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李信降臨
李信降臨 連載中

李信降臨

來源:google 作者:江河湖畔悲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孤恆 江河湖畔悲歡

力量覺醒儀式上,一道身影穿梭萬千空間從天而降,李信虛影降臨覺醒台,光明與黑暗匯聚一體孤恆獲得神魔之力,在這動蕩不堪的世界化身人族守護神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我們一無所有,我們巍然矗立展開

《李信降臨》章節試讀:

隨後的時間,孤恆漸漸繼承了這個身體的記憶,成長路線幾乎與穿越前完全重合,只是這個世界是異能世界。

學院還發佈了消息明天晚上要開啟聯歡晚會,整個清河市,只有他們藍輝學院有覺醒台,周邊所有學院達到覺醒資格的學生都要前來覺醒。

為了歡迎這些學生,也為了不給大家壓力,每年覺醒之前都會展開聯歡晚會,算是藍輝學院非常盛大的活動。

晚會的時候,孤恆會見到一個人,這個人他很久未見,見那一面也會很痛苦,但他一定會去。

放學後,孤恆決定回家一趟,雖然他住在宿舍,不過他還要去拿一階聚能核心,同時也為了驗證一件可能發生的事。

這個一階聚能核心是孤恆將每月申請的助學貧困補助金攢下來買的,在覺醒前兩天使用,可以給體內增加一股助力,覺醒時更容易產生出強大的力量。

不過孤恆並沒有半分興奮,一切可能都會重演。

來到自己父母留下的房子,很小但很整潔,孤恆將這裡打理得很好,保持着父母發生意外前的樣子。

孤恆拿出抽屜里的一階聚能核心,是一顆杏仁大小的綠色晶體,裏面熒光縈繞,如同一顆星星。

咚咚咚咚———

不一會兒敲門聲響了,這一刻還是來了。

孤恆沒有任何猶豫,起身打開大門,果不其然,是學院督察導師。

孤恆曾經告訴過謝子祥關於聚能核心的事,畢竟在這一切發生之前,那是他最信任的朋友。

學院督察導師一把奪過孤恆手裡的聚能核心道:「我接到匿名舉報,你的生活條件根本不需要助學貧困補助,果不其然,你居然能買下一顆聚能核心,你這屬於欺詐行為。」

「我會把這些登記在你的檔案裏面,並扣除你部分信譽值。」

孤恆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看來接下來的很多事情也會和穿越前一樣。

對於一階聚能核心被繳走,孤恆沒有多少觸動,相比之下,更讓他難過的是謝子祥的背叛,這世界還有幾人真心待他。

孤恆嘆了口氣,開始收拾東西,如果可以的話,他想早日走出陰暗,面向陽光和溫暖。

在穿越之前,謝子祥是為了討好方傑而出賣自己,那個時候孤恆為了進行網絡工作,攢錢買了一個電腦,正是因為這台幾千塊錢的電腦,孤恆被抓之後差點坐牢。

在這個世界雖然短期懲罰更低,長遠影響卻是非常大的,信譽值削減以及檔案污點隨便一個處罰都會對之後的生活和工作產生巨大影響,沒有權和錢想要擺平難比登天。

世界哪裡有半分改變,還是近乎一片黑暗,底層人族拿着最少的資源,卻要和資源充足的更高層去爭取。

根本不是孤恆欺騙助學金的問題,而是他這個階層的人碰不得聚能核心,本質來說是他這個底層觸線了。

次日清晨,孤恆來到陽台前,即便是清晨的太陽,對於剛醒的孤恆依舊十分刺眼。

太陽和人心都不可直視。

突然,孤恆的視線被一個少女的身影所吸引。

少女巧笑嫣然,她也看到了孤恆,向陽台上的孤恆擺了擺白嫩的手臂打招呼。

「孤恆!」

「蘇雨沫。」

孤恆微笑應着下了樓,和那個身材高挑的少女並排走在一起。

「你今天怎麼回家了呀!是不是沒有好好學習?」蘇雨沫拍了一下孤恆的肩,打趣道。

孤恆之所以喜歡留在寢室,主要是不想浪費學習的時間,可以節約每天來回走路的時間。

在此之前,孤恆每天都和蘇雨沫結伴而行,雖然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孤恆都沒怎麼回來過,但只要孤恆回來,早上總能遇見這個陽光的少女,可能這就是好朋友的默契吧!

「哪裡,我每天都有認真學習的,有時間你可以考考我。」

「嗬~那我就勉強相信你一次嘍!」

蘇雨沫臉上是大寫的勉強,顯然不太相信孤恆的話,她雖然和孤恆不同班,但也聽說了這段時間孤恆每天心事重重的,不知道在忙活什麼。

孤恆看着少女嬌艷的容顏,心中萬分苦澀,他們終究只是朋友。

「對了,孤恆,你還沒吃早餐吧!」

孤恆笑着點點頭,經歷過一次的他還在儘力表演,居然真的有人,會被同樣的刀捅兩次。

「我就知道,你總是這樣,不為自己的身體着想。」

蘇雨沫把純白色的單肩包打開,將好吃的夾心蛋糕遞給孤恆。

「謝謝你。」

「咦惹,我們之間不用那麼客氣啦!怎麼感覺你今天獃獃的,咯咯咯~~」

蘇雨沫清澈水靈的大眼睛看着孤恆,似乎要當面看着孤恆吃下才放心。

孤恆撕開包裝,一口將蛋糕塞進嘴裏,引得蘇雨沫又好氣又心疼,在她看來,孤恆這是太餓了。

「好吃嗎?會不會噎着,我去給你買水。」

「額嗯,不過我要喝青檸味的飲料。」

蘇雨沫對孤恆理所當然的樣子也沒有多計較,小碎步跑到一邊去給孤恆買青檸味的飲料。

「你的飲料,快喝吧!別噎着了。」

回來的蘇雨沫看着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孤恆,沒好氣的將青檸味的飲料遞過去,這個傢伙,怎麼跟個小孩子一樣。

孤恆接過飲料側過臉去,引得蘇雨沫一陣好奇。

「你怎麼了,眼神有點奇怪。」當蘇雨沫再次看到孤恆的正臉的時候,飲料已經沒了大半,奇怪的是,孤恆的眼中莫名的傷感。

孤恆看着蘇雨沫認真的說道,「你明天晚上是不是要表演啊!」

蘇雨沫愣了兩秒,隨即露出驚喜的神情,「你怎麼知道,我還打算到時候給你介紹一個人呢!」

「哈哈,這個你就沒必要知道了,我會去捧場的。」

已經到學院門口了,孤恆向左邊走去,對右邊的蘇雨沫擺了擺手道:「就先祝你表演順利吧!」

蘇雨沫看着孤恆認真點點頭,「放心吧!我會加油的,後天的覺醒,你也要加油哦!」

孤恆看着蘇雨沫的背影點點頭,她像黑夜中的篝火,溫暖明亮,但靠得太近又會被灼傷。

孤恆轉身離去,只留下一個令人琢磨不透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