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鏡世
鏡世 連載中

鏡世

來源:google 作者:潯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瑾瑄 現代言情 蕭珺珩

「我們終將在萬物誕生的伊始重逢」兩個截然不同生活的女子因為意外互換了意識,醒來發現自己竟是對方平行時空的對應者她們曾對當下的生活感到無奈與困惑,卻深陷其中無法脫身改變從此她們開始了此前從未體驗過的生活職業的不同,生活習慣的不同使兩個人對彼此越來越了解,也對自己的生活有着越來越深刻的體驗,而這一切的背後,或許是一場命運的捉弄……展開

《鏡世》章節試讀:

蕭錦衡走上20樓,找到自己的公寓,原本以為沒有鑰匙會進不去,結果按下把手的瞬間蕭錦衡居然進到了屋子裡。

「你這個女人!」蕭錦衡打開門就發現自己進到之前的咖啡廳,而身後的門已然變成咖啡廳的大門。

來不及顧慮那麼多,蕭錦衡幾乎是衝到對方面前想要問清楚一切。

「……」女人笑着看了看眼前的蕭錦衡,然後又歪了歪頭看了看蕭錦衡身後,「你不請你的朋友來喝些什麼嗎?」

「你在說什麼……」蕭錦衡隨着對方的視線看過去,「雲煜!」

「你!」

「是他自己找過來的,你可不要想着冤枉我啊。」女子說得一臉無辜,然後敲了幾下桌子,就有服務生過來。

「去前面招待一下兩位吧,如果這位小姐安置好了那個小帥哥,你可以帶她來找我。」女子笑得十分自然,然後就不再說話,一如蕭錦衡之前看到的——她開始看着窗外出神。

蕭錦衡再看向窗外,發現這家咖啡廳居然開在大樓中間的位置,窗外的景色是20樓的景色一點沒錯。

「我一會就過來,別想再跑掉了。」蕭錦衡把西裝外套留在女子對面的座位上就和雲煜進到裏面的座位。

「雲煜,你怎麼來了?」蕭錦衡很擔心雲煜發現什麼,她不確定雲煜是不是在剛剛發現什麼端倪。

「姐姐,你突然跑到公寓來我很着急啊。」雲煜難得的表現出緊張,看到蕭錦衡抱歉的笑了笑又不好發作,「聽管理人員說你要調查什麼,我就上來了,不過這個咖啡廳真的會有生意嗎?開在這種地方很奇怪誒……」

【難道在雲煜看來,這個咖啡廳就是確確實實開在20樓嗎?還是說,那個傢伙確實有更改他人記憶的本事……】蕭錦衡皺起眉卻想不明白對方的深淺。

「姐姐……你很少利用公務之便偷懶,但是姐姐你下次該換個好點的說法,你那樣說太容易露餡了。」雲煜喝着果汁晃了晃頭似乎想保持清醒,「好……暈……」

「嘭——」

「雲煜!」蕭錦衡看着突然趴在桌上的雲煜非常擔心,還沒等她把雲煜扶起來,服務生就把雲煜扶起來靠在牆上,然後為他披上毛毯。

「蕭小姐還請放心,他只是睡著了,醒了之後什麼也不會記得,我們主人靜候多時了,請吧。」

女僕裝的服務生一直是笑眯眯的樣子,就像個機械人。

蕭錦衡看了看熟睡的雲煜,嘆了口氣:「我可以自己過去,你留下照顧他一下吧。」

「好的。」

蕭錦衡回到剛剛的地方,奇怪的女人依然維持着十分鐘之前的樣子,興緻盎然的看着窗外。

蕭錦衡也和之前一樣,只能看到原本的景色。

「窗外似乎有什麼很吸引你?」蕭錦衡在放着西裝的地方坐下。

「因人而異罷了。」

「你似乎非常喜歡這個位置?」

女人有些錯愕,隨後又端起笑容:「這個位置靠牆,會讓我有些安全感。」

「至於我穿的這個衣服,在我父親的家鄉叫做旗袍。」女子倒了一杯紅茶推向蕭錦衡,「我姓露西,名倪柯斯,對我的稱呼隨你喜歡就好。」

「你看得出我在想什麼?」蕭錦衡看着眼前的女人有些緊張,而眼前的紅茶就像是毒藥一樣讓她心裏打退堂鼓。

倪柯斯只是笑了笑,然後接着看向窗外:「我並不能看出你在想什麼,只是記得之前見面,每一次你都會盯着我的衣服看。」

蕭錦衡原本還算嚴肅,突然間被這話說得有些臉紅。

眼前叫倪柯斯的女人是長得好看,雖然不算驚艷,但氣質絕佳,五官之間配合的太好,幾乎無法找到瑕疵。

比起傳統美女的又大又圓的眼睛,眼前的女人有着較長的眼睛,眼角上揚,帶着一些犀利與冷酷。笑吟吟的表情之下又是怎樣的波濤洶湧呢……

蕭錦衡咳了咳掩飾一下尷尬,然後想起正事正打算詢問,結果對方站了起來。

「你不是想知道我能看得到什麼嗎?那你坐到我的位置上怎麼樣?」倪柯斯笑得狡黠,蕭錦衡覺得好像也沒什麼拒絕的理由,這也就起身與對方換了座位。

「什麼都沒變啊?」蕭錦衡有種不開心的感覺。

「我現在要把我的眼睛借給你,所以可以請你看着我的眼睛嗎?」

「好……」蕭錦衡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對上了倪柯斯的目光,那靛色的雙眸里流轉起紫色的光,蕭錦衡覺得眼前有些模糊,只是一瞬間又清醒了過來,然後她聽到了倪柯斯的聲音:「現在,再看看窗外。」

「這是!」蕭錦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窗外是無垠的宇宙,一片昏暗之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星球在閃着光,不少的星雲散發著幽幽的光。

蕭錦衡盯緊一顆星球,星球就在眼前不斷放大:「這是白界的景色……」

「嗯哼,可不能再給你看了。」倪柯斯的聲音突然清晰起來,而蕭錦衡突然清醒過來,發現眼前又變成之前的景色。

「所以你果然是時空之外的人吧?」

「你還算聰明,雖然因為生活環境不同,與蕭珺珩有一些差距,但是看來你也在慢慢適應你現在的身份。」倪柯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耳墜上的流蘇隨着她的動作微晃,甩出好看的弧度,「你在這裡的時間不算太多,你最好還是問一下有意義的問題的好……」

倪柯斯喝了一口紅茶抬起頭:「雖然我也未必會回答你。」

「為什麼要使我們交換意識?」

「我的一個同伴這會也在接待蕭珺珩,不知道她是不是會問相同的問題呢?」倪柯斯似乎是不想回答。

「那你算是默認了是你們讓我們交換意識的嗎?」

「……」倪柯斯似乎是沒想到對方會這麼想,「呵呵,看上去,你比我想的進步更快一些。」

「你們交換意識的原因,我只是一部分,但是現在我沒有辦法告訴你,以後你會知道的。」倪柯斯還是剛剛到表情,她看着窗外悠悠的回答着蕭錦衡的問題。

「那交換意識的規律呢?」

「這不重要,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可以慢慢去發掘。」

蕭錦衡有些惱怒,一會不會回答,一會兒又答非所問,這女人怎麼回事。

「那如果我要找你,我怎樣可以來到這裡?」

「等你離開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倪柯斯似乎是篤定了蕭錦衡不會再問,這會兒才轉過頭。

「沒有了。」蕭錦衡有些泄氣。

「時間還有一些,你想聽個故事嗎?」

「……」蕭錦衡不僅泄氣還有些賭氣,雖然現在還不能完全弄清楚,但是她大概感覺得到,面前的女人沒有害她的心。

「我就算你默認了。」倪柯斯抿了抿杯中的茶就開始講述。

在我遙遠的故鄉卡俄斯曾發生了一件大事,軍隊最高的領導人突然死亡,而他的下屬們也都被各方通緝。

其中有一對兄弟逃離了卡俄斯,在各個時空流浪。他們在某個地方分開,而後他們愛上了不同時空的人。

世界的因果秩序因為他們是外來者,將他們排除在外,可是因為他們過於強大,秩序只能退而求其次——排除他們的愛人。

兩個女子一次又一次因為秩序的排除而死亡……在這之前,兩個兄弟找到他們昔日的同伴,拜託她用她的力量倒回死亡之前,讓他們去拯救他們的心愛之人。

他們的同伴沒有辦法倒退世界的時間,她只能將他們四個人送回到過往的某一刻,而時間無限綿長,他們就這樣一次次失敗,而時間一點點前進……

過去不再有他們的痕迹,現在尚在進行,而未來還沒有到來。

當他們意識到只是將他們送回往昔無法拯救她們時,他們決定讓一切重新開始,他們試圖交換兩個女子的意識,以此來騙過因果秩序,讓她們為對方帶去不同的生活,用這種方法躲過因果秩序降下的災難。

可是這種未來將不再有他們的存在。

……

「……」

「你哭了。」倪柯斯拿出手帕為面前的淚人兒擦了擦臉

「我……」蕭錦衡才發現自己的衣領口,和西裝褲都被落下的淚水打濕。

「他們最後沒有在一起嗎?」蕭錦衡不知道為什麼,她是如此想要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好像這一切都讓她感同身受。

「未來還沒有到來。」

「而這個故事還沒有結局。」

倪柯斯起身走向吧台:「許多人在夢醒時分會發現自己淚流滿面。」

「他們分不清那到底是夢,還是他們的過去。」

「無論是誰,倘若將一生書於紙上,不過寥寥數語,短短几行便可盡其一生。」

「這是結局,但在結局尚未到來之前,就還擁有對結局不滿的權利。」

「姐姐?」雲煜此時從裏面走出來。

「看來你的小夥伴休息好了,我們下次再見吧。」倪柯斯又恢復一開始的笑容,白色的中跟鞋踩的不是很響,卻和店內時鐘的走針聲融合在了一起。

「下次來『停擺之終』,我送你一個禮物吧。」

女子的聲音逐漸遠去,臉上的淚水消散在宇宙的中,與星塵融為一體,大概這無名的淚水會在某個地方開出花吧。

……

「……」蕭錦衡睜開眼,發現自己在黑界的家。

【停擺之終。】

「對了!雲煜怎麼樣了。」蕭錦衡來不及多想,趕忙衝出房間去找雲煜。

——停擺之終——

「主人,您告訴她這麼多真的不要緊嗎?」服務生看着空蕩蕩的咖啡廳問道。

「沒事的,走出這個門,她不會記得的,我只是想試試看,她對葉瑾瑄到底有多愛,這份愛有沒有因為時間的前進而被消磨,又是否會隨時間延續下去。」

「那主人得到答案了嗎?」可愛的女僕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

倪柯斯擦茶杯的手頓了一頓,隨後一笑,接着手上的動作:「雖然只是預感,但是這個故事的結局不會讓人太失望的。」

「天色不早了,關門歇業吧。」

「好的,主人。」

——黑界——

「雲煜,我們怎麼回來的啊?」

蕭錦衡還有些迷迷糊糊的,她知道他們去了停擺之終,但是忘記怎麼回來的了。

「我也不太記得……」雲煜覺得腦袋疼的不行,「我醒過來就在床上了。」

「啊!煜仔你醒啦,隊長你也醒啦。」路淮驍端着一碗麵條上樓。

「我倆怎麼回來的……」蕭錦衡有些害怕露餡,又不太敢問這個問題。

「哦,你倆這次可是立大功了,微熹公寓的20層藏着之前肇事逃逸的司機。」

路淮驍把筷子給雲煜,然後倒了杯水給蕭錦衡,接着就拉過板凳坐着往下說。

「之前那個車禍不是死了三個人嗎?那個逃逸的司機一直沒找到,再加上最後倖存的小男孩才7歲,所以上面讓我們查這件事情,不過之前也沒什麼進展,我們休息下來之後就又交給警方了。」

「這個案子啊……」雲煜好像是想起什麼,停下了吃麵條的動作。

「那個司機和公寓管理人以前是一個廠里出來的,關係不錯,所以聽說20樓沒人,就藏去那裡了。」

「你這麼說,我們是被偷襲了?」雲煜好像徹底想起來什麼。

【不是吧,你不是喝了昏睡果汁嗎?】蕭錦衡當然知道這個記憶是有問題的,但是現實中經歷了什麼,她確實不知道啊。

「隊長一開始上樓就被管理員用藥迷昏了,然後煜仔你不是追上去了嘛。」

「我好像是,發現隊長倒在地上,然後過去查看……」

「嗯哼哼,煜仔你也被葯蒙到了,但是你還是把那倆人給撂倒了。」路淮驍臉上那不知道是個什麼表情,有點遺憾,又有點欠揍。

【還好,這樣看來,我們從咖啡廳出來後是被隊里的人帶回來的,雲煜的記憶也沒有什麼問題。】

「這麼說,那兩個人都要判襲警了?」蕭錦衡煞有其事的說道。

「噗……」路淮驍喝的水差點噴出來,好不容易憋回去,這會兒被嗆得不輕。

蕭錦衡臉有點抽,至於嗎……

「隊長,你對自己的身價好像不是太清楚,只是煜仔一個人,就算是安全部的精英了,你更別說了,你以為你的隊伍里都是什麼人,你又是什麼身價啊。」

「那個管理員,少說要在裏面待上十天半個月了。」

蕭錦衡用自己薄弱的法律知識想了想:「一般不就是拘留5到10天嗎?」

「所以說性質不一樣,首先你倆不僅是安全部的人,你倆還是精英人才,他倆這個就算只能十天半個月,這個案底也夠他們吃不了兜着走了。」

路淮驍趴在座椅靠背上搖頭晃腦的,似乎想到什麼又接著說:「隊長,你是不是最近太鬆懈了,這種程度都沒有發現嗎?煜仔也是,這不該是你們的水準啊。」

「我是在擔心姐姐,哪會想那麼多。」雲煜回答的自然,畢竟他只是實話實說,蕭錦衡嘛……

「我正要說呢……咳咳……這幾天陪我好好訓練吧,復健一下。」蕭錦衡一副眾望所託的表情看着路淮驍,還順便拍了拍這個大憨憨的肩膀,「要說格鬥啊,放眼整個安全部,唯有路淮驍同志,那個格鬥可以說是天下無雙,無人能出其右啊……」

【別用我的身體做奇怪的事情。】

蕭錦衡突然想起什麼,說書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咳咳,反正就是,你陪我復健就對了。」

不過蕭錦衡還是想要確認一下,抓住逃犯這件事情到底是她們真的碰上了,還是被倪柯斯給解決的,這件事情又是否真的存在。

是因為本身存在被碰上,還是根本不存在而被倪柯斯給虛構出來了……