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姬雲兮風行止
姬雲兮風行止 連載中

姬雲兮風行止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重生九次後王妃的馬甲掉了

姬雲兮前世愚鈍,步步受人利用。最後慘死在最親近的妹妹手上,姬家滿族,皆被屠戮。一朝重生。她手持念雲劍,精修靈術,收斂光芒,韜光養晦。一路收靈獸,御靈劍,斬勁敵。重活一世,這一次,換她來護住身邊之人。*風行止,南燕國唯一的親王,絕代風華,修鍊天賦皆是頂尖。他身子孱弱,扮豬吃虎,世人皆嘲他是廢人。唯有她立於身前。「你躲我身後,世間天下,有我守護。」他悠然一笑,山河為之失色,低眉斂目,擁她入懷,在她耳邊低聲呢喃。「你護天下之人,我護你。」展開

《姬雲兮風行止》章節試讀:

姬雲兮再三確認。
甚至動用了靈術確認侍女有無說謊。
可最後證實,侍女所說,句句屬實。
「小姐,你怎麼了?」
「沒事,可能是昨夜沒睡好,又做夢了,你先去忙。」
「好,小姐,你要是有事,隨時叫我。」
姬雲兮點頭,侍女走後,她又細細的回想了一番。
不對啊,如果是夢的話,那夢境怎麼可能如此真實?
姬雲兮用手敲了敲自己的頭,下一刻,又有不少畫面在腦海之中一閃而過。
她凝聚靈力,幾番探尋,之前閃現的畫面,越來越清晰。
入目。
還是大紅之色。
風行止身着大紅喜服,懷中緊緊的抱着姬雲兮,他臉上淚痕未乾,雙眼空洞,沒有焦距,懷中的她,雙手垂下,沒有半點生機。
她這是?
又在大婚之日死在了風行止的懷中?
和之前那段記憶一樣?
不對!
不一樣!
畫面之中,風行止所着的喜服雖與之前一樣都是大紅之色,可喜服之上的花色不一樣,之前是幾束玉蘭,這一次是淡竹葉,懷中的她所穿的嫁衣也與之前那段記憶之中有着些許的不同,還有,這間屋子,也與之前的不一樣。
不是同一段記憶。
卻是同一個結局。
姬雲兮猛然睜開雙眼,難以呼吸。
方才那記憶如此真實,好像親身經歷過一般。
她修鍊靈力,靈術修為皆是上乘,姬雲兮在辨識認知方面有着極其靈敏的天賦。
「這不是夢。」她敢篤定。
因為這段記憶,姬雲兮心驚肉跳,正好這時,外面有侍女進來稟報。
「大小姐,元老先生回來了,還給大公子和二公子帶來了不少靈藥,相爺讓你過去挑一挑有沒有您需要的靈藥呢。」
元老回來了?
姬雲兮連忙出門,往正廳的方向趕去。
元老,是爹爹的好友,他醫術極好,還是相府的醫師,之前老是四方遊歷,只有初春的時候才會回來,在相府住一段時間。
見過元老,與之寒暄了一番。
等到事情結束之後,姬雲兮叫住了他老人家。
「大小姐,有事嗎?」
姬雲兮笑着點點頭。
「老先生,這邊請。」對於這種德高望重的老前輩,無論身份地位如何,姬雲兮總是格外尊重。
元老跟着姬雲兮到了古亭之中坐下。
那裡早就準備好了茶點。
「大小姐,你是身體哪裡不舒服嗎?老朽為你診脈看看?」
姬雲兮莞爾一笑,搖搖頭。
「我只是有事想要請問元老,元老見多識廣,此事對您而言,應該不成問題。」
「什麼事?」
「老先生,如果一個人失去了記憶,只能偶爾想起相關片段的話,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使其完全恢復記憶?」
元老盯着姬雲兮看了一番,隨即道:「若是因為病情導致的後遺症,那可以服藥,慢慢調理,藉以改善。」
「若此人身體康健,沒有病痛呢?」
元老沉吟了一番。
繼續回道:「那就得考慮是不是因為外界刺激過甚,導致突然失憶,像這種情況的話,記憶只是沉睡了,並沒有消散,可以試試見見與丟失那段記憶相關的人,亦或者故地重遊,刺激一下,對恢復和喚醒記憶都有着幫助。」
姬雲兮仔細斟酌了一番元老的話。
最後點了點頭。
再三感謝,而後送走了元老。
熟悉的人或地方?
對了,之前有一段記憶,姬雲兮記得,她死在風行止懷裡的時候,雖然也是大婚之日,卻並不是在婚房。
那裡漫天黃沙,絕壁殘垣。
四下一片荒蕪。
姬雲兮在地圖及其古書之中看過有關此種地境的記載。
西戎。
應是西戎境內。
看來,不管如何,為了避免重蹈覆轍,那西戎,她怎麼都得抽時間去一趟了。
元老走的時候,正好被姬雨煙的侍女看到了。
侍女回去之後,就在姬雨煙的耳邊嘀嘀咕咕的說大小姐又私自和元老見面了,也不知道要從元老哪裡誆騙些什麼好東西去,還說他們兩人見面說了許多的話,也不知說了些什麼。
姬雨煙心情本就不佳。
聽到侍女這般一說。
她眼珠一轉,而後起身,備了一些薄禮,也去「拜見」了元老。
元老常年不在府,自然不知道這短時間內發生了些什麼事,只當大小姐和二小姐還是以前一樣的好姐妹。
在元老的印象中。
大小姐對二小姐極為照顧,她們姐妹兩可以說是無話不說。
所以姬雨煙稍加打聽,元老想着那也不是什麼秘密,就將姬雲兮與自己所說的話都告訴了姬雨煙。
從元老院中出來的姬雨煙眉頭緊鎖,一臉狐疑。
「姬雲兮問失憶的事做什麼?」
姬雨煙印象之中,姬雲兮可從沒有失憶什麼的。
下午的時候。
風行止又帶了隨從上門拜訪,與姬雲兮商量着婚禮的相關事宜。
「王爺,其實成親一事,按照親王成親的儀仗來辦即可,你身體不好,這些交給下人來做就可以了,你不用天天往我府里跑的。」
姬雲兮心疼風行止。
如今明明已經是初春了,可他還是身着冬裝,內衣的束領將修長的脖頸與喉結都遮蓋得嚴實。
他應該是怕冷的。
怕冷之人,身體都極其虛弱,應該盡量避免操勞。
風行止聞言,眉心輕蹙,眼眸中帶了落寞。
「兮兮是不喜我前來嗎?」
一陣寒風吹來,風行止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他單手接過隨從準備好的布巾捂住嘴,又輕咳了幾聲。
「我前來府上的次數是太勤了一些,兮兮煩我,也是情有可原,咳咳咳――」
姬雲兮趕忙起身,心疼萬分的給風行止輕順後背。
「我不煩你,我巴不得日日夜夜都能見到你,只是我見你這身體實在虛弱,我捨不得你如此糟蹋自己,我……」
姬雲兮話還未說完。
風行止的左手拉住了她。
他的指間微涼,姬雲兮頷首,撞入他那因笑意而微微彎起的雙眸中。
「兮兮,得之,我幸。」
姬雲兮聞言,輕聲回道:「我亦如此。」
她回握住風行止的左手。
溫熱的觸感從手心處傳來。
風行止的笑容更甚。

《姬雲兮風行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