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悟重修
開悟重修 連載中

開悟重修

來源:google 作者:帶刺的AJ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蘭草溫 奇幻玄幻 王直

當人類死亡之後會進入一個獨特的空間,這裡才是開端,這裡才是真正的人類世界,這裡才是真正能讓人類潛能發揮到極致的地方,這裡沒有任何得限制,人類能將身體和大腦開發到極致,統稱開悟重修展開

《開悟重修》章節試讀:

身着得體的王直竟然抱着頭在地上打滾,來往的人見此場面,都以為遇到神經病,繞着走,

已是中午十二點多了,頭疼欲裂的王直終於緩了過來,費力的爬起來坐在地上,異常冷靜,閉上眼睛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在地上坐了一會兒,王直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隨手撿起掉在地上的紅色禮帽並優雅的戴上,

回到酒館,王直跌宕起伏的思緒得以淺緩,看了看時間,隨後鄭重其事的說了一聲:「離上班還早,再上去睡會兒」,

說著屁顛屁顛的跑上樓,走進房間,優雅的脫掉身上的西裝,摘掉頭上的禮帽,然後直接鑽進被窩似笑非笑的又說了一句:「真有意思~」,

隨着鬧鐘的響起,王直從夢中驚醒,至於做了什麼夢,已是模糊不清了,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四十分了,王直起身掀開窗帘,天剛剛黑,

迅速的穿上工作服,來到樓下,此時,樓下已經是人山人海了,今晚的人異常的多,王直有些不知所措,

從保安那兒打聽到今晚有拳賽,下注的人非常多,據說今晚的兩個選手其中一個曾經還獲得過雙冠王的稱號,為此還使用了太初結晶做結界,

這次不一樣,簡易的擂台,包括十張桌子在內,被太初結晶散發出來的氣形成一個無形的結界包裹着,

這無形的結界猶如一面透明的城牆一樣,看不見,卻摸得着,

宋武找到王直,對王直說道:「今晚你什麼都不用做,站着看就行了」,

王者點點頭,表示明白,隨即便站在人群中一起觀看起來,

因為人太多,王直又有點矮,根本就看不清裏面的狀況,索性王直就爬上前台台上,站在前台桌上觀看,

「這下總算看得清了」,王直自言自語道,

今晚宋武也佔了一張桌子,每張桌子旁邊都有專屬的服務人員,這些服務人員一般都是坐在椅子上的小弟或者跟班之類的人,

其他人的賭注都是錢,而結界裏面的看客不一樣,他們的賭注是太初結晶,

看了半天,王直還是沒有看到有人上擂台,心裏納悶道:「怎麼還沒來?」,

正想着,一股強大的氣突然出現在擂台上,竟震得太初結界滋滋作響,結界外的人也被這股強大的氣嚇得額頭都滲出汗來,

這是今晚的選手之一,拉塞爾.尼賽斯,曾經在制夢空間叱吒風雲的人物,也是曾經蟬聯兩屆格鬥天王賽的雙冠王,來自歸墟海的天王,

拉塞爾.尼賽斯魁梧的身體在黑色西服的遮蓋下依舊能看出他身體的健碩,方臉,絡腮鬍,寸頭,全身寫着真男人的三個字,

拉塞爾.尼賽斯環顧了四周一眼,對眾人露出不屑,儘管在坐的幾位也是曾叱吒風雲的人物。

就在這時,一位裸露着上身的男子無視太初結晶形成的結界徑直朝擂台走去,連宋武也是一驚,心裏暗道:「視太初結晶形成的結界為無物,此等人的實力恐在我之上」,

裸露上身,赤足,一頭白色長發及腰,眼睛深邃,臉上波瀾不驚,彷彿早已習慣這等場景一般,

台下竟無一人識得此人,不過台上的拉塞爾.尼賽斯卻是一臉深意的看着此人,隨即嘴唇輕輕蠕動吐出三個字「冉珏山~」,

冉珏山一驚,直接瞬移至擂台上看着拉塞爾.尼賽斯道:「不曾想,如我此等人竟然也會被人記住,謝謝~」,

台下的人群頓時歡呼雀躍起來,嘴裏大聲喊着:「上啊,干他丫的~」之類的話,

這場擂台賽沒有裁判,因為這種是不合法的,類似於那種地下黑拳一樣,

隨着人群的呼喊,拉塞爾.尼賽斯一閃,一瞬間來到了冉珏山的身後,一個高鞭腿踢向冉珏山的頭部,

冉珏山並沒有轉頭,彷彿是預判了拉塞爾.尼賽斯的攻擊一般,一抬手輕鬆擋下這一擊,空氣彷彿被兩人的碰撞震開了一般,向兩邊如同劍氣一樣的飛去,震得太初結晶形成的結界顫了顫,

拉塞爾.尼賽斯收回踢出去的腿笑道:「果不其然,傳聞不虛啊,那麼接下來,我要全力以赴」,

冉珏山沒有回話,轉過頭來眼睛眯起來看着拉塞爾.尼賽斯,旋即,一拳打出去,拉塞爾.尼賽斯連忙向後連退幾步,警覺性也提高了起來,

見拉塞爾.尼賽斯沒有接,而是躲過了自己的攻擊,冉珏山再次出手,一拳打向空氣中,隨即一個無形的拳頭打中了拉塞爾.尼賽斯的腹部,

拉塞爾.尼賽斯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擂台下的觀眾一臉懵逼,如此距離,冉珏山的拳頭根本就沒有碰到拉塞爾.尼賽斯,竟然打中了,

台下的宋武也是一驚,站在前台台上的王直直接驚得目瞪口呆,嘴裏說道:「不是吧,隔山打牛?」,

吃了一拳的拉塞爾.尼賽斯彷彿興奮起來了,隨着一聲爆呵~上身的西裝被充血的肌肉直接撕裂,

拉塞爾.尼賽斯魔鬼一樣的肌肉,讓台下的觀眾也為之一振,

反觀冉珏山卻是一臉的波瀾不驚,絲毫沒有什麼表情變化,

當眾人以為拉塞爾.尼賽斯這一身的肌肉要以力量碾壓冉珏山時,沒想到他一晃卻是消失在了擂台上,

「怎麼消失了?」,

「去哪裡了?」,

正當眾人疑惑之時,冉珏山也突然消失在了擂台上,

望着空蕩蕩的擂台,雖然不見兩人,但是依舊能感受到有兩股力量在不斷地碰撞,

兩人在高速移動下,一般的人肉眼是看不清的,只有達到了一定所為的境界才能看清兩人的動向,

座位上的幾個人眼睛都散發著紅光,清晰着兩人的戰鬥,

忽然兩人穩穩的又出現在了擂台上,只存在了一秒鐘,旋即又消失在了擂台上,

兩人似乎是商量好了一般,全程以體術論高低,其實也不全是,太初結晶形成的結界本就有壓制的功能,從而除體術以外基本只能發揮出一半的力量而已,

突然,冉珏山重重的落了下來,渾身帶着淤青,鼻子,嘴,也有血液流出來,但是僅僅只是落地的一瞬間一個鯉魚打挺又站了起來,

眾人本以為是冉珏山輸了,沒想到的是拉塞爾.尼賽斯竟是直接躺在了擂台上,大口呼吸着,根本就無力動彈,身體上的傷相比冉珏山只多不少,

眾人連同幾位坐着的大佬也都是懵了,拉塞爾.尼賽斯什麼時候倒下的竟然沒有看清,

兩人身上的傷雖然多,雖然重,但是致命部位卻是沒有受到一絲的傷害,

冉珏山把自己的長髮往後撩了撩,走到拉塞爾.尼賽斯的身旁,俯身說道:「我只是為了贏,拿錢而已,並不是有意傷害你」,

說完下台拿起早早準備好的錢就消失在了戰旗酒館,

正當太初結晶形成的結界之外的人群走到門口的時候,大門突然自動關閉了起來,

一個身披白色披風,白色披風上還寫着一個黑色明字的人出現在擂台上,太初結晶形成的結界也在這一刻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