個外貌協會的,當初就是被他的美顏所吸引,但這些年,她從未當面誇過他的帥,生怕他會驕傲。

司辰將牙刷遞給看他看得正出神的藍若雨,「今天有什麼打算?想去哪,想幹什麼,只要你說,我都盡量做到,今天都聽從老婆大人的安排。」

聽了這話,坐在洗漱台上的藍若雨立馬有勁了,從洗漱台上跳下,牙刷還堵在嘴裏「嗯……這確實是一個問題,我得好好想一想,好好想一想。」為了更好的想這個嚴肅的問題,藍若雨把嘴裏的牙膏泡泡吐得乾淨,用帕子粗略的擦一下嘴角便跑出了盥洗室,四腳朝天地躺在沙發上,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血液可以更快地流經大腦。有時候就在想,她也是堂堂的人民教師,怎麼在司辰面前就一點智慧都沒有呢。

「你還沒洗臉呢。」從盥洗室里發出司辰的咆哮聲。

「你幫我洗啊,我在忙着呢。」藍若雨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總之就是又找到了偷懶的借口。

「你在忙什麼?」司辰拿着洗臉巾從盥洗室走出來,看着藍若雨腳朝天、頭朝下的姿勢,很是疑惑,「你這是在幹什麼啊?也不怕腦充血。」說著就把藍若雨的頭抬起來,用洗臉帕使勁地在她臉上摩擦。

藍若雨迅速起身保持正常人該有的坐姿,眼珠不停在眼眶裡打轉,假裝很花腦筋的樣子,為了證明她是真的動腦思考過的,使命拍一下自己的大腿,高聲對回到盥洗室的司辰高聲喊道,「老公,我想好了,今天我們哪都不去,就在家來獃著。」

司辰探出頭「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就呆在家裡,哪都不去。」司辰轉身放下帕子,大步走來蹲在藍若雨跟前,「這就是你想了半天的結果?你確定就這樣放過我?不打算狠狠宰我一頓?」

「宰你幹什麼?你的不就是我的,宰你不等於宰我自己?再說,我放假回家都快半個月了,你都沒有時間陪我,整天一個人在家也是無聊,獃著獃著竟也懶了,所以我決定,今天我們就在家獃著,好好說說話,也順便讓我好好折磨折磨你,你以為你真能逃過這一劫啊?想多了,我可不是善良的人,尤其是對你,更不會發動我的善心,我的善心啊,是要回報給社會的。」這話說完藍若雨不禁又為自己感到可恥了。藍若雨這個人呢,說話的時候就是愛動手動腳,尤其是在司辰這裡,手不免癢了些,於是嘴裏說著話,手卻在司辰臉上使勁地搓。

藍若雨從柜子里搬出她所有的存貨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這些可都是她的寶貝,每天都是他們陪她度過漫漫白天。

時代的進步就是好,整天整天的不出門,依然可以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管是吃的、穿的、用的,應有盡有,這似乎就是她們這類懶人的福利,要不然像她這樣的,說不定會自己餓死在家。

「老婆,你這是……」

司辰知道藍若雨是吃貨,卻不曾猜到家裡會有那麼多存貨,因為平時不愛吃飯,零食之類的都是被他控制的。但是今天沒辦法了,要一起在家,只能如實交代了。這樣也好,以後就不用每天看着時間過日子,也不用隨時隨地盯着窗外,生怕司辰突然回來沒收她的寶貝們,他們也不用每天晚上藏在黑暗的柜子里。

對於藍若雨而言,最舒服的狀態就是穿着睡衣,慵懶地躺在柔軟的沙發上,尤其是冬日的午後,陽光透過薄紗的窗帘透進來,最好還有一杯奶茶和一堆吃不完的零食,反正已經嫁人了,相信司辰不會嫌棄她的,放心地長胖吧,哈哈哈!

午飯過後。

司辰盤腿坐在沙發上,藍若雨,當然是躺在他的大腿上悠閑地吃零食,不過說實話。司辰的大腿真的不舒服,太多骨頭了,磕得她頭疼。

「老公,你怎麼那麼瘦啊?」

「老婆,難道不是因為你苛待我么?」

「老公,實話,確實有點,我不喜歡你長胖,哈哈哈……」

「可是老婆,事實長胖的人是你。」

「老公,我長胖不是你的願望么?」

「怎麼說?」

「你總是愛往我碗里夾肉,難道我長胖的罪魁禍首不是你?」

「那以後我只給你夾青菜?」

「你敢?」

「我……我當然不敢啦。」

「這還差不多。」

……

幸福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聊着聊着,藍若雨竟然……竟然睡著了。喜歡睡覺這樣的習慣,應該是從初中開始的吧,那時的課桌在藍若雨看來都是軟軟的,趴着很是好睡。

西晒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房間,暖暖的,很舒服。

不知什麼時候,原本躺在司辰大腿上的她已經悄悄爬到了他的懷裡,這裡柔軟多了,能清晰地聽到他的心跳。

藍若雨試圖用手去感受司辰的心跳,才觸摸到一點點就被阻止了,「你是想要撫摸我的胸嗎?」

藍若雨抬頭,正好撞上司辰邪惡的眼神,「我……我才沒有,我只是……」假裝嬌羞的躲開了他的邪惡,用不屑的語氣說到:「誰稀罕啊,又沒有胸肌。」不得不說,說到下流,藍若雨果真比不上司辰,可能跟她的職業有關吧,總覺得應該要為人師表,時時注意自己的形象,也為此感到困惑,總是少了一些閨房之樂。但明明讀書時司辰才是那個一直被調戲的小害羞呀。

「你……這是在調戲我么?」司辰抓住藍若雨即將離開的小手,使勁地按在他的胸口,藍若雨拚命地把頭縮進司辰的懷裡,害怕他看到自己現在臉紅的樣子。

「既然你都這麼主動了,我沒有表示是不是不好?」司辰已經鬆手,可藍若雨的手還是停留在他的胸口,不免引發了他的遐想。

「我……我……沒有。」說時遲那時快,藍若雨迅速把手從司辰的胸口挪開,可是已經來不及。

身體瞬間被束縛進一個有力的懷抱,未盡的語聲淹沒在這狹小的空間。他們的身體貼合在一起,臉靠得很近,藍若雨可以清楚地看到司辰臉上細緻的絨毛,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體香,呼吸也變得灼熱,此時,語言已經是多餘的東西,司辰的唇慢慢貼合藍若雨的唇,手開始不老實的在藍若雨身上遊走。

「這……這裡是客廳,不好吧?」藍若雨伸手阻攔司辰繼續前進的手掌,這時的他,呼吸更是急促,彷彿是要把她吃掉。

「這裡是我們的家,客廳又何妨?」司辰一點放開她的意思都沒有,反而更緊了。

「可……可是……媽在樓下啊,萬一她老人家上來……?」藍若雨的本意是為了阻止司辰繼續「犯罪,」可是……

「夫人考慮的是,為夫這就轉移作戰地點。」

「我……」還沒等藍若雨開口,瘦小的她已經被扔在了偌大的床上,沒看錯,就是扔的。

陽光穿過窗腳逐漸爬滿整個房間,窗外的樹葉隨風搖曳,呼呼聲很是動聽,一番**之後,全身癱軟的藍若雨沒有一點兒力氣,靠在司辰的懷裡呼呼入睡。

《南木相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