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明末大奸商
明末大奸商 連載中

明末大奸商

來源:google 作者:滄海逍遙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銘 滄海逍遙樂

21世紀的金牌基金經理,意外穿越到明朝末年四川的一個奸商豪強的兒子身上,且看他磨刀霍霍,大展拳腳,在明末玩商戰、搞金融、暴科技、建新軍一路奸商到底,賺嗨了錢;一路鏖戰四方,力挽狂瀾;一路紅顏相伴,春風如意展開

《明末大奸商》章節試讀:

「外面的人不得靠近,擅自靠近城牆者,殺!」李少華大聲吼道。

城牆上的弓手們紛紛搭箭,瞄向外面。寨中的弓手,大多用的是小稍弓,大多為六力弓,雖然是軟弓,但超過70磅的弓力,在短距離內甚至可以射穿棉甲,或許對於身着鐵甲的士兵威脅並不大,但對於城牆外這群毫無防護的流民來說,是具有極強的威懾力的,中箭者必死無疑。

城外的流民見狀止住了腳步,這時候有個流民壯漢大喊到:「寨里的老爺們,我們是定遠縣的,也是重慶府人,看在鄉里鄉親的份上,救救我們吧!」

又有一個婦人大喊道:「寨里的老爺,孩子餓得厲害啊!」便高高的舉起一個哭泣的孩童。

更有許多人在城外跪着磕頭,哭喊聲此起彼伏。

李銘看着外面烏泱泱的流民,心中實在不忍,作為後世過來的人,雖然曾在文獻中看過多次流民凄慘,但當流民真真切切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卻發現自己止不住的心酸難過,這些可都是鮮活的生命啊!

李銘有心讓這群難民進來避難,李少華馬上阻攔道:「少爺,流賊慣混入流民之中,以為內應破城,不得不防啊!」

李銘當然知道這種危險性,可他的道德觀告訴他自己,不可以見死不救,於是他對李少華說:

「少華兄,放他們進來吧,但是要對他們所有人分開管理,在寨子西側划出地方,安置這群流民,讓第四隊的人負責看管,一一驗明身份,尤其注意他們的口音是否是川音。」

李少華還想阻止,但李銘十分堅持:

「天下大亂,我輩讀書人雖無法妄言拯救蒼生黎民,但也總不可以見死不救!」

李少華見李銘這樣說,突然覺得少爺很偉大,便遵命行事了。

但李銘卻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麼多人,這麼多張嘴啊!這特么是一筆賠本的買賣,哎,剛才可真是腦子發熱了。」

然而既然做出了決定,便斷然不能輕易更改,朝令夕改,只會讓自己的下屬覺得自己不靠譜,舉棋不定是管理沒自信的表現,現在李銘是初掌大權,他可不想給眾人留下個優柔寡斷的印象。

隨着一聲沉重的寨門開啟聲,天生寨的大門終於向這群流民打開,肖凌雲領着戰兵第四隊,全副武裝地帶着這群流民陸續進入寨中。

李銘來到這群流民中間,身後跟着一身戎裝的李少華,李少華便大聲喝道:

「都安靜些,這位是我們天生寨的少寨主,合州的秀才公李銘李相公!」

眾人一聽,便紛紛跪拜。

「謝李相公收留!謝李相公救命之恩!」

李銘便對他們說道:

「諸位鄉親,既入了我天生寨,便是我寨之民,若你們安分守己,我定會儘力護大家周全!」

眾人又是一番千恩萬謝。

李銘吩咐李府管家黃達財給流民熬粥,妥善安置這批流民。黃達財一臉的愁容:

「少爺,現在外面流民那麼多,今天來一批,明天來一批,我們怎麼養得起?」

李銘對此十分的贊同,甚至有些想哭,但又不能表現出來,於是只好說,「能救多少是多少吧!這群人暴露於野外,遇到流賊,要麼被裹挾,要麼被屠戮,活下來的幾率太低了!」

黃達財說:「那也不能讓他們吃白食,得派活兒!」

「哎呀呀,黃管家很對胃口嘛,值得栽培!」

李銘在心中嘆道,決定未來好好的培養黃管家。

於是李銘點了點頭,這是自然!

李銘便對黃達財說道:

「待肖凌雲驗明流民的身份後,你可以去安排流民活計,現在寨子裏面需要做的事兒還很多,具體你來安排吧!」

黃達財欣然領命而去。

經過肖凌雲的清點,這批流民共有三百七十二人,其中青壯男性一百八十六人,成年女子一百二十一人,老幼六十五人,其中不少是半大的孩童。大多來自於定遠,部分來自於順慶府南充,到都是川人。

李銘叫來流民中那個之前在城外叫聲最大的中年男人問話,男人說他叫李大壯,是定遠縣人,流賊途經定遠,四處搶掠,縣城官兵躲在城裡不敢出擊,很多村子都遭殃,他所在的村子也被洗劫一空。

許多人死了,男人被殺,女人被辱,連孩童都不放過。

「流賊有多少人馬?」李銘問道。

「小人也不清楚具體的人數,不過入我們村的,少說怕也有上百,他們人人有馬,來去如風,小人也是躲在地窖里才逃過一劫。」李大壯回答道。

「可清楚他們是哪一部流賊?」

「這個小人知道,小人在逃難途中,聽識字的先生講過,說這股流賊是八大王張獻忠的部下,頭領好像叫『一堵牆』」。

「看來果然是孫可望來了!」李少華在一旁說道。

「你還知道些什麼?」李銘繼續追問。

「小人還知道,他們的目標是合州城,據說是要在合州乘船,順江東下。」

「哦,你是怎麼知道流賊的計劃的?」李銘繼續追問。

「小人躲藏在地窖里,聽到一個馬匪抱怨沒搶到糧食,另一個馬匪就說,算了,別置氣,現在是趕路要緊,等咱老子到了合州,就有船可以去東邊繼續快活了!」

李銘再問了一番,發現李大壯知道的信息的確有限,便不再追問,只得等哨探隊帶來更準確的消息。

一番忙碌,天色漸漸暗淡下來,正月的天生寨,寒意濃濃,月明星稀,李銘帶着李少華登上城頭,巡查各處。各隊兵們用過晚飯,正在緊張備戰,城牆上掛起了燈籠,把天生寨照耀得燈火通明。

聽聞肖凌雲終於完成了流民的點驗,黃達財興沖沖的走向流民,打算安排這些流民做一些苦力活兒。

突然有人發出驚叫:「走水啦!」

李銘循聲望去,只看到寨內西側亂作一團,那一側的房屋正升騰起濃濃火焰,寨內竟然起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