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透視神醫
極品透視神醫 連載中

極品透視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龐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龐風 柳金枝 都市小說

鄉下小子獲得傳承,從此開啟了幸福的人生...展開

《極品透視神醫》章節試讀:

  龐風仔細打量柳金枝,待看到柳金枝穿戴整齊,他才鬆了一口氣。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這個房間和隔壁以前是一間套房隔開的,中間留有門呢,是你自己平常沒注意而已!」柳金枝道,眼睛盯着龐風,神情看上去有點嚴肅。

  「行了,行了,快穿衣服跟我從後面溜出去。周鵬那個王八蛋收了鄒文明的錢,從前面過來抓你了!這個傢伙毒得很,你落在他的手上,非得吃大虧不可!」柳金枝道。

  「嗯?」龐風一下從床上坐起來,恰在這時,果然聽到外面喊:「龐風,你給我出來,自己給我滾出來!」

  聽這聲音,不是周鵬又是誰?

  「快,快,別磨蹭,快穿衣服!」柳金枝也有些慌張,一把便掀開了龐風的被子。

  「啊……」龐風驚呼一聲。

  等龐風把褲子穿上,柳金枝一把抓住龐風的手道:「快走啊!」

  龐風手上用力,柳金枝沒拽動,反倒被龐風拽了過來。

  她微微愣了一下,正要說話,龐風道:「柳姐,這事兒躲也沒法躲,這樣吧,你先從暗門走,我去會一會這個周鵬。他媽的,現在是法治社會呢,我倒看看他敢把我怎麼樣!」

  「哎,你呀!怎麼這麼不知道厲害?鄒會軍路子很野,周鵬既然過來抓你的人,肯定他們已經想好了陰你的手段。你這個時候和他們硬碰硬,那鐵定吃虧。你聽姐一句話,暫時避一避,你是醫院的人,等風頭稍微緩一點,自然就有辦法了。」柳金枝道。

  聽柳金枝這麼說,龐風心中不由得升騰起一絲感動,張爺爺死了以後,就再也別人這樣關心他了,柳金枝今天給自己報信是冒了很大的風險的,因為金志東已經回來了,金志東是個極其變態的人,只要他在衛生院,柳金枝的一舉一動他都盯得死死的,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依舊來給自己報信,這說明她是真心關心自己。

  只是,在這個時候龐風會退縮么?

  「聽我說柳姐,我不怕他們!文學兵那狗日的不也要搞臭我么?結果是他自己丟盡了人,你放心,我會有辦法的!」龐風抓住柳金枝如嫩蔥一樣嬌嫩的手,一字一句,認真的道。

  柳金枝愣愣的盯着龐風,這一刻她覺得龐風似乎不像是一個才十八歲的小年輕,因為龐風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氣勢,讓她覺得很安心。

  「把門給我砸開,狗日的龐風,你躲得了么?」門口突然傳來了周鵬的吼聲。

  「壞了,壞了!你快走!」龐風道。

  「我……我不走了!」柳金枝用力掙脫龐風,竟然和昨天一樣故技重施,一頭鑽進了龐風的被窩裏面。

  龐風的心臟遽然猛跳,差點衝到了口腔,他旋即明白,這時候柳金枝就算要走,估計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周鵬那廝已經到門口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龐風的情緒慢慢變鎮定。

  「老子連殺人犯都抓住了,還怕周鵬這種仗勢欺人的軟蛋?」龐風這麼一想,心中憑空滋生出一股豪氣。

  他大踏步走過去,一手拉開房門,也不看外面的情況,衝著外面大吼道:

  「誰他媽的鬼叫啊?是不是報喪啊!」

  鎮派出所又全體出動到衛生院抓人,衛生院剛剛經歷了文學兵的風波,五蓋鎮上的老百姓現在很關注這裡,所以院子里看熱鬧的人很多。

  「怎麼回事啊?周鵬怎麼又要抓龐醫生?」人群中有人問道。

  「嘿,這你不知道了吧,我跟你說,是鄒會軍家那小子搞的鬼,那小子和龐醫生爭風吃醋吃了虧,就為那個縣裡來的歐護士,昨天兩人打架了呢。」

  「不是吧,兩小年輕爭風吃醋,管周鵬鳥事啊!」

  「怎麼能不干事兒呢,周鵬收了錢唄!鄒會軍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倆錢,經常幹這種事兒么?」

  「呸,這個差狗子,將來生個兒子沒**!」

  歐嬌嬌也在人群中,聽着人群的各種議論,她覺得自己都要瘋了。

  所有的議論矛頭都是指向歐嬌嬌和鄒文明的,在五蓋鎮人的嘴裏,她歐嬌嬌就是個害人的狐狸精,前幾天文學兵的那一場風波也是她挑起的,五蓋鎮這裡是土家人的聚集地,風俗很保守,像歐嬌嬌這種總是挑起風波的女人,他們是很厭惡的。

  「我早就說那個叫什麼嬌嬌的是個狐媚子,哪個男人真要攤上了這種女人,一輩子倒霉!」

  「可不是么?其實龐醫生人挺不錯的。鄒會軍家的那小兔崽子討不得人家丫頭歡心,就懺怒龐醫生,這不才生了摩擦么?」

  ……

  歐嬌嬌嘴唇緊抿着,手指甲幾乎要鉗到肉裏面去,她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崩潰。

  「一切都是因為龐風,這個窮鬼,他就是我的噩夢,今天我要親眼看他狼狽的下場……」歐嬌嬌咬牙暗道,她眼睛死死的盯着宿舍樓,眼神中流露出怨毒之色。

  恰在這時候,她往旁邊瞟了一眼,一下看到了丁芳,她心中更覺得不爽:「丁芳是個什麼嘛,據說是單親家庭出來的,家裡還有個卧病在床的老娘。瞎了眼的人才看不上自己,偏偏看上了人家丁芳。」

  一念及此,她用力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可平眼望過去,看人家丁芳胸前那規模,再看看自己的,她恨得只咬牙。

  「嬌嬌,別聽那些人亂嚼舌根子,我鄒文明對你的感情可以對天發誓!」冷不丁鄒文明湊到她後面,肉麻的表白道。

  歐嬌嬌都懶得回頭看鄒文明那張豬頭臉,她受夠了,五蓋鎮這個地方她真受夠了,沒有哪一點能讓她滿意的。

  「哇,開門了,開門了!」

  人群忽然一陣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