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每個位面女主她都在失憶
快穿:每個位面女主她都在失憶 連載中

快穿:每個位面女主她都在失憶

來源:google 作者:弦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景澄 現代言情 顏愈

顏愈——主神大人的掌上明珠二百歲成年之後,顏愈開啟了各個位面的快穿之旅不料,顏愈在快穿進入位面時,所帶的系統被罪臣諾達換成了給有罪的犯人用的八苦系統所謂八苦,生老病苦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每個位面,顏愈都經歷種種磨難但總有一個人,在顏愈身邊,護着她,愛着她六個位面顏值爆表私生女x黑道家族出身,三觀正的總裁(男主:我就說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替你頂罪)萬千寵愛於一身鎮北王女兒x鎮北王養子(男主:我一生小心謀劃,萬般算計,只為能求娶到郡主)十八線小藝人女主x娛樂圈大頂流男主(男主:我找了你十年,我瘋了十年,可你卻失憶了,忘了我,忘了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九洲第一美人x寒門狀元,瘋批腹黑男主(男主:我不謀朝篡位,尊貴的公主殿下怎麼會看我一眼)農村長大的村花x富二代秦修(男主:我一直以自己的家世為傲,沒想到,我不是秦家人,你才是)泣淚成珠的鮫人x破產,偏執男主(男主:我不想要珍珠了,求求你,不要哭了,我的心好疼)展開

《快穿:每個位面女主她都在失憶》章節試讀:

方景澄帶顏愈來的這家醫院是方氏集團的私人醫院。

院長見來的是方景澄送來的病人,立馬安排了最好的醫生,最專業的護士為顏愈看診,並且安排了一間最好的ⅤlP病房。

這家私人醫院的院長也是方家之前的私人醫生。方家的財力有多雄厚他不是不知道。既然是方先生重視的人,東西自然也得是用最好的。

那間VⅠP病房,面積100平,倒是不算小。

院長想了想,又吩咐道,「再把那間頂級VIP病房重新裝修一下,安一台全色激光電視,要100寸的。再把地毯全換成ESSONIO意大利的,床品沙發用范思哲的。儘快弄好,多找幾個人去。」

而另一邊

急救室的燈亮起時,方景澄低頭看了眼他手上的血,他強裝着鎮定,心裏繃著一根弦,反覆祈禱。該死的,方景白不知道給顏愈注射了什麼藥物,在來的途中,顏愈甚至一度休克。

他父親打來個電話。方景澄猶豫片刻後還是接了。

「喂。」方景澄聲音沙啞。

方父那邊暴跳如雷,「方景澄,你又和張珍的女兒在一起了是不是?她不是在國外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方景澄不怕方父,但怕方父為難顏愈。

他說著謊話騙過他父親,「你放心吧,我已經想通了。我們可以各退一步,我不會娶她的。」方景澄說的自然是假的,他恨不得把最好的一切給顏愈,不捨得顏愈受到哪怕一絲一毫的委屈。

方父那邊冷哼,「你記住你說過的話。我絕對不會讓你娶張珍的女兒為妻。記住,你沒有那個資格和我叫板。否則,一年前的教訓我還會讓她再經歷一遍。」

方景澄握緊了手機,心裏升起了報復的快感,「對了,你的小兒子現在已經瘋了。他竟然對我說他愛我。」

「你說什麼?」方父的音量陡然間變高。

「你自己去看吧。」方景澄掛了電話。

手術時,醫生給顏愈打了麻藥,顏愈身體上的疼痛不在,但是顏愈的精神卻格外清晰,她仔細回想起一年零三個月前她曾失去過的那段記憶。

顏愈來到這個位面,系統給她下發的第一個支線任務是限時一年內和方氏集團的大公子方景澄生一個小孩。

顏愈只覺得無法理解,主要的任務不是逆襲嗎,這有什麼關係。

她去問系統什麼意思,系統不回答。

系統只是沒頭沒腦說了一句,「這是你應該受着的。」

八苦是給罪犯用的系統,八苦系統下達的每一個任務都會直接或間接導致宿主的不幸。

讓宿主遭受各種不幸後,還不允許宿主自暴自棄,必須完成逆襲才算任務成功。

顏愈本來是把這當成一個自己不樂意去做的任務完成。她是主神大人最寵愛的女兒,絕對不可以第一次快穿任務就失敗。

所以絕對不可以言棄。

顏愈最初見到方景澄,只覺得心裏舒了一口氣。

方景澄其人,眉峰稍稍向上,細長的眉下有着一雙漂亮的瑞鳳眼,鼻子英挺,唇形絕美,配上差不多1米88的身高。

顏愈第一眼看見方景澄就想到了童話中的白馬王子。而且顏愈覺得方景澄這個人身上有種陌名的熟悉感。

顏愈去方景澄的常住的公寓樓下的咖啡廳工作,上班下班還有各種時間,總會碰巧偶遇方景澄。

方景澄不得不注意到這個可愛又莽撞的姑娘。

愛情的開始,是很甜蜜的。

方景澄單身二十八年,從來沒有對哪個女孩子心動過。

直到遇見顏愈,他的心怦怦跳個不停。他想和這個女孩戀愛,拉手,接吻,想把她揉到骨子裡。

那是顏愈二百年的人生中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她沉溺其中,樂此不疲。

所以當顏愈發現自己關於方景澄的記憶會慢慢丟失的時候,她恐懼,害怕。比被方景澄的父親威脅綁架的時候還要驚恐。

系統說,「你的記憶必須抹除,你和方景澄下一次見面只能從陌生人開始,你也沒有一個孩子。一年後你們才能再見。否則我會立馬把你從這個世界帶離。」

顏愈不想離開方景澄,「我是主神大人的女兒,我不想忘記方景澄。」

系統說,「主神大人公正無私,主神之女也應一視同仁。」

顏愈頓感無力絕望。

暮去朝來,晨朝夜闌更迭,一年,365天,8760小時,525600分鐘,31536000秒。

你不在的每一秒我都在深深地思念着你。

—————————————

張珍匆匆趕到急救室,她是對顏愈很不好。誰讓顏愈是趙越的女兒,顏愈的骨子流的是罪孽的鮮血,只能受苦來贖罪。

張珍從來沒把顏愈當作自己的女兒,就連她自己現在苟活也不過是為了贖罪。

前幾天她家來了幾個男人,嚇唬她以後不準再去找顏愈了。

在醫院給張珍打電話之後,張珍心裏就一直在叫好,這個小白眼狼,現在遭到報應了吧。

方景澄看着張珍的臉上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冷聲問,「你來幹什麼?」

張珍被這個處在極度悲傷,眼睛通紅的男人嚇了一跳,但還是大嗓門道,「我是手術室里這個人的親生母親,我怎麼不能來?

你又是誰,不會前幾天來我家鬧的人是你找來的吧。你以為我怕你,我今天在這裡看這個白眼狼出來,我不走了。」

方景澄帶着壓迫感,「我覺得前幾天說的話已經很清楚了,不要再來找顏愈。」

方景澄站起身,逼得張珍向後退,「我是方氏集團的總裁,我有很多辦法讓你不好過。」

「你是方縱松的孫子?」張珍像聽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你竟然喜歡我的女兒,真是好笑。」

張珍看着方景澄的眼神裡帶着怨毒,「你爺爺方縱松現在身體怎麼樣了?他應該很怕死吧。畢竟他這種人死是要下地獄的。」

《快穿:每個位面女主她都在失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