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魔法師:開局白毛小蘿莉,可真刑
魔法師:開局白毛小蘿莉,可真刑 連載中

魔法師:開局白毛小蘿莉,可真刑

來源:google 作者:蛛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冬飛 凌清心 奇幻玄幻

凌冬飛穿越到這個世界已有三十個年頭,他本來以為自己會像其他的穿越者一樣走上人生巔峰,可當接觸到第一本魔法書之後他就彷彿對除魔法之外的一切事物失去了興趣,他本以為自己會為魔法研究獻出一生,直到那個小女孩的出現「我也知道一個快死的雪妖不值這個價錢,但她剛剛叫我爸爸耶」展開

《魔法師:開局白毛小蘿莉,可真刑》章節試讀:

宴席還沒開始桌子上只有一些涼茶和糕點,凌冬飛給自己和清心分別倒了一杯涼茶,凌冬飛一飲而盡,清心學着他的樣子,結果被苦到表情扭曲,引來凌冬飛一陣嘲笑。

就在這時包間外就傳來一陣敲門聲,凌冬飛放下手裡的涼茶:「請進。」

只見個頭在一個一米七左右時刻保持着微笑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凌冬飛剛一打眼還以為他是外地人。

要知道南國人身高普遍只有一米五左右,而且他身上穿着的絲綢乃是玄龍國的玉蠶絲南國並不出產,頭頂羽冠的寶石的鑲嵌規律偏向南國風格,但羽冠這種東西本身就是獨屬於星落森林中部落的裝飾品。

但當他一開口竟是熟練的南國方言:「請問你就是我弟弟說的魔法師嗎?果然一表人才氣質不凡,我叫龍鳴,幸會幸會。」

凌冬飛也站起身,二人握手表示友好,與此同時凌冬飛也稍稍探知了一下龍鳴的實力,竟有七階巔峰。

凌冬飛語氣中多少帶點炫耀:「我叫凌冬飛,她叫清心,是我女兒,還是個一環法師。」

清心也站起來,有些害怕地躲在凌冬飛身後,但還是勉強露出個小腦袋:「你,你好,我叫清心。」

龍鳴有些驚訝:「好標準的人類語,而且……你是一環法師!好厲害。」

哪怕被誇獎清心依然保持着相當的戒心,依舊躲在凌冬飛背後不敢出來,凌冬飛也並沒有強迫她。

打過招呼後龍鳴比了個請的手勢,讓凌冬飛與清心先落座,凌冬飛給了清心一個安心的眼神,清心這才有些警惕地坐下,而凌冬飛則坐在她旁邊。

龍鳴是個生意人,他找凌冬飛無非是要談些交易,但令人意外的是龍鳴要購買的並不是魔偶,而是製造魔偶的方法。

「普通人沒辦法使役魔力,但卻可以通過魔力的固有性質引導、利用魔力,這點是毫無疑問的,我已經在玄龍國見識過完全由普通人和機械生產魔術造物的實例。」

龍鳴說完就從儲物手環中掏出一桿獵槍,它看起來就像普通的獵槍一般,但凌冬飛卻能從上面感受到不弱的魔力。

凌冬飛端起獵槍仔細端詳了一番:「魔力造物?手法很粗糙,但魔力迴路意外符合材料本身的性質,能用,配合子彈能造成的殺傷力不輸三環魔法,而且可以連發,子彈充裕的情況下擊殺三級武者綽綽有餘,三環法師也未嘗不可壓制……這東西出自普通人之手!」

龍鳴並沒有急着回答,而是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那封神柱最初就連一階的力量都會進行管制,可如今就連四階的魔法都允准使用,你知道為什麼嗎?」

凌冬飛微微皺眉:「現在主流的說法是封神柱力量漸漸衰弱……但我是不信的,那可是連禁咒級都能封禁的世界意志,怎麼可能隨時間推移而消散。」

龍鳴打了個響指:「我在玄龍國還聽說了另一種說法,封神柱本身就是為了限制普通人與至強者間的實力差距而存在的,既然是普通人也能夠駕馭的力量那自然便不需要去限制了。」

凌冬飛瞳孔微縮:「原來如此,這樣確實就能夠解釋的通了,加上封神柱只有依靠人才能觸發的詭異規定,也就是說不干預普通人的高階魔法使用是不被禁止的,不愧是週遊世界的游商,見識這方面我自愧不如。」

龍鳴擺了擺手:「不敢當,不敢當,我就是個做生意的罷了。」

這龍家兄弟個個野心不小,龍谷最多只是圖個岩港國的皇位,而這龍鳴卻已經望見了新世界的大門,凌冬飛不禁感嘆:「先生謙虛了,依我看你是有大志向的人啊。」

清心坐在一旁一臉懵逼,搞不懂兩人在聊什麼,偷偷從桌子上拿了一塊棗糕啃起來。

緊接着凌冬飛也說出了自己的需求:「我可以提供一部分技術,不過價格可能會昂貴一些,另外我還想了解一些南國外面的情報,畢竟我從被到南國後已有二十多年沒出去過了,對外面的情況很好奇。」

龍鳴點點頭:「沒問題,昂貴的價格是應該的,至於外面的情報這個我知道的也不多,不過你要是想去外地旅遊的話我倒是能給你指幾條不錯的路線,比如去極北之地。」

龍鳴一邊說一邊看向埋頭苦吃的清心,凌冬飛是個魔法師,而魔法師都是死宅,讓一個死宅突然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可能性並不多,大概率是要帶清心出去,既然如此旅行的目的地也就可以確認了。

清心聽到北地頓時也抬起頭來,她雖然是雪妖,但卻從來沒看到過雪,對於出生在大海上的她,對於北地這個她從來沒踏足過的故鄉還是保持着極大的好奇的。

凌冬飛對於龍鳴敏銳的感知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微微一笑:「願聞其詳。」

龍鳴直起身子,喝了一口涼茶:「我十五歲那年叛逆,跟着一個老游商偷偷離開家,這一走就是三十年,三十年的時間啊,太漫長了。」

龍鳴放下手上的涼茶:「如果你只是想去北地,那我建議你坐船,從南國楊帆,中途在玄龍國停靠,最後前往北地,最快大概只需要五年時間,最慢十五年,不過全程坐船會有些無聊。」

凌冬飛點點頭,他對這個方法並沒有什麼意見,不過他還是想詢問一下清心的意見。

凌冬飛看向清心,只見她小臉微微發白,四目相對凌冬飛能明顯看出她眼神里的抗拒。

凌冬飛也朝龍鳴搖搖頭:「我暈船,換一種方式。」

清心這才鬆了一口氣。

龍鳴點點頭:「哦……是這樣嗎?那看來只能走陸路了啊,確實大多數由南向北的游商都會選擇走陸路呢,不過你們兩個走陸路可能有些麻煩。」

凌冬飛嘆了口氣:「是因為薩魯野帝國嗎?」

龍鳴點點頭:「傳說中有真神棲居的地方,與南國接壤,如果你們想繼續向北走就必須要穿過那裡,不過那兒的別名你們應該聽說過。」

凌冬飛沉默了,清心倒是有些好奇:「爸爸,什麼別名啊?」

凌冬飛沉默了片刻:「薩魯野,傳說中的神明之國,巫與魔獸的禁地,如若走陸路向北,那裡就是必經之地。」

《魔法師:開局白毛小蘿莉,可真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