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品小村夫
絕品小村夫 連載中

絕品小村夫

來源:google 作者:馬來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春梅 現代言情 馬來喜

年少不知富婆好,錯把少女當成寶,回頭再把富婆找,然而富婆早已跑,富婆好,富婆妙,富婆手裡有鈔票,富婆妙,富婆好,富婆把你當成寶,富婆美,富婆香,富婆是黑暗的一縷光,富婆理智不胡鬧,不會每天要抱抱,只要富婆把握住,連夜搬進大別墅展開

《絕品小村夫》章節試讀:

江春梅也是鬆了口氣,連忙拿起手機給楊有才打了個電話。
她現在才意識到,馬來喜這癟犢子以前那麼規矩都是裝出來的,現在,他有了汪有為這個靠山了,也不用裝了。
無論如何,她也得讓楊有才儘快把馬來喜家被霸佔的土地要回來,否則的話,她真的不知道馬來喜以後能做出什麼事情來,跟汪有為有一次她已經是迫不得已,惶恐不安了。
雖說得知馬來喜還是個處,而且本錢雄厚的時候,她也曾有過片刻的激動,但也只是心裏想想而已。
很快,那邊接通了,不等江春梅開口,楊有才就搶先說道:「老婆,我剛得到的消息,你聽完後一定驚掉下巴,馬來喜那小子居然是汪鄉長的外甥!」
儘管江春梅已經知道了,但此時此刻也只能裝作驚訝的說了句:「真的么,這怎麼可能!」
電話那邊的楊有才也是有些感慨的道:「一開始我也有些不敢相信,但那小子當著我的面叫汪鄉長舅舅,汪鄉長也默認了。

「特么的,早知道這小子還有這麼個重量級的親戚,當初我就不該收馬存義和馬存孝的錢,也不會剋扣馬來喜的工資了,搞得我現在很被動。

江春梅正愁不知道該如何提起這個事情呢,沒想到楊有才就說出來了。
她連忙順勢而為的道:「那你還不快去幫他把土地要回來,要是讓汪有為知道你收了錢故意不幫村民處理土地糾紛的話,別說鄉長了,你連村支書都幹不成。

「還有,你得想個辦法把剋扣馬來喜那些血汗錢還給他,人家現在身份不一樣了…..」
提起這個江春梅就來氣,當初楊有才剋扣馬來喜送桶裝水的錢的時候,江春梅就勸過他,說馬來喜已經很可憐了,家裡也窮,不能這麼欺負人家。
結果楊有才一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讓她啞口無言,不得不承認,當時江春梅確實也報着點僥倖心理,畢竟四萬多塊錢呢,對望山鄉任何一個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沒想到,馬來喜現在居然鹹魚翻身,認了汪有為當舅舅,而且還是因為她江春梅才轉運的,這下好了,吃進去的全部都得吐出來。
電話那邊的楊有才也是心有餘悸的道:「老婆,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今天我幫馬來喜把屬於他家的土地要回來,儘快把這個事情處理好。

「至於送桶裝水的錢,這個簡單,到時候就說我幫他爭取到**補貼貧困戶,分幾次給他就行了,那小子肯定會對我感激涕零,說不定還會在汪鄉長面前幫我說說好話。

「老婆,咱們以後要對這小子好一點,加上你跟汪鄉長老婆的關係,只要老王退下去了,那個位置肯定是我的。

江春梅咬了咬牙,還想着讓馬來喜感激他呢,現在人家什麼都知道了才想起來要對人家好一點,是不是晚了些。
而且,馬來喜也沒有你楊有才想像中的那麼單純啊…..
不過有一點楊有才倒是說對了,只要跟馬來喜搞好關係,再加上她還賠了汪有為一次,等老王退下去了,那個位置十有八九是楊有才的。
馬來喜還在隔壁村送桶裝水呢,就接到了楊有才的電話,說是讓他直接去楊有才家,馬來喜的大伯和三叔已經在那裡了。
蹬着三輪車來到楊有才家門口的時候,馬來喜就聽到裏面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一個中年婦女聲音尖銳的道:「楊有才,當初你還是村委主任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說只要我們每家拿五千塊錢,老二家的土地就可以永遠讓我們家和老三家種着,怎麼,你現在成了村支書了,想反悔啊?」
「馬來喜那癟犢子給了你什麼好處,能讓你這麼幫着他?」
「真要逼急了,你信不信我們家和老三家去鄉里告你,大不了我們把土地還回去而已,你楊有才這個村支書也別想幹了!」
緊接着就是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傳出來:「當初要不是我們投你一票,你是不是村支書還不一定呢,怎麼,現在想過河拆橋了?」
馬來喜一聽就知道是大媽和三叔的聲音,他倒是不急着進去了,乾脆在外面點了根煙津津有味的聽着。
很快,楊有才有些冷笑的聲音響起,道:「當初我只是說你們可以種着馬來喜家的土地,但你們太貪心了,竟然想據為己有。

「馬存義,馬存孝,你們兩當初每人給了我五千是吧,加起來就是一萬塊,我告訴你們,那一萬塊我已經交還給了馬來喜,就當是你們兩家付給他的一部分租金。

「我給你們算算這筆賬,當初說好的一千五一年,現在十年過去了,你們每家要付給馬來喜一萬五的租金,當然,你們已經給了五千了,現在還要給一萬塊錢,而且把土地還給人家。

「再怎麼說馬來喜他爹也是你們的親兄弟,但是死的時候,你們看都沒去看一眼,是人家馮瘸子幫馬來喜背去山上埋掉的。

「非但如此,你們還欺人家馬來喜年幼,種着人家的土地就算了,還想據為己有,你們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家無父無母嗎。

「實話告訴你們吧,現在的馬來喜別說你們這些人,就連我楊有才都惹不起,鄉里的汪鄉長是就是他舅舅,這件事情,是汪鄉長親自讓我來辦的,當然,你們也可以不配合,但你們相不相信,一個小時後你們就會被抓進派出所?」
「還特么的去汪鄉長那裡告我,你們到是去告呀,什麼東西,居然敢威脅我!」
「對了,既然來了,那我就順便通知你們兩家一聲,今年你們兩家的低保沒有了,那本來就是人家馬來喜和馮瘸子的低保,我要物歸原主。

說實話,蹲在外面的馬來喜是一臉的解氣啊,沒想到大伯和三叔一家子也有今天。
雖說沒有進去,但他已經可以想像大伯和三叔一家子吃了屎一樣的表情了。
另外,馬來喜也是有些咬牙切齒,沒想到大伯和三書家不僅霸佔了他家田地,連他和馮瘸子低保的名額也霸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