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沒人能夠拒絕變成貓娘的我
沒人能夠拒絕變成貓娘的我 連載中

沒人能夠拒絕變成貓娘的我

來源:google 作者:一個零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個零零 唐琳 都市小說

「如果你下來的話,我可以讓你摸摸我的耳朵哦」面對面前想不開的欲跳樓輕生的少女,因為意外變成貓娘的唐琳露出了自己可愛的貓耳朵,最後少女得救了唐琳靠着自己可愛的外表解決了無數的危機,不管遇到什麼麻煩都只需要賣個萌就能解決畢竟,誰能拒絕一隻可愛的貓娘呢展開

《沒人能夠拒絕變成貓娘的我》章節試讀:

唐琳走下了病床,才發現自己的後腰間長了條白色的尾巴,之前在床上都沒有感覺到它的存在。

唐琳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很癢,感覺也很怪,雖然能夠感覺到尾巴上傳來的觸感,但是又感覺尾巴和自己的身體不在同一個頻道上,沒辦法好好的控制住尾巴的活動。

比如唐琳想要捏住尾巴,但是尾巴卻自己開始亂動起來,唐琳抓了好一會才抓住。果然所有貓貓的尾巴都是另一種生物。

所以周圍一群人,爸媽,**叔叔們和醫生們,就這麼默默的看着唐琳玩自己尾巴玩了半天。

……

唐琳眼角含着淚花上了車,不是警車,而是那兩個怪叔叔的車,那兩個怪叔叔坐在前面開車,要不是後面有爸媽陪着,唐琳可能一路上都是哭着過來的。

「好歹你之前也是一個男子漢啊,這麼變成小姑娘之後就和真的小姑娘一樣愛哭了。」看着滿眼淚花的唐琳,爸爸也很無奈。

「誰叫他們兩個那麼嚇人的啊,而且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啊,我也不想哭的。」唐琳一臉無辜,貓貓耳朵耷拉着,尾巴也安分的緊緊纏在腿上,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配上可愛臉蛋上掛着的晶瑩淚花,讓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疼愛。

只不過車在平滑的城市大道上也明顯的晃動了一下,尷尬的氣氛充滿了整輛車。

車在錯綜複雜的城市裡穿梭,但是唐琳看出來了這不是去派出所的路:這是要帶我去哪裡?不是說好先去派出所嗎?

儘管心裏疑惑不解,但是唐琳還是不敢問出口,不是真的害怕前面那兩個怪大叔,只是單純打心裏的不想和他們說話。

最後還是爸爸開口問了:「這不是去派出所的路啊,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派出所只是幫你女兒改身份信息的,沒必要親自去的,讓剛剛到**幫你們完成就是了。現在為了你女兒的安全,我們還是儘快到研究所去。」

「啊?什麼研究所,你剛才說為了琳琳的安全,難道會有人害她嗎?」我們一家子的疑惑越來越多了。

「多的我也一時間解釋不清楚,到研究所去了你們就明白了。」

大概開了半個多小時,從市中心都快開到郊區了,終於到了他們口中的研究所。

所謂的研究所外表看起來就像是一棟老舊公寓,身處在鬧市之中,完全是一棟完全不起眼的建築。

唐琳一家子下了車,被那兩個怪叔叔帶進了研究所的一樓。一進門才發現,這哪裡是什麼研究所,這完全就是一個茶館嘛,還有好幾桌人在打麻將。

唐琳一行人一進到茶館裏面,那些正在打麻將的人都同時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在掃過剛進門的幾人之後,都聚集在被幾人圍在中間的唐琳身上。

一個看上去剛二十齣頭,身材曼妙婀娜多姿的漂亮女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應該是這裡的老闆娘,老闆娘對着唐琳身前的兩個怪叔叔說:「辛苦了,任務完成了嗎,人帶回來了沒。」

「嗯,帶回來了,你帶她下去見那個老神棍吧。」說著,壯漢怪叔叔讓開身體,把藏在他身後的唐琳完全露了出來。

老闆娘第一眼就看見了唐琳那可愛的貓貓耳朵,立馬兩眼放光,兩隻手不自覺的開始動了起來,按着唐琳的貓貓頭就是一頓亂搓。嘴裏還發出痴痴的笑:「嘿,嘿嘿,嘿嘿嘿。」

所有人都沒想到老闆娘會是這種反應,唐琳也被突如其來的摸摸頭給搞迷糊了,耳朵和尾巴上的毛都豎了起來,想要說些什麼,又不敢說出口,只能在心裏默默吐槽:幹嘛一上來就揉人家頭啊,不過還挺舒服的。

「咳咳,口水收一收,都快滴出來了。別玩了,趕快帶她下去讓老神棍把她的能力搞清楚之後有的是時間玩。」一旁的跟蹤狂叔叔打斷了老闆娘對唐琳的調戲。

「哈哈,不好意思,我只是有點激動。我每一次的生日願望都是想要這個世界存在貓娘,沒想到今天終於夢想成真了,原來真的有這麼可愛貓娘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可愛的孩子。」

老闆娘嘶溜的吸回口水,蹲了下來對唐琳說:「小貓咪叫什麼名字啊,今年多大了,什麼時候變成人的,喜歡吃什麼口味的貓糧啊。」

唐琳雖然沒有被這老闆娘的熱情嚇到,但心裏還是不受控制的開始害怕,尾巴開始胡亂的擺動,說話都帶着哭腔:「誒~,這個~,我,我不是吃貓糧的,我是吃米飯的~」

「好了好了,趕緊走吧,弄清楚她的能力之後再說這些,不然大家打牌都不放心。」

最終還是在壯漢叔叔的催促下,老闆娘才放過了唐琳。在老闆娘的帶領下,唐琳走進了公寓樓的電梯里。

這個電梯的按鈕只有向上的一到八樓,但是老闆娘掏出一張磁卡在電梯屏幕上刷了一下,屏幕上的數字開始變成負的了。

負一樓,負二樓,負三樓,最終在負四樓的時候停下了。

唐琳走出電梯,裏面的地下結構比唐琳想像中的要大很多,裏面還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員在忙碌的走來走去。

在老闆娘的帶領下,穿過一間間裝有各種唐琳沒見過的奇怪的設備的房間,最後來到了最深處的一個辦公室樣子的房間。

打開門,裏面坐着一個怪老頭正在電腦面前敲敲打打,雜草般的頭髮稀疏的長在頭頂,身上的白大褂感覺穿了很久都快成黃大褂了,一臉的黑眼圈似乎沒有睡過覺一樣。

「這是剛發現的眷者,你來給她解釋解釋什麼是眷者,再看看她到底有什麼能力,有沒有危險,再弄清楚她變異的原因。你可不要看着她這麼可愛就欺負她哦。」老闆娘說完就離開了,留下唐琳懵逼的和這個怪老頭大眼瞪小眼。

「咳咳,那麼先給你說說你現在是什麼情況吧。」那怪老頭聲音沙啞的開口說:「你也一定沒能搞清楚你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吧,其實很簡單。」

老頭子頓了頓,伸手想要摸唐琳的頭,但是被唐琳躲開了,如果被漂亮姐姐摸摸頭還可以接受,但是被一個陌生的糟老頭子摸感覺就有點埋汰,眼看着就又要炸毛了。

老頭子尷尬的咳嗽了兩下,心裏想着: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會想去摸一個陌生人的頭,差點就要被告性騷擾了,就算她這麼可愛我也不應該控制不住自己才對啊。

「咳咳,簡單的來說,這個世界存在着不可遇見的神明,你被神明的力量選中了,某個神明看上你了,然後把祂的一部分力量給了你。」老頭故作高深的說道。

「神明?這個世界真的存在神嗎?」

「對,神明。你身上的變化可是用科學解釋不了的,這樣的變化我們發現了很多例,最後只能歸功於神明,你好好回想一下,你在變成這樣之前發生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嗎?對了,我撿到了一隻貓,後來它說話了,還變成一攤貓咪液體融進了我身上,肯定是那隻貓的原因。那隻貓就是神明嗎?」

「肯定不是,我不是說過嗎,神明是不可遇見的,那隻貓最多就是神明的載體,神明都是通過這樣的載體來降下神力給你們這種眷者的。只不過會說話的活的載體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哦,原來是這樣,那我有機會變回去嗎,或者暫時變回去,等需要的時候再變成現在這樣?」雖然現在這樣的貓娘模樣也很不錯,但是唐琳還是有點懷念自己的小老弟。

「嗯,等你死了,神明的力量消散了就可以變回去了,除此之外就沒辦法了。」

怪不得之前那兩個怪叔叔直接讓改身份證上的性別和年齡的信息了,都不打算搶救一下看能不能變回去,原來是不可能變回去啊。

「那我還能不能長高啊,還是一直只能保持現在這個樣子。」唐琳可不想保持着現在這樣一米四都不到的蘿莉體型過一輩子。

「理論上來說,你現在這個樣子是神明安排的,只要神明不同意,你就只能一直這個樣子,不會有什麼變化的。」

「啊?怎麼會這樣?」看來要一輩子都是一個小蘿莉了。

「好了好了,那麼接下來,把你的手給我,我可以看看神明到底給了你什麼力量。」

唐琳雖然有些不願意,但還是把手伸了出去,有些好奇的問:「那個能不能問一下,都有些什麼樣的能力啊。」

「嗯~,像是帶你下來的小竹桃,她的能力是可以和別人進行無視距離的心靈交流,還有催眠啊,操控夢境之類的,她是那種多能力者。而我嘛,簡單的來說就是能夠聽到神明的聲音。」

「那麼那個兩米高的大叔和那個帶着墨鏡像個跟蹤狂一樣的大叔,他們有什麼能力啊?」

「你是說的羅鵬和李句嗎?羅鵬的能力不好說,是比較機密的信息,但是李句的能力你必須注意,他的身體是完全透明的,也就是說他是個隱形人,經常偷看別人洗澡,你以後洗澡也要注意一下。」

唐琳默默的把李句叔叔和變態偷窺跟蹤狂划上了等號。

說完怪老頭捏住了唐琳的小手,閉上了眼睛,嘴裏念念有詞的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沒過多久,老頭就疑惑的睜開了眼睛:「不應該啊,我居然聽不到給你力量的神的神諭,我在這裡工作了八年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才工作八年嗎,看見這老頭的模樣,唐琳還以為他的資質已經很老了:「冒昧的問一下,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三十八了,這麼啦。」

「哈哈,沒什麼,只是覺得你有一種很和藹的感覺。」這樣一個頭髮都沒腋毛多的人居然才三十八。

「咳咳,都是熬夜熬的,不說我了,你的問題有點大啊。」

「啊?我有什麼問題啊。」

「你的神明貌似不關心你啊,都沒有和你說過話,正常的眷者我都能聽到神明的神諭或者看到一些畫面,從而大致判斷他們有什麼樣的能力,而且神諭越清晰的人,能力也越強。但是你的身上神明的痕迹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感受不到。」

「誒?那是不是意味着我除了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之外,什麼特殊能力都沒有嗎。」唐琳有點失落,尾巴無力的下垂到地上,耳朵也耷拉下來。還以為自己可以變成超人一樣的存在,結果自己除了可愛什麼也沒有。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其實這種情況也有過,你也別太喪氣,可愛說不定也是一種能力哦,另外眷者的身體素質普遍要高於常人,所以相比較於普通人,你還是很強的。」

年輕的老頭子想要安慰一下唐琳,但這話可讓唐琳高興不起來:就我這個體型,就算比普通的小蘿莉強也比不過正常成年人吧。

本來之前的唐林就是一個學習不好身體也差的廢物,現在被神明眷顧後除了可愛也還是什麼都不是:「嗚嗚嗚~,我果然還是個什麼都不是的廢物。」流淚貓貓頭.jpg

「哈哈,其實也不一定,說不定你還是有一些特殊能力的,只不過我看不出來,但是說不定用外面那些特殊的儀器可以幫你測出來,等現在的研究項目結束了,我們可以給你做個全方位的檢查,這個地下研究所就是專門研究這些的。」

談完這些之後,唐琳還是很失落,一個人坐電梯回到了一樓的茶館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