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闖
陸闖 連載中

陸闖

來源:外網 作者:犬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犬馬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陸闖》章節試讀:

其實就是失重感的問題。 她怕的不是高,而是懸掛在半空中的那種無所依託的感覺。 跳樓機、海盜船、過山車之類的刺激性項目便罷了,連最緩和最夢幻的摩天輪,她都害怕,她覺得很丟人。 喬敬啟卻把她的這一點害怕誇成了優點,他說她這叫喜歡「腳踏實地」。 陸闖說:「嗯,明白了,你在你爸爸眼裡,永遠是完美的。」 喬以笙彎唇,驕矜地挑刺:「難道不應該說,我本來就是完美的?」 陸闖嘖聲,學起了她以往埋汰他的語氣:「喬圈圈,你要點臉。」 「???」喬以笙掄起小拳頭捶他。 陸闖躲閃,導致轎廂晃動。 出於本能,喬以笙的神經一緊,趕忙抓緊陸闖的手臂。 陸闖更笑話她了:「喬圈圈,原來你到現在還在怕。」 「沒、有。」喬以笙咬着重音強調,口吻間大有一種「陸闖你要是再敢笑一句你就死定了」的霸道架勢,「誰讓它突然晃起來的。」 陸闖非和她摳字眼:「也就是說,不『突然』的晃,你就不會這樣?那我測試測試你。」 「陸闖!」喬以笙制止他的惡作劇,「你就是故意欺負我!」 「是啊,是故意欺負你啊。」那個欠得要命的陸闖重出江湖,坦坦蕩蕩地承認,旋即意味深長道,「大炮他們現在下面看到我們乘坐的這節轎廂晃成這樣,也會覺得是我在欺負你。」 言外之意不明而喻,喬以笙羞惱地又想捶死陸闖。 因為陸闖,她都覺得自己被他激發出了暴力因子。 陸闖到底是適可而止,不再故意招惹她,掰着她的腦袋,將她重新靠到她的肩頭:「因為害怕,所以你很少坐摩天輪?」 「沒有。」喬以笙回憶道,「恰恰相反,我每次來遊樂園,一定會讓我爸爸陪我坐摩天輪。」 陸闖評價:「傳說中的,人菜癮大?」 喬以笙:「……」 行,她不說話了! 陸闖斜勾地嘴唇,摸索到她的嘴唇上來,撬開她的齒關,強行令她「開口」。 吻了一小會兒,他給她道歉:「我錯了,請公主陛下繼續。」 喬以笙哼哼唧唧,給自己一點時間勻氣。 凌晨的摩天輪,目之所及的是這座城市難得一見的安靜的沉眠,燈火稀稀落落,幾處地標建築的徹夜霓虹才較為吸睛。 好似浮華妖嬈的美艷女人,卸下妝容之後,袒露它質樸的素顏。 因為陸闖的插科打諢,再提起喬敬啟,喬以笙於不知不覺間,語氣都輕鬆不少。 摩天輪一直緩緩地在輪迴轉動,喬以笙也一件件地和陸闖聊起,到現在為止,她還能記起的,她和喬敬啟的一些事。 既是她的父親,也是她的朋友,還是她在建築上啟蒙老師。 「……他從來沒有要我女承父業的。就是我自己喜歡。當然肯定也有受他的影響。」 「他真的很好……」 「雖然我只有這一個爸爸,不知道別人的爸爸是在怎樣的……但他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父親……」 「他是一個自己沒有父母的孤兒,也是第一次當別人的父親,就當得這麼成功……」喬以笙啜泣不止,「說明他有多珍惜我和我媽媽,他有多愛我……」 「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男人。」喉嚨哽得她特別艱難地才將最後這一句話講完整。 陸闖的一隻手始終摟着她,另一隻手則始終摩挲着她臉,她的布滿淚痕的臉,觸碰她濕漉漉的淚水。 聞言的難掩醋意地說:「……好,我同意把『最愛你的男人』這個頭銜,先給你爸佔著。但以後,會由我分走一半。」 喬以笙:「……」 他的腦迴路,令她非常不雅觀地笑出了鼻涕泡。 雖然猜測他故意挑這個時候吃醋,是為了逗她,但她也清楚,他的吃醋是千真萬確的。他就是這種誰能醋起來的人。 所以她甚至覺得,陸闖願意和喬敬啟平分這個頭銜,而非獨自霸佔,已經是對喬敬啟莫大的尊敬了。 蹭着陸闖的衣服,她直接把鼻涕泡給擦了,總比抬頭被陸闖見到她的醜樣子來得強。即便她其他時候的醜樣子早被陸闖看過了。 陸闖出乎意料地沒有故作嫌棄她不講衛生,而是蹦出一句:「你小時候肯定沒少這樣往你爸身上擦鼻涕。」 喬以笙:「……」 無疑是他該死的男人的勝負欲又在這個時候發作。 如果不是已經把鼻涕擦乾淨在他的衣服上,她這會兒又得醜態百出。 而陸闖得意得要命,揪着他衣服上還沒有遭受她污染的布料,往她臉上抹:「來,多擦點。」 喬以笙氣得推開他,扭過身體背對他。 陸闖自她後背擁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窩,嗓音格外地溫柔:「喬圈圈,我也允許你說,他暫時是你最愛的男人。我也會努力,以後和他平起平坐的,和他一起變成,你最愛的兩個男人。」 喬以笙的視線花得一塌糊塗。 摩天輪還在一圈一圈地轉,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喬以笙也確實還不希望它停下來。 轉得久了,起初那種失重感,倒令她錯覺自己好似在搖籃里。 啟明星於天際邊顯現的時候,喬以笙在摩天輪上眺望到她目之所及的最早亮燈的一片居民區域。 因為對這種城市區域劃分的熟悉,她恍惚認出來,是城中村。 不過是早已經過改造的今時不同往日的城中村。 喬以笙下意識地抬頭看陸闖。 正捕捉到,陸闖微微眯起的眸子也盯着那個位置。 抓了抓他的手,她附到他的耳邊:「陸闖。」 陸闖應聲轉頭,嘴唇便這麼和她的嘴唇若即若離地相觸碰。 喬以笙也沒再靠近,就保持着這種呼吸相聞的距離,輕輕說:「我也會努力的,努力地以柳阿姨為目標,以後和柳阿姨平起平坐,既是你最愛的兩個女人,也是最愛你的兩個女人。」 陸闖的鼻間逸出絲笑,黑漆漆扼眼珠子因為這分笑,亮起了光。 他沒有正面回應她的這句話,而是問:「聽過一個傳說沒?」 「什麼傳說?」 「當摩天輪到達最高點時,如果和戀人親吻,就會永遠走下去。」 「……騙三歲小孩的。」說罷,沒等他反應,喬以笙含住他的唇。

《陸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