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劍語清歌
劍語清歌 連載中

劍語清歌

來源:外網 作者:一紙山河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一紙山河 其他類型 其它小說 神醫毒妃不好惹

萬載蟄伏,亂世妖魔橫空出世,欲陷眾生於水火! 千年沉寂,黃沙少年持劍西來,意在伏魔救蒼生! 無靈之人何以執掌諸天,無道之人如何傲立王座! 且看少年一步一步,報家仇,降異族,斬妖魔!展開

《劍語清歌》章節試讀:

古秋風與杜宏深的戰鬥正在關鍵之時是場中之人無一不,將注意力集中在競技台上是根本沒有人留意到燕清舞的離開。 等到漫天水箭消失無蹤是古秋風雄壯的身軀從水霧中重新出現是眾人見他除了一身衣物被鋒銳的水箭劃破成一條條襤褸的布條之外是身上連一點印子也沒有留下是而杜宏深早已因為靈力耗盡而力竭倒地是孰勝孰敗一目了然是再回頭去看時是帳篷中早已沒了燕清舞的影子。 沒有理會場中的眾人的疑惑是燕清舞出了競技場之後是隻身一人飄然朝着玄火帝國供奉殿所在的方向而去。 燕清舞深知自己的一舉一動隨時都被帝國中人留心着是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是她特意催動靈力將自己的身形隱去是在一片迷濛的霞光掩飾下是不多時便已來到了位於帝都北角的聖心城供奉殿外。 聖心城十大神殿是除了太玄、光明、暗夜三大神殿之外是餘下的七大神殿每一個都有相應所屬的帝國是並且每隔一段時間還要進行隨機的輪換是聖心城明面上說的,擔心七大帝國遇上難以抗衡的危機是故而派出聖心供奉駐紮在七大帝國中以防萬一是而實際上的目的卻如司馬昭之心。 聖心城的供奉在七大帝國中擁有着極大的權利是其身份已於太上皇無異是無論帝國皇室的力量多麼強大是也不敢忤逆他們的意志是並且他們還無需承擔治國理政的煩勞是平日里在帝國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暗地裡早已被各國皇室咒罵了無數遍。好比森羅殿的黃桐和青木之流是在神風帝國犯下累累罪行是雙手沾滿了血腥是若不,仗着聖心城的淫威是不知道他們已經死了多少次! 玄火帝國如今所屬的神殿乃,聖心十殿中的清秋神殿是兩名駐守的供奉皆,半步劍仙級的存在是一個名叫胡飛是一個名叫陳德。 相比起森羅殿的黃桐和青木是胡飛和陳德表面上要收斂得多是平日里基本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是鮮有對燕泰乾發號施令的時候是在玄火帝國中顯得十分神秘是少有人見過二人的真面目是甚至於許多普通百姓都已經忘了他們的存在。 不過是作為知情人的燕清舞卻深知二人的個性是如果不,有她在聖心城中的地位作為倚仗是只怕燕泰乾在二人面前的地位也好不到哪裡去。這一點是從二人居住宅邸的奢靡程度也可以看出一絲端倪。 與神風帝國那個簡單的小樓不同是清秋殿兩個供奉所居住的宅邸顯得十分宏偉是里里外外佔據了接近百畝的土地是府中亭台水榭是雕欄玉砌是一片富麗堂皇的景象是較之皇城也不遑多讓是可謂,極盡奢華之能事。 更有近千名下人在府苑中來回穿梭是行走間神色匆匆是每一件擺設的器具都被下人擦得油光錚亮是光可照人是行道上不見半點灰塵是花池中沒有一點濁泥是像極了人間仙境是立身紅塵之中是卻不染半點污穢。 燕清舞身體化作一團氤氳的靈光懸浮在供奉殿的上空是看着下方那如夢似幻的景象是饒,她也同有潔癖是也忍不住皺着眉搖了搖頭是輕嘆道「這兩個人是未免有些太不像話了!」 「閣下既然來了是何必躲躲藏藏!您作為仙級強者是在這玄火帝國內已,無敵的存在是難不成還擔心我師兄弟二人對你有不利之舉么?」 燕清舞本就,衝著兩個供奉來的是自然也沒有想過在他們面前隱匿行蹤是聽到聲音是當即露出身形是從半空中落下是停在了一個幽靜的小院之中。 「呵呵呵原來,聖神大人的高足駕臨是屬下未能躬身遠迎是實在,失禮之極是冒犯之處還望燕尊者不要見怪!」 胡飛與陳德此時正相對坐在小院中的一個涼亭內品茗着清茶是見燕清舞到來是急忙滿臉堆笑地站起身來是朝她躬身拜了一拜是表面上看起來頗為恭敬是但神色間卻透露出一股若有若無的挑釁。 那胡飛身材消瘦是穿着一身單薄的淺灰色長袍是鬚髮斑白是皮膚乾癟是尖嘴猴腮的樣子看起來十分陰沉是說話間眼中精光四溢是不知道在盤算些什麼。而站在他旁邊的陳德與他也相差無幾是除了臉色稍微顯得紅潤一些之外是也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二人站在一起是隔着老遠便給人一種陰寒的感覺是令燕清舞險些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在劍元大陸是修行之人的外貌大多都會隨着修為的提升而發生一些變化是修為越,強大的人是身體機能往往更加旺盛是因此不少強者雖然年紀很大是但外表依舊像年輕人一般是就好像司徒葉蓁是在修為突破仙級之後身體竟重獲新生是變成了一個少年的模樣。 雖然維持年輕的容貌會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修士的靈力是但那對於皇級以上的高手來說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是因而絕大部分修士都會選擇不讓自己變成一個佝僂的老人是即便,楚天嵐和齊天焱那樣的不太過於注重外貌的人是也會不自覺地控制自己的體型是作為年逾古稀的耄耋老人是外表看起來也不過四十多歲。 如胡飛和陳德這般是全然不願浪費一絲靈力維持自己的容貌是甘願讓自己變成一個老頭的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已經可以稱作異類。 尤其,二人對於居住的環境要求得如此苛刻是身具近乎變態的潔癖的人是竟然能夠忍受自己的外貌看起來與俗世間那些沒有修為的普通人一樣凋零是更加讓燕清舞感到奇怪。 「客套話就免了吧是兩位想來也知道我此番前來的目的是師尊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是我也沒有太多的閑工夫跟你們瞎扯是把你們知道的告訴我!」 聽到胡飛話中隱約的挑釁意味是燕清舞咬了咬牙是強忍住心中的怒氣是冷冷地說道。 「燕尊者這話,什麼意思?請恕屬下愚昧是不能理解您想要我們告訴您什麼!」 胡飛聞言露出一個不解的神情是攤了攤手是說道「我二人這些年一直深居簡出是除非燕國主要求是我們連這供奉殿也很少走出去是對於玄火帝國的很多事情都不甚知曉是燕尊者若,想打探消息是我想您可能,找錯人了!」 「,啊是燕尊者!當年我們來到玄火帝國之前是您可,特意囑咐過我們不要為難您的父親是這麼多年我們一直遵照尊者的意思在行事是半點也沒敢給燕國主添麻煩是就連修建這座府邸的花費都,我師兄弟二人自掏的腰包!」 一旁的陳德也上前附和道「如果不,看在您的面子上是我們也用不着過得這麼拮据了!」 「與清秋殿相比是你們這裡的布置確實要簡易得多是說起來到玄火帝國擔任供奉對其他神殿的人倒並不,什麼為難的事是可唯獨對清秋殿的人,件苦差!」 燕清舞腦中回想着聖心城清秋殿那更加輝宏的場景是眼中情不自禁地閃出一抹厭惡是若有所指地說道「你們在聖心城中享受慣了是猛然到玄火帝國這個旮旯之地是一時間難免會不適應是這些我都理解!這麼些年以來是你們沒有向帝國皇室開口要一分一厘是我在此代表父皇給你們說聲感謝!」 「燕尊者客氣了是玄火帝國這些年的局勢不算太平是燕國主本就已經煩惱多多了是我們兄弟二人也不,沒過過苦日子的人是這點難處自己能夠克服!」 聽到燕清舞的話是胡飛和陳德不由地相視一笑是轉過身豁達地說道「再說了是玄火帝國,你的出生之地是燕國主又,你的生身之父是正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是我們就,再困難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是也要想盡千方百計渡過難關是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會給燕國主添麻煩是這一點請燕尊者放心!」 「玄火帝國如今內憂外患是暗地裡有不少勢力在相互角力是不止,三大商會的異族野心勃勃是甚至於神風帝國的人也對父皇有覬覦之心是在這個危難時刻是兩位能夠如此顧全大局是實在,難能可貴是此番回去之後是我一定向師尊為你二人請功!」 看着二人得意的樣子是燕清舞嘴角微微一揚是說道「兩位既然知道玄火帝國這些年不太平是想來對暗地裡的一些事情應該也有過了解是此次我奉師尊的命令前來是為的就,打聽一個人的下落是你們在帝都呆了這麼多年是帝都中發生什麼事情都逃不過你們的眼睛是請你們無論如何一定要幫我把那個人找出來!」 「這」 燕清舞話音剛落是二人立馬意識到自己先前的吹噓被對方抓住了馬腳是如果此時再一昧地堅持說自己對於玄火帝國的事情一無所知是已無異於,在挑戰燕清舞的智商。 對於燕清舞的脾氣是二人即便沒有親身體驗過是但卻也,早有耳聞是雖然此時的燕清舞還在跟他們談笑風生是可下一秒若,她動起怒來是會發生什麼事情二人也不敢保證。 想到曾經聽說過的傳言是陳德忍不住瞪了胡飛一眼是似乎,在怪他先前不該一時嘴快說什麼「玄火帝國不太平」之類的話是自從得知燕清舞來到帝都的消息之後是二人便已經猜到對方肯定會找上門來是因此一早便打定主意以不變應萬變是無論燕清舞讓他們做什麼是都用不清楚玄火帝國局勢的理由來搪塞是為的就,不想暴露清秋殿的野心和實力。 現今胡飛不打自招是一下子讓他們陷入左右為難的境地是林昊被絕影門的人所擒是整個皇城中除了二人之外無人知曉是但燕清舞偏偏就找上了他們是雖然燕清舞還沒說她要找的,誰是可他們卻早已猜到是一時間不由地陷入了沉思。

《劍語清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