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尊心尖寵:絕色郡主破蒼穹
魔尊心尖寵:絕色郡主破蒼穹 連載中

魔尊心尖寵:絕色郡主破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黑化蘑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祁淵 蕭歲遙

【鹹魚天才團寵女主*狠厲話少大佬男主】【女強+爽文+萌寵+天才+忠犬+甜寵】她本是千嬌萬寵的小郡主,上有皇宮王府撐腰,下有三個哥哥疼愛,但卻因為一絲修鍊天賦也無、而被人暗地裡嘲笑蔑視,甚至被人嫉妒推下池塘、溺水而亡!再活一世,她已不是那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廢物郡主,而是來自21世紀的全能天才!不就是馭術?小菜一碟,我直接一手馭萬千之靈!修鍊秘寶,不好意思,上古神器早已認我為主!至於你們稱之為只有曠世天才才能領悟的秘法,簡直手到擒來、沒有一絲難度!什麼,這也能叫困難模式?她懶懶一笑,太沒挑戰了,修鍊不如睡覺直到威震上三境的大魔頭纏上她,「遙遙,這些小境我都送你好不好?你還喜歡什麼?我都打下來送你!你嫁我,好不好?」把上三境成為小境?被大魔頭荼毒之人敢怒不敢言這聘禮太貴,着實讓人心動蕭歲遙再怎麼鹹魚,也終究是勤快了一回,那就以天下為禮,收了這個迫害蒼生的大魔頭吧!展開

《魔尊心尖寵:絕色郡主破蒼穹》章節試讀:

「嗯。」他從喉嚨里發出一聲輕輕的應聲。

跪在地上的寂無微微抬頭,又很快地低了下去。

「開馭識的靈器,在哪一層?」

並沒有嫌棄蕭歲遙要買這麼低級的靈器,那人慢慢從櫃檯走出來,沉默地在前面帶路,並撂下三個字:「一個人。」

蕭歲遙便吩咐甘茗流樊在這裡等着,看了看依舊跪在地上的寂無,蕭歲遙繞開他跟了上去。

「你叫什麼名字?」蕭歲遙走在他旁邊,率先開口。

那人頓了一下,「祁淵。」

「我叫蕭歲遙。」蕭歲遙很直接地告訴了他真名,按理說她不能隨便在外透露真名,但蕭歲遙直覺即便告訴了這個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果然,聽到她的名字,祁淵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

「為什麼會親自帶我過來?」同樣,直覺告訴她,祁淵是個鹹魚,一個只想躺着的鹹魚。

祁淵沉默片刻,似乎是在思考,最後思考的結果卻是:「我也不知。」

他確實不知道為什麼會同意親自帶蕭歲遙過來看靈器,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醒過來和她對視那一眼,就莫名地被吸引住了。

「你是冗國人?」蕭歲遙看他在一個架子面前停了下來,知道他應該是在找靈器。

「算是。」祁淵拿出一個小小的圓形靈器,遞給蕭歲遙。

蕭歲遙接過來,聽他的回答估計是不想透露自己的來歷,便沒有繼續追問。

「怎麼用?」蕭歲遙拿着靈器,在祁淵面前晃了晃。

祁淵又拿過來,將靈器放在自己手掌上,看着蕭歲遙:「手。」

蕭歲遙伸手過去,放在靈器上。

「閉眼。」祁淵又道。

蕭歲遙閉上眼睛。

祁淵伸手,在蕭歲遙手上點了點,手中的靈器忽然閃了起來,蕭歲遙睜開了眼睛,看着自己手下面的靈器閃着金黃色的光芒。

「馭靈。」祁淵簡潔地解釋。

蕭歲遙睜大了眼睛。這就是息靈說的大御境的馭術?她的天賦竟然是馭靈?

可是她還未了解過關於馭靈師的書籍,侯府也沒有這些。

一陣狂喜之後,蕭歲遙冷靜下來,她看向一直沉默的注視着她的祁淵,試探道:「你還知道馭靈?」

祁淵將靈器扔開,用過一次便是無用了。

「嗯。」算是承認。

蕭歲遙看他承認的如此爽快,又問:「你是大御之境的人?」

祁淵終於有了點反應,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嗯。」

「那你還說你是冗國人?」

祁淵回答,「算是。」

蕭歲遙沒再多計較,看到一個活生生的大御之境的人,她覺得自己太幸運了。

而且這人的身上也感受不到危險的氣息,蕭歲遙眼睛亮晶晶的:「那你能教我嗎?」

祁淵沒有說話。

蕭歲遙也覺得自己有些不矜持,只好收斂了一下,咳了兩聲:「有償。」

祁淵依舊望着她,還是一言不發。

「那你想怎麼樣才肯教我?」蕭歲遙對上他的眼睛,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有誠意的樣子。

「可以。」祁淵沒提要求,只是淡淡地回復了肯定的答案。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蕭歲遙高興極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信任的想要讓祁淵教她,只是心底有一股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就說出了這些話。

「那我以後叫你師父?」蕭歲遙皺皺眉,不太喜歡這個稱呼,但是傳道授業者,不就是師者嗎。

「不必,喚我名字即可。」祁淵也不喜歡這個稱呼。

「你一直住在這裡嗎?」蕭歲遙問。

祁淵搖頭,「暫時。」

「不住這裡?你還會去哪裡?」蕭歲遙下意識抓住了他的手腕。

祁淵沉默。

「走的時候,會告訴你。」祁淵沉吟片刻,道:「若是你願意,你可以和我一起走。」

祁淵覺得自己這麼說並沒有什麼問題,她若是想和他一起走,他不是不可以帶她一起,而且也可以把她保護的好好的。

只是蕭歲遙作為一個知道人世風俗的人,對祁淵的這句話多少有點不適應,她看着祁淵很是真誠的雙眼,也知道他並不是那個意思,只好小聲道:「這種承諾不能隨便許的。不過謝謝你的一片好意了,那就且行且珍惜吧。」

他能教她一段時間也好。

注意到自己的爪子還拉了人家的手腕,蕭歲遙若無其事地把爪子收回來,然後背在身後。

祁淵對蕭歲遙疑似拒絕的話感到疑惑,他的承諾給了便給了,為何不能隨便給?

但是祁淵也沒有多說其他的,只問了一句:「你想學什麼?」

蕭歲遙反問:「你覺得我該學什麼?」說實話,她對馭靈者並不了解,也不知道自己具體可以做些什麼。

「不知。」祁淵搖頭,他所精通的馭術,太過強勢,一般女子不會接觸也不太適合接觸。

蕭歲遙皺了皺眉。

祁淵看她皺眉,忽然脫口而出:「你想學,什麼都可以。」

蕭歲遙眼睛一亮,「真的么?」

祁淵沉默地看着她,點頭。

「那,先學最簡單的吧。」蕭歲遙搓搓手,躍躍欲試。

「換地方。」祁淵搖頭,這裡不是個方便教習的地方。

蕭歲遙這才想起,自己不能出來太久,而且甘茗流樊還在外面候着,頗有些遺憾:「這兩日怕是不成。」

「為何。」祁淵盯着蕭歲遙。

蕭歲遙吹了吹面紗,道:「這兩日有其他的事。」

「嗯。」祁淵應,「我會在這裡待一個月。」

「這麼短?」蕭歲遙驚訝,那她能學個什麼?

「你會回大御境?」

祁淵點頭,「有事要處理。」

「那你去了還會回來嗎?你在大御境是什麼身份?很忙嗎?」

祁淵默。

蕭歲遙有些尷尬,突然覺得自己問的太多了。

人家願意和自己坦白是大御之境的人已經很夠意思了,她還問東問西的,她也有些疑惑,自己今天話怎麼這麼多。

「會。靈止地之主。不忙。」祁淵簡潔明了地回答了蕭歲遙剛剛的一串問題。

蕭歲遙微微睜大了眼睛:「你……這麼坦白的嗎?」

「嗯。」祁淵點頭。

「你就不怕我……是你的某個敵人派來的?」看祁淵的樣子,很像是有身份的大人物。像這種有身份的人,應該會很謹慎防敵吧?她問什麼就答什麼,他也不怕她心懷不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