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六零空間,我把小奶狗拎回了家
六零空間,我把小奶狗拎回了家 連載中

六零空間,我把小奶狗拎回了家

來源:google 作者:芳華元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月瑤 唐允生 現代言情

路遙家庭美滿事業有成,沒想到因為一場意外重生到了60年代一個叫何月瑤的妹子身上帝都戶口,父母雙亡,有車有房,附帶三個乖巧聽話的弟妹,唯一就是身份上有點問題,她成了個人人喊打的「狗崽子」!還好老天爺送了她個無限制冷「冰箱」,她收拾行李連夜帶着弟妹跑路下鄉,帝都人民不要想念姐卻意外收穫了親人、朋友和一隻小奶狗何月瑤漂亮又能打,還有一手好廚藝,是唐允生最崇拜的姐姐可是隨着在她身邊亂晃悠的男人越來越多,這點崇拜之情,逐漸變了味小瘋批越來越想把她變成自己一個人的,嗯,「姐姐」展開

《六零空間,我把小奶狗拎回了家》章節試讀:

何月瑤知道李南還有話要說,沒有做聲,只靜靜看着他。

「你父親的事情很複雜,」李南的聲音帶着幾分遲疑,「現在的形勢一日緊過一日,不是一兩天就能結束的,伯父這個軍代表也不知道那天就要步你父親後塵。說起來是我這個做伯父的沒用,農村雖然艱苦了一點,但是我會儘力疏通,把你們安排到你們爸爸的老家去,大家同根同源,多少能庇護你們些。」

既然已經拿定了主意,李南的態度變得堅定起來,眼睛直直地望着何月瑤,鄭重道:「但是你們要相信,你們的父母一生坦蕩,總會等到一個清白。」

何月瑤知道李南分析的有道理,的確,自己如果能帶着弟妹遠遠避開,那當然是最好的,可隱患終究存在:「伯父,我只是個高中生,看問題自然是沒有您透徹的,既然您這麼說了,那我們就下鄉。」何月瑤輕輕活動了一下僵直的背,語氣悵然道,「但是下鄉之後,我們的身份也要有個說法。不瞞您說,我是打算送弟弟妹妹們繼續上學的,他們還這麼小,以後不能做文盲。您看能不能托學校給我們開個證明,讓幾個孩子能不受歧視,正常上學就行。」

李南不由得多看了何月瑤兩眼,眼前這個女孩子身材纖細,蒼白到毫無血色,看起來異常羸弱,穿着時下最常見的棉布花襯衫,衣着整齊,連日奔波使她眉宇間難掩疲憊,可是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來的超越年齡的鎮定卻是怎麼也無法掩飾的。

失去父母庇佑的孩子大抵都要像這樣在一夜之間長大吧。

李南心底泛起一股酸意,站直了身子,輕輕撣了撣衣角,笑着應聲:「我知道了,你回去等我消息。該準備哪些東西,心裏也要有個數,其他都不重要,只有糧票,多多益善,無論到什麼地方,一定不能讓自己挨餓。知道你們過得好,我們這些活着的老傢伙才能放下牽掛。」

……

兩世為人,讓何月瑤明白,食物走到哪兒都是硬通貨。

從李家出來,她就開始盤算要帶什麼東西走。

吃的自不必說,她知道現在在農村,多是吃些紅薯高粱之類的粗糧,能填飽肚子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想頓頓吃細糧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肉就更少見了,上輩子何月瑤常在飯桌上聽奶奶憶苦思甜,什麼一年到頭只在過年才能吃到隊里分的豬肉等等,一想到這些,何月瑤就忍不住打個寒顫。

不行,何月瑤咬了咬唇,一定要多準備些吃的才行,到時候都放進空間凍起來。

還有,自己不是一個人下鄉,帶着弟弟妹妹們一起,到了新地方,想要好好安一個家,可以想見需要花費的錢票也不在少數。

可是,錢要從哪兒來呢。

存款應該是還有的,只是看何父何母平時給家裡添置的東西,這個存款也不知道還能剩多少,如果不夠的話,自己就得賣家當了,窮家富路的,這時候節省沒有意義。

還有榆錢衚衕這處房子,這時候的私房找找關係低調點還是能買賣的,反正留下八成也要被收走充公,與其未來便宜不知道誰了,不如給它賣出去換一筆錢回來。

要做的事情太多,何月瑤又頭疼了。

「姐,」何月柏走在姐姐身邊,一路低着頭,絞着手指頭,小聲喊她,「如果下鄉了,我們以後還能回來嗎?」

何月瑤聞言微愣:「你想回來嗎?」

何月柏神情一黯,聲音里漸漸帶出哽咽:「我恨這裡,可是想到以後都回不來了,又有點捨不得。」

聽着何月柏的小聲嘀咕,何月瑤輕輕拉起他的手,溫柔道:「姐姐能帶你們走,就一定能把你們帶回來,你要相信我。」

何月柏乖順地點着頭,眼淚再也忍不住落了下來。

……

何家姐弟要下鄉的消息,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榆樹衚衕,一時之間說什麼的都有。

衚衕里那麼多人家,也不是人人都和何家交好,其中小算盤打得快的,已經開始打何家宅子的主意了。

這不,大中午的,就有人上門了。

何月瑤輾轉到天蒙蒙亮才閉上眼眯了會兒,這會兒剛起床,正在院子里打水洗漱呢,聽到院門外的喊聲,匆匆忙忙把臉擦乾淨,迎了出去。

門外是街道委員會的王主任,之前送何月瑤去醫院就是他出頭組織的,何月瑤從醫院回來那天還專門去感謝過他。

「王主任,這大中午的,外面熱得慌,您快請進,屋裡涼快些。」何月瑤看到來人,熱情地把人往裡讓。

等王主任跨進門,她才發現原來後面還跟着兩個人。

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何月瑤從沒見過,看起來不像是衚衕里的老街坊。

進了堂屋,何月瑤給王主任讓了座,又倒了杯涼水,然後坐在主座上,也不開口,只笑眯眯等人說明來意。

王主任被小姑娘看得有些心虛,也不介紹來人是誰,只關切問道:「聽說你們姐弟準備下鄉了?」

何月瑤點點頭,配合著說道:「是有這個打算,申請已經打上去了,說不好哪天就走。這幾年也多虧了您照顧,不然上次的事兒也沒那麼容易過去,您對我們的恩情,我們姐弟會記一輩子的。」

王主任瞬間大汗淋漓,這感謝的話一說,自己可要怎麼開口提要求呢,只好訕笑:「都是多少年的老街坊了,這順手的事兒,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就是你怎麼這麼想不開,你們姐弟都是精細養起來的,怎麼受得了鄉下的苦哦。」

何月瑤聞言肅然道:「現在農村是比較困難的時候,我作為知識青年,應該幫助國家解決困難,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在那裡是可以大有作為的。」何月瑤頓了頓,又嘆了口氣,「至於我弟弟妹妹,他們還小,在家裡又沒有長輩的照顧,不如跟着我一起走,這樣也有利於他們信念的培養嘛。」

王主任聽着不住地點頭,卻也不想聽她繼續胡扯,乾脆直言道:「那你們這處房子準備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