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先生,離婚請簽字
陸先生,離婚請簽字 連載中

陸先生,離婚請簽字

來源:google 作者:Kiev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安好 現代言情 陸子熠

牛皮紙袋甩在喬安好身上,幾張材料散落在地她彎腰撿起,心下一沉《婚後財產歸屬協議》「請您簽字」助理遞來一支筆喬安好粗略地翻了兩下,扯起唇角,輕笑一....展開

《陸先生,離婚請簽字》章節試讀:

但很快恢復了笑容,看着喬安好的目光仍是一片慈愛:「女孩子啊,最貼心。送的都是爺爺喜歡的。」

聞言,葉子沫神色冷了幾分。

憑什麼被偏愛的永遠是喬安好。她哪點比喬安好差?

眾多賓客都看到了禮物也是手串,一時間詫異又好奇,紛紛盯着老爺子手中的禮盒。

與此同時,來參加壽宴的梁雪見瞥了一眼手串,眼神輕蔑:「剛才那條成色是上等的,可這條充其量就是劣質品嘛!」

梁雪見暗暗給其它幾個名媛遞了個眼色。

「就是,送爺爺的生辰禮卻這麼敷衍,虧得爺爺百般疼你呢!」說話的是林家大小姐林婉兒。

「陸夫人恐怕不知道,玉可以養人擋災,也可以害人!如果不是塊好玉……」金家小姐金萱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

一時之間,喬安好被推向風口浪尖。

旁邊,陸子熠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唇角的笑若有若無。

他此刻還很好奇,好奇喬安好會怎麼應對這些。

陸老聽着這些議論,臉色越來越黑。

什麼時候他陸家的人輪到外人說教了!

正想開口,議論中突然傳來一道嚴肅的聲音:「容老僧說一句,陸夫人的手串是經過紫光寺的空無法師開過光的,是無價之寶!怎麼能說它害人?」

「無價之寶?您老可真會給這塊破玉貼金!」林婉兒冷嗤道。

身旁的金萱慌忙扯了扯她的衣袖,低聲警告着:「快住嘴!這是紫光寺空無法師的座下弟子!」

這位老僧是陸老特地請來的貴客,林婉兒這個蠢貨!惹惱了陸老,以後還怎麼在臨城立足!

喬安好朝老僧輕輕點頭致意:「大師,昨天能拜訪到空無法師,安好感激不盡。」

葉子沫臉色微變,空無法師不輕易見人,喬安好是怎麼做到的!

老僧搖頭:「言重了。」

又看向陸老,嗔笑道:「你個老匹夫,真是好福氣!陸夫人接連一月,每天都去求見我師傅,這才打動他為這手串開光。」

聞言,陸老眸間閃着微光,看向喬安好:「好孩子,好孩子!你有心了!爺爺真是太喜歡這份禮物了!」

葉子沫臉上掛着標緻的笑,可指甲都快掐進掌心!

她費盡心思想踩喬安好一腳,結果卻替她做了嫁衣?

她輸的徹底就算了,還讓喬安好大大地出了個風頭!

晚宴接近尾聲,賓客散了大半。

老爺子將陸家人聚集在跟前,簡明扼要的交代了幾件事。

末了,他看向陸子熠:「爺爺對你只有一個要求,有生之年能抱上孫子。今天是個吉日,按老規矩,你帶安好去紫光寺住兩天。」

結婚三年,每年陸老壽辰後,他們二人會去廟裡燒香拜佛。

為了求子。

陸子熠從來不碰她,卻每年帶着她去燒香求子,如今喬安好只覺得可笑!

他若是虔誠,就不該去欺騙佛祖!

「今天太晚了,明天一早去。」男人淡淡道,彷彿將這件事視作一件再尋常不過的工作。

陸老爺子默許:「也好。」

晚宴結束,喬安好上了陸子熠的車。

畢竟…在爺爺眼中,他們還是相敬如賓的夫妻。

車子緩緩走了着,霓虹燈打在車窗上,有種如夢如幻的迷離感。

「是你讓人把我的東西搬出陸家的?」男人突然發問。

喬安好一窒,反應過來後答道:「媽說葉小姐要來住幾天,受不得吵鬧,要陸家早出晚歸的人騰出位置。」

這話聽在陸子熠耳中,卻是意有所指。

「你又在耍什麼手段?」

喬安好愣了一瞬,張了張口,卻啞口無言。

她有什麼資格怪罪,何況…在他心裏,恐怕不關心她的心情吧!

「喬安好,別耍性子博人眼球。我不想因為你的事被老爺子找上來,明天自己搬回去。」

陸子熠的語氣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喬安好想解釋,並非她任性要自己搬出去,她是受了一通羞辱被迫出去住的!

可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他不愛聽,更不關心。

「知道了。」喬安好應了一聲。

車子穩穩停在她的私人公寓樓下,她剛下了車,車子便亮起尾燈,絲毫不拖泥帶水的離開。

次日清晨,陸子熠的司機準時等在樓下。

待喬安好到紫光寺時,男人已經在門前等着了。

和從前一般,他仍是面無表情的沉着臉,周圍散發著冷冽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二人並肩而行,卻沒有隻言片語。

和從前一樣,二人吃了齋飯後,便去取簽拜求。

喬安好跪在巨石佛像前,雙手合十,眉目微微皺着。

這次,她求喬家和和順順,求父親可以洗刷冤屈,求自己…可以放下過往情事。

陸子熠走完流程,卻見身旁的女人仍一動不動的祈禱着,不由皺眉。

再看她手中的紙符——是一張和順符。

男人眯起雙眸,那雙如墨般的瞳中似是暗藏洶湧。

喬安好睜開眼睛的一瞬,便迎來陸子熠考究的目光。

她微微詫異:「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

「你不是來求子的。」男人不是反問,而是肯定道。

喬安好輕笑,站起身子來不以為然的解釋着:「都說陸少見多識廣,才學廣博,難道不知道這尊佛給不了我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