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烈少的契婚陷阱
烈少的契婚陷阱 連載中

烈少的契婚陷阱

來源:google 作者:余小漁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余小漁 烈南風 霸道總裁

余小漁在經歷男友劈腿之後,又稀里糊塗的把集團總裁烈南風給睡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乖張暴戾小漁想盡各種辦法,不擇手段的想要逃離她的第一個男人卻被一紙婚約束縛,又跟烈南風捆綁到了一起她為了日後可以順利脫身,提議領一張假的結婚證沒成想,聰明反被聰明誤,結結實實的掉進了烈南風的騙婚陷阱里展開

《烈少的契婚陷阱》章節試讀:

昨天晚上,凌晨一點鐘,余小漁像幽靈一樣,出現在烈南風的房間里。不僅霸佔了他的床,還莫名其妙的把他睡了。
要不是親自查看過監控視頻,烈南風完全有理由相信:這個蠢萌的女人,是哪個生意上的競爭對手,或者道兒上的仇家,刻意給他安排的「溫柔劫」。
若真是如此,以烈南風殺伐果斷的個性,分分鐘可以給她找一個好去處。
只可惜事實並非如此,從昨天這個小女人的哭訴來看,她不僅蠢萌到進錯了房間,還剛剛被人甩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喜歡蜂腰翹臀的人渣甩了。
烈南風手裡拿着小漁的工作證,戲謔道:「余小漁,女,深藍建築有限公司營運部經理。」
「你想到公司去告發我嗎?你休想!我可是有後台的!」余小漁看着他不懷好意的樣子,氣急敗壞的說。
「你不是說這件事情責任不在你?你怕什麼?」烈南風把工作證扔到旁邊的寫字桌上,弓着身子壓在床邊,瞪着小漁,「你的後台,比我還大?」
「你……你到底是誰?你想幹嘛?殺人滅口嗎?」余小漁被對方的威懾力,逼迫得大氣都不敢喘,把被子拉高,擋在身前,憋着氣說。
烈南風剛要解答小漁的疑問,咚咚咚,門外有人敲門。他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小漁,轉身去開門。
幾秒種後,小漁聽見外面的人說,烈總,這是您要的衣服。
小漁倏地瞪圓了眼睛:烈總?深藍集團的總裁,烈南風?
她還沒來得及細想,隨後的對話,就證實了這個猜測。
「好。通知各部門了嗎?」
「是,按照您的要求,把會議往後延遲了半個小時。」
「嗯,沒事了,你先回去吧。」
「是,烈總。」
完了完了,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身為堂堂的分公司部門經理,連自家大老闆的臉都不認識了。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小漁看着烈南風從容的回到卧室里,慚愧的臉都沒地兒放了。
「說吧,你的後台到底是誰?」烈南風把一個包裝精緻的禮盒放到床邊,淡然的問。
「烈總,您就不要說笑了。像我們這種小魚小蝦,哪裡來的什麼後台。我剛剛都是胡說八道的,您可千萬別當真啊。」小漁一臉諂媚的說。
再大的後台,也不可能大過您,好吧?您可是公司里頂天兒大的人了,您可真逗!
「那接下來告訴我,你想怎麼補償我?」烈南風伸手摩挲着禮盒的磨砂表面,冷峻的表情,晦暗難明。
「補償?什麼意思?」小漁被烈南風說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要不是你昨天喝醉了,爬到我床上勾引我。我怎麼會**?你難道不該補償我?」烈南風說話的時候,一副討債的樣子,哪裡看得見總裁大人應有的胸襟。
「烈總,您這話說得不對吧?您是堂堂的集團總裁,長得英俊瀟洒,又身家百億。別說一個小小的我了,恐怕只要招招手,想陪您睡的人,都要排到火星上去了。」
小漁被烈南風的話氣得七竅生煙,梗着脖子繼續說,「昨天確實是因為我喝多了,才進錯了房間。不過,這件事說到底,吃虧的應該是我吧?」
「首先,你承認問題在你,這一點很好,」烈南風拿出談判的姿態,居高臨下的看着她,「我出於人道主義,可以允許你向我提出物質補償。」
「烈總多慮了,一夜荒唐而已,如果我藉此向你索要什麼,豈不是拉低了自己的格調?」小漁嘴上硬氣的很,其實心裏邊早就哭翻了,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給了這麼一個冷血孤傲的人。
不過這也怪不得別人,誰讓自己酒量太差,現在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余經理如此有氣節,我烈南風佩服。不過我會保留你提出要求的權利……」
咕嚕嚕……
烈南風的話還沒說完,空氣中傳來一串突兀的響聲。
小漁空空的肚子提出了嚴重抗議,她把頭深深埋進被子里,氣氛秒速陷入無言的尷尬。
「離開會還有二十分鐘的時間,你去沖個澡,我先帶你去吃飯。」烈南風對着厚厚的被子說,轉身之後,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聽見烈南風離開,小漁迅速從被子里爬出來,衝進洗手間,把身上的酒氣和歡愛後的痕迹洗的乾乾淨淨。
回到房間,她看到床上打開的禮盒,裡邊整齊的放着一套新衣服,不過這顏色……
小漁猶豫再三,穿好衣服,拎起手包。然後推開房門,朝電梯方向走過去。
烈南風正站在走廊盡頭等小漁,他聽見腳步聲,抬眼看過來。一雙眼眸猛地被面前的風景吸引,呼吸驟然收緊。
眼前的小人兒,一襲白底藍花商務套裙加身,白皙的臉上,未施粉黛,帶着剛剛出浴後的馨香,步履翩翩,美目流轉。舉手投足間,風姿綽約,又不是優雅幹練。
沒想到這個蠢萌的小女人,還有這樣超脫凡塵的一面。烈南風心裏暗想。
小漁不過二十齣頭,已經是分公司的部門負責人。但是由於個性使然,着裝向來非灰即黑,從來沒有嘗試過出挑的顏色。
如今被烈南風定定的看着,更是覺得自己穿錯了衣服,心裏忍不住嗔怪:你是存心看我出糗吧?我就偏不讓你得意!
「烈總的眼光還真是高明,想來在女人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吧?」小漁說話的時候,刻意巧笑嫣然,等着看烈南風被取笑之後的局促。
「以我的資質,用不着浪費時間,自然有人送貨上門。」烈南風把頭側到小漁的耳邊,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
小漁被烈南風曖昧的舉動驚到,縮着脖子,跳到一邊,紅着臉說:「烈總,這件事,我希望除了你我,不會再有第三個人知情。」
烈南風按開電梯門,抬腳先進到梯箱里:「這恐怕很難辦到。」
小漁聽見這話,剛剛談定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還有誰知道?」
烈南風的手擋着電梯門,冷靜的說:「你先進來,我告訴你。」
小漁乖乖的進來之後,站到他的對面,迫不及待的問:「好了,現在說吧。」
烈南風按下樓層,幽幽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