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宿主她又狂又野
快穿宿主她又狂又野 連載中

快穿宿主她又狂又野

來源:google 作者:米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米缺 花顏

花顏修仙失敗,被一隻自稱系統的東西綁定別人的系統:神豪,靈泉,空間,仙草,商店花顏的系統:我覺得系統總想把我幹掉……系統:以為綁定個青銅,沒想到她是大佬,狂起來可帥酷霸拽,野起來可刁蠻不講理,為完成任務不擇手段展開

《快穿宿主她又狂又野》章節試讀:

「那顏兒你喜歡的人是誰?」

靠,秦璟的這話她沒法接受!

她誰都不喜歡,她只是來做任務的!

肚裏嘀咕你一個男二離女主遠點,離我也遠點就可以了!

既然話不投機,花顏便再次發揮她的蠻不講理。

「不管我喜歡誰,總之與你沒關係,我現在給你三天時間上楚家把婚事退了,不然的話,哼哼……」

「不然怎麼樣?」

腦殼有點疼,怎麼會有這種一直追問的男人!

他聽不懂人話嗎,是她威脅的語氣和表情不到位嗎?!

「不然我就找人弄死你!」要不是她沒了妖力,真的想弄死他算了。

「呵呵。」

秦璟連冷笑聲十分溫柔,聲線更是溫柔,「所以顏顏是鐵了心的不嫁給我,對嗎?」

他明明在笑,只是笑意不達眼底,花顏敏感的覺得空氣中冷了幾度。

有危險!

她不敢再與他目光對視,飛快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忽然想起還有事,先走了!」

真的,她才走了第三步,離門口還有段距離,就整個人僵直在原地。

一隻手捏在她的後脖子,冰涼細膩的觸感異常清晰,手的主人低頭在她耳邊輕輕說道:「你知道上一個說要弄死我的人,下場是什麼嗎?」

「系統,我有危險,快快出來弄死秦璟!」

【系統:抱歉,我只能弄死你,要執行嗎?】

「不,我覺得我自己能搞定!」

爛系統,關鍵時刻一點用沒有,她才剛穿來,還沒享受生活,誰特么要死啊!

指望不上系統,只能靠自己了,她立即可憐兮兮的的說道:「你冷靜點,殺人要償命的。」

不要說她慫,在脖子隨時被捏斷的面前,你有勇氣你上。

秦璟低低的笑聲盤旋在她耳邊,「那你又知道拒絕我的人,下場是什麼嗎?」

你這麼兇殘,大概是不死也殘廢吧,花顏心裏答道。

不過卻睜着漂亮的眼睛說瞎話,「對於拒絕你的人,我想秦公子是十分友好的,大方的,不會為難對方的放她走了。」

「不對,我小氣的很。」

秦璟漫不經心的語氣,修長的手從她的脖子,移動到她的手臂再到腰部停下。

「我會砍掉她的手,敲斷她脊骨,再拔掉她的舌頭,讓她像蟲子一樣在地上挪動……」

他說的都是真的,花顏的全身開始不受她控制的顫抖了一下,想要躲開他的手,他的手卻又精準的纏上來。

「所以顏兒,你確定還要和我解除婚約嗎?」

他又問。

花顏立即搖頭,臉上帶着討好的笑容,連稱呼也變了。

「秦公子,我剛才說的都是考驗你的,其實我昨天是真的對你一見鍾情,今日再見更加是愛你愛到發狂,所以你快點來娶我,好不好?「

秦璟抿着薄唇,看着她,深深的。

……

花顏在樓外樓被秦璟恐嚇一番後,略一思考,帶着香草去了西大街。

這條街是專門做棺木紙紮生意,平時很少人來,尋常的店鋪根本不會開在這種晦氣的地方。

但聚寶齋是個例外,一家書店,不走尋常路,就大搖大擺的開在了這些棺材鋪的中間位置。

此時,年輕的掌柜的在櫃檯里打瞌睡,抬眼瞭了一眼上門的花顏和香草,伸個懶腰,驅走瞌睡蟲,才招呼。

「歡迎兩位光臨,本店經營筆墨紙硯,不知客官是想買……」

花顏把懷裡的三百兩銀票「啪」在掌柜的面前,說道:「我要買人命!」

秦掌柜的一驚,「什麼?」

「買,人,命!」花顏一字一頓。

她可是看過書的人,知道這家書店暗裡接的是殺人越貨的生意,當時男主為了救女主,就曾想來這裡找人暗殺秦璟,被女主勸住了。

秦掌柜見對方認真,也拿出認真的態度,金算盤往面前一擺,才問:「誰的命?」

人命,他們店鋪有三不接,好官的命不接,好人的命不接,婦幼的命不接。

「秦璟!」

香草:「……」

小姐是瘋了嗎,竟然要買姑爺的命!

秦掌柜撥算盤的手頓住,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不敢確定的問:「可是天下第一富商秦璟秦公子?」

「就是他!」

花顏點頭,以至於她忽略了掌柜臉色一剎那的僵直。

「姑娘準備出多少?」掌柜很快低頭撥弄着算盤。

花顏想了想,秦璟是天下第一富商,肯定也得罪過不少人,像他自己會武功的,身邊肯定也有人保護,說少了,估計掌柜一口拒絕。

「一萬兩!」

掌柜訝異的抬頭,又道:「這件事我做不了主,我得向上峰彙報,明日再你答覆。」

「行!」

……

她不知道的是,她前腳剛走,秦掌柜後腳就關了店鋪的門。

她甚至都還沒回到家,秦掌柜已經站在秦璟的面前。

「公子,楚三姑娘要買你的命。」

秦璟聞言只是挑了一下俊眉,彷彿談論的不是他的命,「哦,她出價多少?」

「一萬兩。」

「你明天告訴她,十萬兩。」

「……是。」

秦掌柜欲哭無淚,就是一千萬兩,他們整個暗樓的人都不敢對公子下手啊。

誰讓暗樓,本來就是公子的產業,再說他們哪是公子的對手。

相對的,他覺得今晚血洗楚府要容易很多。

秦璟輕飄飄的睨了他一眼,語氣懶散,「不準動她。」

呵,小姑娘越來越有意思了,明明怕他怕得要死,下一刻就敢去找人殺他。

花顏回府的時候,門口停着一輛華麗的馬車,馬車上下來的人是吳氏和楚惜玉。

「姐姐。」她立即飛奔過去。

楚惜玉怔了一下,有些不明白三妹為何忽然親近她,平日里她和三妹的關係也好,但是三妹絕對不會飛奔撲向她。

很快,花顏就到了她面前,楚惜玉也適時的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妹妹今天去哪玩了?」

「咳咳!」吳氏不太喜歡楚惜顏,她站在這兒,她難道不應該先喊她一聲母親么!

不懂事!

花顏笑嘻嘻的牽着楚惜玉的手,才沖吳氏喊了聲:「母親。」

吳氏高傲的用鼻音應了聲,本來還想教育花顏兩句的,結果人家根本不搭理她,拉着她女兒的手就說起了女兒家的悄悄話。

哼,真的好生氣!

一甩袖,帶領着嬤嬤先行進了府。

「姐姐,你今天去哪了,我好想你啊。」

楚惜玉沒有回答,她還因為昨日花顏頂替了自己嫁給秦公子一事,有些耿耿於懷的歉意,「妹妹,不如我們去求父親,讓父親去把婚給退了吧?」

不過昨日父親和母親第一時間看到秦公子的那些聘禮,眼珠子都直了,想要父親主動退婚,談何容易啊。

花顏不想提秦璟這個人,也扯開了話題,「先不說這個,姐姐你今天見到男主了嗎?」

「男竹是什麼?」楚惜玉聽不太真切。

花顏嘿嘿笑了一下,掩飾自己犯的低級錯誤,「我說的是南宮靖那傢伙。」

聽聞妹妹提到心上人的名字,楚惜玉眼神一黯。

《快穿宿主她又狂又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