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美陰妻
絕美陰妻 連載中

絕美陰妻

來源:google 作者:鵬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娟子 現代言情 鵬飛

第1章爺爺的種村裡人都說,我是我爺爺的種這得從我媽懷不上孩子說起我爸跟我媽結婚四年,我媽肚子愣是沒動靜,我爺爺和我爸都急的望眼欲穿....展開

《絕美陰妻》章節試讀:

這男人個子很高,很瘦,相貌英俊,雙眼黑亮有神,渾身上下都裹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不容易讓人親近。

他站在我家院子門口,就像一根標杆一樣筆直。

這個男人很陌生,我從來都沒見過,可他張嘴就叫出了我的名字,這讓我很震驚。

我問他是誰,他笑了笑,「我是來算卦的。」

他的臉在笑,眼睛卻冷冷的,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冷的笑。

因為有爺爺的叮囑,我想也沒想就拒絕了,「我爺爺出遠門了,得幾天才能回來,你過幾天再來吧。」

「我是來找你算卦的。」男人沒有要走的意思,黑黢黢的眼睛緊盯着我看,「鐵面神算子的孫子,自然也差不到那裡去。」

他知道我爺爺,我並沒有太驚訝,畢竟我爺爺在方圓百里都很出名,知道我爺爺的名號,不足為奇。

我忽然釋然,他既然知道我爺爺,那知道我的名字,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算卦,一般都是根據卦象,輔助以甲骨、銅錢等道具推演計算,占卜禍福吉凶。而我爺爺教我,相為首,卜為輔,則可以成。

也就是說,來人先看相,然後再占卜,這樣算卦成功的幾率會很高。

這男人說來算卦,我就留心多看了他一眼,就見他相貌雖然不錯,但輔骨無奇,雖然沒有明朗之相,但也沒有什麼大事。

俗話說,不到潦倒地,萬事不求人。

人都是到了走投無路或者大富大貴的境地,才會來算命的,可這男人非但沒有倒霉之相,也沒有鴻運之兆,禍福都不佔,他來算什麼?

「先生,不好意思,我年齡還小,還未拜過祖師爺,不能開卦。」心中雖然好奇,但我打算找個借口打發走這個男人。

爺爺還沒回來,我不能壞了他定的規矩。

那男人又像第一次那樣笑了笑,不慌不忙開口,「你面色於黑,雙眼無神,雙頰鸞紅,最近恐有性命之憂!」

我大驚,脫口問,「你會相面?」

這男人跟我見面,才不過兩三分鐘時間,居然張嘴就能相到我現在的處境,這讓我十分震驚。

男人對我的反應很滿意,微微頷首,「略知一二。」

震驚過後,我刷的一下拉下臉來,「既然是同行,那就該懂行內的規矩,仙仙不對面,你為什麼來找我算命?」

意思就是說,算命的同行,不找同行算卦占卜,容易被認為是找茬挑釁,也有的說是怕對方試探自己的底細。

不管怎麼說,算卦的都懂這個規矩,絕對不會胡來,除非不在乎自己的名聲。

「我找你。」那男人壓低了聲音,「是因為要救你!」

救我?

我才剛剛出了事,這男人就說要來救我。

莫非,他能幫助除掉那個「她」?

只是,一個陌生人忽然找上門來,不僅看出來我大難臨頭,而且還說要來幫我,憑什麼?

「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我心生警惕,不自覺後退了幾步。

男人黑黢黢的眼睛看了看我的腳,頓了頓,本來冰冷直板的聲音忽然有了些溫度,「我是你哥哥。」

我哥哥?

「你是我什麼親戚家的哥哥?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你?」我第一反應,這男人會不會是我遠房親戚家的後代。

「不,我是你親哥。」男人搖了搖頭,目光凝重,「同一個媽生的,親哥。」

我愣了愣,一下沒明白過來,我怎麼忽然冒出來一個親哥?

還有,我親哥,我會不認識?

只是,現在是特殊時期,我也不願意得罪人,擺了擺手說,「先生,不好意思,我媽只生了我一個就去世了,我沒有哥。」

「你還是沒有懂我的意思。」那男人驀然嚴肅了起來,本來就瘦的臉上線條瞬間綳直,黑黢黢的眼睛幽深無底,「我是你哥,你比大五歲,在你之前出生的。出生之後,咱爸就把我抱走了,所以你從來都沒有見過我。」

他說的很認真,有鼻子有眼的。

而且,這男人往哪兒一站,全身就有一種氣質:就是只要從他嘴裏吐出來的話,就絕對真實可靠!

「這位老哥,你別開玩笑了。」我直勾勾盯着這男人看了半天,虛虛笑了笑,「我媽跟我爸結婚之後,一直沒有懷上孩子,為這事我爺爺把頭髮都急白了。要是我媽生了孩子,還是個男娃,爸為什麼要抱你走?為什麼不留下來?」

那男人搖搖頭,「我不知道。」

我又追問,「那你說你是被咱爸抱走的,那咱爸呢?」

那男人再次搖頭,「死了。」

我被氣笑了,「你這意思,合著就是死無對證了,我只能承認你是我哥了唄。不過,我碰到的事情挺棘手的,你恐怕幫不了忙。」

這男人的話太過於離譜,我第一反應就是他是個騙子。

可我想來想去,我和爺爺相依為命,爺爺那點積蓄也都拿去當彩禮了,家裡的房子早就老的搖搖欲墜了,這男人若是騙子,他圖的是什麼?

「不,我一定能幫的上忙。」那男人立刻壓低了聲音,「不過,我回來也不完全是為了幫你,而是為了查清楚一些事情,正好碰到你有大難,你是我親弟弟,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起來了,「你要查什麼事?」

那男人看看我,目光黑黢黢的,像是口深不見底的古井,「比如,咱媽當年的死因。」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心底某個地方,忽然被戳中了。

這麼多年,我媽的死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個結,就算所有人都不在乎了,我還在乎,我要找出她死的原因!

可這件事都過去這麼久了,當年**過來都沒有找到事情的真相,他怎麼調查?

可能怕我不相信,那男人又掏出一張黑白照片來給我看。

照片是張合影,他跟一個中年男人照的,兩人都很拘謹,小心翼翼保持着距離,但看的出來,他們長的十分相像。

這個中年男人,正是我爸,我之前在爺爺房間見過他的照片,就算他發福了,我依舊能認出來。

「你,你真是我哥?」這張合影,讓我忽然對這個面色冷峻的男人,有了一絲親近感,猶疑追問,「只是,爺爺告訴我,說媽嫁過來好幾年都不會生……既然你出生了,他怎麼肯讓爸帶你走?」

這個問題,我剛才其實就問過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因為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視傳宗接代為頭等大事的爺爺,又怎麼會在我媽生下一個孫子之後,讓我爸抱走?還一走就是二十幾年?

還有,既然我媽生下了我哥,我爺爺為什麼要隱瞞,說我媽不會生呢?

我把照片還給了那男人,那男人小心翼翼把照片裝回了錢包,這才對我說,「我來就是給你打個招呼,告訴你我回來了。你碰到的事,我會幫你解決,你不用擔心。」

我雖然不敢確定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我親哥,但我碰到這種事他還願意幫忙,我心中倒信了幾分,點點頭說知道了。

「還有,你爺爺今天傍晚就回來了,我回來的事,先不要告訴他。」那男人臨走的時候,又說了這麼一句話,「還有,不要太相信你爺爺。」

我的身子,猛然僵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