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魔怪奇聞:我在都市捉妖
魔怪奇聞:我在都市捉妖 連載中

魔怪奇聞:我在都市捉妖

來源:google 作者:筆相眾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澤 筆相眾生 都市小說

一年前,爺爺莫名失蹤,留下一封書信和祖傳秘籍,擁有九級靈修血脈的白澤,為了尋找爺爺,行走在各個城市之間,收集各種坊間奇異傳聞,尋找妖魔蹤跡,探查爺爺失蹤的真相……展開

《魔怪奇聞:我在都市捉妖》章節試讀:

「這下麻煩大了!」白澤擦拭着額頭上的汗水,面色凝重地說道。

「啊?啥麻煩大了?妖怪來了?」韓非在一旁如驚弓之鳥一般,眼神驚恐地四下張望着。

白澤沒有理會受到驚嚇的韓非,依舊在自言自語地說道:「按照爺爺留下來的那本古籍上來說,這化作人形的妖,起碼是擁有三級妖靈的存在,而那名女子化作人形的程度,恐怕體內的妖靈不止三級,有可能是四級,乃至五級妖靈!「

韓非四下張望,眼神驚恐地跑到白澤身前:「阿澤!你在說什麼?你剛剛說什麼麻煩大了?你別嚇唬我!」

白澤眉頭緊皺,腦海中不斷的思索對策,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拉起韓非就跑。

韓非屬於是受到驚嚇的貓,被白澤這麼一拽,直接就尖叫起來,跳腳狂奔,發瘋了一般地逃出芭蕉林。

「啊這……」

白澤獃獃地站在原地,眼神尷尬地看着韓非瘋狂逃跑的背影,隨後便邁開腳步,朝着韓非逃跑的方向追去。

身體肥胖的韓非根本沒跑出去多少距離,便彎着腰拄着膝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白澤追上來在其腦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死胖子!你跑啥啊!」

「呼……呼……你剛……剛剛不是說…..說麻煩大……大了嗎?還……還拽着我跑,是……是不是妖怪追上來了?咱……咱快逃吧!」韓非一邊喘着粗氣,一邊直起身子想要繼續逃跑。

白澤無奈地說道:「哪有什麼妖怪追上來了,你這體型里裝的是老鼠的膽子吧?」

「走就走,你拽我跑幹啥?」韓非惱怒地說道。

白澤撓了撓頭,隨後說道:「你這次碰到的妖可能沒那麼簡單,這狸貓妖的背後還有一頭化成人形的妖。」

「化……化成人形的妖?」韓非驚恐地望着白澤,語氣中充滿了恐懼。

「是的,化成人形的妖!」白澤語氣平靜的說道。

「那我們還是快跑吧!我媽喊我回家吃飯了。」韓非縮着腦袋說道。

白澤眼神深邃,略作沉思地說道:「不急,這種化作人形的妖想必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以前必定出現過,咱們現在得去鎮里的圖書室一趟。」

隨後二人便回到小鎮里,往鎮中心的圖書室走去。

紅雲鎮的圖書室就只是一間一層的小平房,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圖書室入門處有一位頭髮花白、穿着白背心的老大爺躺在搖椅上,手裡拿着扇子扇風,裏面的書架上擺滿了各種書籍。

躺在搖椅上的老大爺看到兩個年輕人走進來,停下手中的扇子,看着他們二人說道:「沒想到這年頭了還有年輕人願意來圖書室,稀客呀!」

「借書的拿過來我這裡登記!」老人繼續說道。

白澤和韓非朝着老大爺點了點頭,然後便走進圖書室,他們二人分頭開始尋找。

白澤走到一排書架前,書架上面寫着紅雲鎮歷史幾個小字,白澤拿起一本書籍,翻開查看了一番,書里寫的是紅雲鎮的歷史,翻了一會後,白澤便將其放下,繼續翻看其他書籍。

按理說,紅雲鎮這一個小地方記載歷史的書籍並不會有多少,但是這些書里寫着各種鄉間鄰里的雜事,也不知道是誰有那麼多閑情去寫出這些書來。

半個小時後,白澤揉了揉疲憊的眼角,這半個小時里,他翻了不下二十本書籍,這些書不是記載各種瑣事,就是記載紅雲鎮的各種傳聞,就是沒有找到他想要的信息。

「你們兩個年輕人做事怎麼這麼墨跡,一個小小的圖書室你們還能翻出黃金來不成?都半個小時了,你們到底在找啥?」

「所以說啊,你們年輕人現在用手機查資料方便多了,來個圖書室找資料都要找半天,你們要是去城裡那些大的圖書館,豈不是要找上一年?」圖書室門口處的老大爺不耐煩的催促道。

白澤放下手裡的書籍,走到門口處,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看着躺在搖椅上的老大爺,說道:「大爺,不瞞您說,我們是想來找記載紅雲鎮靈異事件的書的,我這翻了半天,一本也沒找着,您看看能不能幫我一下。」

「靈異事件?哼,你們這些年輕人虧你們還上過大學,這紅雲鎮哪有什麼靈異事件?現在講究科學,即便是有,也不會寫成書放在這裡!」老大爺冷哼一聲,搖了搖頭說道。

白澤站在一旁尷尬地撓了撓頭,不一會兒,韓非也從圖書室里走了出來,看着站在門口地白澤,他晃了晃腦袋,說道:「沒有找到。」

「唉!走吧!」

白澤嘆了一口氣,準備離開。

「大爺,我們就先走了!」白澤跟躺在搖椅上扇風地老大爺打了聲招呼,走出圖書室。

「這紅雲鎮啊,靈異事件沒有,但是十幾年前倒是發生過幾件怪事,也不知道你們這些年輕人是怎麼想的,調查這些幹什麼。」白澤剛走出圖書室門口,裡邊地老大爺便嘀咕了幾句。

白澤身為九級靈修血脈擁有者,本身實力相當於一級靈修,老大爺嘀咕的話清晰地傳入他地耳朵里。

他立刻轉身走回圖書室,韓非對於白澤這一行為十分不解,但他也跟着轉身走向圖書室。

白澤走到門口,雙手直接撐在老大爺身前的一張桌子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老大爺。

「年輕人,你這是幹什麼?」老大爺被白澤地眼神盯得內心發怵,直接從搖椅上坐了起來。

「大爺,您剛剛說紅雲鎮十幾年前發生過什麼怪事?您能不能詳細地跟我說說?」白澤認真地說道。

「害!就這事啊,你這年輕人耳朵真靈啊!隔着大老遠都能聽到我發牢騷。」老大爺搖了搖頭,坐在搖椅上繼續扇風。

「大爺,您就當給我們講故事跟我們說說唄!」白澤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求知慾,繼續追問道。

老大爺看着白澤這模樣,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年輕人關心這個幹嘛?既然你那麼想知道,我就跟你說說。」

「十幾年前啊,那會我還是鎮長,那年七月十五,當時有幾個鎮上的人跑去鎮西頭那邊的朋友家喝酒,那會鎮西頭還沒種上那些芭蕉樹,荒涼一片,那幾個跑去喝酒的人半夜喝個爛醉,然後從鎮西頭走回來,他們幾個都說在那塊荒地上碰着一個穿的很暴露的女人。」

「那幾個酒鬼還算清醒,知道那天是七月十五,都以為碰着鬼了,嚇得他們好久不敢晚上跑出去喝酒。」

「當時他們回鎮上跟別人說,都沒人相信,都笑話他們幾個,誰知道啊,往後那幾年,年年有人碰到這怪事,這消息傳出來,大家都害怕了,說什麼那個女人叫媚娘,專門半夜出來吸食男人的精氣。」

「這幾年社會治安好了,就沒聽過誰又碰到這怪事,我看啊,這估計都是大家以訛傳訛的,這世上哪有什麼牛鬼蛇神的,說什麼吸食男人精氣,也沒見誰被吸啊,這事你們就當故事聽一聽就好了,別當真。」老鎮長無奈地搖了搖頭,提醒白澤二人不要當真。

白澤聽完後,看了韓非一眼,韓非本人則是身體一顫,眼神露出恐懼。

「好的!大爺,我們都是上過大學的人,不信這些!」白澤笑着說道。

「大爺,我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啊!」說完,白澤便帶着韓非快速地走出圖書室。

老鎮長看着火急火燎的二人,搖了搖頭,隨後便又躺在搖椅上乘涼了。

離開圖書室,白澤腦海中回憶着剛才老鎮長說的話,口中嘀咕說道:「媚娘?的確挺魅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