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九寶來襲寵媽咪
九寶來襲寵媽咪 連載中

九寶來襲寵媽咪

來源:google 作者:莫曉蝶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莫曉蝶 陸晨旭 霸道總裁

莫曉蝶以為醉酒撲倒華大的男神陸晨旭就是她人生的巔峰卻沒想到撲倒男神之後她竟然神奇的生下了九個寶寶世間罕見的九胞胎剛剛滿月就被別有用心的葉蘭蘭拐賣七年之後,莫曉蝶王者歸來,殺伐果斷的虐渣,找孩子,談戀愛,一樣都不落下華大的男神陸晨旭被人撲倒之後,追查了七年卻依然沒有找到當晚之人反而在福利院找到了一個和自己十分相似的女孩沫沫,親子鑒定結果讓他大驚,沫沫竟然是他的親生女兒!然後,一個名叫莫曉蝶的女人闖入了他的生活緊接着,兩個和沫沫一模一樣的小女孩跟着出現他有些發懵,握住莫曉蝶的手:親愛的,這也是我的孩子?大寶莫梓眾從一旁衝出來:爸比,你不準欺負媽咪否則我搞垮你們公司的網絡二寶莫梓里:誰要欺負我媽咪,我寫首曲子讓他臭遍全網三寶四寶:敢欺負媽咪,我們一劑毒藥下去,讓他終身殘疾五寶六寶:我們可是道上的人,欺負媽咪,小心打的你滿地找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高冷陸少一臉錯愕,這都是我兒子?展開

《九寶來襲寵媽咪》章節試讀:

莫曉蝶站住。

盧欣欣一臉高傲:「你就是那天的甜點師?」

「嗯。」莫曉蝶冷淡地應道。

看着趾高氣昂的人,深埋的仇恨再次溢上心頭……

盧欣欣上下打量莫曉蝶一眼:「這樣,我每個月給你1500,每個星期五你想辦法將沫沫帶出來,讓我見她一面。我今日沒帶那麼多現金,只有這五百塊,算是定金吧!」

說著,盧欣欣從錢包內抽出五百塊錢遞了過來。

莫曉蝶在心裏冷笑了一聲,不動聲色的接過錢:「你是誰啊?為什麼要見陸總的千金?還有,五百塊錢你是打發叫花子嗎?」

「剩下的一千塊等到你把沫沫帶出來了,我自會轉賬給你。」

「我又不認識你,到時候你不認賬怎麼辦?再說了,你要見的可是陸總的千金,這一千五也太少了吧!」

莫曉蝶盯着盧欣欣脖子上的項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然,把你的項鏈送給我吧,我看着應該值幾個錢。」

「什麼叫應該,我這條項鏈可是限量款!」盧欣欣捂住脖子有些捨不得。

「不給,那算了,你另找人幫你吧!」說著,莫曉蝶就要將手中的五百塊現金遞過去。

看到莫曉蝶要拒絕她,盧欣欣一咬牙:「好,給你。到時候記得把沫沫帶出來。」

莫曉蝶接過項鏈,裝在口袋裡狀似不經意的問:「對了,你是誰啊,為何要這麼大費周章的見陸總的千金?」

盧欣欣驕傲的仰起頭,挺起胸:「我是沫沫的媽媽,陸總的愛人。

莫曉蝶歪着頭:「陸總好像沒有結婚吧?」

「現在沒有,不過很快我們就會結婚的。」

「可是,我聽說沫沫是盧氏集團的千金,在一次去孤兒院做義工時偶然發現的,然後才領到陸家認祖歸宗的?」

「我就是盧氏集團的千金盧欣欣,我和陸總已經在商量結婚事宜了。」

盧欣欣的話還未說完,莫曉蝶直接將手中的鈔票摔到了她的臉上,一臉嘲諷:「就你?還盧氏集團千金?別搞笑了。我看你頂多就是陸家的保姆而已,如今做錯了事被趕出來,想買通我拐走陸總的千金報復對不對?」

「你這個瘋子,竟然這樣羞辱我!」盧欣欣從小嬌生慣養,哪裡受過這樣的侮辱,上前伸手就要甩莫曉蝶耳光。

莫曉蝶抓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她整個人瞬間向前摔了出去,結實的趴在了地上,甚是狼狽。

這幾年,她跟着恩人學了很多東西,包括防身術。

她再也不是七年前那個可以任人揉捏的軟柿子了!

「我告訴你,保姆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誰不知道,盧欣欣小姐美麗大方,溫柔賢惠,怎麼可能做出買通糕點師帶走陸家千金這樣下作的事情。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莫曉蝶說著彎腰抓起盧欣欣的頭髮,朝她拳打腳踢,一解當年的恨!

「你這個瘋子,瘋子!」

「還敢罵我,我看你就是不老實!」莫曉蝶絲毫不手下留情。

「啊,你放開我!」

「放開你?讓你再假裝盧小姐去騙人嗎?」

「不,不我不會再騙人了。」

為了盧氏企業,盧欣欣不得不咬牙放低姿態求饒。

盧氏這幾年一直在走下坡,她一定要通過沫沫成功當上陸家的大少奶奶,才能後顧無憂。

「你承認自己在冒充盧小姐了?」

盧欣欣連忙點頭:「承認,承認,我不該冒充盧小姐,不該想着買通你報復陸家,都是我的錯,你放了我吧!」

看到盧欣欣鼻青臉腫,膝蓋上的傷口還滲着血,又一副求饒的樣子,莫曉蝶也不想將事情鬧大。

「好,看在我們都是給人打工的份上,這次就放過你。如果還有下次,我一定會報警讓**來處理的。」

說著,她放開手,用力將盧欣欣往前推了一把。

盧欣欣回頭,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給我等着!」

然後,瘸着腿狼狽的逃走了。

「隨時恭候。」莫曉蝶絲毫不害怕地回應。

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一臉溫柔的按了按陸家別墅的門鈴。

她剛剛一直在對付盧欣欣,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一輛白色轎車裡的白浩,他正一臉興味地看着這方……

莫曉蝶在門口等了一會兒,被管家王叔接了進去。

「今天你多做一些沫沫喜歡的卡通人物形象,她被陸總批評了,有些鬧情緒!」

「好,我知道了。」

陸家廚房內,烘焙所需的材料準備的很齊全。

莫曉蝶很快就準備好所需的一切。

樓上,沫沫的哭聲斷斷續續的傳來。

她觀察了一下,王叔好像指揮着下人在外面院子內修整花園,別墅內,此刻只剩下她和二樓的沫沫。

她摘下圍裙,輕手輕腳的來到二樓。

沫沫的房門開着一條縫隙,她透過縫隙看到沫沫坐在窗前的地台上抱着一個玩具熊在哭泣。

「爸爸壞,臭爸爸,壞爸爸。」

女兒委屈的表情和動作狠狠的撞擊着她的內心。她毫不猶豫的推門走了進去。

「沫沫,你還記得我嗎?」她走到沫沫身旁小心的問。

沫沫抬起掛滿淚水的小臉,用手指着她:「誰讓你進來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